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1事件其捌
评分: +25+x

突如其来的轰炸将多层加固的墙壁压迫得向内弯曲,爆炸的沉闷冲击波一瞬间沿着液体传遍了整座会议室。

Tictoc伸出手一把拉过离墙壁更近的Hannah和Meldec,把毫无防备的她们推向了刚刚弹开的紧急安全门,皮下的齿轮飞速转动,他准备用半机械人的躯体硬抗。会议室里的设施通通支离破碎,冲击波仿佛一柄重锤狠敲在了他肺部,Tictoc吐出一口浑血,透过滚浊的液体,他隐约看见室内尽力维持防御的蓝调脸上裂开几道血痕。

后者身边凭空折射着莹莹绿光,随着爆炸在封闭的室内不断加强而越来越闪耀。

冲击波被层层液体不断削减,距离较远的Svba等人仅仅只是被推得踉跄了几步,跃迁程序被启动后,会议室内的空间开始被扭曲。一阵天旋地转的感觉持续撼动着每个人的感官,眼前的地面和人体时不时被凭空切断移位,无数种颜色混合占据视野,口中的干涸像是躺在阿塔卡马沙漠上暴晒了百年。

Svba强忍不适闭上眼睛,他看着跃迁仪器的波动正在试图突破外部出现的隔绝,十分不稳定。

“跃迁装置被阻隔了,全部,拉上手!”Svba用尽力气大喊,燃烧思维跟上了仪器的频率。在波动达到最高的那一瞬间,连接在一起的几人消失在室内。

目睹了全程的神父不再犹豫,马上动身向外跑去。

安全门被自动关上,轮椅自动展开成外骨骼的Prism和神父尽力带着三个因为受到心灵冲击而明显难以行动的人冲向楼层内部,后方轰鸣声震撼着心肺。神父在一面点出黑色标记的墙壁旁停下来,手臂上迅速划出一片铁灰色,传动装置将全身的力量收集起来凝聚在右臂上,击穿了走廊另一侧的墙壁,在大洞后面露出一个满是管道的检修室,地板上的盖子已经被提前挪开,黄色的安全灯照亮着向下的滑柱。

“地点在A3出口,你先带着Hannah下去,我确认完蓝调情况马上跟上,30秒内。”见对方点头,神父从旁边的架子上拉出安全索装在半昏迷的两人腰上。

Prism带着Hannah从入口消失,神父把左袖拉开,手臂上一个半圆形绿色图案不停闪烁。他用手掌捂住图案,下方的温度开始上升,带来略有灼痛的暖意。2秒后,一些歪扭的字被涂在了手掌上。

“敌暗我明,地下已清空。小心职员,他们都不见了。”

轰鸣声越来越近,空气中弥漫着燃烧的味道,不断挤进神父的肺里。死神的脚步正在慢慢踏近,他的额头流下黄豆大的汗珠。

有些选择必须做出……他抬起了手掌。

在强光染白外面走廊的灰色硬质墙壁之前,神父将何主管绑在背后,左臂抱稳了Meldec,向深长的管道跳下。


夜空下平坦的酒店天台上。

“Site-CN-34,世纪安保大厦,伪装写字楼,陆家嘴附近,现任主管Hannah Mei,从属的特遣队超过8支,你再想想有没有印象?”男性身影给出了尽可能清晰的信息点,试图帮助Patrick回忆。

Patrick脸上的表情显示出他的努力,但是最终还是得到了相同的结果。

“完全没有印象。”

还没等面前两人继续发问,Patrick斟酌着再次开口,“我还没忘记以前的记忆和异常方面的知识,只是不知道命令来自于哪个对象,应该是O3类的记忆影响。也就是说,我会被强制性忽略思考这方面的事物。这种效应一直在吞噬剩下的东西,我不知道还有多久,就将失去维持接下来行动的想法。我建议你们停止在来历上探寻,最好是先前往最近的联络中心请求援助。”

“很符合程序,看来只好这样。”男子沉吟了一会 ,“虽然我们现在还没受到效应影响,但不能确保针对性会扩大到来自其他区域的人员。接下来由我们来主导行动,不过,你不是一个人行动的,对吧?”身影望了望右后方的观察口。

“我们刚从一场失败的任务中撤退下来。他身上的伤比较严重,我只是简单地处理了一下。”看到通讯仪上的身份认证成功讯息,Patrick主动透露出自己的背景,同时心里默默盘算。

对方是Site-45的应急行动部组长,至少表面上是这样。基于危机已临的形势,禁止未授权外来接触的原则可以暂时放下,那么最好的做法就是先让双方处于平等的对话地位上。

“也就是说,这里能提供信息的只有你了?”

