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只有一枚勋章当然要颁发给伟大的主管
评分: +31+x

热热闹闹的颁奖典礼,时间是半夜12:30。

拥挤的会议厅略显灰暗,只有低垂的射灯隐约照出飘舞的尘,流土朦朦。伫立在房间正中央的是Mobile-Site-CN的主管Andrew Boom——他虽然很清楚这种时候一个主管应该做什么,但他并未打算那么做。他一向是反其道而行之的。虽然当今这种情况对于Boom来说也是第一遭,但作为站点主管,也只能做下去了。

今天,这个小站点的员工们少有的聚成一团。时间徐徐流淌,仿佛干涸的糖浆。

滴答,滴答——这些小小的液滴,浸没了现实与虚幻。

在这个特别的时候,灯光,员工,还有颁奖台——Boom早已把一切准备好,只是等着人把故事讲述下去了。若是平常,每当这种时候,在后台倒腾的Justin就会小声说一句:“成了,可以开始了,主管!”随后一切伴随着炫目的奇术特效绚烂登场,龙蛇缠舞,焰彩四射,叠染成最为华丽的喧闹。那是梦般的景象。若跟基金会员工聊天,说到流动站员工大会,或许别的没什么出彩处,至少那位略矮的站点主管入场时的情景,是在其他站点绝对看不到的。当然,也不能忘记档案室老刘亲自烙的椒盐大烧饼,当那迷人的面香氤氲满房间的时候,咬下一口酥脆缠绵,亦不失为年会一绝。

只是Justin这次不在后台,空气中也缺乏了那一缕缕的焦香味。事出突然,即使是Boom也自知不能再麻烦他们了。

但没关系,Boom相信大家会理解的——实际上,也的确没人在意。毕竟即使对于平常来说,只要站点的齿轮能够正常运转,Boom主管的形象一向是次要的。这位基金会主管信奉着效率至上,而员工的积极性显然是“效率”中重要的一环——仅次于经费多少。如果这也是平常就好了——他如此简单想了想,打开扩音器,试着开口:“咳咳,大家辛苦了!我把大家都带到这里,是想说个好消息——”这位安全主管穿着平时的制服,举着平时用的话筒,站在颁奖台上,本就发白的脸被聚光灯照得透出一点粉红,与桃色的发丝融成了漫天晚霞。“鉴于这次咱们站点的诸位,表现实在不错。所以……”

摸索着,主管在众目睽睽下掏出来一个金灿灿,明晃晃的奖章——那奖章是流动站的员工都认识的,每年站点员工大会时颁布的站点之星奖章。虽然并不是什么正规奖项,和真正的基金会之星更有着天壤之别——没什么多大的意义,但也总是一点小小的安慰吧。在这种时候,安慰实在是太重要了,Boom心想。

顺带一提,去年的站点之星是研究员Elena Coli,可谓是众望所归。

“今天,为了庆祝流动站的员工们在这次事件中的优异表现,咱们就在现场颁布今年的站点之星!大家说怎么样!欢呼吧——”

舞台上,灯光闪耀,房间里升腾起阵阵潮热。Boom几乎看不清台下热烈的反应,只有耳间的确轰鸣着血管的脉动。至少,应当是很热烈的——他如此相信,擦了擦鼻头的汗。

Andrew Boom高举着那枚奖章,仿佛给孩子们发糖果的老师那般笑着。奖章是金包铜的,仔细闻的话略有些铜锈味,但也无妨。正面是流动者站点的Logo,缀着一颗小小的星星,并且有着一整年的保修期(这对于一个动不动就会有东西被怪物吃掉的单位是很重要的)——连Boom自己其实也不太舍得给出去。奖章的背面,一行小字依稀写着:招新研究员,包吃包住。如有意者,请联系人事主管Wuddy,电话号码保密。因此,Boom本人倒更希望看到自己的员工把这枚奖章反着戴。

“让我们看看!”Boom的声音在小小的会议室里回荡,“谁才是流动者站点的最佳员工呢?让我们看看,站点之星应该是……”

实际上,他也没想好给谁。毕竟他此时脑子有些乱,也顾不上那么多。反正,若是实在不知道发给谁,颁给Elena研究员总是对的。

年轻的站点主管小步走下颁奖台,皮鞋轻点石阶,空旷的回音在房间中回荡。嗒,嗒。他漫步走到Justin与一众特遣队员们所在的地方——人没有来齐,这本在Boom的意料之中,但让他稍有些意外的是,灯花照鱼目的那几个技术宅们倒是有一个,慵懒地斜挎在角落——Boom走到他们中央。在寂静里,回忆的丝线徐徐延长。


那是什么时候来着?


