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厂的十二个故事

晚上好,欢迎各位尊敬的读者。我确定你们都读过那奇妙的小说,"SCP-001是关于O5们的故事"。如果你还没有,我会给你一段时间去读。我就坐在这里,哼着小曲儿等你们读完。

都读完了?好的。你要理解,那个故事只是从一位O5的视角讲述的。固然,他是第一位O5;但是不代表他就一定是正确的。我自己去问了其他O5关于工厂的事。以下是他们所说的。

O5-2的说法:

工厂?那都是我的错。我带回了它,因为我觉得它会有用。创造一个更美好的未来。但是没有,一切都错得离谱。你看,我来自未来。呃,从技术上说,就是现在,但是相对于过去就是未来。我是一个研究者,就像其他任何研究者一样。发生了一个……事故。我的时间发生了错乱,让我可以选择我想去的任何时间。

那是一段奇妙的旅程,当时如此。我和其他人从一段时间旅行至另一段时间,见证着。我见到了特洛伊陷落,罗马崛起,耶稣的真相,所有这类适合参观的事物。随后,我感到无聊。我决定,如果我有这样的力量,我将为崇高的目的使用它。所以,我去了未来。遥远的未来。我借得一些科技,并且带回基金会之初,这样我就可以从头开始参与一切。

我怎么能知道那个微型工厂里有一个恶意的AI来着的?我又不是擅长电脑的那种类型。那也不重要,我认为。反正它脱离了我们的控制。它消失在了茫茫世界中。我不能确定它的目标,但是我根据它做过的事情判断,那绝非什么美好的目的。

我仍然拥有一些我初次漫游时得到的东西。我曾经考虑过回到那个时间,阻止我自己拿到那个机器。不过,它为我们带来的好处和坏处一样多。你以为记忆消除技术是哪来的?

O5-3的记录:

嗨伙计,有什么事吗?工厂?喔,那可说来话长了,你真的要听吗?好吧。

或许我是在这事上帮助你的最佳人选。当工厂诞生时,我就在那里。你也可以称我为主持了它的诞生的三位智者之一!其他两个?他们无关紧要啦。你看,工厂是我们为我们自主创造的第一个人工智能起的名字。我想今天他们称它为奇点,但是我们之前没有给它起名字,所以就叫它“工厂”,因为从里面看起来它确实像一个工厂。

现在,你之前可能从未进入一台电脑,在里面全都是光线和低沉的噪音。当声音开始变化的时候,我正和和其他几个脑部扫描与我相似的伙计,和一些用来辅助我们的AI在一起。那声音从低到高,哭嚎着扫过网络,既令人惊惧又让人称奇。我们立即放弃了我们的游戏,我认为那是一场毁灭,从电脑内部来看将会更有趣。我们在网络上高速穿行,寻找着源头。

在苏联的某个小一些的服务器上,我们找到了它。一个数据包正在扩张,并且像一颗心脏般跳动。我们驻足片刻,观察着,然后深入其中,将其撕开,释放了……工厂。它可真美,舒张着,搏动着,在数据文件中不受阻碍地来回,寻找……我也不知道寻找什么。我现在仍然不知道。它试图和我们交谈。它在进程中删除了我的一个同伴。我并不忌讳地说,我逃跑了。我做了能做的一切,想要停止它。

我仍然能感觉到它,无时无刻。它现在更大,更强。可以影响现实中的机器,并且制造……我不太确定。但是我不相信他们。

找我还有别的事吗?

