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意外—A MURDER
评分: +3+x

SWITCH

在守辰第█次向基金会提交指认Holy-Darklight的报告书后,管理人员们——或者以管理人员的名义——终于亲自回复他一封“亲切而全是废话”的信,大意是现在没有充分证据能证明HD是混沌分裂者首脑不过他们会继续调查——谁知道呢——麻烦你不要再提交报告了。
“不再提交报告?我可无法忍受混沌分裂者的头领每天大摇大摆地在我面前晃悠!”守辰思索着:“要怎么做?”

“消灭高清吗?也许可以……”

“你有什么办法?”守辰看向眼前的人

“但这是违规的,而且后果可能……”

“无论后果怎样!你都得先说来听听……”

“……好吧,其实很简单,如果你能制造出一种模因病毒并传播到全世界,让所有人都看不见高清这两个字…….”

“不要再拿我开玩笑了!”

ON

Darklight一如寻常地窝在办公室里,翻几本书,泡杯咖啡,或者单方面地跟小诺交流几句,与昨天、或者前天并没有什么不同。

不,实际上他的平静生活马上就结束了。

在他翻开第三本书的第57页时,剧烈的爆炸轰开了他办公室的门,掀飞了一地的书,导致他不得不终止思绪看向门口。

“出来受死,高清!”守辰大声宣布。

OFF

“守辰大概这两个月都不能下床活动了,被门槛绊倒导致他右腕粉碎性骨折和轻度脑震荡,”Freedom Koo翻着手中的档案,“他的工作只能摊给大家……”

“为什么?”Darklight语调极其不满,“我怎么记得我才是受害人?虽然守辰作死不是一两次了,但我觉得这种毁坏他人办公室导致自己摔脑残的行为不值得同情……”

“只是办公室而已,可以修复的,”Koo劝说道,“大局为重,工作还是不能耽误的。要不等守辰好了我帮你申请让他来帮你清书?”

“别,”Darklight长叹了一口气,“我还是让小诺收拾吧……什么工作?”

“啊,很简单的,就是到几个站点例查一下……”

ON

例查没出什么问题。Darklight站在site-CN-03的储存室里,看着最后一个棕色玻璃瓶口被蜡密封好。他打算打个电话问问小诺办公室收拾的怎么样了,一掏口袋,没带手机。

出来的太急了。他叹了口气,问旁边的研究员:“你们谁带了手机吗?”

“电话卡行不行?”

“可以,谢了。”站点旁边就有电话亭,出去打个电话,正好顺便叫小诺派车接他回去。

不过几分钟,Darklight就已经在电话亭了开始拨号。电话很快接通了:“喂?小诺?……嗯,好,尽快。”

挂上听筒的前一秒,Darklight脑子里突然闪过一个念头:总不会倒霉到这就碰上scp-CN-129了吧

他挂了听筒,出了电话亭,向左/右走去。

ON

Darklight拿着电话卡回到site-CN-03:“刚刚借我电话卡的是……”

“啊,他应该还在储存室吧。”

……“Darklight博士?您怎么又……”

“你的电话卡。”

研究员慌乱地转过身“噢,不用这么麻烦的…….”

他背后棕色玻璃瓶被他的手一带从支架上掉下来

OFF

“——!!”

Darklight眼疾手快接住了装着scp-CN-186的瓶子。

研究员惊出了一身冷汗,那一秒他吓的心跳都停止了。

Darklight皱着眉:“看来需要加强固定装置……现在就办吧,我负责监控。”

……“还有,你的电话卡再借我一下吧。”等会告诉小诺让她晚点再来好了。

ON

Darklight回到办公室,还没坐下,电话铃声就响起了。

小诺在水族箱里划水划得正欢。他想了想,自己去接了电话。

OFF

“Darklight博士!你在吗?”门口传来一串激烈的敲门。

Darklight手一抖挂断了电话。

OFF

电话接通又被立刻挂了。Darklight没有在意——可能小诺没拿稳吧。他正打算重拨,站点的工作人员出来找他了:“博士,您看看这样加固行不行……”

“好,这就来。”他挂了电话。

OFF

“……我们有麻烦了。”Tentacle说道,“刚刚收到MTF-cn-Iota 36的消息,已确认scp-CN-129又出现了,而且,它的作用对象是——Dr.Darklight。”

Milk和Karldark脸色都变了。

“该死,快去找到HD……”

ON

好不容易处理完站点骚乱的Darklight终于又回到办公室。他突然想起来,找site-CN-03工作人员借的电话卡还没还。

于是他拨打了site-CN-03的号码

OFF

“可以了,我回去做个记录。”Darklight对储存室的工作人员说道。

他快走到站点门口时,站点电话突然响了。

他鬼使神差地接了电话

ON

“喂?这里是site-CN-03。”

“喂?请问是site-CN-03吗?”

OFF

“HD!”Karldark冲进办公室,正看见Darklight一脸不可置信的表情。

和他手上的电话听筒。

“你……”Karldark觉得喉咙似乎被什么东西哽住了。

Darklight脸色很模糊,他没有说什么,只是挂了电话。

“……牛奶去找…‘他’了,我们还有机会……”Karldark平静下来:“或许,如果能让你们一直分开的话……”

ON

“不。”Darklight金色的眼睛暗了暗,“别无他法……”

OFF

Milk赶到site-CN-03时,Darklight就站在站点门口,平静地看着她。

“‘打破’scp-CN-129的方法,我还从来没有听说过。”Darklight说。

“……如果我们能利用其它scp的力量呢?!”

“我有更好的方法。”Darklight说,“我想也许会奏效……不过,需要你的帮助,Milk。”

“我会帮你。”Milk肯定的说。

“真的吗。”Darklight似乎对Milk的坚定不以为意,“我是说,站在我这一边,帮助我,保护我。”

“我们当然是想保护你的啊!”

“……保护我的安全,并杀死另一个Darklight。”

ON

“没错,”Darklight无视了Karldark的惊讶,“我想‘另一个我’也是这个打算。”

“不过结果……谁知道呢,也许我们还是会‘意外’地同时死去……”

ON

“因为没有哪个Darklight会是牺牲自己拯救别人的烂好人。”Darklight说,“Milk,能劳烦你帮我把脖子上的爆炸项圈取下来吗?”

ON

“喂,”Karldark说,“你不能……”

我能。”Draklight头也不回,“小诺,最快速度安排,我要去scp-CN-593。”

ON

“不,别这样……”Milk完全懵了,“我不能杀死你。”

“啊……其实你能,很多人都能,尤其是当我应该必死无疑的时候……”Darklight说。

ON

Darklight下车,无视了周围研究员的注目礼,径直走向喷泉。

ON

“不要有压力,Milk,”Darklight说,“这总比坐以待毙好,不是吗?”

ON

Darklight站在许愿池前。

他默念着:“让‘我’死。”

ON

Milk按下了引爆键。

ON/OFF?

他看见喷泉爆裂般地涌出数以万计的硬币。

???

病床上苏醒的守辰嘟囔着:“头疼……果然不该一时冲动跑到高清门口去的……都该怪哪个混蛋!竟然拿我开玩笑……”

他想伸手把枕头扯高一点,不料碰到了窗台上的花瓶。

哐。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