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1事件其柒
评分: +29+x

34层写字大楼,安静的高层休息室里。

门是虚掩着的,Tictoc站在门外,看了看终端上的时间,敲了敲门,随后推开门走了进来。

灯光半开着,柔和的暗色调映在女主管的身上,她背对着门,坐在对着观测窗的位置上,褐色的长发随着手中笔的时停时动,而微微颤动。

“Hannah?”Tictoc在她身旁停下,他没看清她的表情,也没看见她写的内容,从战役暂落的时间来推算,他发觉她似乎呆的太久了。

女主管这才放下手里的笔,她没有抬起头来。

“会议时间到了吗?”

“还有10分钟。何主管已经到了交接室,我们手头还有一点儿收尾工作要完成,但是撤离时间很有可能要提前,没有其他意外的话……”Tictoc顿了顿,“我们最后可以用来闲着的时间,大概就这么点了。”

Hannah对他的话似乎没有什么大的反应,只是把文件合上,然后站起来走到窗边。

“我理解你的想法。但如果这么干的话,我们就不可能像这样再站在这里了。”Tictoc望着她的背影,叹了口气。

“没什么关系的……我在这个位置上呆的时间也够久了。我只是觉得,之前的六年一直太‘标准’了,我没法说服自己事实就是这样的,我们和他们的关系不应该这样。”Hannah缓缓说道。

“当你我都站到了这个位置,就不能再像过去那样想了。过去是过去,现在是现在,人总有自己的命运,很多时候你做不了什么,也不用要求自己一定要做那种理想的践行者,没必要,做到自己努力的最大限度就好了。我看过你之前给我发的私信了,我不认同你对自己的看法。”

“没有人是应该先去死的,Tictoc。这几年我都很累。他们都告诉我不要多想,你也是这么说的。我也是这么跟自己说的,我试过了,但是我没有那种能力。心理辅导没有用,嗑药没有用,画十字没有用,种玫瑰也没有用,我真的想不到怎么办了。有时我在想,是不是一走了之就可以轻松了,实际上,那有什么区别?那些报告还是会摆在那里。”

房间里沉默了几秒。

“这是我们都要面对的,我知道。我们不能忘记的事情有很多,记忆删除也是。我很关心自己,但我也不想做那种到了最后谁都无所谓的人,Tictoc。你比我更适合当主管。”

“我哪能呢。”Tictoc苦笑了一下。“你还记得前任站长怎么开玩笑的吧,我没到特工宿舍去报到而是跑到文书部来整天对着文件已经是个奇迹了。我可能很符合他们的期望,但我又不是那种人,分不清领导力和执行力的差别的。重要的是,今天的站点之所以还没解散的原因,谁都很清楚。等哪天一纸文书下来,至少我还能喝喝酒,笑嘻嘻地把该记的事情放心里去,不该记的一脚踢走,这样基金会生涯就圆满了。你和我可不一样啊。”

“……这是你心里真正的想法吗?”

“是的。”

“那……就谢谢你吧。跟你一起共事这么久了,难得见你终于肯说点真心话。”Hannah笑了笑。

“其实,很多时候我都想跟你好好私下谈谈,包括一些工作之外的事情,但是你明白,可能违反了那些条例,上面已经警告过我,心理干预这个理由也没法奏效。毕竟,信任只会给他们自己的人。”

“我知道。去美国的那次行动你给我留下来的暗号我都看见了。”

“那现在,你真的确定要这么做吗?”

