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任务,一位主管,一幅画与一个纪念
评分: +14+x

“面包菌,你能帮我把这份文件送去Site-CN-75的Kalizi博士那里吗?”

“诶?让我去吗?其他人能做的比我更好吧?”

“Svba不知道跑到哪儿去了现在找不到人,Prism年纪大了腿脚不好,神父不适合坐……最重要的是,面包菌你有多久没有离开这栋大楼了?”

“也……也就几个月吧……?最近好热的……”

“所以你不觉得你应该出去走走了吗?”

“……那我要怎么去Site-CN-75啊?”

“地下11层,到了你就知道了。”

汉娜将一摞封装好了的资料塞给了Bread,就又开始处理她自己的工作了。

在Bread的记忆里Site-CN-34从来就只有地下10层,但当她走进那部员工专用电梯时,她才注意到电梯按钮中“-10F”的下方不知何时多了一个新的按钮。

好吧,其实也不算很新,从上面的痕迹来看最起码不是最近几天才安上的。

电梯的运行速度很快,Bread还没考虑完自己到底是不是因为在楼里了太久神经衰弱才到现在才发现原来Site-CN-34还有负十一层,电梯就停了。

Bread走下电梯,环顾四周,发现这里看起来像是一个地铁车站。轨道上停着一列银白色的列车,一旁站着几个正在闲聊的工作人员,其中一个满脸络腮胡子的大叔注意到了她,满面笑容地向她走来:

“小姑娘,你是Bread?”

Bread点点头。

“刚才你们主管跟我说过了,你要去75站是吧?”大叔嘿嘿笑着,“你运气不错,今天中午要走34到75这条线路的就你一个人,不用等人再发车。嘿,这可是专车待遇,站点主管都不一定有呢。”

说着,大叔对着一个站在一个操作台边的工作人员做了个手势,那位工作人员点点头,在操作台上按了几下,银白列车的车门便随之缓缓开启。

Bread走上列车,好奇地打量了一下。只见列车内部构造除了只有一节车厢以外,与平常见到的地铁并无区别。

一边的大叔很开心地介绍着:“你别看这车小,速度可快了。弹射起步,最高速度超过音速,从这儿到75站点连15分钟都用不了……”

Bread有点惊恐地打断了大叔的话:“这也太快了,里面的人不会出事的吗?”

“放心,每个车厢都有减震装置,加速再快震动再大里面的人也没有感觉的。”大叔得意地笑道,“今个你要是坐这车出了一点问题,尽管来找我,我负责,哈哈哈哈。”

“好了,该发车了,不和你聊了,一路顺风。”大叔朝Bread挥了挥手,走下了列车。Bread孤独地坐在车厢里,莫名觉得自己现在坐着的不是一辆列车,而是一颗即将出膛的子弹……

“没事,没事的,刚才那个大叔也说了,有安全系统的嘛,我怕什么。”

Bread自我安慰着。

站台上,大叔眯缝着眼,打量了一会儿眼前的车厢,突然扭头问站在一旁的另一个工作人员:“等下,这是E3485号车?”

“对啊,怎么了?”

“靠!哪个██把这节车调出来的啊?不知道这节车减震系统坏掉了啊?”大叔大声地哀嚎起来,“我刚还和那姑娘说出问题找我负责来着……”

“快快快,叫他们停止……什么?已经进入发射程序了?”

“……完了……愿佛祖保佑她吧……”

倒计时:5,4,3,2,1

0

发射——

“啊啊啊啊啊!!!”

回去一定要让汉娜扣那个大叔的工资。

这是Bread在昏过去前的最后一个念头。


Bread睁开眼睛,映入眼帘的是几张空着的病床。

花了几分钟整理记忆并再次发誓一定要让汉娜姐扣那个大叔三个月工资之后,Bread随即意识到这儿应该正是她的目的地——Site-CN-75。也就是说,只要再找到这儿的主管卡丽兹,把档案袋交到她的手上,自己这次任务就算完成了。

档案袋就被放在床头边。也不知道为什么CN-75的工作人员没有直接把它拿走……

Bread拿起档案袋走出了医务室,然后她尴尬地发现,自己貌似迷路了……

其实走廊本身算不上复杂,但大概是因为之前受的刺激太大,Bread总觉得自己的脑子有些迷迷糊糊的,愣是绕了半天也没能从这片区域绕出去。

——绕不出去也就算了,连个问路的人都碰不到是要闹哪样?Site-CN-75这么缺人手的吗?