“我暂时没有发现2千米范围内有别的基金会人员,连线里也没有找到任何现存的信号,如果不是被屏蔽了,那我想我应该是这个地方唯一清醒的人了。”

“显然,安全和危机并存。你应该已经被盯上了。”

“所以我们现在只能合作。如果没出额外的状况,我会带你们到联络中心,而你们可以在帮助我们的同时完成自己的任务。虽然还不知道你们的目的是什么,但我不会追究。”

“没关系,我会告诉你的。”男性身影语气平淡。

“在直线距离620米外的四向路口附近有一家面积不大的三甲医院,那里的第5层就是,嗯,以前设立的援护联络中心。”讲到设立时间的时候,Patrick的思维突然偏向了一些无关的记忆,他赶紧将想法拉了回来,避过这个点,同时根据一分钟前的观察确定了联络中心不在炮火覆盖的范围内。

“呵呵,希望我们到达的时候不是废墟。”男性身影察觉了他的异常停顿,不过没对此说什么,上前一步伸出手。

Patrick拉住他,眼前模糊不清的身影陡然变得清晰,两人的样貌映入眼中。他的视线越过留着干爽短头发,胡须剃得很干净的男子,望向后面调出地图的长发女士。

女士点了点头,Patrick收起通讯仪和手枪,率先回到观察口,走了下去。

“你没有丢失它们的位置吧?”男子突然回头询问女子。

“让任务在一开始就失败可不是我的习惯。”女子笑了笑,“等确认完34号站点底下那个东西的运作情况,关键的部分才会开始,倒是你,可不要忘记负责把它们搬走。”

“只要明天结束之前情况没有太过恶化,我不介意当苦力,毕竟目前能做的,只是帮他们打开通道。”

“很好……我们都有自己的觉悟。不过,他们似乎使用了覆盖式的疏散装置?我的意思是,这种技术在我们这边应该还属于需要重测的实验阶段。”女子开始尝试接通周边的基金会专属数据通道。

“疏散是必要的。具体技术层面的东西我不懂,但我记得是中国的34号和77号站点联名共享的技术,他们才是来源。你这么一提醒,没准这就是Origus派我们来的计划之一。”

“说的也是,不过,别现在就开始猜谜,Norton,跟上他,我们的资讯遮掩很快就得失效了。”

“好。希望……那群商人最好别太焦急了,不然大家都得用点麻烦的手段。”被叫做Norton的男子活动了一下手腕。

话音刚落,市中心方向传来一瞬即逝的闪光 。

他的表情僵了一下,抬头望向天空的阴影。


明晃的照射灯光串成了串般从车旁,车上,车内流过,阴影从窗前淌至后方,又从前方源源转回。

Tictoc的脸上仿佛失去了血色,紧紧闭着充满血丝的眼睛。

车在空旷幽静的地下通道中自动行驶着,加速的声音四处回荡,使隧道显得更为漫长而深邃。

神将完整,我们也不可分离。

轻微的祷告声从Tictoc口中传出,手指随着衣服的褶皱,在胸口画出了圆形单一的齿轮。

时间无声流逝,载具中的沉默被一声呻吟短暂地打破。

躺在后座上的Hannah表情由安静转向扭曲,双手抱住头部,仿佛有锐刀在她脑内搅动。

Tictoc从手边拿起镇静喷雾,起身一高一低地走向后座,直到黑暗中伸出的手臂挡住了他的半身。

“我来吧。”Prism站在门前,平静的眼神压缩着话语中带有的颤抖。

换上黑色风衣的神父顿了一下,慢慢点了点头,看着Prism背影离开,随后顺着从安全板的夹角里透进的亮光,将视线投向蜷缩在角落之中的何主管。

“你可以说话了。”神父看着对方睁开眼睛,想要开口,但首先出口的却是低沉而难以停止的咳嗽,脸色憋得通红。

“咳,咳。给我点,水。”