“当然。趁着事情还有转机。不管他们怎么说,我会为自己的行为负责,但我不会后悔。我会让Andy把资料发送到最近的接收点去,然后你和我,带上蓝调,解决这个最后的麻烦。”

Tictoc点了点头。


踏入会议室的两道身影一高一低,都戴着显眼的身份标牌。

离门口最近的棱镜很快从回忆里找出了相匹配的人物,高的那位是几年前从美国总部派过来的助理主管,在这几年里露面不多,姓何,当初见到的时候显然年事已高,但这并不影响他的顺利入职。除此之外,他对他的印象就只有那双平光镜了。而略矮的那位则比前者熟悉得多,在文书部的下班时间,这个可爱的少女总会带着一大堆的档案往外跑,比起多少有些知性美气质的其他女研究员,也算是一道亮丽的风景线。

“各位,来晚了,很抱歉。”何主管的语气带着歉意的语气,顺手带上的会议室的门。跟在他后面的少女Meldec满脸紧张,手臂交叉在身前,忘了说话似的到另一边坐下,看起来是犯了与陌生职员接触守则上的第一点错误,不过大家也只是笑笑而过。

“何主管,先坐吧,正式的部分还没有开始。不过凌职员的‘缺席’记录,我想你需要过目一下。”Hannah的手指在左手边温热的终端上将监察模式关闭,调出了所有需要交接的文件,随即同样的文件被复制到了何主管的存储器里。

望着何主管入座后点了点头,一言不发地浏览完刚刚整理完的情报的Tictoc嘴角动了动,但是没有说话,默默叹了口气。

接下来的进程,可不是他能控制的了。

然后,何主管抬起了头,把平静的目光放在了Hannah身上。

“详细的事情报告我已经看过了,这些内容的真实性,暂时可以相信。但是除去这个,我们的问题还有很多。既然会议还没到正点,那么我先带入正题吧。”

“按照一切各位应当已经熟知的紧急预案,我们这次会议的总概要将不再在此陈述,最快速解决现在面临的困境。这次的异常灾变被空间部专组定性为‘TI级异次入侵’,东半球范围内,具有正常探测功能的波动仪器基本都受到波及,意味着全球级的防御程序已经被启动了。鉴于屏障的直接通讯影响,各位的首要任务,将是在保存一切职能范围内能动用的设施、专项项目、措施的情况下,从‘共工’号撤离点进入预定的安全工事内。”

“为了保证一切知情,在撤离之前,现在就是最后的一次信息交流了,按照优先度顺序来,我首先。”

“没有异议。”

“好。各位都已经知道了Site-CN-60站点毁灭的消息,如果不清楚可以打开通讯面板查看战时实讯。但实际上由于敌方力量介入的原因,部分远程侦察手段对战场的侦察和回溯功能已经失效,在信息工程部修复之前我们暂时只能使用近程手段。Meldec,来帮忙启动它。”何主管在Meldec的帮助下将一台仪器呈现在大家面前。

“最新的奇术讯息接收面板。派出的小队抵达了最近的航标点,威胁已被确认清除。这些是60号站点的战后残骸,根据生还人员情报显示,敌方的CN-850-3个体能够突破基金会空间封锁进行攻击,否则不能解释仪器被干扰之前无法发现其接近的问题。而60号站点由于内存特殊收容物的原因本身配备了N5级别的稳定仪。也就是说,敌方有对我方设施直接造成打击的能力。”

“我们正在确认这一点,但是缺点决定性的证据。既然时间表上60号站点是首当其冲的,由于位置的关系,我们不可能观察不到。但实际上,收到信息的时候,那个方向一片平静。”Tictoc缓缓说道。

“这一点你应该知道是为什么。”何主管看向Svba。

“N5级别稳定仪的空间遮蔽控件在这个场景下发挥了作用,所以一开始我们什么也没看到。不过它设计来是为了收容突破时进行可追溯性放逐的,被恶意攻击的情况下出点什么意外问题也不奇怪。”Svba回答道。

“和我的推测一样。不过稍微有点出入的是,的确有一部分东西疑似被放逐了。”

“疑似?你的意思是他们拿走了?如果真是这样……我觉得不太可能,他们没那么蠢。”Svba皱眉。

“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除非OB传媒的入侵只是满足某种变态的杀人欲望,否则我偏向于他们在遮掩自己的目的。收到信息的肯定不止我们一个,制造机会的最好办法就是制造混乱。”Tictoc说道。

