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卒
评分: +17+x

车辆在瓦罕走廊1上颠簸的行驶。崎岖的山路,刺骨的寒冷以及绵延到视野尽头的雪山,车里的所有人都一言不发。我们的任务很明确:保护你们携带的箱子,带去阿富汗。

是啊,太明确了。我们并不是抱怨上头不让我们知道箱子里面装的是什么,不,我们没那个意思。但是光光是这一趟护送任务竟然派出6批车队分三批次出发,要从陕西坐运输机飞到乌鲁木齐,然后抵达塔什库尔干塔吉克自治县2坐上悍马一路向西。鬼知道干嘛要开车去,干脆用一架运输机运过去不是更省事。

好了好了,这不是我该想的事。我应该找一个好一点的姿势坐下,观赏观赏异域风情。毕竟我们的北边是帕米尔高原,南边是兴都库什山脉。我得融入这个奇怪的组织,我的父亲……算了算了,不谈他。我猜我应该是这辆车里4个人中最胡思乱想的一个,看看其他人脸上的表情,平淡,冷静。我也想学学如何才能在零下20°的气温下摆出那么酷的表情。我不知道他们在想些什么,我估计是在想明天的早饭,之前的紧急集合正好在我们将第一口晚饭送进嘴里,每个人都快饿死了。

我看着前面坐着的驾驶员,不经为他可怜起来——他不得不一遍遍的重复我们当前的坐标,还得听从耳机里刺耳的命令。因为我们根本不知道往哪开,没有地图,没有导航,没有GPS,什么都没有。诺大的天空下只有两辆“欢乐马”以及坐在其中的8个活人。

当前坐标北纬34°.94′,东经67°.82′,我们即将进入山区。”

收到,沿A77公路3继续行驶,Over。

我说,我们干嘛要废那么大力气跨过帕米尔高原开车去阿富汗?”我必须得说话了,我实在受不了这种气氛,就跟坐在棺材里一样,更糟糕的是旁边三个人就跟死人一样一言不发。

“别烦我,我在开车!”驾驶员冲了我一句。我理解他心情不好,如果是我一遍遍的上报经纬度我也会发疯的。让他骂出来对我们都好,他可以缓解压力,而我也可以知道他并非死人。

另外两人毫无动静,小队长在副驾驶上摆弄着他的超级红鹰4,我右边坐着的家伙眼睛一直盯着前面的椅子靠背,眼睛瞪得大的吓人。我摇了摇头,看来是不会有人和我来一次午夜闲谈了。我们连彼此叫什么都不知道,原先的队伍通通解散,临时抽签重新编订队伍。简直就是浪费时间,我们连彼此都不认识如何进行战术配合?况且我还是半个行外人,如果不是我爸,我才不会…..哦,草!

我无心看外面的夜景,虽然这里有漫天的不会被高楼挡住的星星任你看个够,但没人会在这种诡异的氛围下朗诵“三十六峰长剑在,星斗气,郁峥嵘。古来豪侠数幽并,鬓星星,竟何成!”5我知道这个组织行动古怪还常常让人摸不着头脑,但是到目前为止我并没有看出来这是符合Contain了还是符合Protect了。罢了罢了,就当成一次野外拉练吧。想象一下,当初玄奘去天竺学习的时候走的就是这条路…还有谁来着?法显6?好像是吧。我开始竭尽全力消磨这段绝望的时间,仿佛走在死线7里一样。

我开始想箱子里的东西——不到万不得已的程度我不会这样做的。箱子是铝合金的,外表上没有什么特别的,实际上可能就是一个普通的箱子,因为每辆车都负责一个。而且里面装的东西应该都不一样,后面那辆车上的箱子就像装了铅块那么重,要两个人抬起来才能放进后备箱。而我去拎箱子的时候感觉里面也就十来斤重。按照惯例,我猜只有一个是真的。那么里面装的到底是什么呢,或许是一个异常病毒的标本要带去无人区实验,也可能是一个分分钟就能全灭我们的异常个体,刚刚吃了安眠药还是吃了电击枪什么的正在箱子里睡觉…

当前坐标北纬34°.84′,东经67°.74′。

收到。下个路口向北行驶,Over。

哦,看来还有比我更绝望的人,可怜的驾驶员…

我已经对这个行走的棺材里的气氛举手投降了。有时候让人最无奈的不是失败,而是妥协。我知道我不是耐心的人,但是我也不是坐上七八个小时的汽车就满腹牢骚的娇气姑娘。这种感觉就像是老师监考的时候正好坐在你后面。你看不见他,你也不知道此时他的眼睛是不是在盯着你后脑勺看…就是这种感觉,大家都应该有过这种体会。每每这种情况下人越是会胡思乱想,和空气斗智斗勇…不仅仅是我,另外三个人一定也是这种体会。你完全可以感觉到他们神经一直紧绷着,我越来越可怜驾驶员,他完全像一个膨胀到极限的气球,外界稍加压力就会——BOOM!

