事故#028-DE/I2

前言:

在ᚠ号房间天花板上有一处直径约2米、略呈拱形的覆盖物,其无法从下方揭开,不过会给人造成其为天花板自带设施一部分的印象。在200█年██月██日之前一周时,根据新任站点主管的指示,对ᚠ号房间上方的ᚾ2号房地板进行了开挖以从上方暴露该据猜测埋在天花板内的设施。而事实上,在ᚾ2号房的地板内,在发现明显后来施赋的一薄层水泥板之后,很快发现了一个钢制天窗,通向一个位于ᚠ号房间天花板内的低矮房间,该房间被证实为相关设施的保养室。在房间内发现了若干工具、备件以及一份无标号排线图,但未发现任何与该设施用途相关的图纸或文件。所有铭牌都被除去了。根据技术分析,该设施技术上类似于一台斯克兰顿现实稳定锚,然而其设计上更偏向于发射辐射而不是制造稳定场,而那个曾被认为是遮盖物的结构是发射器。据信其为ᚠ号房间实际使用目的的安全措施,因而决定对该设施进行测试以在适当条件下得以将其投入使用。该仪器下称SCP-028-DE-B。

意外#028-DE/I2:

尽管其年龄较大,该设施仍可在技术上无问题运转。该设施被连接到控制室内的一处终端上,并与该房间内的其他系统联结。根据现实影响仪器安全标准,站点撤空了所有非必需人员并封锁了所有翼区。当时斯克兰顿现实稳定锚仍非常少见,因而无法用于测试。值得注意的是,以下记录中的所有无线电通讯均为数字通讯且经过加密。

以下为一份控制室内音像记录的副本。

在场者包括Dr. Wilhelm Wiesmann(项目主管)、Dr. Frauke Meier(物理学家)、Tobias Gretenkordt工程硕士(电气工程师)、Cem Yilmaz少尉(执勤人员)以及四名装备武器的卫兵。在每一扇装甲门前都候有两队12人应对小组,其他应对及安全人员则保持待命状态。派遣MTF DE8-𝔊(当时尚无便携式斯克兰顿现实稳定锚,不过该MTF专攻现实扭曲)进入待命状态。该房间配备有多台不同测量设备,虽然由于没有康德计数器,无法测量出现实偏移的休谟值,但是仍可通过激光网确定房间内的现实扭曲力场。

<记录开始>

Dr. Wiesmann: 记录走着呢。好吧,安全协议下人员、电源和数据连接都和我们的神秘仪器连接上了,Fehu(卢恩字母ᚠ的字母名)号房间已经空了。Gretenkordt,情况如何?

Gretenkordt: 一切准备就绪。我的手指头正悬在那个大红按钮上。

Dr. Wiesmann: 那您就摁下去吧。

工程硕士Gretenkordt启动了装置。

Dr. Meier: 我观测到了长波电磁辐射的增长。没有其他情况。还有,我该怎么说呢,这种情况扩散到了整个波段,类似越来越多的短波辐射也搅和进来了的那种感觉。

Dr. Wiesmann: 您能确定来源吗?(由于测量点固定,所以可以借此通过三角测量定位原点。)

Dr. Meier: 可以,确定在天花板的拱顶上。还放出了可见光。

数分钟后该拱顶中出现一个深红色的人影,其色泽缓慢变化,历经大红、橙色、黄色等颜色直到全白,并跨出可见光区。

Dr. Meier: 看起来蔓延得越来越厉害了,现在已经蔓延到硬X射线1波段了。我不知道怎么会这样……等等,停下来了。停在了███pm2……现在看起来它在从高到低逐渐消除,也就是说从长波区开始……也就是说它只是在这些波段调焦。

Dr. Wiesmann: 不过电磁辐射发射器难道不是马上就调到它所需要的波长吗?这波动怎么这么大?这不是浪费时间嘛!

Dr. Meier: Willi3,我们面前这是一个纳粹的东西。他们做事不会是空穴来风,尤其是SKP肯定不会。肯定有原因的。大概是在挑一个波长或者是一个频率,我们就是不知道它是按什么规律挑的。

光芒由绿色转为蓝色,再转为紫色,最后熄灭。

Gretenkordt: 鬼晓得哦,没准这是个天线,马上会打开一个大门,门里面会出来一群骑着恐龙的僵尸,然后……

Dr. Wiesmann: 日,关了!

Gretenkordt: 啥?咋了……

Dr. Wiesmann敲击紧急停止按钮以将SCP-028-DE-B与电流相分开。

Dr. Wiesmann: (明显激动起来)就是个天线!那东西在挑一个频率,好通话!我们……

Dr. Meier: Willi,我们有麻烦了。那个设备又启动了,然后马上放出了这样一个频率。

Dr. Wiesmann: 啥?Gretenkordt?

Gretenkordt: 这仪器我们还没了解一半,另一半是用我们不知道的技术弄的。可能是有电池或者类似的东西。

Dr. Wiesmann: 日他妈妈!

Dr. Wiesmann使用无线电: Naudis 2,你们去炸了那个仪器,快点!

