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5成人浪漫

故事应用:《085,2.5维度的浪漫》

第一章:《内华达山脉》

她跷着修长的美腿坐在画布的角落,镉黄色的5号头发如瀑布般从肩膀上洒下,抬头看着空白处大块的石灰粉。她双臂抱在胸前,带着急切的渴望前后荡着脚。“来啊,”我听见她说。“快。”

{耐心点,}我用一只浅色炭笔写道,{不要催促一位艺术家。}

她没有回答,而是叹息着,倚在椅子上。她伸展了一下身体,天青色的长裙稍微上提,一抹纯白在我眼前一闪而过。我琢磨着是不是应该告诉她。或许最好别提。

油漆、颜料、画笔,一切就位。我把一张湖畔景色的照片钉在画布边上,然后停顿片刻,仅为了欣赏照片中的奇峰逸景。10年前我年少时曾去内华达山脉宿营,在那里拍下了这张照片。我似乎又回到Rachael身边:邻家女孩的眼睛,天使的面庞,美丽的Rachael,她在其他人都睡着了之后爬进我的帐篷,把手指按在我唇上,钻进我的睡袋……可爱的Rachael,她现在住在萨克拉门托的某处,为绿色和平组织做游说者。在我描画山峰和树木时我想到,当Rachael有时看着她倾尽全力保护的森林时,会不会微笑着想起那个夜晚,她钻进她只穿着T恤和短裤的同学的睡袋里,在落雨声中和他做爱,夜莺和蟋蟀为他们伴奏。

记忆如潮。我的铅笔在画布上划过,决绝而狂放,就像我经常的冥想一般,关闭左脑而让右脑自由挥洒,眼手和笔配合无间。那些时候的记忆涌入心头:打着黑色领带的男人说他在民间传说和神话中读到了我的文章,并且告诉我说我有机会守卫世界和平;我的第一个任务,第一次要我处理一套保管方案。现在拿着铅笔和橡皮的手曾经沾满挚友Maggie Lyndon的鲜血,Maggie Lyndon博士,只因对付六八二时一瞬间的大意,她被撕成了两半,我用任何颜料也调不出像她红黑色的鲜血一般的颜色。我不伤心,但是懊悔,为了躺在我保险箱里那永远不能给她的钻石戒指。

只恨我不能和我的同僚一般铁石心肠。我不能借酒浇愁,也不能像Clef和Kondraki一样冷血地漠视死亡。我的母亲总是告诉我,年轻时她所有孩子中我最为多愁善感。确实,尽管我投身科学,却总在艺术中寻求慰藉;也正是艺术,监督者认定,是我现在可以寻得安慰的东西。从Keter级SCP中抽身之后,我被告知可以在另一个SCP上施展我独特的才华。

我不知道我想要什么;但肯定不是这个。

时间飞逝,一如既往。当我临摹完毕后,不知不觉中一个小时已经溜走了。Cassy已经完全入迷了,欢喜地微笑着,对着模糊的远山,湖水,码头和木屋。“太美了,”她渴望地低吟,“我能……?”

{还不行,}我写到。我放下铅笔,拿起调色板和画笔。我用我最粗的一把画笔打底色:深蓝色的水,棕色的山,苍青色的天空。我动作很快,因为Cassy很雀跃,但是我也小心翼翼地控制着放慢自己的节奏,笔随心意所至。在我笔下群山正在获得生机,了无生机的棕色变成了覆盖着皑皑白雪的崇山峻岭,点缀着大片的绿色,那是从陡峭山坡上钻出的松树。我慢慢画下去,把近处的树木画的更加清晰:这棵树上折断的树枝,那棵树虬结的枝干,和另一棵树上一点腐烂的痕迹。随着画中景色越来越靠近凯西,我花了点时间勾画墨绿色中的几叶枯草,点上几点盛开的亮黄色芥子花。

就在我开始描绘湖水时,画中景色开始苏醒。熹风沙沙地拂过松树顶端的枝条,把干枯的松针吹落,在Cassy赤裸纤足之下铺就一层深色地毯。湖水,开始只是一片深蓝色的颜料,但现在正在变得色彩鲜明富有层次感;然后在纯白中带着天青色的光线尽头,水天一色。水面上开始泛起些微水波,荡漾着,就像我和Rachael泛舟时拍打着船边的涟漪。

我抬起画笔,从画前退后几步。少了些东西……既不在相片中也不在画里,但又必不可少。

Cassy一语点明。“你能给我画个码头么?”她问道。“我想潜进水里。”

