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2=9
评分: +40+x

除了直升机旋翼的嘈杂声音,Nicolas什么也听不到。他和索森对坐在机舱内,前者看着自己的鞋尖,后者望向舱外。

Nicolas也抬起头,看向舱外漆黑的夜空——搭载其他人的运输直升机在夜幕下已经近乎遁于无形,只有机尾和两侧闪烁的绿色光点依然表明着它们的存在。他把戴着军用手套的右手放在了自己的左胸上,从他踏出小屋的那一刻,自己的心跳好像就没慢下来过。这种时候,他倒希望能和索森聊上几句,但螺旋桨的噪音让他打消了这个念头,他只好自己望着夜幕出神。

尽管基金会武装部队清晨的拦截行动遭遇了失败,他和索森商议并成功实施的计划却很大程度上——他希望如此——对混沌分裂者在安克雷奇附近的异常武器带来了麻烦,这多少能给他带来一些慰藉。然而,这也意味着这样的可能性:FAF的军官们马上就会组织一次针对混分缺少异常武器辅助的薄弱地带的反攻。至于上级还会不会让他们再倒回来参与这次反攻,Nicolas心中暗自希望不要。

随着心跳渐渐平缓,Nicolas的双耳也渐渐适应了旋翼所发出的巨大声响,也正在这时,一些从一开始就堆积在他心底的问题逐渐浮了上来……

“你就是那个和Nicholas比起来名字里少了个h但还是被基金会搞错了征进军队的高级研究员Nicolas?”

尽管十分不情愿,但黄毛的这句话还是让他没法转头就忘。“搞错了”?什么叫搞错了?在Nicolas的认知里,虽然自己只是为基金会工作了短短的几年,但这几年里,基金会搞错的这种简单事情简直比他在食堂米饭里吃到的铜丝还要少——至少在他看来是这样。有充足的资金、庞大的人力以及丰富的经验支撑,Nicolas不相信一个经历了那么多不寻常事故的组织会弄错人员分配这样最简单的事情,他更不相信一个高级研究员能如此阴差阳错地被搞进武装部队。

转念一想,一个让他全身一紧的想法冒了出来——难道这是刻意安排的?但这更让Nicolas百思不得其解。他甚至没有经受过任何系统的军事训练,更不要说侦察、暗杀、追踪、搜索、爆破等特种部队标准的训练科目了。不过,当他对比了自己和其他突击队员的区别后,这层疑雾算是消散了少许——除了他拥有站点的3级权限并且常常与异常近距离接触以外,其他队员全部都是要么来自安保部门,要么就是刚刚被征入武装部队,总之没有一人拥有申请进行异常项目实验的权限,甚至连收容间的合金门都无权进入。

正当他打算顺着这个继续深入思考下去,他无意间瞥见了索森那张套在战术头盔中的脸,索森诧异地盯着舱外,目光急切地来回移动。

Nicolas向他打了个“怎么了”的手势,索森没有回应,而是回头向他的那边看去。Nicolas也疑惑地转头向外看,这一看,马上就明白了怎么回事——

在其他直升机上闪烁的绿色光点不见了。

恰巧就在这时,Nicolas感受到整个机身向左发生了倾斜,倾斜角度先是越来越大,而后才逐渐回正。

为什么会倾斜?从撤离地点到西海岸临时中转基地的航向不应该是一条直线吗?Nicolas下意识地看向了飞行员,而那个戴着头盔的飞行员看起来似乎并没有什么异样;同样,那位Nicolas身边的火控员也只是交叉着双臂靠坐着,似乎没觉得有任何不对。

“嘿!为什么转弯?”索森冲飞行员喊道。

“修正偏移量。”飞行员回应道。

索森紧锁着眉头,沉默了下来。

“修正个屁!”

