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11-2012

雪花在明斯克郊外的林间空地缓缓飘落,整个天地一片银装素裹,只有零星地面裸露着几丛枯草。雪地中央是一座黑松木棺材,棺顶装饰着一个白色东正教十字架。

空地的边缘站着两位男子和一位女士。三人互相看着对方,一言不发,下巴上胡子拉碴的男人点点头,示意他们继续。三人分别是研究员Lee,研究员Hastings和Navarro特工。今天日期是2012年11月15日。SCP-1760-16出现了。

一般来说,1760-16与其他1760实例一样,都在盖顶蚀刻有Pyotr Astapenov的名字。然而,今年,出现了新增的12个名字。每个名字都是基金会观察名单里的重要艺术家。这就是为什么Navarro特工,艺术家专家,要来到白俄罗斯。

正当他们靠近棺材时,突然听到一阵巨大的刮擦声。他们立即停步,然后看到棺材盖上的名单底部又出现了一个名字。

Daniel Navarro

“这可…..感觉不太妙啊。”研究员Lee看着Navaroo说道。她不敢往前走了。

“这是项目实例第一次出现外部改变。我可一点儿也不喜欢这样。”研究员Hastings也停住了脚步。“你觉得呢,Navarro?” 

“按原计划行动,”Navarro回答。“只要不打开棺材我们就没有危险。”他冷静的示意研究员们继续前进。

研究员们二话不说开始行动。打着十二分的精神,他们测量,监听和录音。Navarro进入全面警戒,将一只手放在枪上,四处打量着可能的危险。研究员们则安静地研究着棺材。

最终,所有待测数据收集完毕。1760-16在整个过程中没发生任何变化。研究员和特工们回到原位,诧异地看着棺材。

“这就完了?”Lee皱着眉干笑道。“就是一些名字被刻到上面?”

“看上去就是这样,”Hastings紧张地笑了起来。“我想我们现在只要等20天就行了。

Navarro点点头表示同意。每个人陆续回到附近的设施。在走出大门之前,Navarro特工回头看了看棺木。他瞥了一眼装饰棺盖的白色十字架。他感觉到棺材在跟他对视。Navarro悄悄地颤抖着转身离开,关上了他身后的门。


接下来的四天风平浪静。然而,这恰恰使得驻站人员们随着11月20日的临近而日益不安。这种不安在19号的晚上达到顶点。那一夜几乎大家都失眠了。睡不着人都提心吊胆的挂念着院子前的项目。

于是Navarro特工在11:15 PM时向雪地中央走去。黑暗中,四周浓密的树木似乎在他身边缠绕盘结,他缓缓走过雪地。在他来到空地边缘时,三位安保人员从树上冒出了头。将紧握的枪口指向入侵者。看到来人是Navarro,安保人员皱起了眉,但还是点头让他过去了。

不一会儿,Navarro静静地站在了空地的边缘。月光照亮了雪,在棺材上洒下白色的光芒。Navarro看到身边有一个女性的侧身剪影。他一边走近,一边将手伸向手枪,但看到那人是研究员Lee才松了口气。

“睡不着?”他问。

“你……你在这干什么?”研究员Lee吓了一跳,转过身。 

“我也想问你呢,”Navarro微微一笑。“这东西真是快让大伙崩溃了,你说呢?”

“不能怪他们。”Lee低声说着,回头看向棺材。她曾在2006年也在这儿。她想起了当年一只猪的尸体突然从1760-16中冲出,并爆炸成一大蓬人骨弹片的景象。她一位同事的头被半个股骨刺穿了。她的右大腿也被一条肋骨留下了深深的伤口。他们沉默了好几分钟,直到Navarro把手放在她的肩膀上。Lee浑身发抖。

“即使带了一个专家来保障事务运作,你还是会不由自主的觉得这玩意下一秒就会爆开。”Lee紧张的笑着。“无意冒犯。”

“没关系,”Navarro耸耸肩。“说实在的,我都不知道他们觉得我在这能帮上什么忙。一般情况下我都被委派去处理异常艺术威胁,但读这个项目的文件并没给我那种‘异常艺术’的感觉。”

“嗯,我们发现这玩意时它正在被展览,”Lee答道。“某些人希望别人看到他们的作品。”

“怎么说呢,也许它确实给人一种‘嘿看这玩意多酷’的印象。但是,爆炸的猪……”
 