我现在不能和她说话,因为写任何东西上去都会毁掉这幅画。作为回应,我划下几笔精干的黑色线条,然后铺上棕色胡桃木板。码头不太稳当,并且下面的木桩也有点老旧;不过这也是其魅力的一部分。我想在画面中添上一只野鸭,但这只能让Cassy更加认识到自己的孤独。我在水面上放了一片树叶,让它飘过湖水,在幽暗的水面上泛起波纹。

“谢谢,”Cassy回头看着我,微笑着说。“太美了。”

我在画布白色的角落署名,并在旁边写上了一行小字“You‘re Welcome”和一个笑脸。凯西从公园长椅上起身,走向湖水,她的纤纤素足吱呀作响地踏过松针,看起来对粗糙的地面毫不以为意。我不禁猜测,或许她从未有过真正的用裸露的皮肤接触松针的感觉,因此她不知道那会很痛。

这样分神实在是个错误。在哲学迷雾中我失手扔掉了我的调色板和我赤赭色的颜料软管,朱红色泼洒在整个保管室内。“该死!”我小声说。我屈膝跪在画布和纸张下面试图把我的绘画用具收好。

终于我收拾好了最后一管镉红色颜料并把它们整齐地放在盒子里。这时我注意到有苍白的影子在画布上一闪而过。我转过身去然后立即羞赧地转回,因为Cassy扯掉长裙,毫不在意地任由它滑落在码头上。她裸露的脊背白皙细腻,身材苗条可人,而在她解开头上的丝带并抛在裙子上时,她美得就像从大海的泡沫中升起的阿芙洛狄忒。她跳进水中,溅起明晃晃的水花,在飞散的水滴中钻进水里,慢慢地游过湖面,享受着湖水的清凉。

疯狂的念头攫住了我——我希望她会仰泳。

我与奔腾的性冲动斗争了一番,缓慢安静地合上的我的画夹。愚蠢。她听不见我,也看不见我。但这多少还是……让我有些激动……当她赤裸着游过湖中,完全不在意我可能看到。我正打算收好我的调色板,突然我意识到我忘记了什么。

白色正好够用。我的画笔在画布上匆匆涂抹,在码头那堆衣服上添上了缺失之物。

合上画夹,我刷卡离开了保管设施,走时关上了灯。Cassy不会在意的:对她而言,阳光永远温暖明亮,微风永远和煦,湖水永远冰凉清爽,直到她回家,回到角落里被用胶带粘住的画板上,回到她的黑白世界。

在我返回办公室的路上我思忖着为什么我会添上那最后一笔。或许我最好是就任她去,那样她就永远不会知道我看到她赤裸着潜入湖中?或许。也可能只是因为我能看到她而她看不到我而感到不公,亦可能只是我和她开的小玩笑。

或许,作为一个绅士,我就是不能让一位女士游泳之后却没有浴巾可用。


插曲1

“特工Lassiter的表现,考虑到他最近的感情问题,堪称模范。他的心理报告表明尽管他的心理状态……嗯……仍然消极……但他自杀的可能比以前大大减少了。事实上,如果我们走运,他应该不会再用刀片割腕放自己的血……靠,我从头开始……

“尽管特工Lassiter仍然处于消极的心理状态,这几个月中他已经大有进步了。我掌握的一切证据都表明他会完全恢复,回到场地工作中去……嗯,然后他会消沉几个月然后用手枪轰掉自己的脑袋,说不定还捎上整个小队……靠。从头开始。”

“特工Lassiter状态很好……不,他曾经状态很好,现在他是个倒霉的心理残废,这理所当然。这小子看到他的女朋友……不,未婚妻……是不是?我知道他买了个戒指,但是他打算把戒指给她不?不知道,反正这小子像疯了一样为这事纠结……总之,他看见Maggie Lyndon被六八二撕碎,而且他什么都做不成因为她在紧急隔离墙的另外一边,而且如果让我知道了是谁决定把这墙做成九英尺厚的树脂玻璃让人可以看到被困在墙另一边的人的悲惨遭遇的话我一定要弄死他……”

“……靠,我不能说这事,他们会把他分为Delta级的。妈的,说真话让我脑子不正常了。(没人吐槽这句话?——12)特工Lassiter状态很好,只是需要时间恢复。我建议给他一些低优先级的关于Safe级SCP的任务,直到他完全恢复。就这样。另外,如果有人想买这破玩意儿的话,我可以牵线搭桥。扯淡的个人报告,就不应该让这东西存在世界上……”

——Lassiter事故六个月之前,节选自由Clef副主管的办公室中得到的监视报告。


Unless otherwise stated, the content of this page is licensed under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