“Boom主管,我先让几个小伙子带您撤退!”记忆里的Justin身披的卡其色风衣燃上烈火,雨伞在空中画出一个绚丽的三层法阵。伴随着低声吟唱的咒语,奇术师抬起一只手,未知的符号跳起华丽的圆舞曲,乱舞的火星在他的指间聚集。“ Topaz,Neutrum sono procidens,Pacto,Libertatem temperatura incideret!”他大喊,手指翻飞,捏揉着凭空流淌的火,一个恒星般闪耀的奇术火球轰然爆散,随后被回火产生的炫目焰环包裹。“Justin……唔!”金色的火焰舔舐Andrew Boom的裤腿。

紧接着一切重回黑暗。

“我没事——是冲着你去的,快走!主管——你……”断续的爆鸣声与枪声掩盖了Justin的呐喊,随后一切阴影都被吞没入灼目,纯粹的光。世界被染上惨白。

在这之后,Boom再次见到Justin之时,险些哭了出来。但只因为他是主管,所以Boom并没有哭。


“站点之星——自然要颁发给站点贡献最大的人。比如游侠号的指挥官Justin。每次有不法分子突袭站点,都是他冲在最前线,这次也一样。”Boom模仿记忆中领导的样子,背起手,原地绕了几圈,缓缓地说。Justin是绝对当得上站点之星的奖项的,要不是——

鼻尖稍稍传来一点腐潮气息,或许是这个会议室太破的缘故。

他皱了皱眉头。“但是——不,Justin不是这次的站点之星。”撇了眼金光四射的奖章,Boom如此宣布。

转念一想,这家伙纵然功绩颇丰,但主要还是因为他是个有天赋的蓝型,在工作态度上,Justin是绝对称不上模范的——照理说,像Justin这样的机动特遣队队长一般都要负责新兵训练,但Justin则似乎更喜欢躲在游侠号的指挥室里不知捣腾些什么。那些新来的蓝型新兵一般都是小队长代课,有的甚至没见过Justin的面。说实话,要是刚来流动站,肯定会以为Justin是给游侠号修仪表盘的。不行,绝对不行——

他知道他这是在自我欺骗。但这样挺好。

Boom笑了。“要是论平常的工作,我们的Justin同志还没我上班打卡齐呢。所以……”

他又将视线转向其他的同事。他看到那个新来的奇术师,叫冯依的,但他在上任第一天就因未经允许使用奇术被罚了一个月。在他一旁的是仍穿着黑色Lo裙的女特遣队员Gardenia,虽然她在蝴蝶效应的预测上并没有比风暴蝴蝶的前辈们差上哪去,在站点也属于身兼数职,连假都可以不放的那一类,但这个也不行。

Boom可不想在站点里掀起奇装异服的风潮。

于是他缓缓地,犹如已有定论地绕过特遣队员的那片区域,来到最中间的,各部门核心人物零散入座的怪异长桌。空气中仍是微寒的安静,似乎等待着什么,让Boom略有些不舒服。他又擦了下汗。

“我觉得,站点之星,应该是为了站点的未来,我们的未来日夜操劳,付出汗水的人。”Boom试着吊起员工的胃口,双眼小心打量着长桌边算得上半个医疗部长的雪溢博士,还有人事部主管Wuddy等一众老牌员工。