ᚾ2房间反应小组: 了解,炸毁仪器暂停片刻无法炸毁,天窗打不开。

Dr. Wiesmann使用无线电: 那就想想办法,那……

Dr. Meier: 那个仪器现在聚焦到一个频率上了。我观测到了,房间中间有现实扭曲!

Gretenkordt: 我又开了一遍那个仪器,大概可以让它中断,再跑一遍之前的调频过程。

Dr. Wiesmann: 做吧。

Dr. Wiesmann使用对讲机: 所有守卫请注意,我们多半要面临一次收容突破,请进入待命状态!

此时可在房间中央看到球形的现实扭曲力场,且在缓慢扩大。

Yilmaz少尉: 博士,快看!

其指向安全窗外的现实扭曲力场,当时该力场已增长至约3米大小,可透过其看到整个房间,不过颜色不同。

Dr. Wiesmann: Gretenkordt,想想办法吧!

Gretenkordt: 仪器再度通电但是没重启。可能它必须要不间断运行直到电量用完,或者必须手动重启。我也不晓得啊!

Dr. Wiesmann: 那你就去Naudis 2然后把插头或者我记得类似的东西拔了。

Dr. Wiesmann使用无线电: Naudis 2,马上有位技工到你们那去。想办法把天窗给打开,随便什么办法都行!

工程硕士Gretenkordt匆忙离开控制室。

Dr. Meier: 嗯,房间里的现实扭曲力场开始减轻,但是异常没有收缩。Willi,那玩意儿在校准环境!

Dr. Wiesmann: 啥意思?

Yilmaz少尉: 现在您自己就能看到了,博士。

该异常,即SCP-028-DE-C,此时呈现出直径15m的球形,下1/3埋在地面下。其表面此时光滑且可看透,其另一侧为同样的房间,不过被粉刷成了浅绿色,并被一种设备包围了起来(该设备与后来的斯克兰顿现实稳定锚结构相一致)。不同角度的摄像机可看见其后方有很多活动。有几个由穿着灰色制服及防弹衣的人员组成的小队显然完成了集合。数个小队还携带着大箱子,据推定其中有不同的仪器。

Dr. Wiesmann: 妈拉个巴子的……

Dr. Wiesmann使用对讲机: 所有守卫请注意,收容突破即将发生,马上攻击灰色制服人员!

Dr. Wiesmann使用加密线路呼叫O4: DE3站的Dr. Wiesmann呼叫O4,我们可能面临着一场来自其他宇宙的入侵!请求MTF支援!

O4-█: O4呼叫Dr. Wiesmann,您指的是什么类型的入侵?

Dr. Wiesmann呼叫O4: 可能是一个满是纳粹的宇宙。

O4-█: 暂停片刻 支援已出发。请尽可能长时间坚持。O4结束。

O4-█派遣了已处于待命状态的MTF DE8-𝔊(约15分钟后乘坐直升飞机抵达)、MTF DE8-𝔅、装甲MTF DE8-ℭ(此两队约80分钟后到达)以及持续待命的MTF DE4-𝔎(约25分钟后到达)。

< 记录结束 >

MTF出发后,该站点的反应人员及安保人员在通往ᚠ号房间的通道及主廊道中建起了路障及火力点。无关人员被从该地区疏散。使用虚构警报演习使得距离该地区最近的国防军单位装甲步兵64营进入待命状态。

以下为MTF DE8-𝔊 ("8-Gustav")抵达后事件副本。

< 记录开始 >

MTF DE8-𝔊由20人组成,由Martin Franz上尉带领。该队可分成三组:由Franz上尉及Nowak少尉指挥的两支8人战斗组以及由Dr. Schmieder指挥的4人科技组。

同样收到警报的MTF DE4-𝔎10分钟后抵达,该MTF由14人组成,由Rüberg上尉带领。所有MTF成员都接受过Ψ-3级模因防御训练,并接受过突击队强化。

在接到任务14分钟后,他们乘坐直升飞机抵达Site-DE3,并前往ᚠ号房间的控制室。Franz上尉、Nowak少尉以及科技组与Dr. Wiesmann小组展开讨论。

Franz上尉: Wiesmann博士?我是8-Gustav的Franz上尉。这是Nowak少尉和Schmieder博士的科技组。请简要详细地总结一下现在的情况。我还会给您连通4-Karl那边的无线电上,他们几分钟之内就到了。

Dr. Wiesmann: 谢天谢地你们来了。这样,看到天花板上的那个拱了吗?示意防弹玻璃窗那边的拱形结构。那里头有个原纳粹异常学会SKP的仪器,技术上和斯克兰顿现实稳定锚非常像,所以我们就想做个试验。一般来说可以从上面的一个房间进到那里面去,但是那个天窗打不开了,所以我们就没法把它爆破掉了。我们的技术人员把它连在了这些终端上之后就把它启动了。这不是基本没有文献记录嘛,我们就只能利用逆向工程尽我们可能对它进行研究。我们刚开始实验的时候它就开始放出长波段电磁辐射,而且在长波区里不断地搜寻,最后定到了硬X射线区的一个频率上面,然后造成了一个现实扭曲力场,慢慢长成了你见到的那个门径,然后它的大小就一直没变。我觉得马上会有一场入侵,所以就呼叫了O4给您发出了警报。有一名我的工程师正在手动重启那个仪器,好希望说能干扰它的调频阶段,然后目前还有一个小组在尝试打开那个天窗,不过还没结果。