没过十秒钟,索森跳起来打破了沉默,他逼视着飞行员的后脑勺,右手把P226手枪从枪套中拔出。

接下来,一切都发生地很迅猛:那位一直在Nicolas身边坐着的火控员猛然站起身来,冲着索森冲了过去,抱住他的胯部,用右肩狠命地把他往舱门外顶,索森一时措手不及。之后发生的一幕让Nicolas全身一震,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索森被顶出了舱门。

火控员并没有给Nicolas太多的缓冲时间,他在舱门处立刻转身,一拳向Nicolas打来。Nicolas下潜闪过了这一拳,然而他没能闪过对方的下一记正蹬,他被强大的冲击力按在了内壁上。

针对Nicolas的攻击马上就要重复,在短暂的一秒内,Nicolas决心变被动为主动,在火控员再次挥拳袭来的刹那,他弯曲左臂挡在头左侧,以右直拳进攻对方的鼻梁。由于直拳和勾拳拳路距离的差异,这一击在火控员的勾拳袭来之前便见了效,他向后一个趔趄,Nicolas迅速补上一次左摆拳,正中对方的肝脏。

然而,体格与力量的差距再加上防弹背心的厚度让这一拳终究没能发挥它应有的威力,并没有感受到太大疼痛的火控员对Nicolas的面部发出猛烈的进攻。Nicolas被迫摆出防守架,但终究是因为被动,一记直冲他下颚的下勾拳让他瞬间感到疼痛而晕眩。

就在这时,趁着Nicolas头部下低,火控员右臂下按他的后颈,对Nicolas来了一个“断头台”。顿时,Nicolas的颈部动脉开始充斥来自各个方向的压迫感,他感到自己正离窒息正越来越近,他知道这不会超过十秒钟。

在最后的关头,他摸向了大腿的匕首套……

几次猛力下扎过后,Nicolas感到氧气正在重回身体的细胞中。他喘着粗气抬头看向火控员,后者的手正掏向腿套,Nicolas没有给他机会,他把匕首猛地横刺进了火控员的颈部大动脉中。

然而,就在Nicolas想要起身的一瞬,飞行员离开了驾驶位,转身拔出了手枪。

如同电路中的串联关系,只要有一个元件断路,整条线路便不能运作。现在的情况也一样,不论是面对火控员还是飞行员,但凡Nicolas有一次慢了一拍,迎接他的都将是不堪设想的命运。好在Nicolas做到了让整条线路通畅——他缩回身体,借助火控员的身体挡下了第一发子弹,几乎同时掏出自己的手枪并连开5枪,虽然4发子弹都打在了前窗上,但剩下的那1发贯穿了飞行员的额头。

Nicolas刚要松了口气,却发现直升机正向下斜坠——他来不及多想,抓住舱门边的跳伞背包背在身上,翻下战术头盔上的护目镜,从舱室一跃而下……


“Cap,……”

“嗯?”

泰伯拉斯紧靠着直升机内壁,此刻的他正打算抓住这难得的时机小憩一会。突然的打扰让他本就烦躁的内心更添了一些不快。

“雷达上显示,有架Hx-1掉队了。”

泰伯拉斯猛然坐起身来,紧锁眉头,双目向雷达上注视,直到他发现不对劲。他按下无线电通讯按键。

“呼叫全体Σ202成员,收到按次序回复!”

“Σ-1收到。”

“Σ-2收到。”

“Σ-4收到。”

“Σ-5收到。”

“Σ-6收到。”

“Σ-7收到。”

“Σ-8收到。”

“Σ-9收到。”

“Σ-10收到。”

“……”

“Σ-11,Σ-12,收到回复!”

“……”

“妈的!”泰伯拉斯一拳打在靠背上。

“西海岸指挥部,这里是第9分团Σ202小队,我们有人员失联,请求立即返航寻找,完毕!”

“否决,否决。你们才刚要从阿拉斯加撤出,为避免敌军追击,绝对禁止任何返航。”

“那我的人怎么办?”