只是依然没人回应。


如果不是她们……


“主管,我们这边还好,伤员已经安置上了!”穿着大褂的医疗部博士抓紧一个铝托盘,攥着一个夹了酒精棉球的镊子,在撕裂大地的震颤中艰难站稳脚跟。“知梓她伤的不是特别严重,应该很快就能重新上战场。Celery那边有企鹅护着,医疗用品应该很快就能送到了。”有力的声音穿透外科口罩,让Boom安心了些。她棕色的发丝在灯光下起舞,灵巧的手为伤员解除精神撕裂的痛苦,带着淡淡的消毒液气味,轻盈飘荡。

Boom突然想起,自己也受到过雪溢博士的照顾——不止一次。

“不是,雪溢博士——”他忙喊。

突然,轰的一声闷响——游侠号的船体在爆炸中被撕扯出一个缺口,卷裹断裂的现实融入烟尘的梦。

Boom那时只觉得自己死定了。如果不是她的话,自己也的确死定了吧。


“想必大家都受到过雪溢博士的救治,可谓是模范员工了。尤其是安保部门的——早就是熟人了吧?哈哈。但是呢,在这样高的职位上,依然能去一线救治伤员,是值得我们学习和嘉奖的……”Boom一幅胸有成竹的样子,侃侃而谈,面对惨淡的反应,稍有些尴尬。在雪溢旁边的是看起来迷迷糊糊的站点人事部主管Wuddy,绿色的长发略显蓬乱,沾上些许脏污,双眼半闭着,略有些无神。Andrew Boom突然想起她熬夜审完三百份简历的那一天,Wuddy的表情与如今如出一辙——虽然那天最后只招了四个。“还有我们的人事部Wuddy主管。她去年就被提名为站点最佳员工人选之一,工作能力是我们所共同认可的……在座各位还有不少是她招进来的。”

Boom又看了眼奖章,那是自己花了半天设计的。这位站点主管稍微吞了下口水。

于是他转念一想,若是颁奖总是给那些部门主管,那些占大部分的研究员又有什么动力呢?作为中国北方最主要的人才中转站,每年都会有大量新进入基金会的研究员们来到流动站。他们无不活力四射,渴求着获得成就——这若是浇一盆冷水上去,那么自己站点主管的名誉暂且不谈,万一哪天就有新员工把自己从申报活动的经费里扣钱这事抖落出去了呢?不行,绝对不行。更何况……

“不过呢——作为英明的Site主管,我,Boom,是不会无视那些基层研究员所作出的努力的……”

Boom也知道他在欺骗站点里的每一位员工。


他们都很努力……


“Boom主管?你怎么来这里了?雪溢博士突然让把底下的医疗器械搬过来……唔哇!”正当Boom试着做手势让Celery躲开,一枚射偏的子弹旋转着飞过Boom的肩头,与站点采购员Celery擦肩而过。正与她谈笑的白色机械人形连忙丢开手中的一小堆绷带,抱紧作为本体的企鹅玩偶,迅即抬手,拔出一把不明型号的手枪,尼龙发丝泛着柔光。Celery的额头渗下汗水。

“不用管什么医疗物资了!快逃!”Boom大吼,转身开了一枪,不记得有没有打中。企鹅一踢墙,伴随着机械的嗡鸣声飞越至Boom身后,击毙一名持枪的入侵者,却躲闪不及。银色的子弹射穿他的肩膀,火星四射。

“混蛋,”机械人形嘟囔了一声,“这都哪跟哪啊……主管,你快带着Celery逃跑!我的话……”

他们所争取出的时间,最后被证实已经足够Boom逃脱了。


“比如我们的医务后勤Celery和企鹅同志,见义勇为,反应机敏,他们也是应当获得我们的站点之星的……”Boom对着那个摆在座位上,打了补丁的企鹅玩偶使了个眼色。此时,那个异常玩偶看起来……更像个普通玩偶。有些呆呆的,没平时那么活泼了。

这时他转念一想:这俩在医务室工作的时间还没在食堂唧唧我我的时间长,甚至有不少悲惨的中年员工专门找自己谈过这件事。更何况基金会原本是不提倡(相信也几乎没有)办公室恋情的,要是给他俩站点之星那相信流动者站点第二天就变成恋爱者站点了。要知道连Boom主管自己都是单身,怎能任凭事情这样发展下去。“但是,主管觉得呢,站点之星仍然有更合适的人选——”Boom庄重地宣布,不禁摸了摸手里温暖起来的勋章。

