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1事件其陆
评分: +22+x

今夜的城市似乎倒转了过来。

从广阔上空的俯瞰视角,灯光像水般铺开,黑暗正如海绵吸水一样从建筑群每个外围的角落开始蔓延。整个上海若逐渐失去活力的巨兽,沉稳而不可撼动地趴伏着。

只不过随之而来的,并不是平静。


十点钟方向。

他将气沉下来,隐藏在一栋残损到摇摇欲坠的高大写字楼下方,心中默默倒数剩下的秒数。虽然憋得有些艰难,他颤抖着。

黑夜将特工的身形隐藏得很好。在远处的火苗跳动了12下之后,他如从绷紧的弓弦中发射一样冲了出去。掠过呛鼻的烟雾,任由风声和愤怒升腾。手里攥着的物体划过计算好的抛物线,准确送进了高大生物的嘴里,在沉闷的巨响和闪现的火光过后,它手中的动作停止了。

庞大的躯体逐渐僵硬着,砸在早已不堪重负的地面上,碎石飞溅,如注的血从被蒸发的头部中喷涌而出,再度为地板铺上鲜红的地毯。满地尖利的玻璃窗碎片反射着惨红的战场,也割破了他的鞋底。他慢慢穿过满地废墟,在尸体旁停下,他不愿再看见尸体,可它们却到处都是。

他闭上了眼睛,独留无线电的静默声和战场的的风声,火焰愈跳愈欢,一切在沉寂中协奏成破碎与死亡的乐曲。

“T3134区域的所有敌方生物肃清完毕,谢谢你们,你们的任务完成了。”远在市中心的指挥官的声音从通讯仪中传出,带着沉重又些许放松的语调。

在接收到来自这边几秒的沉默后,指挥官并没有继续说话。他知道,他看得到这片区域的伤亡情况,随着最后一只敌人的倒下,现在只有一个光点还在闪烁。

一点异常刺耳的声响在广场中心响起,离他还有一段距离,在这样的嘈杂的环境中,依然能使人成功地捕捉到。声音中混杂着极速变化的奇怪噪音,像是有什么东西想要钻出来,但却被卡住了,挣扎着欲要撕碎眼前的障碍。

是它们的援军来了吗……即使是这样,特工一动不动,等待着死亡的到来。

指挥官显然也注意到了声音,但地图上空无一物。

在一阵冲击波的爆发之后,白光消失了,他感受到湍急的风在脸上吹过,直到平息之后,睁开眼睛,看到的敌人却是人形的模样,在一步一步地向他走来。

穿着研究员制服的敌方吗…?

“虽然说有点惊险……不过逃还是终于逃回来了。看起来是跳跃到了战场里?也算没有偏的太远。”研究员自言自语着,能清楚地看到胸前带有梅花的图案,那是Site-CN-34的标志。他对着躺在尸体上的特工摆摆手,显然注意到了他。


远在大洋彼岸,异度空间的来客亦开始掀起了动荡与狂乱的前奏。

但作为这颗星球上面对末日场景最有应对经验的组织之一,总部成功在第一时间地将入侵遏制在了一个尚可接受的阶段。较为充足的可调遣处理小组 ,形式多样的防御装置和比起屏障另一端来略显轻微的入侵力度,让安全性处在了可控的范围内。

Site-19监视中心。

“搞什么啊……这是高达吗?接下来是不是还要来个使徒什么的?”面前的屏幕上正呈现着城市中非常精彩的一幕,无数的建筑突然开始浮起,在半空中以令人惊奇的效率扭曲着组装,不久就可以看出一个庞然大物的雏形。

不知道从哪里来的爆米花已经被Richard博士塞进了他自己的嘴里,咔嚓着吞咽下去。

“虽然说我们有还原程序这种东西,但是你这么悠闲真的好吗?”一个白眼从操作台旁抛了过来。

“没事……我总觉得今天见的好像已经太多了,嗝。”

还没等屏幕上的高达组装完毕,Richard博士已经提前将手伸到密码盘上一通输入,在验证程序全家桶过后,一个彩色按钮跳了出来。

“好想说‘不要停下来啊’这种台词,不过……还是算了吧。”说罢,他按了下去,嘴里顺带了一句“the world”。

瞬间 ,无形波动以站点为中心席卷了整座城市,所有活动的物体冻结了在了凝固的时间中。


“能看到我吗?”研究员喊着,“我需要联络34号站点。”

他盯着他,直到研究员走到跟前来,将视线放在了通讯仪上面。

为什么会有人凭空出现在这里,穿着一副34的制服,这些问题特工都完全放弃了去想,只是看着他拿起通讯仪。

“喂?”研究员发出试探的询问。


隐藏在深空之中的精细仪器在指示灯亮起五秒之后,伸展开了它的身体。

很快它就由一个点状的物体迅速变为了一个形状难以描述的奇型舱体,外部满是各色迷乱的涂抹线条,交织成了一幅意义不明的图案,但这在小行星带中毫不起眼。

作为废置多年的传送舱,平时一直处在休眠状态,今天终于发挥出了它的用处。很显然,在设计之初已经考虑到了会出现星球表面无法互通的情况。

“不得不说奇术部的作品还不错,至少感觉比其他的物理传送方式好上了一条街。”说话的男子站在舱体内部的中央,扶住了另一个因为环境突然变化而有些站立不稳的长发女子 。

“不过说起来,我还没试过这种……密室共处的感觉呢。”他推了推眼镜,挡住了对方的瞪眼。

“设定目的地在中国大陆上海,拉伸度484Gα……”女子无视了他,作为空间系工程博士,具体的事宜还是由她来做比较好。至于身边这个整天没个正经的神秘特工,还是不要理会的好。