接过递来的水,何主管急切地拧开盖子,向口中灌下,咕噜声接二连三,随后他把瓶口移到脸上,水淌过虚弱的面庞和已经被汗水浸湿的大褂。

神父没有说话。

等到对方平静下来,神父的左手放回了背后,四指握着已经上膛的手枪。

“我不是,间谍。提醒你们,这是他们想让我做的。同时,也是一个信标。”何主管抚住胸口,轻轻地喘着气。

“继续说。”

“你还记得,凌若明的那个问题吧?敌人的敌人,也在试图控制这里。”

“派别。这里有很多派别?谁是他们的目标?”

“是,但我只是个棋子,那个派别只告诉我站上前台的是谁,而剩下的我一无所知。他们切断了我的一切联络手段,我没法反抗,给我造出了,额,脑子里有两个我,现在。他们说这是必须的隐瞒手段,而我的任务就是把问题暴露给你们。”

“什么时候?Meldec,和你一样?”

“你们在清扫崇明岛的时候。我不知道,也许她也被改造了,也许没有,是巧合。如果我不来,他们也许会派别的人来,但我没法参加博弈,连他们的名字都没资格知道,浑浑噩噩,唯一的办法只能是跟你们汇合。”

“解释一下信标的意思。”何主管看见神父背后的左手微微握紧。

“应该,他们借着我绕过站点的战时屏蔽,把目光投注在我的身上,确定某些事情没有发生,又或者直接降临,但我没法确定。他们很隐秘,没有任何人能注意到我的异常,直到我进入会议室,直到那个打击到来,我才感觉他们的注视消失了。”

“意思就是你现在不会带来监视了?”

“对。”

“我猜,他们就是你说的站上前台的派别之一。”

“咳,也有可能。”

“当时我查过周边的战斗情况,跟战斗指挥部对过数据,如果你从南浦大桥那边交接过来,那个方向,离我们直线距离3.6公里左右,发生过一次大规模的能量炮击,覆盖直径达到3条街区。你没死在那里,应该是他们不被人察觉地转移掉了一部分威力。”

何主管的表情茫然,随后渐渐带上了一点恐惧,很快再平静下来。

“属于他们之间的战斗应该已经开始了,不然我不会成为弃子……也说不准。”

车外的灯光仍然持续地流过,让车里的暗处不时地闪烁,但终归于黑暗。

Prism从车厢后部重新走来,开始从墙上抽出厚实的保险柜。

“她好点了吗?”神父微微转头,但仍稳站在那里。

“暂时稳定得差不多了,进一步的治疗现在没法做,阿司匹林也没那么多,这种程度的精神打击,常规的治疗恐怕只能做安慰剂。要不是我有部分心灵合金保护,现在能活动的就只有你这种机械之躯了。”

“一切还有转机,做好准备吧。出口已经不远了。”

“等等,我想起来一些事情了。”略带急促的声音突然从何主管那里传来。

“直接说。”

“他们告诉了我,最容易被我们忽略,但是威力却是最大的武器,在这座城市里。”

“是什么?”

“离出口还剩最后1公里,请做好撤离准备。”不合时宜的提示声从顶部响起,但没能改变车厢中交错的视线。

“被我们疏散的1500万人。”