Andrew Boom心中升起一个念头。他巧妙地,看似无意地绕到身边塞满无人机零件的Cage,还有开会永远坐在收容专家Cherese附近的女研究员Elena所在的长桌。长桌沾了些尘土、桌面下零散落着几张会议报告书,俏皮地印上了几个鞋印。Boom试着开口:“我觉得,说到底,即使是站点的普通员工,也是值得拿到站点之星勋章的……流动者站点不是一个人的站点,每位员工都是其中最重要的那一个。”他想起了蛾子,那名可怜的站点实习生。听说这孩子已经在Elena手下复读实习生课程两年了,自己在基金会工作这么长时间都没受过这种罪。这种执念也是在实习生中少有的,要不是情况太特殊,加上性格太难琢磨,Boom真的有些想把站点之星奖章颁给他。

不知不觉间,Boom想了很多,也不觉地有些感慨。“总之,作为主管,我希望大家能继续好好工作,成为可以拿到站点之星的人。在基金会,每个人都有着等同的机会——”Boom大声地说。他感觉自己都快要被感动了。只是,这名主管原希望自己的话能振奋员工们的精神,但那冰凉的沉寂仍让这名主管感到窒息。

沉寂。不正常的沉寂。Boom感觉自己甚至能听到浮尘轻柔落地的呼声——有些像是落雪时的声响。

Boom快要忍受不下去了——但他知道必须忍耐,这正是自己作为主管的责任。毕竟,这一切只不过是麻醉剂罢了。基金会忙忙碌碌的普通员工,无不渴望着这样的一剂麻醉药物,到不是肉体上,更多是精神上。

哈,不过是麻醉剂而已——没什么大不了的。他想象出了一根5ml注射器的针头,尖尖的……

灵光一闪,他突然想好了要颁给谁——一个绝妙的人选。实际上,他早就想好了。没错,果然还是那个人最合适了!于是他重新走上颁奖台,把徽章举在胸前,缓缓开口。

“说了这么多……站点之星——当然要颁给最努力的员工对不对?比如每天睡在实验室的Coli女士。这个组长真是我有史以来做的最正确的一个任命了,要不是她,基金会的实习生培养项目估计到现在还在因为到处请人浪费我们站点的资金。我知道你们想说什么,是的,但还不是鼓掌的时候——”

当然也并没有人鼓掌。

“——但是!谁叫Coli女士下班前要向我递交一天的工作日志呢?我每天等工作日志也是很辛苦的。是的,这么算来加班时长最多的当然是我。所以站点之星的获奖者——让我们恭喜,Andrew!Boom!——也就是我,哈哈!真是太感谢了……获奖感言要说些什么呢——”

Boom笑了半晌——他似乎终于开够玩笑了。将扩音器挪近嘴边,他解释道:“但是,我Andrew Boom可是站点之星的最佳人选……你们别急,听我说——”

在漫长的主管生涯中,Boom第一次不知道说些什么,只能聆听时间的液体滴落。滴答,滴答—— 这些小小的液滴,浸没了虚幻与现实。

他关掉射灯与扩音器,走下曾经可能是天花板的颁奖台,绕过那些熟悉的同事们七零八落的尸体,铁锈味的血渍一点点渗进黑漆的皮鞋。流动者站点的主管把勋章别到制服领口,倚靠在淌出乳黄色脑髓,坍陷落下的碎石上,抄起了半瓶先前废墟下找到的酒——与平常一起跟Justin和老刘喝的的是一个牌子。站点主管抿了抿瓶沿,伸手在已开始腐败的实习生蛾子的尸体上挑出来一小包薰衣草花。他试着加了一点,然后猛地灌了一大口。

“操,”Boom狠狠地骂了一句,“ 这玩意怎么一股子孜然味,老子一直以为是甜的。”

他又摸了摸自己领口的勋章,在黑暗中放声大笑了起来。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