此时可看到SCP-028-DE-C那边有数支武装单位集结,合计约120人,其前方有一名穿着类似国防军军官制服的人员,似乎正在喊话。

Dr. Schmieder: 据我所知,您这儿是没有现实学专家,也没人完全熟悉现实稳定锚设计图的吧?我等会和科技组一起过去那个房间,我脑子里已经有他们那个装置的平面图了,我们自己在那就能找到。

Franz上尉: 就这么干吧。转向Dr. Wiesmann 我们去工作了。O4还派了其他MTF过来了的,而且考虑到对方的人力,我们需要每一个能拿枪的人。您就在这儿等着吧。

Franz上尉使用对讲机: 我是8-Gustav的Franz上尉,呼叫所有反应人员及安保人员:请保持你们的无线电在加密频道54上畅通。若你们遇见穿着浅灰色制服的人,请马上开火。不过请当心,利用掩体并定期更换位置。

Rüberg上尉使用无线电: 4-Karl呼叫8-Gustav,已于刚才抵达。请在门厅与我们会面以便于咱们制定计划。

Franz上尉使用对讲机: 好的,咱们在那里碰头。据我所见,咱们已经几乎没有时间了,故下达跑步行进命令。

诸MTF与Site-DE3的安全主管Armbruster上尉在门厅会面。

Franz上尉: 这样,咱确实没时间了,所以咱得简短点说说。Armbruster上尉、Rüberg上尉,根据任务准则第28条以及其他条例,我接过来了任务领导权。所有人都了解过站点的平面图、读过任务预先讨论吧?暂停片刻。好的。站点反应人员已经关闭了通往Fehu房的两条通道。装甲门已被关闭并闩上。主廊道里已经建起了路障和火力点。安全人员正以组为单位在整个站点内巡逻,以防有人会像事故1里那样开启第二道门径。还有两队MTF正在从DE 8站过来,当然是陆路过来,所以会在约一小时后抵达。一队是百人队,另一队是装甲单位。如果我没搞错,他们有几件新型伺服战斗服。因为无法预测威胁,所以没有具体战斗计划,我们就得临场发挥。我们在这的任务就是阻挡并制止这场迫在眉睫的入侵,并关掉那个门径。站点人员和财产的损失是可以的。8-Gustav和两队反应战斗组打头,支援装甲门。科技组去Naudis 2干之前那个人物。出任务的两组八人队负责制止入侵。4-Karl,你们打算干什么呢?

Rüberg上尉: 我们当然能帮助守卫装甲门,不过我们毕竟是突击队,更适合对抗入侵。我们守在往门那边去的岔道上。一直到其他MTF过来之前,都我们优先顶上去。要是入侵者打开了门或者说存在他们把两扇门都打开的风险的话,你们就开始朝一个方向发起反击。我们从另一个方向过来,尝试穿过那个门径的时候,请把他们的注意力引导到你们自己身上,那边肯定有什么技术可以用来摧毁它的。我们手头还有炸药。要是我们被关到了异世界的话,请帮我们建个纪念碑之类的东西。

Franz上尉: 计划不错,咱就这么办吧。那就各就各位吧!Nowak少尉,您带着2队往右。

Franz上尉使用无线电: Franz呼叫Schmieder博士,情况如何?

Dr. Schmieder使用无线电: Schmieder呼叫Franz,我们已经到Naudis 2了,那个天窗显然是被磁力锁封住了。一直都在这上面的那支安全小组已经花了半个小时打算烧一个洞,但是混凝土填料已经证明了这还蛮难的。我觉得从下方摧毁这仪器也不明智,除非先前就对它有过一个鉴定。

Franz上尉使用无线电: 了解,继续吧。

正在各小组就位、Franz上尉用无线电指导尚在路上的MTF时,首个陌生单位越过门径。之前喊话的军官带领着该支单位。其从口袋中拿出一部移动电话,并拨下了一串数字。控制室内的电话响起。Dr. Wiesmann在片刻迟疑后,接起了电话。

Dr. Wiesmann: 这里是Site-DE3的Dr. Wiesmann。

来电者: 你好博士,我是武装SKP的Armbruster少校。我知道事情看起来并不是那样,不过我们确实是为和平目的而来。您肯定在后头的通道里布好了待命的单位,大概所有能拿枪的也都被警报到了。不过在我们开始敌对行动之前,我想要和您这个站点主管或是其他负责人谈判谈判。

来电的Armbruster少校与Site-DE3的上尉长相极其相似。Yilmaz少尉举起一张匆忙写就的纸条:“拖拖时间!”

Dr. Wiesmann: 我,呃……恐怕找我没什么用,我……必须通知O4……

Armbruster少校: 我确定该找您。不仅仅是要给前进的部队一点时间。别紧张,您想谈多久谈多久,不过别忘了:您可让我们感到意外了。这儿就是我们在这么短时间内能找到的所有人员。不过我们在这说着话的时候,国防军装甲步兵64营正在外头守着,还有几队从4号与8号特种设施来的机动兵团在路上。

Dr. Wiesmann使用对O4的加密频道: Wiesmann呼叫O4,他们……进来了。他们的指挥官想和您通话……

暂停片刻

O4-1: 我是O4-1,请把我转接过去。

Meier博士将通话从电话改接到无线电终端上。

[确认3级安全权限,允许进入]

O4-1: 我是O4-1。

Armbruster少校: O4-1,你好,我是武装SKP的Armbruster少校。我不完全信任你们的措辞,不久前我们接触时,您给过我们完全虚假的信息。您愿意展现一下友好,给我描述描述您的职务吗?