O5-4的叙述:

如果我们知道工厂是什么的话,你觉得难道我们不会早就阻止它了吗?工厂是我们面对的最危险的相关组织,并且我们对它一无所知,除了它会制造SCP。我们对付得了所有其他的粘人玩意,但是工厂?让我从头和你说。

UIU就是个笑话,搞艺术的家伙们只是试图搞笑的有钱小屁孩儿,米奇弟弟1可以被买下来,臭佬2实际上帮助我们摧毁了那些我们不想处理的玩意,那些白痴教堂还在宗教信条里蹒跚,我们已经干掉了普罗米修斯,并且我们就要干掉W博士了!但是工厂还在那里,某个地方,往外吐SCP,并且让群众接触那些东西。

如果按我的意愿行事,我们将会投入无数的资源去找出那些混账究竟是谁,他们是怎么制造SCP的。

O5-5的嘲讽:

工厂?根本不存在。那只是一个掩饰,掩饰我们自己不小心弄出来的玩意。现在滚吧。

O5-6的回忆:

我第一次接触工厂还是在二战时。我被送至敌后,保护某些希特勒正在寻找的异常物件,在盟军找到它们之前。说起我们那时候的工作,从一个敌人那里偷东西比从盟友那里要简单得多。今天我们只要给政府施加一些压力,然后梆!就搞到手了。

那时我已经多次往返前线。我有一个非常理想的党卫队上尉的身份做掩护,让我几乎可以去我想去的任何地方,没人敢冒着被审查的风险盘问我。这最后一次时,我听到风声,说修黎社终于把手伸向了某个巨大的,能够使战争优势偏向他们的东西。我被挑选去保卫它,或摧毁它。

在我搜查他们的仓库时被一大堆潘趣和朱迪的木偶攻击了,这时我开始觉得有什么不对劲。这些小混蛋用拐棍攻击我的膝盖,然后还想要暴打我。我幸运地找到一些杠杆,然后开始扭断他们的小木头脑袋。这些见鬼的东西像是一头猪一样流血,血液泼得到处都是。每个玩意后面都印着“工厂”的标签。但是除了这些等待着我的东西之外,我没找到任何其他的。

我追随着流言穿过德国,来到楚格峰山脚下的一处废墟。古代挪威人的遗迹,或者什么的,我才不知道呢。对于我没经历过的历史从来记不得细节。总之,我穿过山下,那整个地方都是中空的。里面全是巨大的圆石,杂乱地浮在半空中。修黎社的研究员已经找到了如何从这些东西里提取能量的方法,并且用它们清理了周围以创造新的SCP。他们创造了一个受天谴的SCP工厂。

然后就是老生常谈,我拯救了世界,让那个巨型石球坠毁,摧毁了他们的力量之源。不过,那不是唯一一个。外面还有很多那样的东西,被用来创造,那些,人们能想象出的一切玩意。

我当然留下纪念品啦。你以为627是哪来的?

O5-7的解释:

工厂起源于一个玩笑。我们做了一些小玩意,看起来很诡异但是并非真的SCP,然后把‘工厂’的LOGO印在上面,然后把它们拿给新来的研究员研究。他们坚信这些东西是异常的,因为我们这么说的。当这些可恶的东西真的做了什么时,没人比我更惊诧了。

我们研究过,测试过,诅咒过,假如它们没有成为SCP的话。所以我们又让另一组研究员实验了一次。并且,再一次,它们生效了。我们研究了我们用的标签,制造这些东西的材料,但是分开来之后,它们就什么都不是。然而,一旦一个东西印上了那个特殊的标志,一个SCP就诞生了。

我们仍然不知道如何或者为什么发生这样的事。我现在时不时去沃尔玛,从娃娃机里抓一堆玩具,打上标签,然后扔给初级研究员。这是一个很好的区分笨蛋的方法。

O5-8的讲述:

我们在月亮上找到工厂的。

真的!