“也就是说,他们追求的目标可能并不在60号站点上,如果我们不加确定,他们也许会直接将这条消息隐藏起来。到时候就是更加危险的处境了。”Bread研究员对此提出新的观点。

“是的,由于我们对整座上海市并没有绝对的控制权,这样的机会将源源不绝。”何主管补充道。

在王研究员发言之前,Andy面前的通讯终端突然亮起了红色的警告提示框。他楞了一下,马上用手指点击调出了详细的信息反馈,随后他的表情变得严肃起来。

“各位,滴水湖一号长城数据库链接点被切断了。现在正在重新连接中,但是成功率未知。其他的节点仍能正常运行,除此之外没有任何异常来源。”

“所有撤离点未有受袭迹象。”Tictoc立即确定了安全情况。

“那么继续会议。立刻联系维护组人员,提高网络警戒等级,检查刚刚的联络状况,实时连线到会议室。”何主管和Hannah一致作出反应。

很快,画面被投影在中心荧幕上,维护组人员将多个监控设施提供的影像排列在一起,并用物理方式检查着滴水湖数据链接点周围的情况,实时数据也被陈列在一旁。望着回放中一切正常的景象,何主管陷入了沉思。

“我需要对监测网络的直接控制权,越过现在的维护程序,Andy,能帮我办到吗?”

“三分钟的暂时权限能够保证,如果不用考虑更多的后果的话,一个小时也可以,只不过事后要提交更多的报告。”得到何主管的授意后,Andy在屏幕上调出了几个进程,几秒内将权限转移到了前者的通讯终端上。

“这是OB传媒在做新的突破?”轮椅上的Prism注意到了何主管语气中的紧张。

“不能确定。但如果是的话,我想他们已经注意到了我们所掌握的资讯的重要性了,这将导致对抗重点的变化,而我们暂时还没有做好准备,直到我们转移完成后一小时也未必能。”

“恐怕现在的网络已经不安全了。”

“但我们现在没法离开它。在查出原因之前,我们不能直接离开这里。不管怎么样,撤退的时间恐怕得推迟了。”Hannah语气平淡地说。

“平静的战场才更危险,他们动了,我们就能落子了。”Tictoc的语气中带着笑意。

“我们不能冒着失去生命的风险。先开始确保撤退安全吧。”何主管摇了摇头。


“你到底还有多久才定位好?”

“再坚持30秒。还有半个街区被屏蔽掉了,但是数据截取难度不大。”

“唉……要不是这个烂铁架,早就要被送去见我奶奶了。”Kehn丝毫不敢把瞄准的把手松开。

长达数十米的沟壑,这是仍在战场中的两人和OB传媒联手创造的杰作。大片大片的混凝土建筑崩塌后形成的废墟此刻正在他们的上方,遮盖住了天空,于是这片地下空间被战斗不断地扩大,直到两人开始退守最后的防守点、敌人无穷无尽地上涌,即使是基金会创造出来的特化单兵作战载具也已经到达了极限。

如果不是那个蒸发了三条街区的能量打击,Kehn和Patrick本不用直面这种威胁生命的交火。但现在,覆亡的运输车队似乎就是他们的命运。

强悍的心理素质也无法阻止Kehn对死亡到来的恐惧,他尽力控制着自己不去想象任务失败对外部战场将会造成的严重后果。最重要的仪器仍在他们的身上,这是不幸中的万幸。

在驾驶室的视野里,Kehn发现敌方的行动模式发生了轻微的变化,似乎有一部分的地行半机械炮台减少了开火的频率,速度也放缓了下来。但他不确定这是不是错觉,因为烟尘和爆炸很容易导致错判。

他回望了一下加固掩体里的Patrick,把剩下的炮弹一股脑宣泄了出去。趁着四面八方都被火浪淹没的时候,他将伸缩盾调到了背后,发动最高的功率冲向掩体入口,轰的一声堵住。