O4-1: 我是SCP基金会德国分部领导议会的主席。您是我们宇宙的入侵者,想要友好,已经太迟了。

Armbruster少校: 了解。我有没有可能和更高层级的主管机关聊聊,还是说你们这儿每个基金会分部都自治呢?

O4-1: 您和我说就行。

Armbruster少校: 那好吧。现在您之所以还能这样优哉游哉自我介绍,是因为我们还没有研究、征服或是与这里加强外交关系。对,我们会征服你们,这是毫无疑问的。我们的技术水平远比你们高。不过我们不是杀人犯。我们并不想有任何战争。您若倒戈卸甲,以礼来降,并双手奉上你们的站点以作为出口基地,即可避免许多杀戮。我明白你们很难抉择, 不过我请求您顾全一下大局。您打开了这扇门径,我们的入侵即会势不可挡。抵抗只会带来灾难与死亡。我给您15分钟考虑一下。

Armbruster挂断电话,并向其军队下达命令。这一命令以建造移动路障及火力点为开端。对诸MTF来说,仅有30分钟剩余。

O4-1使用无线电: O4-1呼叫所有Site-DE3内人员。你们现在可能面对着你们人生中最重要的任务:阻止一场K级入侵情景。你们是我们第一座、可能也是最后一座抵抗一个明显有压倒性优势敌人的堡垒。请坚持到增援到来,并用这些把入侵者赶回去!O4议会以及我本人将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了你们身上。

< 记录结束 >

O4-1通知了O5。经伦理道德委员会磋商后,他们决定出了“诸神黄昏”协议的早期版本作为最后手段并开始着手准备工作。而O4也向附近所有站点及MTF下达了封锁及动员指令。位于ᚾ2号房内的Dr. Schmieder小组当时还在试图打开天窗,而调查SCP-028-DE-B的Gretenkordt工程硕士及其小组当时则处于待命状态,没有辐射放出。

以下为Armbruster少校提出的最后通牒到期后发生的事件:

< 记录开始 >

Armbruster少校下达了若干命令,而一支队伍开始在装甲门上装上某种巨大的矩形黏土,据推测为切割用。

Yilmaz少尉使用无线电: Yilmaz少尉呼叫8-Gustav,看起来他们打算从两侧装甲门突破。

Franz上尉使用无线电: 了解。我们去开左边的门。4-Karl,去右边!听我指示,二队往房间里冲锋,你们就跟在后面,侧面掩护,然后进到门径里面。所有人员,准备开火!援军大概还有13分钟到。

反应人员就位,同时装甲门缓慢开启。SKP队伍躲在掩体内。从控制室可看见一名藏在掩体后的士兵扛着一支火箭筒。

Yilmaz少尉使用无线电: Yilmaz呼叫8-Gustav,中部有火箭筒。

Franz上尉: 了解。榴弹发射,在中间布一个齐射碎片弹。

装甲门此时已经基本开启至可开火程度。SKP队伍仍在掩体内,持火箭筒士兵调整了位置。

Yilmaz少尉使用无线电: 从你们方向来看,火箭筒向左位置调整。

Armbruster少校向一名看起来装备了DMR4的士兵示意,并指向控制室防弹玻璃窗后的Yilmaz少尉,而后者并未注意到这一切。该名士兵将其枪械摆在一个盒子上并瞄准了Yilmaz少尉。Armbruster使用其无线电设备说了些什么,随后持火箭筒士兵再次调换了位置。Yilmaz少尉抬起口承时,该名狙击手开枪射击并穿过了防弹玻璃,击中了Yilmaz的头部。持火箭筒士兵离开掩体并发射了火箭,而应对人员开始从枪榴弹处开火。

火箭在首个应对人员后方的空中爆炸,并放出大量破片。大部分处于该处的人员以及MTF DE8-𝔊战斗组1中的一半人员都死亡或受伤。枪榴弹则在敌方阵地处或其后方爆炸,正面冲击了路障,但却几乎未造成任何伤害。路障后方爆炸榴弹的碎片击倒了数名入侵者,不过这些破片似乎无法穿透其防弹衣。

Franz上尉: 换高爆手榴弹,用机枪火力压制!

两名医护人员从阵地向前匍匐前进以帮助伤者,同时两名机枪手携其MG5通用机枪就位并准备开火。

火箭筒手重新装弹并调换了位置。在Armbruster少校做出一个手势后,数名入侵者从掩体上方毫无目标地开火。火箭筒手离开了演替并很快暴露在了机枪的火力之下,不过他在受伤倒地之前,还是来得及再次发射火箭。该枚火箭射到了第二道阵地前方不远处的走廊混凝土天花板上,因而其破片就没有第一枚火箭那样广布。尽管如此,已到达第一道阵地的两名医护人员以及首轮攻击的幸存者还是死亡了,还有其他人受伤。

Franz上尉: 手雷,发射!

