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 甜心小姐

所以就這樣。

對,沒錯,我是甜心小姐。第一批先生中唯一的一位小姐。像是那隻女的藍色小精靈。那名象徵性的女角色。

你有問題要問?這個嘛,我也有。對,我不知道我是怎麼過來的。我們多半都不知道。我們的記憶混亂了……尤其是在經過更新後。我們多半都必須被更新。我想我的一些兄弟會有你要的答案,但我無法告訴你是誰。

我一開始是人類嗎?我在成為小小先生──呃,我的案例要叫做小小小姐──前有沒有自己的生活?我不曉得。我不記得了。或者相反,我該說我有許多記憶。許多都無法吻合。我記得三種版本的十五歲生日,其中一個是成年禮。我不在失蹤人口名單上──我檢查過了。或許這不是我原本的模樣。或我原本的身體。實際上,在我最後的記憶裡,我是男的。有幾個晚上我會保持清醒,思考我到底是誰──一位二十歲中旬的男人,在街上被綁走,醒來變成某些變態成為女性的春夢的化身。附帶一提,我的染色體並非XXXY。或許我是生產上的失誤。

我知道Wondertainment對我做過至少三次的重大人格更新,說不定還有更多,只是他們讓我忘記了而已。他們其中一人稱呼我為「反叛的」。「問題」。他們說,這不會保存在風格裡。這對甜心小姐而言不夠甜美及女性化,你果你問我的意見,我會說這很不公平。

超能力。呵。對噢,我不認為這是「超能力」。這些是我的……天性,可以這麼說。我會承認我的天性有點詭異。雖然不像我的初版那麼糟,那時我是完全由甜食跟糖分所組成,而非血肉。我有你們不敢相信的健康問題。我還是能感覺到疼痛與生病,除了每個感染我的病毒都會出現新奇且真的很噁心的症狀。在一次我吐出葡萄乾布丁整整兩周後,Wondertainment成員一同廢止那種天性。讓我再次由血肉所組成。現在我基本上就跟一般人一樣,除了我人見人愛這點。無論是柏拉圖式、浪漫派、把你當作寵物般喜愛或……其他對愛的定義……那因人而異。有些對我而言不是很好。

這不是我身為「甜心」的唯一理由。我對別人總是很有同情心。我很在意他人,遠比我所應當的──其實這讓人有點不好意思。我記得我因而得名……我想我能信任自己的記憶,因為我認為Wondertainment不會植入與我的「風格」排斥的記憶。除非他們比我想得還精明,在我身上搞出一些倒反法……但我真的懷疑他們有沒有那麼聰明。你知道嗎,有一次「更新」裡他們甚至要把我變。這代表甚麼,嗯?我可不能原諒他們。如果Dr. Wondertainment這頭銜背後只有一個人,你可以打賭他有老二。說不定還很小隻。噢,我又變得壞心眼了。看來我沒那麼名副其實嘛。

其實,我不像你們那麼介意甜心小姐這個名字。這算……某種商標。跟一般商標一樣很拙,但是在我的地位上,也沒甚麼好挑剔的。

身為小小先生系列裡的少數女性產生了一些有趣的現象。其他幾位先生們愛上了我,至少他們表現得一副多愁善感青少年一樣地對我這麼說。像是任務先生。還有風暴先生。以及羽毛先生。至少其他人會將我視為媽媽一般。一些女人喜歡這種注目,但……我不喜歡,沒那麼喜歡。不是說我很無情,只是……嗯,我不覺得。對男人。有任何興趣。這很不幸,想到我只認識另一位小姐,而我很確定她只在意老二。

我的語調很惡毒嗎?我不是故意的。我喜歡他們。我說真的。我甚至在意他們。我喜歡他們,甚至包含條紋先生。除了……

我還記得。Wondertainment試圖抹去我的記憶,但是這沒用,對此沒用。我認為這沒有任何幫助。他沒有強暴我──我認為他甚至不曉得該怎麼做。他不了解他在做甚麼,從不,無論我如何大喊大叫,用我不願回想的方式羞辱自己。最糟糕的是想起他眼中的敬愛。

我得找到他。我必須趕在條紋先生、憤怒先生或其他人之前找到他。

不是所有人都知道細節,但是有些人看到了一些他所做的事。實際上,是他給其他人看的,強迫他們觀看,甚至逼迫他們幫忙。當然大部分的人都聽說過。謠言漫天飛。現在,顯然地,有一大票人正在找洄遊地先生。不是我派他們去的,但是當你是萬欉綠中一點紅時,男人們要不物化你,或是將你放在至高無上的位置,甚至兩者皆是。這表示我也是待解救的少女小姐,而他們全都是白騎士先生。

或許我該告訴他們我推測我一開始是男人。但是他們可能照樣會迷戀我。我還記得Wondertainment對灼熱先生做了甚麼,當時他們發現他正在親……不,我不想去想這個。

我想我不能反對過頭。洄遊地先生不只傷害過我。我甚至不確定我是最慘的。只是最知名的。

但我不希望他們找到洄遊地先生。因為我不是待解救的少女。儘管Wondertainment試著將我變成那樣。至於其他人,他們說要替我的記憶報仇,說得我好像跟一般人類一樣死了。但實際上他們只是以我以前的方式報仇──天真、無邪……愚蠢。對,我再也不一樣了,但我還在這裡。我不需要他們的努力。我是位受害者,但不僅僅是位受害者。

我有計畫。不光是說說而已。當然,我的口袋裡有把手槍,沒錯,我至少要試著朝他的臉開上一槍。但這還只是開頭。我總是對自己的勝率顯得自大,但我是在顯得誠實,我打算在終局開始時屈服一陣子。我了解洄遊地先生。你沒辦法跟他硬碰硬。但是一切會在時間結束時解開。你不敢相信當大家都認為他們愛妳時,你能聚集出多少資源跟關係。我希望當他被抓到時我能在場……或是當他再次,而且希望是最後一次見到我,在收容隔間裡。

我一直都很喜歡基金會,真的。那裡是度過餘生最糟糕的地方。

那首古詩的名字叫甚麼來著?在那套他們試圖讓我夠女性化的那本詩集裡?啊,對,「復仇是甜美的」。

瞧,這還符合我的風格呢。


上一個:14. 黃銅先生 Grand Ender著

下一個:16. 魚先生 Dexanote著

返回中心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