Patrick看向从驾驶舱里跳下来的Kehn,后者的肩膀已经被血浸湿,他扶着颤动的墙壁,慢慢地走过来。

“他们要总攻了。现在,可以,走了吗?”Kehn脸色苍白。

“可以了。把手给我。”Patrick把快虚脱的Kehn拉过来,安在地上,转身对着逃脱装置输入最近的节点数据。他已经发现外面的炮火声停了下来,所以使出了最快的操作速度。

就在他完成输入的那一刻,万籁俱静。周围的一切变得模糊起来,像是隔了一层水雾。随后他看见了被刺眼白光化为飞灰的掩体,像是子弹的碎片雨点般地击打了过来。

他把Kehn拉倒在地,然后闭上了眼睛。声音逐渐拉长远去,所幸身体上没有任何感觉传来。

再度睁开眼睛,灯光照了下来。伪装成冷藏室的安全屋就在眼前。

他松了口气,从地上坐了起来,拿出终端确认了自己的位置后,到墙角拉出一个医疗柜开始给Kehn止血 。

“手术刀,拿着。”Kehn靠在墙上喘着气,从口袋里抽出小型安全箱,打开之后将里面的棱形装置交给Patrick。

“行。但我得说一句,我们的任务很可能已经失败了。因为我现在连不上34站点。”Patrick语气平淡地包扎着他的伤口,把终端摆在Kehn面前,上面的连接显示不断闪烁。

“先看看再说吧。按照协议,我们还不能直接离开。说不定他们已经在找我们了。”Kehn叹了口气。

Patrick点了点头,从制服的内衬口袋拿出了一个圆盘,走到墙边,在头部高度的墙壁上摸索了2秒,一个挡板被打开,他把圆盘贴了上去,后者的底座伸出了四个脚自动插入了接口。

片刻后,通道打开,他来到了酒店楼顶的观察口。

视野极其开阔,夜空失去了灯火的照耀显得纯净。Patrick前踏一步,离开遮蔽,根据记号点望向34号站点的方向。但在转头之前,他突然感到从头部传来的一阵晕眩恶心感。

他马上回到遮蔽处,蹲下平息自身不适,同时拿出镇静喷雾准备使用。在他行动之前,一股风吹拂在脸上,恶心感消失了。

但他没有放松。Patrick拔出手枪,弯腰探出身子,用静默的姿态慢慢行进,开始侦察天台。

视线范围内空无一物。Patrick坐在围栏旁,打开终端,上面已经不再闪烁。沉默了一会,他觉得自己似乎忘记了什么非常重要的事情,重要到全身瘫痪也不能遗忘的事情。

联络信号发射装置握在手中,Patrick翻来覆去地把它检视了一遍,隐约觉得上面应该有一个标识,但是上面什么也没有。

“你好。”

空气中突然传来不太清晰的男声,Patrick的身体比他的脑子更快地做出了反应。他翻滚到了通风口后边,手枪瞄准声音传来的一方。

“警戒意识很好,看来这边不太妙。我来自美国总部,身份验证随你。”声音越来越近,Patrick诡异地发现发声人根本不存在,换句话说,空气在和他交流。

“停下。可能有认知干扰,我只看到我自己一个人。”Patrick谨慎地回答。

声音停顿了一会,似乎感到有些疑惑。随即,Patrick的脚传来某种奇怪的触感,仿佛撞到了什么坚硬的东西。很快触感消失,Patrick眼前浮现出两个人的身影,但是十分不清晰,光影错乱地交涉着。

“你说得对,有东西在干扰我们。”男性特征较为明显的身影再度发言。

“那我们恐怕需要保持安全距离。”

“OK,我没问题。你是CN-34的特工?”