我无处可逃,在我上车的那一刻就已经盖棺定论:你已经上了开往他施的船8。在这种情况下我万分希望我能有一个心灵的寄托,这样我就可以把我的情感全部放在那里。我现在是无路可退,我不在乎。我父亲和我是一个性子:死到临头还能开两句玩笑…见鬼!我又想到他了…在棺材里想到死人也没什么不正常的对吧?活人才不会在这种诡异的气氛下出现在我的脑子里。

好吧,我妥协,我现在唯一能想的就是他了。虽然我极度不愿意,但是就让他和我在这个棺材里做个伴吧。我不知道从何而起,我开始随意回忆,从小时候上学考试不及格被揍一顿,慢慢的,和他见面越来越少…我想不下去了,我总是自动跳过中间漫长且空洞的环节直接来到结尾,就是一行字:他加入基金会,参加任务,死了,OVER。

感谢父亲,让我消磨的一段时间令我的大脑开始抽搐起来,我并不反感,这让我知道我还活着,现在正坐在悍马车里行驶在A77公路上。我还有任务:保护箱子,带去阿富汗。啊,想到这我心情好多了,我活动活动脖子然后深吸一口气。驾驶员的声音又响了:

当前坐标北纬34°.85′,东经67°.71′。我们到达阿里。9

收到,现在发送目的地坐标:北纬34°.86′,东经67°.56′。重复:北纬34°.86′,东经67°.56′。Over。

驾驶员仿佛卸下了千斤重担一般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原本涨鼓的气球立刻萎缩,我猜他现在的感觉应该像一浮憋了半小时的尿被酣畅淋漓释放那样愉快。空气里的那股死人味也消散了大半,取而代之的是枪油和汽油的味道——我爱他们。

现在我们可以慢慢的等待到达目的地,然后,然后鬼知道在那里有什么在等着我们。现在这里基本就是无人区了,越往山脉中心当然就越荒凉。是个适合恐怖组织活动的地方……

车子突然停下。我向前看去,一堆碎石拦住了我们的去处。

全体下…

BOOM!”远处闪过一点红光,下一秒我们车辆前方突然发生爆炸。又是“”的一声,一颗红色信弹腾空而起,公路两旁的山丘上突然亮起了数盏探照灯,齐刷刷的对准我们的车队。

敌袭!准备战斗!”小队长果断发出命令。

所有人快速上膛,举枪,瞄准。不用说,后面的车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耳机里传来他们的呼叫:

队长队长,疑似敌袭!

收到,”小队长开始报告上级“报告,我们遭遇敌袭。报告,我们遭遇敌袭!报…草!通讯被切断了!

呵呵…伏击,当然不会给你呼叫支援的机会。这不是大问题,很多情况下都会这样,我们也不是一次两次了。我这么安慰自己,所有人无非都是这么安慰自己!

“شما احاطه شده است 。”(波斯语:你们已经被包围了)突然有一个声音在通过扩音器在喊,“در حال حاضر پایین قرار دادن سلاح خود را و خارج شدن از ماشین。”(波斯语:现在放下武器,从汽车里出来)

我们怎么可能听得懂,但是队长还是喊话:“Who are you ! Why did you attack us!”

过了三分钟左右,对面再次喊道:“Lay down arms and get out of the cars!”

“Answer my question!Who are you !”队长回应道。

“بدون اخطار دوم!”(波斯语:我们不会说第二次)

操你大爷,老子听不懂!

“آتش!”(波斯语:开火)

两侧突然亮起密密麻麻的的火光,数十支步枪一齐向我们的车辆扫射。我们当即弯下腰,借助厚实的装甲和防弹玻璃可以轻松应对对方的7.62mm子弹的攻击。我们随即展开反击,从射击孔将枪管探出,分别打击两面的敌人。但是一个弹夹还没打光,对面又喊话了:

“Stop! We don't want to hurt you!Just give us the box!"

