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工零伍的愚人节故事
评分: +7+x

  “这个Ding骨子里应该是个好人,只是工作上不是很仔细,生活上有些粗心,教育子女上连女儿都嫌弃他,出个任务总是死不掉,待在基金会里是混日子……”看着眼前这个喋喋不休的男人,零伍摆弄着空咖啡杯试着让自己平静下来“……不过这种家伙真的不会降低基金会的工作效率吗?”

  前几天,零伍收到了站内网络的一封私人邮件,发件人是曾经在他的特遣队(也就是那个赫赫有名的“马尾巴”)工作过,收养女儿时还请他和特遣队员一起吃过饭的52号站点的文书主管Ding。刚好零伍还剩下几天假期,他决定去看看这位老部下,在预料之中的热情过去后,Ding给他倒了一杯咖啡,打开了话匣子,三杯咖啡下肚,这家伙大概才刚刚讲到承题的部分。

  “您听我说,前辈,我也不想只混日子,但是请听我说。我上个月问了伦理道德委员会工资的事情,结果那帮家伙——前辈您别误会,我对伦理道德委员会本身没有什么看法——竟然回复我"Site-52主管dInG:您好,工资事宜请找本站点主管负责",前辈您听听有这么说话的吗?”

  “有去伦理道德委员会问工资的吗!”零伍在心中骂道。

  “当然,前辈。”Ding给零伍又续上了一杯咖啡,待零伍喝完了咖啡才慢慢开口“伦理道德委员会那些人也只是在履行自己的职责。所以我请您来并不是想求您和那边沟通一下——自然也不是来倒苦水的。我请您来只是想和您商量一下邮件里说的那件事。”

  “抱歉,Ding,你这的厕所在哪里?”零伍心烦意乱,随手把咖啡杯放在了桌子上,溅出来几滴咖啡。

  “我带您去吧,那地方不是特别好找,上次特工刘拐错了一个弯,结果直接绕到隔壁21号站点上的厕所。”Ding一边开着玩笑一边向侧门走了过去。零伍决定把玩笑开大点看看他怎么收场。

  “是吗?他回来没说什么吗?”

  “您说奇不奇怪,前辈?”Ding的一边笑一边说“特工刘说他出来的时候差点被猫抓了。”

  “还真是奇怪啊,哦,厕所到了。”两人推开门走了进去。

  “Ding你是什么意思?”零伍突然问道。

  “……”

  大概是因为不知道该说些什么,Ding一下子就僵住了,过了一会儿,零伍才开口道:

  “你发给我的邮件是空的。”

  “这不可能!”Ding喊道,随后便又压低了音调“前辈,您在开什么玩笑?这不可能。”

  “你看看这个吧。”零伍单手掏出了基金会配发的智能蠕动公园牌1手机,单手打开了“Foundation-Mail”程序,调出了基金会往来的邮件,而收件人为“Ding”的邮件中,确实连一点内容都见不到“你不会要求我把手机放在火上烤吧。”

  “该死!被他们拦截了!”Ding骂道。

  “伦理道德委员会?”零伍边问边系上了裤带。

  “情况有点不妙,前辈,这样吧,我们回到会客厅再说。”

  回去的路似乎变长了,零伍怀疑自己的感知是不是出了什么问题,于是就向Ding试探了一下。

  “有吗?前辈您多心了,基金会不会搞什么连接两个站点的暗门的。您看,我们不是回来了吗?”

  “这个混蛋,他是故意的。”零伍忍不住给自己点了一根烟,烟雾从他的口中冲出,钻进了Ding的鼻子,对着Ding的肺就是一家伙。Ding忍不住咳了起来。

  “咳咳,前辈,抱歉我一开始没和您说,麻烦您把烟灭了。52号站点因为知识的原因全面禁烟。”Ding用袖子护住鼻子,向窗户走去,零伍赶快把烟按进桌子上的烟灰缸里,防止那家伙真的把窗帘拉开。

  Ding示意零伍坐下,随后又冲了一杯速溶咖啡,零伍见状赶快摆手拒绝了Ding的好意,“你自己享用就好”,在零伍的表示下,Ding端起咖啡杯吹了几下,喝了一小口,把杯子放在了杯托上。

  “说吧,你那封邮件到底说了什么?”估摸着Ding要开始喝第二杯了,零伍开始了单刀直入 。

  “是这样的,前辈,”Ding掏出手机打开了邮箱,调出了发件箱最上面一封“您可能有些误会,如果只是我一个人的工资没到位,我是绝对——绝对不会麻烦您的。实际上整个52号站点已经有半年没有发工资了。”

  "你没试过从研究经费里省一笔出来吗?"