“到达西海岸临时基地后,我们需要等待从Λ-76战备基地输送过来的援军,与他们会合后,你们才能组织第二次进攻。”

“告诉你们,我的人已经搞坏了他们的一个供电站,混分的混球现在已经没办法再在这个地区凭空弄出该死的军队了!我看还是立刻让我们调转机头,实在不行就只让Σ202的人来干这件事,让其他第9分团的人回去!不然难道等我的人被俘虏吗?而且,”他压低了声音,“失联人员里就有那个前高级研究员!”

“泰伯拉斯,不管怎样,我们无法承受全军覆没的代价。服从命令,无论如何。”

挂断通讯的泰伯拉斯又是一拳打在靠背上。


这不是Nicolas第一次如此亲密地体验重力加速度,之前在新西兰的跳伞经历和简单培训让他不至于心中没底,然而这次如此突兀的伞降却让他感受到了从未有过的惊惧。在强大的气流的剧烈冲击下,Nicolas凭借尽力换来的镇定打开主伞盖,随着下落速度的骤减,下方黑压压的山野逐渐出现在了他的视野。

他目光呆滞,思维空洞,不仅因为自己刚才的经历,还因为索森的遭遇。

这一切都发生得太突然了。

地表离他越来越近,借着月光,他能看到密密麻麻的杉树,树冠遮住了大部分的地面。伞盖果然挂在了树冠上,Nicolas被吊了起来,高度不算低,但好在也不算太高。他再次掏出匕首,切断了束缚在身上的绳索并抓住身旁杉树的树枝,纵身一跃,在地面上做了一个翻滚。

成功落地后的Nicolas干脆直接躺在了松软的泥土上,他一边喘着气一边盯着阿拉斯加黯淡而神秘的夜空。

这样躺了有五分钟左右,突然,终端发出轻微而急促的“嘀嘀”声——

这是语音通讯请求。他像疯了一样抓起终端,凑到自己的脸旁……

收到来自 索森 的语音通讯连接请求……

连接………………………… 拒绝

他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哆嗦着右手点击了“连接”……

“Nic,还活着吗?快回话!”

Nicolas愣住了,一时竟没法说出任何话来。

“Nic!收到回复!”

“索森!你没死?”

“死个屁,我他妈跳伞了!”

Nicolas长出一口气,看来索森被推下去的刹那应该是及时抓住了放在舱门口的跳伞背包。

“你现在在哪?”

“不知道!这就是一片荒山野岭,啥都看不见,啥也看不清!”

语音通讯的背景音中传来窸窸窣窣的急切脚步声,伴随而来的似乎还有动物的叫声。Nicolas把它与自己的环境对比,发现相似度不是一般的高,这至少说明他们之间离得还不算非常远。

“你和Σ202的其他人联系上了吗?”

“无线电距离太远,连不上,武装部队的人又没有终端,咱们现在算是失联了!”

Nicolas低声咒骂了一句,环顾四周,但最终,也许是已经亲历了很多,身体里的慌张和焦虑成功被驱散了大半,他下拉终端屏幕顶部的悬框,打开了GPS位置信息许可按钮。

“嘿,”Nicolas切回语音通讯,“我现在把我的位置发给你,你也给我提供你的位置,我们相向出发,在中途会合。”

“操,你疯了?”

刚想起身的Nicolas对索森的反应感到十分诧异,“怎么了?”

“赶快关了它!快点!”

“我关了,但……为什么?”

索森的语气更加焦急,“忘了你没受过相关训练。告诉你,在野外战场环境打开GPS位置信息很可能被敌对人员捕获和追踪,就算是基金会内部终端也无法保证信号的保密性,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如果他们的系统能自动捕获并标记位置信息,你刚那一下很可能已经把追兵引到你身后了!”