相较于破片榴弹,高爆枪榴弹对抗入侵者的路障明显更加有效。一部分路障倒塌了并埋住了几名士兵。其他路障也看起来在冲击波中损坏。

Armbruster少校: 压制火力,侧面冲锋!

一部分入侵者有针对性地从掩体中压制性开火,并杀死了一名机枪手,同时,路障侧翼的士兵向前冲锋,并抢占了左右两侧开放通道处的阵地。Armbruster少校直接绕着第一道防守阵地前的路障走来走去。在他做出一个手势后,入侵者中止开火并重新缩入掩体内。

Armbruster少校: 你们还有最后一次机会。我真的不希望有杀戮,我也可以理解你们不愿意放弃。你们害怕失去你们的生活方式。你们害怕我们会给你们带来一个充满战争、压迫以及灾难的世界。不过你们真的相信我们这么坏吗?和你们正好相反,我们从50年代战争结束时候开始,就一直处在和平之中。没有能被世界强权扩大成地方内战的地方冲突。没有资本主义,没有共产主义。社会、教育以及医保系统并不仅存在于纸面上,而是真的存在于社会之中。没有失业。没有瘟疫。对所有人来说都只有和平与富裕。我们并不希望征服你们,我们希望解放你们。把你们从你们那资本精英压迫者的奴役之下解放出来。如果你们现在就放下武器,我敢发誓,你们什么也不会失去。

Franz上尉突然站起并使用其冲锋枪向Armbruster少校一顿猛射。子弹被一堵突然出现的环绕少校的球形能量场弹飞,并击中了Franz的头部和上半身,导致其倒地而死。

Armbruster少校: 如您所愿。向着其部下: 杀掉他们!

从作战队相机中看到发生之事的Nowak中尉此时已将切割用炸药布设在了右侧装甲门上。MTF DE8-𝔊的2号作战组和部分反应人员及MTF DE4-𝔎一起做好了冲锋准备。

Nowak中尉: 现在……射击!

切割用炸药爆炸,并在装甲门上干净利落地压出一条裂缝。由于装药角度问题,装甲门先是略有向下走滑,随后发出断裂声,并向房间内侧倒下。待命人员向房间内发起冲锋,向着另一侧通道附近的入侵者开火,并向其身边的路障投掷手榴弹。接过1号作战队残余人员指挥权的中士也开始下达向房间内漫无目的地投掷手榴弹的命令。入侵者们分散开来,但很快又集结在了一起。Armbruster少校吼叫着指挥,而所有击向他的炮弹都被他的盾牌所弹回其射来的方向。MTF DE4-𝔎利用这一混乱局面冲锋穿过门径,Armbruster少校虽说注意到了这一点,但是显然将他们忽略掉了。

由于武器与防御系统更为精良,入侵者很快就阻止了冲锋的MTF DE8-𝔊2号作战队并将他们杀死或杀伤。入侵者们走向最近的装甲门并开始布设切割用炸药。一部分入侵者留在ᚠ号房间中。整个站点的安全人员此时都赶往主廊道以支援残余的抵抗力量,所有翼区都被封锁。距离支援到达剩余时间:约7分钟。

< 记录结束 >

以下为MTF DE4-𝔎自U-3378-DE发回的记录副本。在行进穿过该门径后,MTF中的无线电技术人员设下一个隐形发送装置,该发送装置可实时转播所有随身摄像头记录、解析广谱波段的无线电信号并将其发送穿过门径。所有ᚠ号房间中的摄像头都可接收这些信号并将其导向中央记录单位。

< 记录开始 >

MTF毫发无损地进入U-3378-DE。此处的ᚠ号房间并非白墙,而是被漆成了浅绿色,控制室对面的墙上画有SKP的标志,而控制室上方画有一个现代版本的帝国鹰及卐字符号。该门径周围围有一个直径约20米的圆形框状结构,其上有大量无法确定用途的仪器。该房间的装甲门处于关闭状态,控制室的窗户后可见一名与Wiesmann博士相像的人员。房间内有数名穿着深灰色工装裤的人员,显然为经分派的技术人员。MTF DE4-𝔎立即开火并杀死了所有在场者。

Rüberg上尉: 那架子是什么东西?门径产生器?

MTF DE4-𝔎/4: 问得好,怕是只有一个办法能搞清楚……

MTF DE4-𝔎/4是队伍中的技师,他从其背包中拿出一个蓄电池钻式螺丝刀,拧松了一台仪器上的螺丝,撕下标签并将之扔过了门径。

Dr. Wiesmann(R-33878-DE)使用对讲机: 当客人是这么当的吗?