  "开什么玩笑!"Ding瞪大了眼睛,对零伍吼道"别开玩笑了,前辈!你以为您的老部下会干出这种事吗!"

  "你有理由这么做,别忘了我参加过你领养知识的聚会。"零伍决定继续试探一下。

  Ding突然哈哈大笑起来。

  "没想到我在您心中竟然是这种人?抱歉前辈,我觉得这件事还是不要麻烦您为好,我还是自己去想想办法吧。"

  说罢Ding礼貌但是坚决地将零伍请出了52号站点。

  "起码证明了他还算是一个正直的人。"零伍想着,并且开始琢磨之后怎么向Ding道歉才好。

  道歉信是Ding那边先来的。

零伍前辈:

我那天是昏了头——不如说是大脑充血过头才会对您下逐客令。

真的是万分抱歉,我收回之前那句糊涂话。

我现在很需要您的帮助。

PS:知识在21号站点有薪水。

Ding

  竟然连格式都一一改正了,零伍觉得自己有再去一趟的必要了。

  就目前的情况来看,如果他再不过去的话,这个毁掉了自己所有照片的Ding大概连自拍照都照的出来了。

  在一通道歉与客套话之后,两个人都觉得应该切入正题了。这次是零伍先开的口。

  “我简单梳理一下你的意思:52号站点有8个月没领到工资了,所以你决定去人事部门问清楚情况。但是人事部门根本就没理你,你决定找伦理道德委员会反映情况,伦理道德委员会建议你找一个可靠的人商量先暗中调查。”

  “是的前辈,但是我给您的邮件应该也是被他们截下来了。要么是伦理道德委员会内部有内鬼,”

  “要么就是伦理道德委员会自己动的手。”零伍叼着烟卷缓缓说道。

  “虽然有些武断,但相比之下我反而更相信是伦理道德委员会自己动的手。”Ding喝下了半杯咖啡,在嘴里砸了砸滋味“他们有意引导前辈您来52号站点找我。”

  “他们为什么这么做?”

  “谁知道呢?”Ding叹了口气,苦笑着摇了摇头“我本来以为我们两个人一起想能想出来呢。”

  “对了,我没记错的话。”零伍说出了自己的猜想“你们整个52号站点都没领到薪水?”

  “而且只有薪水,设备维护费、风险金、研究资金、SCP测试资金和D级人员处理费都一分不少。”Ding仔细回忆起来。

  “这些资金都是由一个部门负责的吗?”

  “不,前辈,我没记错的话,设备维护费是装备部负责的、风险金的判定是伦理道德委员会负责,但是由风险评估部门向财政部申请之后才能发放、研究资金和SCP测试资金由研究部出、D级回收的费用是总垃圾处理站拨的款。”

  “工资呢?”

  Ding想了一下,端起手中的咖啡杯,一点一点地把剩下的半杯咖啡喝光,将咖啡杯放在了杯托上,为零伍点上了一根烟。

  “原则上来说,工资应该是人事部门负责的。但是,员工名单要先交给伦理道德委员会审核,在审核通过以后,人事部门再拿着将审核结果和工资单一齐交给财政部门,财政部门再把审核结果交给伦理道德委员会核实,伦理道德委员会要向人事部门发一份询问通知以证实他们确实发出了这份审核结果。在确定了审核结果和工资单以后,这两份要统一归档成“当月工资明细”,由装备部在上面附加研究部研究出的模因保护措施来防止泄密,当然,期间都是要经过伦理道德委员会进行审核的。随后伦理道德委员会会向财政部发一份通知……”

  “然后呢?”零伍把吸完的烟屁股摁死在烟灰缸里,重重地吐出了一口烟气。

  “然后就很快了——财政部会把工资打到站点里每个人的账户上。”Ding说道。

  “上面的意思是让我们‘马尾巴’走一趟?”

  “您说什么?前辈?”

  “别装傻了,Ding。不是Tentacle通过你安排我带人跑一趟吗?”零伍冷笑着说“编出这种效率低下的流程只有他才能干得出来(而且绝对不会去实施,零伍吞下了这句话),说吧,Tentacle为什么让你拐弯抹角地找我?”

  “到底瞒不过您呢,前辈。真的,我也不知道自己最后惹了这么大的乱子,那应该是我向伦理道德委员会反映情况之后的第二天。Tentacle老大亲自来52号站点找到我,他说伦理道德委员会内有人扣下了一份工资询问申请。让我把这份材料交给您,让您当场查看。”Ding不好意思地笑了笑“他还给了我具体的试探步骤。”

  “东西呢?”