Bread叹了口气,继续顺着走廊向前走去。忽然,她听到了一个声音,那是一个女孩的声音。

“哼哼,区区Doubc也想跟我斗?这回知道厉害了吧?”

一个穿着红色裙子个子不高绑着侧辫的金发女孩手中拿着一个苹果从Bread面前的走廊走过,那个女孩的脸庞无比精致可爱,简直是从漫画里走出来的一样。

好可爱的女孩子!Bread感觉自己被萌到了,赶紧摸了摸口袋。幸好,自己之前做访谈时用的相机还没还回去。于是Bread握着相机,悄悄地走向了女孩经过的那个拐角。

咔嚓,她照下了那个女孩的一个背影。快门声似乎引起了那个女孩的注意。她下意识地回头一看,正好撞上了Bread的镜头。

“呜哇!”女孩看到Bread的举动似乎被吓了一跳,立马就跑掉了。

Bread下意识地追了上去,但她刚跑到拐角处,便撞到了一个从拐角走过来的人。毫无防备之下,Bread直接坐倒在了地上。

“你没事吧?”

“我没事,不用担心。”

被撞到的人的反应能力似乎比Bread强不少,只是晃了几下便稳定了身形,快走两步将Bread从地上拉了起来。

“新员工?我似乎没见过你的脸。”

Bread拍了拍身上的灰尘,抬头一看,面前站着的是一位黄橙色头发的研究员。

“不是啦,我是Site-CN-34的员工,来这里是为了送一份文件给这里的站点主管。”

“那就是给我的了,谢谢。”

Kalizi伸手要从Bread手中接过档案袋,Bread却一脸警惕地往后缩了缩,将档案袋抱在怀里。

Kalizi无奈地笑了笑,走到一旁的一个读卡器前,从口袋中掏出一张卡片,在读卡器前晃了一下。

“嘀——权限读取——虹膜匹配——指纹匹配——验证成功,欢迎你的访问,主管Kalizi博士。”

“现在可以把档案袋给我了吧,警惕的小姑娘?”Kalizi笑吟吟地看着缩在墙边的Bread。Bread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一下,将手中的档案袋递了过去。

“没关系,在基金会警惕一点是好事。辛苦你了。”Kalizi接过档案袋,笑着说。

“那个,Kalizi主管?”

“叫我Kalizi就好了,怎么了?”

“你的侧辫……”

Bread指了指Kalizi脑袋右侧的侧辫。

“诶?”

Kalizi摸了摸自己脑袋右侧,似乎有些慌乱。

“啊,这个不是……”

“很漂亮哦。”

“啊?哦……”

Kalizi长叹一口气。

“那个,小姑娘你叫什么名字?”

“诶?我叫…Bread。另外我也不小,我已经过了20岁了!”

“Bread…面包吗?很适合小姑娘的名字呢。”

“大家都这么叫我的。而且我说了我不小!”

Kalizi看着气鼓鼓的Bread,好不容易才忍住没笑出来。

“那么Bread,你有空陪我去喝杯下午茶吗?”

“邀请我吗?”“食物”和“工作”开始在Bread的脑海中进行激烈的斗争。究竟是答应邀请去喝茶呢,还是像一个优秀的研究员那样抵制诱惑回Site-CN-34报告呢……

“是的。不仅有红茶,还有甜品吃哦。”

“啊?!有甜品么?!那就多谢了啊!”Bread脑海内斗争结束,总历时五秒,“食物”完胜。

Bread开心地跟随Kalizi来到了她的办公室。刚打开门,一个浑厚的男声便传了出来。

“啊!带了一个可爱的小姑娘啊,医生!”

Bread伸头看了一眼,发现办公室里面并没有其他人。

“太阳晒够了吗?SCP-CN-084-2?”Kalizi毫不惊讶,冲着桌上摆着的一盆仙人掌打了个招呼。

“当然晒够了!医生你要开始下午茶了吗?”

“是的,跟这位客人一起。”

“啊,女孩子间的友谊,我就不搅和了。卫兵!我要出去了!”

没一会儿,一个穿着沙漠色装具的武装人员就走进办公室将那盆仙人掌搬了出去。

Bread呆呆地站在一旁,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请问,那个是?”