“然而,自项目被我们收容后,1760-16就没再出现过……”Lee看了眼手表。已经11:30 PM了。30分钟后1760-16就将消失。

“如果你想回去睡个觉,我可以替你在这帮忙看着,”Navarro笑着对Lee说。她点点头,对Navarro笑了笑,然后朝设施处走去。

Navarro转身看向棺材。他朝附近的几台安保摄像机挥了挥手,然后坐在一块裸露出的草地上,独自等待。15分钟过去了。依然没有动静。

“哈啰,Daniel,”棺材里传出一个男声。

“操!”Navarro一跃而起。他拔枪时带起了后背上的碎冰。安保队员迅速赶到他身边,但Navarro摆手示意他们停下。

“吓到了?”里面的声音轻轻地笑了起来。它讲英语,但东欧口音很浓。

“你好,我想……”Navarro紧握着他的枪,眼睛眯了起来。“你到底是谁?” 

“在前世,我被称为Pyotr Astapenov。我是一位娴熟的殡仪员,一位受人尊敬的科学家,也是一位绅士。如果你愿意打开盖子,你可以自己看。“那个声音低语道。

“想都别想,”Navarro回答道。“我们在Pyotr的坟墓周围探测时,没有发现任何异常。你的故事里有一个巨大漏洞,兄弟。”

“我就知道你会这么说,”那个声音叹了口气。“他们真的让你变了。你的好奇心已经被确定性取代。真是可惜。”

“鉴于我们刚见面,你对我了解的可真不少啊,”Navarro说道。

“因为我知道你是哪种人,”那个声音低语着。“你是一名艺术家。他们可以给你穿上西装,给你配枪,让你去逮捕你的兄弟,Daniel,但你在内心深处依然是一位艺术家。你有着严重妥协的道德感,但你仍然是一位艺术家。”

“我不明白,”Navarro说。“你到底在哪儿跟我们说话?”

“我的观点是你不想打开这个盒子,然后像个科学家一样把他编目。你知道其重要性不仅仅是表现本身,还有表现形式的唯一独特性。我见过太多你这种人了,也知道控制自己不去看棺材里有什么对你来说非常折磨。”

安保队员紧张的看着Navarro。所有人都屏息等着Navarro做出答复。

“我对你小盒子里的东西已经有了个不错的猜想,”Navarro回答道。“抱歉,你赢了,但我不会打开它。”

“那你确定不反悔了,”那个声音说。“你是怕我是什么等待从笼子中被释放的可怖之物?还是怕我到头来就是Pyotr?”
    
“他妈的。我不打算和你玩了。“Navarro摇摇头。“我所做的一切是在拯救艺术家和平民的生命。如果这就让我成为背叛者,那就这样吧。我会成为有史以来最大的背叛者。“一言不发地,他退后几步,看了看他的手表。11:55 PM.

“那就这样吧……”那个声音说道。棺材上出现了一个像猎枪轰击出的裂口。所有棺盖钉都从木头中飞出。Navarro和安保人员准备好了他们的武器。棺材盖咔啪一声打开了,他们瞪圆了眼。 

里面是空的。

“不得不出卖灵魂一定很让你困扰,Daniel. 不管你怎么给自己找借口,以使自己在晚上能够安眠,你已经卖掉了你的灵魂。这是一种耻辱。你许下过诺言,”从里面传出声音。

Navarro没有回答。最后几分钟在一片寂静中度过。午夜一到,棺材就开始沉入地下,最终消失在地面上。

“天啊……”Navarro沉重的叹息一声,坐到了地上,抬头凝视着天空。本次行动的报告将是个噩梦。“


Navarro特工静静地站在Pyotr Astapenov的坟墓上。他没有浪费时间,立即申请了重新挖掘。尽管他不愿意承认,但在某种程度上,那个声音对他好奇心的看法是正确的。这似乎是一种很好的平复好奇的方式。

最终,小队成员成功地掘到了Pyotr的棺材。Navarro命令他们打开它。Pyotr的尸体仍在,并表现出1959年埋葬的人应有的腐烂程度。不幸的是,他的右手里紧紧抓着一小张纸。一名工作人员悄悄将其交给Navarro. 上面是一个便条。

Daniel,
我知道你无法抗拒。
来日再见。
J. T. H.

Navarro坐在坟墓的边缘。他把便条攥成一团,紧张地笑了出来。

“真是日了狗了。”

«开始 | 中心页 | 咖啡馆的会面»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