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1事件其肆
评分: +21+x

它感到难以移动。即使被多次改善的空间结构提供了一定的移动的可能性,它的躯体还是太过庞大了,尽管,它自己不这么认为。

不过,好在这个[难以辨认]还是欢迎它这种生物的到来的,只要注意别将场地摧毁和干扰贸易就好。为了遵守之前定下的规则,它得待在离[难以辨认]5676438283548480000000米(约60万光年)的虚空中,以防不安全的触碰事故。无法吃到橡皮糖的感觉让它浑身发痒。

在极其短暂的一段时间长河流过以后,它准备放松一下触手末端,那里已经聚集了大量的灰尘。

一点闪光一瞬即逝,它感到有什么东西穿过了身体。速度太快,只来得及留下空间破碎的痕迹。

它卷起一颗蓝色浆果,吞下。


地面平滑坚固,便于行走。白色长褂的男子自一堆尖锐紫色晶体中走出,呼吸了一口空中的气体,用能力确定了目的地的正确性。

背后的狼藉痕迹在渐渐地消融,令人意外的是环境还算友好,男子很快地适应了这里的环境。但望着眼前一望无际的平原在天空中的巨大光源照耀下发出无比的光辉,近乎刺伤眼睛。他的眉头皱了起来。

事实上,他也不清楚要找的人或生命体在哪里。之前还没有踏足过的地方自然不会留下相应的信息。思考了一会,他决定试试以前常用的方法。

不过,很快这个想法就被打消了。

一种被凝视着的感觉突然降临在他的身上,像是毫无感情的瞳孔隔着千里远在观察他。紧接着,一朵灰色的晶莹花状物体在空中盛开,马上枯萎消失。

空间似乎被凝固了,他清晰地探知到。

随即阴影在广袤平原上铺展开来。雪白的巨型生物整齐地从虚空中飞出,将身体摆向来访者。真是标准的迎宾队伍,他想。

来自Site-CN-34的研究员无奈地摇了摇头,向着空中大喊:“如果你们还有听觉器官的话——我是来谈判的——”他顿了顿,“换个待客方式,如何?”

声音在空荡荡的平原上传播出去很远——或者说可能传了出去,但白绒龙们前进的姿态没有一丝改变。头顶的光源越来越明亮了。

“MMMMMMMMMMMMMMYYYYYYYYYYYYYY————OHiaaaaaaa”一阵尖锐的不明吼叫自极远处传来,但又戛然而止。

白褂男子叹了口气,他开始举起手臂,做了一个向左划开的动作。

白绒龙们停了下来。“[难以辨认]。”不知从何处传来的声音突然响起,带有一种无法描述的奇异声调。但声音在急剧变化着,很快转化为了普通人类男性在三米之外正常说话的程度。

一道橙色烟雾在Svba身旁蔓延开来,在他转过身去之前,字正腔圆的中文从中吐出:“我们想……”然而,之前出现过的尖锐叫声再次出现,打断了发言。待得其再次停止,烟雾带着能够感觉到的厌恶情绪继续开口:“我们已经达成一致意见。请随我来。”

Svba放下了手臂。


海面仍是波光闪闪的景象。只不过,这种景象的呈现是铺满海面的残骸所带来的。

在原先航船所停留的地方,已经变为一片火光不断闪烁的死亡之域。无数海风从远方吹来,却仍无法驱散冲天的刺鼻黑雾。寂静与嘈噪交汇之处,一个人头浮出水面。

“这下好了……”平静而疲惫的嗓音,似乎在为刚才发生的事情感到无奈。男子爬上了最近的一块碎裂甲板,坐了下来,捋了捋被水浸湿的头发。

“得了,咱们又成无家之人了。呸,这也不算家,另外好像也不是第一次了。”不知什么时候也爬上来的徐博士抛掉了湿水的外套。

闭着眼睛也能想象得出周围场景是多么的一篇狼藉。陈扶风摇摇头,用尚未报废的通讯仪,编辑了一条紧急讯息发送至战时指挥中心。在他按下发送的按钮之后,Site-CN-60将被正式的从完好设施名单被移动入被摧毁设施名单中。

紧急战报

发送者:Site-CN-60副主管陈扶风博士 ████████加密等级:PRIS-6

损毁度已确认到达阈值。Site-CN-60在与出现的SCP-CN-850个体的战斗中已经被摧毁。所有影像、文档资料已包含在附件中,包括存活情况和SCP-CN-135、SCP-CN-275的收容问题。重要人员与物品已紧急转移。关于850个体是否消灭,无法确认。望指挥中心多加注意去向。波涛程序已经启动,报告到此结束。