枪声戛然而止。我们队长回应道:“What? I don't understand what you are saying!”

“Come! Don't play dumb!We know you have boxes!Give them to me. I'll let you go!”

队长,怎么办?他们是怎么知道我们有箱子的!”驾驶员问。

鬼知道,事情不对劲,太不对劲了!

“Give us a reply!”对面喊“Don't think about calling,We've cut off the signal here!”

“NO!Dream on!”

“نان تست رهبانی。”(波斯语:敬酒不吃吃罚酒)

话音刚落,比上一次更猛烈的射击随即而来。从枪声中还能明显的辨别出M210的声音。我们的装甲不可能抵挡的住!

0211,02。快倒车!快倒车!”小队长喊。

驾驶员二话不说挂挡,倒车。2号车也迅速行动,挂挡倒车。

然而敌方已经从山上推下大大小小十几块岩石阻断了公路,此刻我们已经进退无路了!我紧紧握住枪,从射击孔中寻找敌人的踪迹,然而敌暗我明,探照灯的光束牢牢地锁住了我们。我们将车辆并排,全体人员躲在两车之间,作为防御工事。但是我们也知道,在M2的火力下两辆悍马就像纸糊的一样。

该死!他们怎么不给我们配备加强型悍马!让我们开着吉普车去阿富汗简直就是找死!”我大发牢骚。

闭嘴,注意观察四周!

空气里弥漫着火药的味道,所有嗜血的人都喜欢这种味道 。这会让你的肾上腺素飞快飙升,就算有人用超级红鹰顶在你的头上你也会面不改色。

敌方的火力持续了数分钟,那个像他们指挥官的人又喊话了:

“با پرتاب موشک!”(波斯语:用火箭筒)

枪声停止,我们以为他们又要劝降我们。小队长刚准备喊,山头上突然冒出一团火光:

RPG!!!”我大喊。

所有人迅速卧倒,接着我只听到一声爆炸,接着…

嗡……

.

.

.

我本是密云郡公高仙芝12手下一员小卒,幸有缘,可听忠魂一诉!

天宝九年,无番臣礼13。石国贼子妄通大食14。密云郡公与战怛罗斯15,怛罗斯城,石国常分兵以镇之。四月,自安西行。度漠,经三月之跋涉之,七月至于怛罗斯,且初围城。于高仙芝麾下兵勇之,倚步兵之强弓劲弩,唐尝有大之势,唐骑度尽抑彼骑。然敌兵数千万,公不得胜。战五日,第五日薄暮,葛逻禄番兵忽反,自后围唐卒,且绝其与骑者通。阿拔斯室兵乘乱之机,出重骑冲突。高仙芝受大食部与葛逻禄部两夹击,不能支,遂大溃。高仙芝、副将李嗣业与别将段收众,于安西方退,途中值唐军之拔汗那兵亦溃走至此,兵车拥塞道路。李嗣业恐大食追兵将及,杀百余名拔汗那军得先因。万人之唐安西军,只存千人耳!

怛罗斯之后,仅逾二年,迁安西节度使之封常清于天宝十二年攻吐蕃制之大勃律,大破之,取土而还。以安西都护府之势既大复。若非大乱,安西都护府有能复与大食一较短长。

公仍为上皇委任。四年十一月,安禄山反于范阳,天下大乱。公讨贼,在防空虚,兵不习战之下众扼潼关,此高句丽族将示卓之事才,一度保于长安之门。即如李泌所谓曰:“若初封安禄山之非平卢、范阳、河东三镇节度使之官,而与之百里之国,亦不反矣。”恨者,玄宗听信谗言,误斩郡公!

朱泚之乱、藩镇之祸,力耗,亦只弃争西域之。

今我大国,地方千万里。兵多将广,粟米烂仓。人,聚以成云,挥汗如雨。天下之内,四海之中,是以羲农轩顼之后,尧舜禹汤之君,敬乾坤以为躬德,患黔首以为延祚。

以职权之伪,行独断之行,一大罪也。是自以把持专权,隐据派别之利,作祟于世人之中,实为可憎。

食无为之禄,受有意之贿,弄专权于厅室,驱爪牙于朝堂,二大罪也。是为此地寒微之流,惟期籍权以敛众。

弃明珠,举秽浊,罔贤能于不顾,居朽木于阁梁,三大罪也。愎谏违策,蠹贤嫉能,直正狷介之士,或罹迫害,不得重用;或遭加罪,不得用事。

呜呼!今非仁人志士力之能及也,知其过见其行明其罪者。天下之人未有不愿生啖彼肉者!而奈何人人皆知,人人不言!仁德茫茫,其势洋洋,诗文苍苍,其义彰彰,檄恶如是,穷劣必诛,求善如是,正道必光,试看今日之域中,竟是孰属之天下!

