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1事件其伍
评分: +18+x

  这略显主人风范的待客方式让Svba怀疑对方对地球文明有着一些了解——自然,这是废话。年轻的研究员看着望不见边的“会客桌”,把略微有些出汗的手放在了大腿上,猜测起对方的用意来。由于距离有点远,石柱林又开始了变换,停下之后,Svba和使者的距离维持在了一个正常的范围。他能够看到,对面为了表露诚意,并没有让使者维持什么猎奇的外形,而是塑造成了一个与自己长得差不多的男子,不至于对他造成什么紧张的情绪。

  “尊敬的旅者,虽说是第一次见到,但我们已经是老客户了。”使者笑着对Svba说,话里行间的意思却让研究员一头雾水。

  “老客户?”Svba暗中皱眉,“我想我们并没有什么频繁的往来,也不可能在什么时刻和地点接触过,更遑论使用你们的服务。”

  “您可能忘记了。但既然您不想叙叙旧的话,那我们就开始吧。”

  Svba意识到,他们对他的了解似乎比他想象的要深。

  “那么,您是代表您自己,又或者是代表你背后的那个种族呢?”嘴唇开合着,Ob传媒的使者开始在谈判的进度上踏出了第一步,他的语气平缓沉定。

  虽然表面看上去这只是句正常的询问,但不过一秒研究员就从中感受到了危险的气息。

  “若是代表我自己,那我根本不必如此大费周章。”沉吟了一会,Svba回答了这个显而易见的问题。无论是从问题本身出发,还是事实出发,他都应该这样回答。

 “好的。”使者的脸上平静下来,用公事公办的语调说着,“为了使谈判工作更好地进行,我们会将所有的谈判内容以您所熟知的‘模因型文档’采取记录,您和我都有一份,并且备份。”

  果然是这样……如果他告诉对方他只是个孤身一人跑来找死的蠢货,那么OB可能马上就出手把他抹掉了。按照他们对人类的重视程度,OB应该不会拒绝和他谈谈条件的。

  话音刚落,两张雪白的A4大小办公用纸在两人面前逐渐地“抽”了出来,只有一只手臂的距离,Svba伸出手接住了它。纸质摸起来有些坚韧,视线在其上扫过,刚才的交谈内容已经录在了上面,由于利用了模因录入原理,它们被以能够理解的方式压缩了,而接下来的内容也将如此录在上边,不需担心空间问题。
  
的确是商业公司的风格,什么东西都明文写得清清楚楚。看着这张纸,Svba瞄了对方一眼,对方对于基金会的了解应该不只停留在这张纸上表现出来的程度。

  “所以,贵司是早已为这次谈判做好了准备吗?”顺着对方的意思,Svba准备试探。想避免陷入被审讯般的被动地位,就不能只坐在座位上沉默。

  “OB传媒从来奉行顾客至上的原则。对于每个客户,尤其是有能力亲自来往的,我们自然会以最慎重的态度对待。”没有一丝停顿,使者立即用无可挑剔的话语来予以回答,并带着职业性的微笑。

  顾客至上?Svba心中摇了摇头。

  意料之中的失败,他想。如果对方直接回答确定的答案,那么他就可以据此判断它们在地球做不速之客的一部分原因了。但对方并不想让他知道,选择了模棱两可。

  “那么,我的种族也是你们的顾客吗?”Svba继续问。提到顾客这个词,他突然想到了一个可能性,而且这个可能性并不是很能让人安心。

  “是的。我方和您方位面一直保持着贸易关系。”使者平视着他。

  “但看来你们的行为并不如你们嘴上所说的那样,将顾客放在第一位呢。又或者说,你们的确有在尊重'顾客'?”尽管这话语气似乎有点重,把试探的意图直接暴露在了对方的面前,但他真的很想知道事实是否如他所想的那样。

  “您说笑了。”使者摇了摇头,用简短的回答挡住了Svba继续深入探究的想法。

  一点火焰在Svba心中蹿起,但他拿对方并没有什么办法。

  短短几秒内,Svba的脑海里已经再次构思出了几个埋着陷阱的铺垫性提问。继续下去,虽不能说一定能确保从中挖出OB传媒的底,但仍会让他的信心增大一些。

然而那些白绒龙在天空中用闪耀的银翼飞舞着的场景,又突然钻进Svba的脑海。不仅是它们,OB的部队正在灯火上方肆虐的事实,也提醒着研究员:拖的时间越长,对方的剑就捅得越深。

  那么……只好直接进入主题了。

  他深吸了一口气,“你们对我们位面所做的行为,目的是什么?”

  空气沉默了下来。面对着这个直接提出的最核心、根本,他和遭受入侵的人类都摆在第一位想弄清楚的问题,使者以及使者背后的庞大组织不约而同地表露出了回避的意图。

  Svba将身体略微前倾,直视对方的眼神,静静期待着一个未知的回答。

  “既然是谈判,那么,您认为,不如我们先把目的和条件都写在纸上,如何?”秒针跳动了五次,使者的声音又再次在沉闷的气氛中响起,回答却没有直接对着这个提问。

  “我想,您方对这场谈判的诚意貌似还不够。”Svba开始握紧拳头,他顿了顿,“我已经冒着生命危险来到这个地方交涉。而我们最感兴趣的问题,您却不先回答吗?”

  “我们明白您的要求了。”使者又露出了笑容,背后隐藏的东西却无人清楚。“让我们进行公平的交换吧。这是您提出的第一个条件,我们将会满足您。至于代价,您之后会明白的。”

  直接的威胁。

  研究员低头,刚才的要求已经在纸上浮现出来了。他的问题是发着蓝光的一行字体,后面跟着一个橙黄的数值,它所代表的含义现在还不清楚,但应该就是他们的威胁。

  等到他抬起头,使者终于回答了他的问题。

  “对你们直接采取的武装行动,并不是我方的本意。但为了达到我方的目的,这也是有必要的。我已经说过,我们一定会完成与顾客定下的协议,而你们不是唯一的客户。”

  有点明朗了。若OB传媒没有在这个回答上撒谎的话,那么就说明还有别的组织或什么东西对人类有意图。

  “那,委托你们对人类实施这种行为的客户是谁?”

  纸上的问题又多了一个,数值变动了起来。

  “很抱歉我们不能直接说出,这会违反我们的协定。”使者突然明显地停顿了一下,一滴汗从脑袋上流下来。他向前俯低身子,压低声音,“但我们能告诉您它们的目的。在您组织的收容……”

  使者的脑袋突然爆炸开来,透明的血液四处飞洒,整个身体化作银白色的液体,被不知来源的炽热高温蒸发得无影无踪。

  一种刺痛的感觉告诉Svba,平稳的空间中开始激起带着恶意的波动,预示着谈判的破裂与失败。似乎OB传媒内部也并不是铁板一块……

  虽然有点可惜没能敲出更多的信息,但是时候该回去了。他立刻站了起来,在这里并不能直接进行位面跳跃。

  Svba望向天空,那个方向的极远处,他留下了一点小手段,但只是作为最后保底的做法。不过也能为他创造一点条件了,让OB传媒吃上一壶。

  “该走了,好像李维还在等我呢。”Svba按下了口袋中的东西,深空中的异动开始了。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