MTF DE4-𝔎/4向控制室方向做了个粗野的手势。

Rüberg上尉: 操,安装爆破装置。其他人掩护。

队伍中的爆破专家MTF DE4-𝔎/7与MTF DE4-𝔎/8一起开始在框上多点安放炸药,并将其连接在一个无限雷管之上。此时有一扇装甲门被打开(明显快于Site-DE3内的装甲门),而一队武装人员冲了进来。双方很快交火。由于其精英训练,MTF DE4-𝔎得以快速消灭防御方,不过也蒙受了包括爆破专家MTF DE4-𝔎/7在内的损失。Rüberg上尉将雷管安放在框上,以使其自己的队员无需试图接替这一工作,并穿过装甲门攻入站点。他们仅遇到了极少量抵抗,Armbruster指挥下的入侵者似乎便是站点内的反应人员,而剩余人员则似乎是装备较差的普通安保人员。虽然控制室门上有密码锁,不过密码和他们本宇宙的相同,因而他们还是很快便进入了控制室。MTF DE4-𝔎毫无迟疑处决了在场的安保人员、Dr. Wiesmann、Dr. Meier、Gretenkordt工程硕士以及Yilmaz少尉,后者与其他人员不同,并未穿着类似其他人员的深灰色制服,而是穿着一件印有奥斯曼帝国国徽的米色制服。

MTF DE4-𝔎/2: 老哥们,这边人都完全一样,也太屌了吧。你们有觉得我们是在和自己干仗吗?

Rüberg上尉: 我不想讨论这个话题。你能从控制台看出来什么东西吗?

MTF DE4-𝔎/2: 没呢,这群屌毛在我们崩了他们之前就把它锁定了。没时间找密码了。

Rüberg上尉: 那就在这装点药,我们再去Naudis 2。

MTF DE4-𝔎/8在控制台上安装了炸药,并将其与一根新雷管相联结。MTF来到Naudis 2并杀死了门卫。

MTF DE4-𝔎/3: 日妈耶,这边的天窗也是关着的,跟我们的一样!

Rüberg上尉: 那就把剩下的炸药都装这儿吧,兴许够呢。

MTF DE4-𝔎/8安装上了剩余三块炸药并将其联结在了雷管上。

Rüberg上尉: 走啊!回Fehu房里头去。然后我们就把这屋给炸飞!

在归途上,MTF DE4-𝔎遇到了一大队士兵,显然是一部分援军。他们撤退进了一条支路,而大部分士兵前往ᚠ号房间同时,一支小队停了下来并跟随他们进入这条支路。
Rüberg(U-3378-DE): 他们在这儿,4-Karl跟我来! 向MTF DE4-𝔎: 我们是MEK 4-𝔎,开始交火之前,我们还是先谈谈吧。

Rüberg上尉: 没开玩笑吧?你们想谈啥?

Rüberg(U-3378-DE): 你肯定不信,不过在这边也没法天天遇到另一个宇宙的自己。我看得到,你也有SKP-███ (SCP-███-DE)祸祸的那道疤,不过在另一边边。

Rüberg上尉: 你在搞笑吧?老哥,你们先入侵了我们的宇宙,然后你还抱着“啊,我遇到了另一个宇宙的我自己,我要和他聊聊天而不是一枪把他崩了”这种狗屁浪漫想法!?老哥我日你先人哦!

Rüberg上尉抬起武器并穿过其等价者头盔打开的面罩将其击中。MTF DE4-𝔎与MEK 4-𝔎开始交火,由于对手的数量优势以及先进装备,MTF DE4-𝔎被歼灭,而MEK 4-𝔎并未受到进一步的损失。

通过MTF DE4-𝔎/2躯干部安装的摄像头可看到一小队穿着伺服战斗服的士兵正列队通过通往ᚠ号房间方向的通道。

< 记录结束 >

大约与MTF DE4-𝔎进入U-3378-DE中的控制室同时,MTF DE8-𝔅及-ℭ的支援抵达。MTF DE8-𝔅是一支约由100人组成的重步兵部队,均穿着防弹衣,且各小组都装备有防弹盾。MTF DE8-ℭ是一支装甲部队,其装备包括三辆带机关炮的装甲车、一辆于货箱中藏有一台105mm大炮的卡车、一支装备有六件最新引入伺服战斗服的小队,以及补给队和支援重步兵。

以下为ᚾ2号房中记录的副本,在Armbruster少校的最后通牒到期时(支援到达15分钟前),MTF DE8-𝔊的科技组正在其中工作。

< 记录开始 >

房间里的人包括Dr. Schmieder领导下的MTF DE8-𝔊科技组、Gretenkordt工程硕士以及一队Site-DE3的安保人员。众人打开了地板上的天窗,而Dr. Schmieder与Gretenkordt工程硕士以及两名科技组组员进入了地板下的低矮房间并对SCP-028-DE-B展开了研究。

Gretenkordt: 所以说,您搞清楚这仪器是啥了吗,现实博士?

Dr. Schmieder: 你咋又提起这茬来了?

Gretenkordt: 不好意思哦,Schmieder博士。

Dr. Schmieder: 这还差不多……要说您这个问题的话,我是搞清楚了的。您之前的设想说这是一种早期的斯克兰顿现实稳定锚,基本对的,它工作过程实质上和稳定锚是一样的。简单来说,现实有一个量纲,休谟。现实一般是在1-2Hm。休谟数越高,现实就越稳定,现实扭曲者的活动一般就基于改变其自身或者其周边的现实量之上,从而得以随其意愿扭曲现实。而稳定锚就是从死宇宙或者空宇宙里面增减现实的机器,并因而产生一个将现实稳定在通常是2Hm的一个值上的力场。这台仪器运转起来也差不多,只是它同时也是一台跨现实发送器。这个拱明显是一个抛物面发射器的盖子,导致这台仪器可以将它的作用聚焦到一个点上。

可听见从ᚠ号房间中传来战斗声。

Gretenkordt: 好的,不过您觉得我们能用它吗?