沉默如同实质。


沉厚的黑云从远处慢慢笼罩了过来,大风将地上烧了一半的报纸卷起,飞向了高空。满地破碎的玻璃渣,沉默的建筑物黯淡着,在风中静静肃立。

雨滴迅速地砸了下来,洗刷着空气中原有的废弃味道。粘在牌子上的铁锈不堪重负地坠落,摔成了五片。

天空被云层缓缓地吞噬着,涌动的黑暗一步步合拢,消去了本已微弱的星光。

地面上的火焰渐渐地开始熄灭,向着地面趴伏。

但下一瞬间,随着无形的波动从六方扫过,火焰变得明亮起来。

满地带有余温的灰烬开始再次燃烧,每一株冒出的火苗开始拔高自己的身体,火舌探向天空,与流转着从四面袭来的火焰连成一体。

它仿佛在伸展自己的触手,带着不断闪动的光芒渐渐覆盖着或破碎或平坦的地面,爬上层层高筑的混凝土高塔,或已然倒塌的废墟。

雨下得更急,更大了,从磅礴的黑云中冲出。冰冷而连绵地滴穿硝烟四溢的天空,击打着无尽扩张的火焰,火焰不断熄灭又冲起,无形的对抗一刻未停进行着。

当它爬升到刮起寒风的高度,它停了下来。

在它之外,全城的天空升起无数的火炬,将一切都染上了金色,耀眼的光芒聚成海洋,像新生的太阳向世界不可阻挡地宣泄。

但这一切都如此虚幻,仿佛发生在无人能看见的另一个世界。


切断了电力供应的街道,陷入无人的寂静黑暗,陈列的设施静静伫立,两旁的建筑窗户内暗淡无光。

宽敞的马路上,一辆SUV快速驶过。

车内前后坐下总共4人。

Patrick握住方向盘,靠着车灯的照明避开前方倒塌的混乱障碍物,越过一个倒塌的路灯和无盖的井道时,他的眼神望向副驾驶座上的Kehn。

“Kehn,醒醒。”对方已经睡着,即使只是一段很短的路程,但是由于战斗的震动还是造成了路面破坏,导致通行时间被延长了。

Kehn显然没能清醒。

“受伤的情况下休息是必要的,虽然我也认同特遣队里教的随时警戒原则,不过现在伤员可能内脏受伤的情况下 ,再加上有我们在,你还是暂时放下这些东西吧。”Norton从后座发话。

“我不想让他在不清醒的情况下逝世,无论是因为突然的攻击还是本身的潜藏伤势。”Patrick没有转头,但脸上似乎有些难以察觉的阴影。

“那我也没理由阻止了。”Norton声音放小,继续专注于手中的失灵通讯仪。

与上海本市的通讯连接频道暂时没有什么问题,但怪在,通向其他地区的信号已经开始时断时续,接近消失。

“Collins,这种情况,像不像?”他看向右手边的长发女子。

“风险很大,这恐怕已经超出我们能处理的范围了。GA3通讯仪可不是那么容易屏蔽的东西,尤其是专用轨道通信卫星就在我们头上的情况下。”

Norton呼了口气,没说什么,把地图调出来开始和窗外景象对比。

前座的Patrick似乎没能成功唤醒Kehn,只能无奈地继续驾驶。

“快到了。再拐过一个立交,街的对面就是目的地了。”

“好。”

“既然如此,我先问第一个问题了。”Patrick放慢车速转弯,同时望向后方。

“我们的计划或任务,对吧?”Norton笑了笑。

“它叫,海姆达尔计划。”

前方,出现了罕见的灯光,目的地已到达,映出被高栏围起的7层高大建筑物身影。


火焰燃烧得愈加剧烈,几乎吞没了所有的空气,火海腾起的速度越来越高,仿佛要从地底伸出,逃出地球表面。

黑云中降落的雨水已连成了面,气压凝聚着,风沉厉如刀,向下如同碾碎山峰的力量即将迸发出来。

巨大的雷电丛划破长空,击穿无数片火焰,像是在做着最后移山倒海的对抗。

但火海的下方已凝成流体,铺天盖地涌向上海的边境,没有任何事物能阻挡它的趋势。


清晨的阳光穿过尚未凝集的晨雾,照在栏杆旁不动的青年身上。远处的海浪波滚着慢慢卷上沙滩,又慢慢向着海平线退回。

海风带着凉爽的气息吹过,吹动了青年的衣角,海鸟降落在一旁,啄食地上留下的零食袋子和食物。

随即,它振动翅膀再次飞了起来,天光照射着它的身躯,迎合着它的上升。

远方的视线里,468米的高塔竖立而起。


风暴的浪潮中,火海已然扩张到了城市的边界线上。

前方是浓厚的黑雾,如同不可跨越的亘古长城。

火海汹涌地冲击贯穿,金色的河流澎湃撞击着,最为猛烈的爆炸在这里几何倍数地发生。

终于,黑雾慢慢腾发,向后退去,露出其后真正的世界。

外面,不再是深色的海洋。

而是,广袤的灰色原野。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