吾言尽矣,公意下如何?

嗯?你…算了。我还活着吗?

然也。

我睁开眼,发现自己靠在一块石头上。模模糊糊地看见的是几个蒙面的男子。他们一边对我指指点点,一边还大声嘲笑。说的话叽里咕噜的,我一个字也听不懂。我等着眼睛重新聚焦,第一个看见的就是战友们的尸体正在被他们装上皮卡车。我竟然没有感觉,一丝丝愤怒的感觉也没有。然后就是两个被暴力打开的箱子——就是我们护送的那两个。其中一个里面装的果然是一个个铁块还是铅块的东西,他们显然不要这个。另一个箱子空了,旁边摆了一个头盔,应该就是我护送的那个了。头盔锈迹斑斑,应该是古董吧。可是这和我没什么关系,刚刚是谁和我说话来着?我还听不太懂。

我想问他们是谁,但是我根本没力气开口。他们中的一个人拿起头盔和旁边的人说了句什么,他们都大笑。接着,他拿起头盔朝我走来,把头盔戴在我的头上,用他的AK47指着我的头。剩下的人就在拍照。

“در تاریخ آمده، کنار من。”(波斯语:下一个该我了)

“آیا نگران نباشید。”(波斯语:不要着急,一个一个来)

我又听见了那个人在说话:

可矣。公意欲何为?

可以什么。

战则从速。

战什么?你谁啊。

如今公遇此大祸,孑然一身,孤立无援。幸得我重回疆场,得此契机,魂魄重塑。今敌二犯进,当斩尽杀绝,复辟千里之地也。

如此,我可得生乎?”我说话怎么也怪模怪样的了。

固可。

那…就战!

没有回答,我以为我出现幻觉了。但是不一会,我们周围忽然出现了雾气。开始只有一点点,不过数十秒,雾气快速增多,开始凝聚成人形,排列在两侧的山头上。这伙人也察觉出了异样,端起枪,试探着朝着雾气方向开了几枪。接着,雾气消散。山坡上突然出现的密密麻麻的骑兵,都是手执利刃身着盔甲;公路两旁也出现排列整齐的步兵,全部身穿盔甲,手持矛戈。

杀!

“این چیست؟!”(波斯语:这是什么鬼东西)

组成骑兵,步兵的雾气迅速将这一片淹没,只听见枪声响了两三秒,接着便是一片寂静。俄然,雾气散去。只见他们所有人的身上都出现的又长又深的伤口,地面被鲜血染红。我安然无恙。

何如?

牛逼…"

何为‘牛逼’,望公明示。

我不再说话,闭上眼。过了多久?只听见一阵轰鸣,我抬起头,远处驶来一行车队。他们达到后迅速清理现场,我被抬进一辆救护车。旁边还坐着一个人,看上去是个老研究院员什么的。

你安心休息,我们会将你送回去。但是再此之前你要接受记忆消除。”他很和蔼的对我说。

为什么不来支援…

嗯,这是必须的。我们得唤醒这个头盔,你刚刚也看见了,唤醒它也不是任何时候,任何地点都可以的。当它苏醒的时候你也看见了它是多么的强大,我们不能放任它不管,最好能加以利用。

为什么不直接破坏它?

我们不清楚破坏后会产生什么样的后果,这只军队目前看来是无敌的…

我不再说话,我有那么多的问题要问,但是有什么意义呢?问完后也什么都不记得了,那还有什么意义呢?他说的对,如果利用的好,世界可能安定的多。那个头盔也不像是对我们充满敌意…至少对我不是。

喂,我能不能提一个请求。

你说。虽然这次任务很特殊,但是只要我个人可以办到我会尽力帮你的。

“等你和那个头盔说话的时候,告诉他:牛逼是千古未绝者,唯我无双16的意思。

.

.

.

> 当前头盔已经被基金会回收,编号SCP-CN-1447 <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