“追兵”这个词冲进Nicolas耳内,让他全身一震,在思维定势的影响下,他一度以为这一连串的麻烦在他落地时便已结束,看来这只是他的小梦想。

“好吧,情况差点的话信号应该是已经暴露出去了,不过好在我看到了你在哪。听着,往西南方跑,我会适当向你靠近,到时候咱们继续用终端联系。天色很暗,他们看不清降落伞,我这里应该没有追兵,你得快点了,如果不想被俘虏的话。”

语音通讯在一声轻响后骤然结束,徒留四周的细细虫鸣声。Nicolas重心重回双脚,将语音通讯请求提示音设为振动后装起终端,用指南针对正方向,向西南跑去。

时不时踩过的落叶和树枝发出清脆的响声,被拨开的灌木丛窸窸窣窣,Nicolas四步一呼吸的声音在这静谧的场景显得格外突出。

在夜晚的山坡上一大片稀疏的树林间奔跑,是Nicolas年幼时的一个梦,他记不太清了,只记得自从那个梦起,他就一直很向往有天能够独自一人置身梦境中那样的地方,在棵棵树木间跑动,感受着那些树木从他身体两侧如流水般淌过,还有迎面而来的风。他曾一度认为,一个人的某些梦境正是这个人某些未来人生片段的预见。而现在,他低头看向脚下那些并不能看清的泥土,发现自己现在的奔跑正是印证了他的猜想,只不过……他没能想到,在他实现儿时幻想的同时,自己的后背还挂着一把突击步枪。

然而,在他刚刚冒出这个想法后,一个逐渐增大的噪音填进了他的耳朵……那声音来自天空。

他不得不停下脚步仰望夜空,一个黑影带着轰鸣声逐渐靠近头顶,探照灯的光线从黑影上发射并直戳地面来回扫动——

那是架直升机。

Nicolas迅速找到一个比较浓密的树冠,并在它下面趴了下去。

直升机掠过头顶飞了过去,探照灯似乎并没有打到自己附近,这让Nicolas剧烈的心跳有所减缓。等到四周再次万籁俱寂,他悄悄起身再次行进,但下意识地放慢了步伐。

还存留着的理智告诉他,那不是基金会武装部队的直升机,因为如果FAF派人来营救他,必然会先行与他进行终端通讯以确认他的位置。那么,那究竟是什么直升机?

很可能是索森刚才所提到的追兵。而且,直升机正是朝向他的终端刚刚暴露坐标的位置飞行。意识到这一点,强烈的后怕让Nicolas出了一身冷汗。

缓解的唯一办法就是尽快远离那里,离得越远越好。他再次开始快速奔跑,穿行在树与树之间。


未知地点,德尔塔指挥部

“C级紧急会议,代号Δ-C-3370,现在开始记录。”

资料整理和电子按钮按下的响声。

“这次紧急会议,我需要让各位知道,我们遇到了点麻烦。”

“在安克雷奇北边,我们的一个大型秘密供电站被摧毁了。”

“被摧毁了?你指的是……供电站-B23?”

“是的,像B23这样大规模的供电站,在整个北美我们并不拥有多少。众所周知,这类供电站用作为我们的新兴异常武器装备和异常设备提供大量电力,在安克雷奇附近,B23保障了‘打印机’的正常运作。你们都应该知道,就在28日早晨,‘打印机’为我们北美地区异常武器运送起到了多么大的保障作用。可现在,由于得不到足够的电力,‘打印机’只能最多再复制一个排左右的装甲部队。”

“你的意思是,如果基金会再次组织进攻,我们……”

“我们很难保证依然能成功抵御。”

“那么,抢修供电站要多久?”

“短期内无法恢复它的原有功能,因为B23的核心结构已经被几乎完全毁坏了,埋进里面的炸弹数量不少。”

“基金会干的?”

“虽然还不能完全肯定,但百分之九十九是基金会的人潜入了进来。”

“他们有多少人?”

“不能确定,因为监控系统已经被破坏。”

“守卫呢?全部损失了?”