  Ding从咖啡杯的杯托下抠下来一小块,略作清理之后,一小块SD卡就到了零伍手里。

  “已经查明特工Lyn长期贪污Site-12、Site-52与Site-59的员工资金,并秘密占据Site-23,着特工零伍带领‘马尾巴’特别机动特遣队进攻Site-23。”零伍看完了整个任务说明,不禁长吸一口气,在心中暗暗想着“老大,你不是想自己带‘马尾巴’吧。”

  行动正如零伍预料中的一样顺利,不过出乎他的预料,Site-23的员工的抵抗虽然异常激烈,但站点中收容的异常物品都按照标准程序放在了安全室中,带不走的skip也都进行了隔壁封闭作业。丝毫没有用来对付他和小队的意思。

  “BCD小队相互掩护,按总部命令将对方全部消灭,A小队和我直插主管室,我亲自对付Lyn。”零伍简单交代了12名下属的任务,自己带着其中的四个人向主管室冲了过去。

  而Lyn的日子也不好过,他接到“站点找到攻击”的报告已经是武器库和员工休息室等几处重要位置全部失去联系的时候,监控室恐怕在对面攻击一开始时就被对方占据了,这样说来,攻击应该是10分钟前开始的,如果没有叛徒,本地组织中就算是GOC和政府都做不到这一点。

  “红瞳那个混蛋,不会为了那时候的几罐猫粮,连援兵都不给我派吧。”Lyn发现Tentacle那里连理都没理他,气得什么都做不了,只好带着手下的几名文书拿桌子挡住所有能打碎、能钻的通道,然后命令几名文书寻找能用的武器。这种情况他的确是没怎么预见到。

  到了最后,武器也只凑齐了一半。

  没拿到另一半的原因,一个是准备不足,另一个就是这伙人的效率太高了。

  Lyn手下的文书加起来只活了半分钟,Lyn本人则跑到了一张桌子后面——在那之前,他看到了这支部队头领的脸。

  “零伍!你丫的疯了吗!”Lyn吼道“你把站点里的人都当混分杀吗!还是红瞳让你来的?”

  “暂停开火,好像有点不对。”零伍命令部队隐蔽,随时准备开火,然后喊道“红瞳是谁!”

  “那你是干嘛来的?!”

  “上头说你贪污Site-12、Site-52与Site-59的员工资金……”零伍还没喊完,Lyn就骂开了。

  “贪污个鬼!工资申请表现在那边审核呢!连'当月工资明细'都没发过来我拿什么贪污!那个红瞳绝对是为了那几罐猫粮让你把我搞死。”

  “什么猫粮!”

  “红瞳的猫粮!”

  “该死的!红瞳是谁!”

  “Tentacle!”

  “啥?”

  “看来你不知道吗?Tentacle只是研究员红瞳的一个前台形象,他其实是一只猫。一只猫为了省下自己的猫粮可是什么都干得出来。”

  “这也太荒唐了吧?就为了这个?”零伍暗中命令小队暂时不要开枪。

  “信不信由你,要不然你一枪打死我算了!”Lyn干脆跳了出来。

  “先别开枪!”零伍及时拦住了队员。Lyn在表示感谢之后开口说道:

  “零伍你这个着急的毛病可得改改了,这一下子两边都完了。”

  “先别急,我还没准备相信你。”零伍说道“我得有进一步的证据。”

  “呃……老大,这边遇到了点问题。”这时B队的通信到了“我们这边搜到的文件大概是说,可能是想表示……嗯,也就是说,23号站点这帮人白死了。”

  “好吧,这下麻烦了。我们这边是一辈子也洗不白了,你那边也只剩下你一个了。不管Tentacle是红瞳的替身也好,红瞳是只猫也好,你在发疯也好,当务之急是眼前的问题。”二人略微交换了一下自己掌握的情况。

  “我说,零伍你当初为什么要加入基金会?”Lyn突然问到。

  “富有效率,行事有效。”

  “你刚才说过那个diNg和你说过基金会的工资流程。”

  “是啊。”

  “那件事是真的。”

  “该死的官僚主义废物。”

  “那就跑吧,我就当你的手下好了。”

  现在似乎也没办法了,零伍不想死在自己人手下。

  “还有一件事。”Lyn突然对零伍说道“你把马尾辫剪下来,防止我们暴露。”

  几颗子弹顿时穿透了Lyn的头,中国分部中的怪人不只是红瞳这只猫。

  在送知识去21号站点上班之后,Ding顺着地下通道里的暗门回到了52号站点的会客厅,为自己倒了一杯咖啡,微笑着打开了今天的《基金会之窗(中国分部版)》。

  “真是没想到零伍前辈竟然把Lyn前辈打死了。对了,特工刘,你的工资收到了吗?”

  “想不到啊老大,真的是没想到。”特工刘给自己点上了一根烟。

  52号站点根本就不禁烟。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