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工零伍的端午节故事
评分: +19+x

Site-CN-02可能是中国分部唯一一个把端午当个重要日子来过的站点,弥漫在站点的酒香和“端午安康”的问候使零伍产生了一种奇异的感觉,这股感觉中……似乎还透着一股压抑和寒冷。  

零伍对“端午节”的印象十分模糊,在他进入基金会之前,端午节对他而言只是放假三天,粽子自然是一年四季都可以吃,端午的民俗和来历也只有电视上的片段,在零伍与电视和正常生活绝缘之后,他对端午的全部印象就只有这一天里食堂会免费提供粽子,吃到饱为止。像3号站点这样把端午当成除夕,恐怕是站点主管给伦理道德委员会打了特别报告。

“cn分部谁没有点怪癖呢?”零伍撇了撇嘴,敲响了站点主管室的门,满头白发的3号站点的主管Darkequation亲自打开了门。  

“你是零伍吧?”Darkequation笑着说道,将零伍让出了房间,锁上门,带着零伍来到了隔壁的会客室,示意零伍坐在一张沙发上。零伍注意到桌子上放着两个碗,桌子下面似乎放着一瓶酒,他的头开始疼了。  

“Ding已经和您说……”  

“不着急,”Darkequation先做了个手势阻止零伍说下去,按了按鼻子,缓缓地说道“我猜你来的时候应该感觉到站点的酒味了吧?”  

“是的,但是似乎和我印象中的酒不太一样。”  

“尝尝,这叫雄黄酒”Darkequation从口袋里拿出一个布包,把里面的雄黄粉分成两份,分别倒进了两个碗里,再将酒倒了进去。“能赶鼠蚁,还能祛邪。”零伍总觉得“qu邪”两个字读的重了点。  

半碗酒喝过,零伍觉得刚进站点时的异样感果然少了很多。  

“阿丁和我说了”Darkequation靠在沙发上,喝了一口酒“这小伙子也挺有意思,收容失效这种事故里都能毫发无损地回来,却因为送女儿上学把腿滑断了。”  

“ding这个人总能在意料之中的地方出乎别人的意料之外”零伍笑道“他摔伤以后,上面决定派我过来暂时接替他的工作。”  

“对,其实我们这个站点也没什么,主要还是我们这帮遗老遗少在搞异学会的事情。阿丁因为整理文书时遇到了异学会方面的信息,所以跑来找我请教。我看这小伙子挺虚心的,就忍不住多指点了几下,后来他向Tentacle那边打了个报告,协助我搞异学会方面的东西——你大概连听都不愿意听一些老皇历——这次的收容也是因为人手不够,顺手把他借过来了,谁知道他因为送女儿上学把腿给滑断了。本来我是看这小伙子来请教我时挺虚心,所以多给他讲了点异学会的东西……”  

零伍及时打断了Darkequation,避免了Ding的腿被第三次滑断。  

“……其实你要做的也没什么,‘超度’亡魂而已。”  

“超度亡魂?”  

“嗯。你知道五月初五这一天是什么日子吗?”  

零伍摇了摇头,他对农历一无所知,电视上的东西也都差不多忘光了,他隐约猜测和端午节有关。  

“按古代人的说法,五月初五这一天是阳气最盛的一天,也就是达到了端点的‘端阳’,但正所谓‘物极必反’,这一天阴气开始滋生,各种蛇虫鼠蚁也开始陆续出现。所以说端午节这一天对于我们来说可不是什么好日子。你也注意到这边都用‘端午安康’道贺了吧?”  

零伍点了点头,用“安康”而不是“节日快乐”确实有点奇怪。  

“一个凶日子有什么可祝贺的。”Darkequation又喝了几口雄黄酒“至于这东西,就是为了抵御那些跑出来的蛇虫鼠蚁才有的,传说里白素贞那种道行,可也着了这东西的道……”  

“那么这个白素贞真的是被雄黄酒收容了吗?”  