密匙:破船与伊利优酸乳[权限确认]


尽管是早有预料的结果,还有点不甘心呢。残留在视网膜上的景象是最后以船只解体为代价发出的攻击,淹没了肆虐的SCP-CN-850个体。可惜的是,他无法用更多的损失来百分百地确定它的死亡。它消失了。

陈扶风把通讯仪扔进了水里。

“所以,就这么放弃了?”徐少儒笑了几声,他们的眼神在黑暗中碰撞。

“不。”

“那就干他妈的OB好了。拿他们的尸体再搭个度假船。”波浪凸起又破碎,将起伏传送向远方。

两人一起站了起来。明月从黑雾之中露出了轮廓,像是隐忍着的复仇者。


“所以,他去哪了?”

“如果不是去趁机度假,那肯定是去异位面找OB干架了啊。忙先挂了——”对方关闭了联络通道。

“我们都清楚,他很快会回来的。”坐在轮椅上的65岁高龄研究员对着Hannah的背影说道。

“现在34全员除了他都到齐了,我至少得联系上他。”Hannah转了过来,手上拿着的仪器带有一种木质的光泽。

“Site-CN-60刚才……被毁灭了。”体内隐约传来齿轮转动之声的博士望着眼前的屏幕略有惊讶的说出了这个消息。

沉默随后笼罩着整个会议室。


难以理解的奇异景象在类似于碗一样的飞行物下方飞速掠过,Svba站在凸起的平台上观赏着。

“这是②号交易所。主要用于艺术品和生物体组织的交易。”橙色烟雾已经化作一个表面光滑的人形实体,为Svba做着简短的介绍。周围没有其他的生命体来操控飞行物,一行发光字符在紧随着它移动。当注视着字符时,Svba发现它会自己变化为“OB传媒”四个大字,似乎迎合着他。

一个黑色的橡胶盖状生物以810km/h的速度弹跳而起,在空中向外喷射着银色的气体。但随即,它又被一只巨大的蓝色贝壳夹入,消失了踪迹。

前方一座高耸的金字塔形建筑物突然从中间裂开,大量的蹄子从中喷出,差点击中飞行物。在其内部还能看到约有2米多高的人形生物似乎在专心致志地作着画,画板上满是残碎的肢体与不知名的器官和液体。旁边摆放着两具拿着画笔的尸体。

“虽然说看过不少这种景象,不过每次亲眼见到还是挺新奇的。”Svba说道。

橙色人形生物没有回应。它移动到飞行物的边缘,用手指在空中画了个圈。

“我们就要到了。”它开口。笼罩在外部的无形护罩开始变得黑暗,逐渐遮蔽了所有的光线。

“好吧。”Svba耸了耸肩,走回到中间的空地上去。

橙人做完动作之后就开始站在原地一动不动。在并不算长的等待之后,外部的光线又开始进入内部,护罩被撤去了。

Svba抬起头,目光投向前方即将到来的未知目的地。等待着他的究竟会是什么?

飞行物仿佛突然飞入了长满青苔的石头组成的森林中,它在林立的石柱间灵活地左闪右避,光影变化间让人无法辨认自己所处的位置。Svba的长褂被风吹了起来,能感觉到的是这里的空气清新而带有使人镇静的淡香。

很快脚下的突然冲击告诉他已经停了下来,幸亏速度还不算快。Svba睁开眼,飞行物停留在了一个较高的石柱上方,位置能够让他一览无余周围的景物。前方还有一个差不多一样高的石柱。

他跳了下来,橙色人形生物对着Svba的背影蠕动了一下嘴唇,然后身体消散了,飞行物也随之消失。

“欢迎来访,尊敬的位面旅客。我已经等了很久了。”远处的等高石柱上闪现出一个无法看清细节的人,他的声音仿佛直接穿透空间传入了Svba的脑中。在这样奇怪的场景里,对方的身影却显得与周边无比和谐。

大片的石柱突然开始移动,发出巨大的摩擦声,如同被无形的力量强行推动着改变了位置,但没有碰撞。在安静下来之后,它们似乎组成了一个圆形的会客桌模样。Svba和对方的石柱在会客桌两端。

“让我们坐下好好谈吧。”

Svba坐在了身后多出来的木制客椅上。

谈判就要开始了。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