Dr. Schmieder: 那就取决于我对它机理的猜想是不是对的了。我猜它一开始先搜遍整个电磁波波段频率,搜出来一个正确频率。为了能够跨现实发射,可能它可以在某一极小区域内制造出极低的现实值,然后辐射就可以借此离开我们的宇宙,并能够进入其他在传输范围内同样拥有一个极低现实点的宇宙,从而可能建立起通讯。我认为,它最初被建造的目的就是盲目向“其他现实的本房间”发射信号,就跟我们盲目向宇宙里发射信号以期待有人能回复一样。底下打开大门的那个宇宙里头他们可能也建了同样的一起,而且还在使用中。然后他们收到了一条回信,而这台仪器就和那边那台同步,扩大了低现实度区域。他们那边肯定有别的设备,能把这个低现实度区域稳定成一个门径。

Gretenkordt: 您觉得这台仪器会不会在降低现实度的同时,也能提升现实度呢?

Dr. Schmieder: 嗯,我就这么觉得的,而且我觉得这是我们唯一结束这一切的机会。考虑到这种老机子没有数控单元,连几根电线应该就差不多了。

改造过程花了大约20分钟。双方的支援都已经抵达并加入了双方激烈的战斗之中。SKP将其伺服战斗服投入守卫ᚠ号房间之中,而基金会的伺服战斗服部队及前述持防弹盾部队在重武器的支援下,于走廊中建起了移动路障。由于伺服战斗服的纳米涂料防护,其在射弹及定向能武器射击防护方面效果极好。

在将SKP部队击退回ᚠ号房间的过程中,双方伺服战斗服队之间展开了一场看起来势均力敌的战斗,导致步兵大量伤亡。SCP-028-DE-C中冲出来了更多的SKP部队,同时基金会部队向走廊中退去。来自附近站点的其他MTF以及反应人员开始赶往Site-DE3。已准备好执行“诸神黄昏”协议的早期版本。

Dr. Schmieder使用无线电: MTF DE8-Gustav的Schmieder博士呼叫调度中心,请回答!

调度中心使用无线电: 我是调度中心的Peters少校。您是那位现实学专家,是吧?

Dr. Schmieder使用无线电: 对的。少校,我觉得我们有一个把那道门径去稳定化的机会,不过需要那边也有一台保持门径开启的机器或是仪器之类的。请您命令队伍过去对其展开搜寻并将其捣毁!

调度中心使用无线电: 那边确实有些东西,某种在门径周边的框子。您指的是那些?

Dr. Schmieder使用无线电: 光说无益,眼见为实,不过没有别的选项,我也只能说是的。请将那些框子捣毁。

根据MTF DE4-𝔎的传送记录可以知道,在前述的框子附近恰好有待引爆的炸药,而雷管也可能还在那里。伺服战斗服队被命令回收雷管,并在无雷管的情况下引爆炸药,或是利用其武器摧毁该框子。

伺服战斗服队成功穿过门径,而SKP的伺服战斗服队也跟着他们穿过了门径。雷管已经不知所踪,而且炸药也已经被移除,不过还是位于房间里的一个箱子中。基金会的部队成功将装有炸药的箱子带到了房间中央并直接开火将其引爆。

SCP-028-DE-C周围的装置组被毁坏并轰然崩塌,不过门径却并未崩溃,而是“炸开”并突然扩大到半径约50m大小。其似乎并没有确定的“边界”,并似乎在逐渐晕开。在受影响区域内现实似乎开始变得不稳定。有人员报道称,当时双方宇宙都发生了感知改变,而人员感知可能转瞬间就发生了迅速变化,所有在影响区域的人员都似乎同时出现在了双方宇宙之中,并可被摄像头(可记录到部分SKP摄像头的实时图像)拍摄到。不过所有无生命的物体似乎都保持在“它们的”宇宙之中。电磁辐射似乎同时存在于双方宇宙之中。

ᚾ2号房中出现了SKP的守卫,并被在场人员缴械。走廊中到处出现了SKP的人员,并爆发了大规模战斗。

Dr. Schmiede: //明显恐慌起来
什么鬼……那个控制台哪来的?

Dr. Schmieder的肩上摄像头显示其在正常空间中,且并未拍摄到控制台。

Gretenkordt: 控制台什么鬼?

Dr. Schmieder: 等等,您没看到那儿有个控制台?

Gretenkordt: 没啊!?博士啊,咋了?那群人又是哪来的?