“这只是个传说而已,不要听到什么故事都往异常上面靠。”Darkequation笑道“等事情办完了,我给你讲讲白娘子的故事。不过阴气阳气可就不仅是民间习俗那么简单了。我们还是摸不清它们的规律,但是起码有对付它们的方法。”  

“它们?指的是您说的亡灵吗?”  

“那些亡灵大部分时间虽然很安分,但是这几天却是例外,你进站点时应该也感觉到它们了吧?”  

“不清楚,但进来之后我确实有种不对劲的感觉,喝了雄黄酒以后倒是好多了。”  

“把剩下的一半喝了就应该全好了。”Darkequation笑道,将雄黄酒一饮而尽“阳气由盛逐渐出现,那些亡灵看到缝隙就以为大门打开了,所以就会成群结队地跑到这个世界,我们站点就承担了整个中国分部的亡灵处理工作。具体工作我再和你说。”  

零伍负责的具体工作是带着——或者说各自为战——第三小队把逃出来的亡灵赶回去或消灭,整个“水陆道场”里没有一个道士或者和尚打扮的人,倒是充斥着身穿防化服的基金会特工,为了防备亡灵,每名在场的特工都在行动前又饮了一碗雄黄酒。零伍的眼前出现了各队员的识别信号(Darkequation的识别信号在中间的行动小组的位置),他向身后扫了一眼,无数的道符将“水陆道场”的墙壁覆盖的严严实实,不出意外的话,“水陆道场”的外层同样贴满了符。  

“水陆道场”的中央是一个坟包,坟包的最上面则放着一碗脚尾饭,饭碗开始抖动,零伍顿时紧张起来,将喷洒器又简单检查了一边。

“各位,端午安康。”  

脚尾饭的颜色逐渐变成透明,,饭碗摇动的愈发猛烈,“砰”的一声,饭碗连同消失不见的饭粒一齐炸开,筷子弹到半空中,又无力地掉在浸入了狗血与猪血的土里——那些血是从特工们手中的喷洒器中喷出来的。  

零伍注视着不断将血液喷向坟墓的特工们,血液喷到的地方显出了人形,血液逐渐变得透明,但很快被新的血液盖了上去,战斗开始了20分钟左右,血液洒上去的地方开始不再变得透明。  

又过了十分钟,似乎一切都变成了定局,还在变得透明的“血人”越来越少,变透明的速度也越来越慢。这时,一个稍大的人形撞开了行动组的包围圈,向外围冲了过去。Darkequation的识别信号立刻向那个快冲到“水陆道场”边缘的逐渐透明的血人冲了过去,但零伍已经到了它的面前。  

“2号,3号,对目标射击!”零伍一面下令,一面将喷洒器的喷管折断,狗血顺着喷管喷了出来,趁着血人被两名队员暂时迟滞的时候,零伍撞了上去,将喷管插进了人形里面。队员喷洒器里喷出来的血液很快将零伍和人形都变成了血人,不多一会儿,水陆道场里的最后一处地方也浸满了两种动物的血液。  

“各位辛苦了,来年也请多担待啊。”Darkequation的声音从通话器里传了出来,出乎零伍意料的是,这样的“大敌”造成的伤亡数是零。  

“辛苦了,”Darkequation伸手扶起零伍,笑着说道“阿丁果然没找错人,没有你的话,我们这次可就要有人受伤了。”

“Ding?”  

“我没告诉你吗?虽然这小伙子把自己摔进了医院,但是请求临时把你调来的报告早就打好了。现在看来阿丁果然没找错人。”  

“我就说怎么可能让我来‘超度’什么亡灵。”零伍苦笑了一下,清洁人员已经进入了“水陆道场”,开始将特工们引导到专门的清洁室里。  

Darkequation笑了笑,“所谓的‘超度’,只不过是生者为了使自己心安而对死者进行的仪式罢了。只不过不管是异学会,还是基金会,对这些D级人员的亡灵都没有什么‘不安’存在就是了。”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