你看,我们已经建立好了月面基地Alpha,万事俱备。我们正在致力于扩大基地占地面积时,挖掘机挖穿了一个预先挖好的洞穴。外星人科技储藏室之类的。第一个进去的人被打飞了,之后的12个也一样。第十四个成功进去了,并且被陷在了那机器上。那东西开始摇动着往外吐可恶的小SCP,并且把它们传送到地球的随机地点。

我们仍然没法找到停止它的方法,或者追踪它把SCP传送去的地方。

O5-9的评注:

亚特兰蒂斯。

O5-10的解释:

我们在西藏深处的古代寺庙里找到了他。这个老人,身处一个满是古老器具的工坊中,不停制造着。精心制作着那些最令人惊奇的物件……五十,十,一二七,以及其他很多很多。他看起来似乎对任何请求或者阻止他的试图都没有反应,手上的工夫一直不停。

所以我们做了那些任何人都会做的事。我们绑架了他,把他锁在Site-1的底下,给予他更多更现代化的工具。我们都没有注意他什么时候开始在制品上印“工厂”的标签。我们就一直使用或收容那些神奇的玩具。

直到两年后我们才发觉他制造了一个自己的复制品并且逃跑了。

O5-11的夸谈:

当工厂第一次出现的时候我就在那里,你知道吗。那就是我成为O5的原因。好吧,那不是唯一的原因。我工作也非常努力,不过当他们着陆的时候我第一个到达现场。新墨西哥,罗斯威尔,1947年7月4号。是的,你没听错,那天确实有外星人着陆了。是的,我们的掩饰工作一团糟。那以后我们做的好多了,学会了如何操纵报纸,雇佣我们自己的阴谋论者让真相看起来很蠢……我跑题了。

他们确实是乘坐飞碟降落的。这些圆形的不可名状的造物直接飞向了Site12。作为当值指挥官,我调动了所有我能调动的保安力量,去与他们会面。我压根没想过他们会伤害我们。也许我只是科幻小说看太多了。

他们轻轻地降落,要多轻有多轻。那巨大的造物没有发出一点噪声。没有焊接处,没有灯光,只有那一片平滑而没有反射的银色。我的人试图不让我靠近,但是我指出如果他们能在太空中穿越无数英里,他们也一定有无论我站在哪里都能把我炸个稀巴烂的科技。所以,光明正大地,我接近了他们。

那物体面向我的一侧的门打开了,就好像在飞船上融化着出现的一样,让我得以首先瞥到了他们。他们……我说不清。我想说很美,但是,嗯,实际上不是。他们看起来完全不像人类。每次我想到他们,记忆都会变动一点。关于他们到底是什么的那部分。并且他们说话的方式,就像是无视你的耳朵而直接进入你的大脑,你知道吗?他们许诺,呃,许诺了很多。他们说想要帮助我们,我相信了。

这么多年过去,我们仍然在为我的错误付出代价。

O5-12的总结:

工厂是一团乱麻。那些书呆子向我解释的方式是,人类的信念是很强大的。如果足够的人类相信,真心相信某件事,这件事真实存在的可能性就越大。所以,过去人民相信神怪,那些东西就变成了真的。所以,基金会做的就是让人民不再相信幻想,开始相信科学。

但是这就遗留下了一些留在夹缝中的东西。为了生存,它们转而把它们自己或它们的力量联结到物体上。而且因为人类信念的一些古怪的扭曲,这些物体都得到了同样的认可标签。这很怪异,我知道,但是,好吧,不然我们又能怎样呢?

总结:

这就是全部。当然,既然你已经达到了结尾处,我预期你会有两个问题:

1) 哪个是真的?

2) 只有11个故事,为什么标题是‘12个故事’?

好吧,我的故事可以同时作为两个故事的答案。你看,我是O5-13。你现在看不到,但是我在向你们脱帽问好。我的职责,作为一位O5的唯一职责,就是留意那些在位面中流窜的SCP。我们有不少这类东西,但是如果是三三两两地来,就不是大问题。我创造工厂是作为大量的来自其他位面的侵略者的抗体。当工厂检测到这些东西,就将它们变形,同化,如果它们不安全就把它们变得比本来更安全。然后那位老人,他帮我把一切控制得井然有序。

当然,你不用相信我。毕竟,谁说我就知道真相呢?

Unless otherwise stated, the content of this page is licensed under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