“没想到事态紧急到要启用它们……”男子望向了刚刚出现的冷冻仓,它们三个整齐地排列在一起。他眼中闪烁着异样的光芒,盯着它们摇了摇头。

下一秒,白光大亮。

深空中又恢复了静谧。


指挥官看着眼前屏幕上突然多出来的一个光点,而且不是属于被辨认为敌人的红色,一时没能搞懂情况。他试图操作卫星图像想要观察所选区域的具体景象,但是恶劣的环境使他的尝试失败了。

“你是?”疑惑让指挥官的声音中充满了戒备。

“我是Site-CN-34的研究员Svba。我已经回来了。如果没别的事,能帮我转接到李维那边吗?”对方简短地回答。

“是你?”指挥官难以抑制住惊讶。

现在34号站点全员基本上都已经到场,唯一列入不在场名单的只有他一个人。之前李维也曾交代过等他回来的要求,可是直到李维殉职了,也还是没有等到他的消息。

“对。”

“等一下……我先处理一下这个信息。”声音停顿了一会,很快又重新响起,“你先赶紧回来吧。至于李维,他……已经和崇明岛一起消失了。”

“嗯?死了?”Svba有点不太相信自己的耳朵,但对着通讯仪,却感觉无法质疑对方所说的话语,什么也说不出来。

“是的。”

研究员把通讯仪放下,看着黑色的天幕,叹了口气,身影显得有点凝固。

躺在一旁静静将谈话全部听进耳朵里的特工,继续打量着研究员。大约八秒之后,他看着对方转过头来,和他对视,将手伸向特工。

“我现在没有多少体力了。你知道到市中心去的路,对吗?”

特工不想做出反应,但他最终还是点了点头。


34层的世纪安保大厦的大门,对着已经归来的年轻研究员打开了。

Svba对着一路保持沉默的特工点了点头,“多谢你了。你叫什么名字?”

“Aaron。”自刚才相遇就似乎不会说话的特工终于回答了,尽管他低沉的声音像是埋着火药的土地,即将要爆发开来。Svba看着他竭力隐藏情绪的神色,能稍微地体会到他的心绪。

“别一直被它困住,你总会走出来的。”对着特工说完这句话,Svba与他挥手告别。

Aaron用说不出来什么样的眼神看了他一眼,转头离开了。


俯瞰下方的空旷景象,仿佛被巨兽挖去一大块的大地正与海水一遍遍的交融着,震撼的场景,但又混沌不堪,如同世界末日的到来。而实际上也差不多。

这一块地方在地图中曾经的名字叫做崇明岛。而现在,它已经化作了废墟。废墟中仍然充斥着繁多而飞行着的生物敌军,围绕着其中的人类行使杀戮。

李维的死给正面战场带来的影响显然很大,反应过来的指挥部已经认清了此处的形势。天空中向着崇明岛逼近的航空舰群将会把所有剩余的敌军清洗完毕。

随着崇明岛的消失,所有的入侵入口都通通破裂。失去了兵力的补充,剩下的士气低迷的生物敌军在奋起的反击下也难免面临被剿灭的命运。

物理上的常规火力和最新装载的精神震荡器在能源的输出下发泄着人类的愤怒,携带过剩的威力扫荡了崇明岛。敌军的身体被四面八方的火力撕碎,掉入深渊中,掩埋在异位面的废墟中。

但无论如何,崇明岛战役中所得到的,远远少于难以填补上的损失。无数的生命,财物,设施,就这么化作了虚无。

这是指挥官又或者其他任何人都无法接受的。


“情况就是这样了。”Svba把他所经历的事情用简洁的语言概括了出来,略显奇幻的情况使在座的所有人陷入了沉思。

“嗯……这可以解释为什么你那么久没回来的原因。但这也太危险了吧?”

“但我们必须明白他们的目的。我会给自己留好退路的,而且……我的确用了那条退路。我曾经见到过的那个生物体已经受到了一定程度的影响,而它能造成的破坏,足够为我们争取到时间了。”

“对。现在的进攻势头的确已经开始慢了下来,所有侦测到的空间入口都停止了输出兵力,至少我们的防御暂时地稳固了。”指挥官的声音从桌上响起,响应了他的话。几乎同时。所有人身上无形的重担松了下来。

“这样的话……Svba,说再多也没什么用,谢谢你了。”神父微笑着,代替大家表达了感谢之意。

“不用感谢的……这毕竟是拯救我自己和每个人啊。从结果来看,对方察觉的很快,也导致我能得到的信息不多。我们的任务依然很重。”

“刚才忙着处理数据,我也没想过它们的目的。不过它只说到基金会的收容物,可能的目结果太多了吧?”Andy把程序设定完毕,空闲下来的手端起咖啡饮下一口,顺带咬了一口面包。

“不管怎么样,我们现在也只能尽可能的继续拖延时间,并且在它们重新进攻之前找出来。”神父回答了他。

“那么,Svba接下来你打算怎么办?要是推理的话,我觉得我可以帮忙的呢。”轮椅上的Prism举起了手。

“那当然是……先休息一会吧,你们也知道的,今天被OB追杀的经历这辈子可能还不是最后一次。”Svba笑了笑,显然对自己接下来会遇到的事情有了一个初步准备。

“我觉得今天的事写下来当成小说是没问题了……不过为什么一提到写我就莫名其妙想说你一句鸽王呢?”戴着迷之面包发卡的娇小女性研究员摸着下巴嘀咕了一句。

忽然间,两个人影踏入了会议室。

“你们……”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