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工零伍的中元节故事
评分: +18+x

零伍收到命令来到Site-CN-02已经是下午的事情了,此时Ding已经昏迷了2天左右。迎接零伍的是Darkequation焦急的脸,零伍看得出来,这个老人已经有点手忙脚乱了。

“你来了就有希望了。”Darkequation脸上的愁云稍微舒展了一些,背也似乎挺了一挺。

“Ding怎么样了?究竟出了什么事?有什么处置方法吗?”

“不容乐观,但希望尚存,我带你去看看他吧。”

在绕了好几个弯,下了几个电梯,又爬了几层楼梯之后,Darkequation带着零伍来到了一间看起来并不像病房的房间,一座铁棺材一样的东西立在了房间当中,上面贴满了画着古怪形状的黄纸条,棺材旁边则连上了各种各样的接头与线,这些东西最终汇聚在一台脑波分析仪上。分析仪旁边放着一张床,床上摆着乱七八糟的仪器。

“Ding在那玩意儿里面?”

“是啊,当初开始实验之前就做好了准备,就是为了预防现在的情况。”

“现在的情况?”

“也就是所谓的‘被鬼附身’了。”

“果然吗?”

自从端午节那次帮了一次忙之后,零伍就似乎与这些“鬼”结下了什么鬼缘分,连他的小队都没能幸免:那次之后,小队的每一次任务都是在处理普通民众见了鬼或者站点闹鬼的事情。当然零伍自己心里清楚这压根不是巧合——这几次任务或多或少都和Site-CN-02扯上关系了。

“实际上最近站点里对这些‘鬼’的理解已经越来越深入了。”Darkequation找了把椅子坐了下去,一面示意零伍坐在另一张椅子上。

“我还是站着舒服点。”零伍答道。

“向那位申请让你们小队帮我们完成那几次任务主要就是这个原因。还有一个原因嘛,当然是和你合作比较愉快,站点这些人也都信得过你们。阿丁和你的关系也不错。听说上边这次派你们来我就觉得这次肯定能成。”

“所谓的被‘鬼’附身到底是……”

“说起来啊,之前我还答应你讲讲白娘子的故事。可惜我之后把这事给忘了,等这次任务之后我再给你好好讲一讲。阿丁的身体在实验中被鬼给附身了,脑波分析仪里面也找不到他的意识。上面知道这事儿之后,就告诉我们会派人来帮忙,那我就开门见山了……”

“都爬到半山腰了才开门吗。”零伍在心里抱怨道。

“……这玩意儿叫亚眠,能够连接到人的梦境里,戴上这东西去救阿丁吧。”Darkequation指着床上那堆东西说。

“万一我也没回来怎么办?”

“要往好的方向想,小伙子,我相信你的实力,而且为了防止这种情况发生,我们会把你固定在床上。真的出什么意外的话……就只能让你的部下多担待担待了。”

二人当下无话。零伍将身上的装备挨个交了出来,自己换上了收容人形SCP的专用服装。他被固定在床上,站点中的工作人员三下五除二地把之前那堆仪器连在了他身上,最后一样是一个奇怪的四分之一球形的头盔,头盔连着一根细长的针,脖子上的一阵疼痛弄得零伍眼前发黑,再醒过来时,眼前的景色完全变了个样子。

漆黑的虚空,只有星星点点的光斑贴在了这片虚空之中,缓慢地移动着。有趣的是,除了这些光斑以外,零伍连自己的手都看不见。

在简单地检查了一下自己的身体之后,零伍发现就连自己身上也什么都没有,他蹲下身子,用手在虚空中摸索着,一个柜子形状的东西出现在他的手下,凭着形状和触感,零伍认出了这是特工存放装备的A-18b型。

箱子没有锁,零伍在里面翻出了一个像是电筒的棒状物体,摸到了上面的开关,光从里面发射出来,但只照出了2米多一点的距离就暗了下来,借着电筒的光,零伍穿上了衣服,拿好了装备。再三确认之后,零伍发现装备之中没有夜视仪。他打开掌上机,发现了一条消息:

检测到位面投影

……
亚眠装置运作正常

……
身份标记识别完毕

……

你好,特工零伍

……

你的权限不足,位面信息停止载入

……

正在加载位面地图

……

DRDINg的位置已注明,可能存在误差

地图上没有显示Ding的具体位置,只是有一个指示方向的箭头,看样子Ding已经走出很远了。也许他一开始就在那里了。

这也是零伍计划的前进方向。

零伍感觉自己的脚一直像是在踩在棉花上一样,而用手去摸的话,又会发现脚下其实什么都没有。虚空中的光斑突然消失,又在其他地方突然出现,就连向下都能看见这些不停移动的“星星”。零伍不禁怀疑Ding做了个怎样的梦,转念一想,零伍做出了另一个猜测:

“那个实体把Ding困在了自己的梦里。”

导航地图上的Ding仍然位于地图之外,零伍借助绑在头盔上的电筒继续前进。虚空中的光斑在按照自己奇特的规律运作,有的笔直地划过虚空,有的两两相撞最后同时消失,有的一点一点变大又渐渐缩小,有的成串排列一点点前进,还有几次,细长的光斑绕着零伍慢慢地转了一周。

“咔”的一声从零伍的脚下传来,零伍捡起自己踩到的东西,上面写着一行字:

“维度部门”

虚空中的光斑变得越来越多,零伍这时突然意识到一件事,困住Ding的不是一个实体,而是一批实体。现在它们全都朝零伍转过来了。

“该死!”零伍脑中闪过这一丝念头,身体早已经飞快地向光斑密度最低的地方跑了过去,后方的光斑变得越来越密集,就在零伍以为自己就要完蛋的时候,他的脸上重重地挨了一拳,眼前彻底变黑了。

当零伍睁开眼睛时,他发现他要找的人就在他眼前。

“Ding?”

“零伍?这帮混蛋……”Ding骂道“让我一个人送死不够,还要搭上你吗?”

零伍觉得眼前的Ding有点奇怪,他以前从来没见过Ding会像这样发火,这恐怕是Ding心中的潜藏的某种性格。他开口回应道:

“听着,上头让我来把你带回去。你得告诉我这里出了什么事。”

“丢人啊……被困在自己的梦里出不来。还让这些东西闯了进来。”

“有办法对付他们吗?”零伍知道规定,他不能对这些东西是什么感兴趣。

“只要我醒过来就行,你带亚眠了吗?”

零伍回身掏出了亚眠装置,这时ding的声音突然响了起来。

“零伍!小心!”

零伍感觉自己的身后遭到了剧烈的冲击,随后便失去了意识。Ding看着倒在地上的零伍,将记忆清除药物注入了零伍体内,并将亚眠装置戴在了零伍的头上,设定好参数,零伍便消失在了这个并不是梦境的维度。

Ding整理了一下自己收集的信息,将遗留下的亚眠装置戴在了头上。在设定好参数和自毁时间之后,Ding也离开了这个维度。

零伍醒过来时,他发现自己躺在病床上,Ding和Darkequation的面孔出现在他的面前,之前放着Ding的铁棺材已经被打开了,研究人员正在清理棺材周围的导线与连在零伍身上的亚眠装置。零伍摘掉头盔,摸了摸自己的后脑勺,亚眠启动时扎进去的痛感还在,以致于他完全没听到面前的两个人在说什么,直到其中一个人对他说道:

“真是吓死我了,你进入阿丁梦里时,这边的读数突然出现了异常。我还以为你们回不来了!”

“零伍前辈,你还记得发生什么了吗?”Ding关切地问道。

零伍摇了摇头,他只记得自己戴上了头盔,之后就是从床上醒了过来。

“没办法了,两个当事人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Darkequation满脸遗憾地对零伍说道,“Ding也是这样,他完全没有梦境中的记忆。原定的探索梦境查清这些‘鬼’附身人类的目的算是失败了。不过两个人都能成功回来就好,就是要难为你再多写一份报告了。”

零伍表示一份报告不是什么问题,Ding能回来已经是很好的结局了。

“可惜了,前辈。虽然我不想承认,但亚眠装置看起来根本没有我们设想的效果”Ding意味深长地说道“我本人很看好这个装置,但靠它恐怕真的没办法去探索梦境——很遗憾,这个项目只能宣告终止,对梦境的探索也只好告一段落了。”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