“守卫只损失了一小部分。据剩下的守卫说,他们曾在一侧的天空观察到红色信号弹,因此很多人员都前往目击地点进行‘守卫性侦察’。这样一来,供电站剩下的人员就没有那么多了。”

“简单的调虎离山计就能让这些人离开守卫岗位,这简直是个笑话。”

“这也是可预料的,毕竟这些人员大多也是出自‘打印机’,而所有人都知道,‘打印机’生产出的兵员的IQ值只能占正常兵员的百分之七八十左右。”

“事已至此,也没有别的办法,为了弥补人手不足的缺陷,只能依靠‘打印机’。现在我需要知道,对于北美异常武器运输部队的增援最快要什么时候才能到达?”

“从其他‘打印机’输送足够的兵力集合到阿拉斯加,最快也需要四天左右。”

“那看来,我们现在还真是遇到了点麻烦。”


Nicolas无法感觉到过了多久,似乎也无法感觉到自己的双腿,他只知道它们在不断迈动。

直到终端再次振动。

“索森!”Nicolas低声应道。

“Nic,远离刚才那个位置了吗?”

“有一段距离了。”

“好,我现在向你报告我的位置。你朝向西南方行进大约2公里后,会看到一个突起地带,杉树的间距比其他地方要小一些,如果你到达了这里,注意顶端山脊线,我会把主伞盖的一部分挂在一棵突出杉树上作为信号。是否明白?”

“明白!”Nicolas暗自庆幸索森在令人极端惊惧的突发状况后还能保持理智,“不愧是战术反应小组出身,还能记得预留联络信号。”

他暂时停了下来,从战术背心中掏出夜视望远镜,伏在一棵树下,向前方60度角观望。莹绿色的圆形视野中,漆黑的树影各自伫立在属于自己的那片泥土中,如果不是背着一把HK416突击步枪,这样独特的氛围一定会更加令人胆寒。想到这儿,Nicolas不禁觉得,也许和梦里比起来,背上多了把枪也是件好事。

“其实这和我的前任工作已经关系不大了,我现在是为基金会武装部队工作的士兵,和你一样。”

和索森的通讯让Nicolas感觉好了很多,不少负面情绪都已被驱散。Nicolas有意持续通讯。“现在感觉怎么样?”

“就像一个人的野营,夜宿山头,爽得不行。你呢?是不是吓尿了?”

“早着呢,要尿也得至少到你旁边再说。来吧,让我看看我离你还有多远。”Nicolas再次庆幸索森的语气和精神状态已经不像是一个刚才差点死掉的人,他也暗自佩服这一点。他集中精力观望前方是否能看到索森所描述的地形,然而在他的视野中,远方只是黑漆漆的一片。

“那行啊,一会咱们一起,给阿拉斯加留点实在的纪念品。谁先脱裤子?”

“要不你先?你比较大,上次上厕……”

就在Nicolas自认为视野中的景物已经全部记忆在脑海,打算收起望远镜时,一件事突然发生了,这件事让Nicolas没法说完那句要说的话——

大约在左40度的方位,他似乎捕捉到了一个动态画面。

这令他匪夷所思,是动物?他聚精会神向那个方向继续望去,十秒过去了,他什么也没有看到。

“嘿,怎么不说话了?”索森的声音从终端传出,显得格外响亮。

Nicolas没有回应,他微张着嘴巴,感到越来越不对劲。

“你该不会告诉我这终端还能掉线吧?”

直到脚步声由远至近且愈发清晰时,Nicolas才意识到他所面临的是什么样的情况,与此同时,夜视望远镜中更新的画面也正在告诉他同样的信息——

那是追兵。全副武装的追兵。

Nicolas掐掉通讯,迅速转身准备全速奔跑,然而,体力的缺乏加上对敌手追逐能力的不确定让他同样迅速地放弃了跑的念头。他快速环顾四周的地面,在一片比较浓密的草地里趴了下去。

踏过草、落叶和树枝的声音逐渐逼近,手电光线在各处扫过。听上去至少有4个人,甚至更多。

似曾相识的感觉再次遍布Nicolas的整个身体,全身的紧绷感让他越发无助,他只能再次祈望幸运女神依旧站在自己这边。

但,脚步声越来越大了。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