Dr. Schmieder: 你问的这个问题……如果我没有理解错那个爆炸声的话,MTF炸了一些东西,我猜是门径稳定装置。我不知道这仪器的机理是啥,不过我得说,我们现在在门径的里面。没有稳定装置之后呢,看起来两个宇宙就同时存在了,我们现在面临的是一个宇宙融合,这个概念目前还处于假说状态,也就是多个宇宙融合成一个,然后会出现一个永久通道或是一个洞,能把两个宇宙连接起来。这两种情况都得阻止,所以我建议我们把这边的仪器打开,然后希望它能够重新建立起现实来。

Dr. Schmieder抬起了SCP-028-DE-B。它开始搜寻。

Dr. Schmieder使用无线电: Schmieder呼叫调度中心,我建议把Naudis 2仪器的防御提到最高优先级别!而且所有人都不能离开异常!重复!不能离开异常!

调度中心使用无线电: 调度中心收到。请原地不动并坚守阵地。

非急需部队撤退,其中一部分被派往ᚾ2号房执行防御工作,同时,ᚠ号房间中剩下的重装及装甲部队陷入了与SKP部队的阵地战,这也使得他们无法再持续关注拱形结构。在特别作战服的协助下,SKP的Armbruster少校在一次近身战中被杀死。

SCP-028-DE-B扫描过了可见光区,进入并聚焦在了硬X射线区。显然其在U-3378-DE中的等价物(SCP-028-DE-B-1)自动应答,而当其降低现实度时,本宇宙的SCP-028-DE-B在提高现实度。这一失衡现象似乎对U-3378-DE造成了消极影响,从在地获取的摄像头记录来看,异常现象进一步发生扩散,同时本宇宙的异常现象开始收缩。

异常扩散似乎也同样被安全系统所察觉到,从而造成SCP-028-DE-B-1明显换档,并也开始稳定现实,否则这可能会导致U-3378-DE的现实破碎。

Dr. Schmieder使用未加密无线电: Dr. Schmieder呼叫所有人员:异常已经关闭,请停火并按照我说的做,如果您不想被关在错误的宇宙中的话!

双方部队犹豫着停火,并进入掩体。调度中心决定不介入。

Dr. Schmieder使用未加密无线电: 您肯定已经注意到了,有时候您会感知到这个宇宙,有时候您会感知到那个宇宙。我无法保证我的理论能不能起作用,不过我也没有什么更高的招儿了。我猜您是一直位于您所见到的那个宇宙中的。至少可以解释空间门的机理。当异常的边缘经过您的时候,多眨几次眼睛,直到您看到您所需要的那个宇宙为止。尽您可能长时间地睁开眼睛并且不要做出任何动作。异常的边界是流动的,您穿过它的时候您是察觉不到的。如果您眨眼睛的时候错了的话,对您来说,就可能会导致比起“只是”在错误的宇宙中着陆来说更为致命的后果:在世界之间的虚无之中承受无尽的痛苦。

异常缓慢收缩并似乎最后关闭。

虽然双方大部分处于异常中的人员都回到了“他们的”宇宙之中,还是有█名SKP成员留了下来并被逮捕以供进一步审讯。基金会也有█名成员失落在了U-3378-DE中,他们被认为MIA。逗留的来自U-3378-DE的人员在“本”宇宙中的等价人员均接受了记忆清除,以防止双方尝试建立联系。

阵亡SKP人员身上找到的装备被进一步研究,大部分军事装备——例如伺服战斗服——都来自于“Richter与Thiel工业协会有限公司”,从名字和商标上来看,该公司显然是本地相关组织猛禽科技工业的等价物。

同日,第一台斯克兰顿现实稳定锚从美国运抵并被投入使用。经分析,SCP-028-DE-B还是无法提供其他新科技。被拆卸后,其目前被保存于于Site-DE██。MTF DE4-𝔎从SCP-028-DE-C周围框状结构上取下并被扔过来的仪器经分析是一簇类似于斯克兰顿现实浮标的发射器,可在SCP-028-DE-C周边发出一种圆形力场以将其稳定。它们就类似于在压力下液化气体一样,压缩门径以使其呈现出一个有着“确定”边缘的圆形。

SCP-028-DE-C被关闭了,但并未消失。还存在数皮米大小的异常极低现实度区域,在事件028-DE/I2发生后约六个月过程中,其一直发射出极弱的X射线。目前仍不知道该异常能否被完全关闭。

基于本事件记录以及获取的文件和情报确定了目前使用的特殊收容措施。

说明:

由于U-3378-DE中SKP还存在着,我们可以猜想在这个宇宙中,纳粹获得了胜利。显然他们并不仅仅满足于他们的宇宙,大概还想靠他们的介入给我们带来福祉。我也没必要解释我们为什么不想要。

他们尝试打开的这扇门径并不仅仅是彼此之间的一条通路。它是一根锚,一根他们从他们的世界往我们世界扔的一根锚。如果他们成功了,他们就得到了一个既稳定,又以我们的知识无法逆转的连接,而且还大到足够运过来部队、坦克以及其他战争用的东西。而我们呢,与此相反,什么也做不了。我们知道,他们的科技水平远高于我们。而且我们也知道他们使用异常自然到就像我们使用袜子和内裤一样。他们并不是烂片里面出来的什么外星侵略者之类的东西,我们还可以用人为的不足来作弄作弄。他们是和我们一样的人类,不过要好一些。

我们唯一能做的,就是防止这扇门径全开发生。如果我们无法成功的话,O5会做好最坏打算。你我都知道,咱们是没法活下来的。

— Site-DE3主管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