“什么34号站点?”Patrick的脸色显示出不理解。

天台突然沉默了下来。


会议室里,比起表面上的平静氛围,一场暗中的交流显得十分凝重。

“他在撒谎。我问他尾巴小队有没有留下在机场的详细事件报告,他没有否认,回答的是没有。但我很清楚他们根本没去那里。加上面包的提醒,还有他对撤退的不正常重视,我支持采取行动。”Svba冷静的声音响起。

“andy的试探也是。现在可以很大程度上确定了,他不是何主管。或者说,不是正常的那个。看起来渗透已经到了很严重的地步。”Tictoc下了结论。

“这样看来,计划赶不上变化。这场会议他有多少句话是可靠的,暂时没法确定了,包括他所谓的'上级给出的评定结果'。”Hannah说。

“我比较倾向于那个是真的。”

“我不能长时间的维持这种心灵连接奇术。大家准备好开始行动吧。”Bread研究员插话。

会议开始之前,Bread研究员心里毫无征兆地产生了某种怪异的感觉,难以具体地描述,就像有东西在钻透一道防线。但身为奇术使用者的自觉让她相信自己的直觉。“鸽子”是事先约定好的暗号,用于提醒对应的人。安全起见,她立刻展开了心灵连接。

现在看来,这是正确的行为。

“面包,联系蓝调,我们先解决眼前的麻烦。除此之外,鸡蛋不能放在一个篮子里。我提议分成两队,一队先去确认撤离点的安全,考虑到信息可能被屏蔽,另一队去联系战时指挥中心,以及别的站点。”Tictoc严肃道。

“谁和谁一队?”

“我,Hannah,蓝调,Prism作为一队,Andy,Svba,Bread,还有王胜利二队。最后联络由Andy完成,所以,优先保护好他。”Tictoc回答。

“没有异议。”

下一秒,心灵连接被抽出所有人的思维。

一股波动扫过会议室,蓝调出现在桌子前。Hannah看着被制服在地的何主管,Tictoc的钢铁机械臂可以让近身的任何一个敌方毫无反抗能力。当拳头落到对方身上时,结果就已经确定了。只不过何主管似乎早有预料,没有表现出任何的反抗。

娇小女性研究员手里的笔已经变换成了一根散发着彩色流动光芒的手杖,隐隐中似乎能看到连接着什么。她慢慢从座位上走向何主管,停在了一定范围之外。

Svba摇了摇头,“你预料到了?”

“大致。检查完了吗?”何主管乖乖地躺在原地,双手双脚被束缚,待Tictoc打了个OK的手势之后,Bread手一挥,一阵光辉覆盖过何主管,Tictoc才把何主管从地上拉起来。

“你是哪一派的?”Svba的问题显得直接而突兀。

“这并不重要。”何主管脸色平静。

“那就是真的有派别了。我本来没期待你会回答‘这个’或者‘那个’的,这么说来OB传媒自己也未必拧成一股绳。”何主管的回答证实了Svba心中的猜测,只是更深层的问题,各个派别的分歧在哪里还完全不知道。

“何主管在哪里?”Hannah走到门边。

“他就在这个身体里,没有生命危险。我可以稍后解释,你们的屏蔽没法坚持太久!物质上的打击暂歇之后,精神上的冲击就要来了!”躺在地上的“何主管”似乎感受到了什么,语速急促。

Bread研究员手中的法杖一瞬间黯淡下去,她脸色一变,心灵延伸出去的视野中,一块极其明亮的亮斑突然出现在建筑外部的玻璃伪装罩上,形成了无法理解的向心状图案,“全体准备接受冲击!”

蓝调最先做出反应,突然出现的天蓝色液体充满了整个房间,淹没着一切能淹没的物体。

爆炸自外向内地飞速发生,隐藏在外墙壁上的空间稳定锚颤动着化成了粉末。随着墙壁被加热到闪耀着白金色光芒,一阵又一阵的绿色颜料突兀地涌入了每个人的视野,自顾自地流动着。

“启,动,跃,迁,逃,离……”Tictoc的声音渺茫得仿佛来自另一个世界。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