“那个?它只是个老混蛋罢了。”

“哦……”

Bread果断决定不再多管闲事,转而打量起这个房间的装饰。她环顾四周,这才注意到,这整个房间简直就是一个浓缩的宫殿,充斥着古朴的气息。

精致的壁画,纯木质的家具,壁雕,吊灯,留声机,大量上世纪的古老物件,透着沉重而华丽的历史感,让Bread看着有些吃惊。

“东西都准备好了,可以开始了。”

Bread转过头看向窗边,Kalizi已经把餐车推到了窗边的桌子旁边,她走到了桌边看了一眼Kalizi。见对方已经坐下,便也跟着坐下了。

Kalizi静静的喝了一口红茶,闭着眼睛似乎在品味着什么。

Bread拿起一个巧克力蛋糕,咬了一口。

两个女孩静静地品味着手中的食物。谁都没有说话。空气一片宁静。

Bread看着坐在自己对面的Kalizi,心中忽地生出一股冲动,想把眼前这美好的画面记录下来。她的手握住了了口袋中的照相机,想了想,却又放开了。

“那个……”

“嗯?”Kalizi放下刚喝完的红茶,疑惑地看向Bread,“怎么了?”

“我能给您画一张画像吗?”

“诶?画画吗?可以是可以……但我这里没有画笔和纸啊。”

“没关系,我都随身携带的。”Bread从她的背包里拿出一张画纸与一块画板还有很多笔。

Kalizi搬了一个椅子到办公室内靠近门的位置,Bread也将方向转了过来。

Kalizi有些拘谨地坐在椅子上,表情略有些紧张。

“唔,那个,关于我应该怎么做……有什么要求吗?比如表情、动作之类的……”

“嗯……不用那么紧张的啦,随意一点就好。就是……你觉得什么姿势比较好看就摆什么姿势就行。”

“是吗……那像这样可以吗?”Kalizi从椅子上站了起来,摆了个双手环抱在胸前的姿势。

“唔,不错哎,这样看起来很帅气!”

“帅气吗……”

“放心啦,我一定能把你画的更帅气的!”

Bread冲Kalizi露出了一个自信的笑容,接着便开始在画板上勾勒起来。

画笔与纸页摩擦时发出的细碎声音似乎有着催眠的功效,Kalizi站了许久,居然毫无防备地站着睡着了。不知多久之后,Kalizi从朦胧中醒来。她赶紧看了看Bread。

画板遮住了Bread的脸,但Kalizi注意到,画笔与画纸摩擦声不知何时已经消失了。

Kalizi走上前去,发现Bread也已经睡着了,她看了看画板上的画。

“漫画风吗……”

Kalizi将Bread抱起放在一旁的沙发上,便一个人坐在办工桌上开始审阅新的文件了。

“唔……我睡着了吗。”

“醒了吗?”

“是的…恩?啊,对不起,我睡着了,十分抱歉。”

“没关系的,你画的我很漂亮哦,我很喜欢。”

“真的吗?多谢喜欢啦!”

窗外,月光已经照耀在了大楼的墙面上。

“你不回去了吗?这么晚了。”

“啊,很晚了吗,不是才……?啊,怎么已经这个点了?那Kalizi再见了,我先走了!”

Bread看了一眼一旁放着的座钟,吓了一跳,连忙冲出了Kalizi的办公室。Kalizi看着女孩远去的背影,无奈地笑了笑,又抽出了一份文件,静静地看了起来。

Bread乘车回到Site-CN-34时,时针已经指向了9点。Bread果断决定先溜回自己办公室,然后瞅准汉娜不在办公室的时候留张字条在她桌子上——总之,最起码短时间内,为了自己的工资着想,最好不要和汉娜碰——

Bread看着微笑着坐在自己办公室里的汉娜,感觉面部肌肉有点僵硬。她干笑着打了个招呼:“那个,汉娜姐晚上好……”

汉娜仍然保持着她那标志性的微笑,回应道:“面包,在75玩得愉快吗?”

“当然很愉快了!诶?不是你想的那样!你要相信我!汉娜姐”

“是吗,那就这样吧。时间不早了好好休息吧,下不为例。”

汉娜从Bread身边走过,离开了办公室。

不过不管怎么样,至少不用担心被汉娜姐扣工资了。Bread走到门口望着汉娜的背影,开心地想着。

不过,说到工资……


“这是什么?漏下没有审核的文件吗?哎,什么时候我们的主管能让我省点心啊。”

Doubc拿起档案袋,看了看封皮。

“看来不是文件了,放在桌子上好了。”

Doubc扬长而去。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