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可会挽留?"&"你,为何牺牲?"
评分: +14+x

8月12号,22:06

晚上好,婉流。我听说这周的星期日你就要离开Site-CN-22了,而那一天也是你的生日。想必你的朋友们已经约好在那天为你准备一次生日聚会兼欢送会了。希望你那时能玩的开心,以及你能在离开Site-CN-22后尽可能的记住我们。我们也希望当我们离开这里后,我们还能记得与你有关的事。

尽管我不知道为什么在Site-CN-22工作过的员工在离开站点时必须接受C级记忆消除,但我明白你、还有其他人都为此而感到遗憾。因为我们会忘记在这里发生的许多事,以及在这里遇到的许多人,而那些确实是我们很宝贵的回忆。我不知道你还记不记得3年前的那一天,你作为刚来到Site-CN-22的一批员工中的一员,在大家还在为如何与未来几年的同事相处而发愁时,你率先为所有人带来了灿烂的微笑,而之后人们也对其它人回以微笑。那天的你真的很耀眼···

希望在那天的聚会时我能单独与你见一面,我想告诉你一些事,一些我害怕来不及的事。

—研究员钱希生

在发送与保存间纠结了几分钟,希生最后还是点击了保存。这是他在这3年里第156次抉择,也是第156次选择保存邮件。希生将这封邮件与其余的155封邮件都储存在笔记本电脑的文件夹里,希望自己或许有一天能将它们发送出去。

在将这封新的邮件反复阅读几次后,希生将笔记本电脑关上,走向了实验室的一处角落,拿出一张折叠床躺了上去。希生并不是没有自己的宿舍,只是之前的室友都在一个月前陆续离开了Site-CN-22,回到了他们原来所工作的站点。而他也实在不想为了宿舍的床位和新室友打交道。说是室友,其实之前的那些人也只是和他有点头之交罢了。

但离开宿舍,住在实验室的好处可不只是让希生在工作结束后有了较大的私人空间。在他正式搬到实验室后,站点里的同事似乎都把他当做了一名工作狂,而“工作狂”这个外号对他来说是一个很好的借口,大多数时候他都能靠这一点避免和别人有过多的交谈。从某种角度上,这对希生来说可比在冰冷的折叠床上睡上一个月要值。

和许多年来一样,希生躺在床上并没有直接入睡,而是在思考一些问题。只不过最近思考的不再是如何在明天的报告会上让自己能在完成任务的同时避免和更多人交谈,而是如何让候婉流能在离开Site-CN-22后记住自己,而不是将自己当做一个“好像是有这个人”的前同事。而这周的离别会则是最后的期限,但同时也是一次机会。

“我可以送她一份礼物······不行,婉流肯定会收到很多礼物的,她怎么会在那么多礼物之间记住哪个是我送给她的?又怎么会对我送的礼物有什么不同的反应?”

“或许我能在她离开之前表白。如果她接受了,那我的目的也就实现了。但万一她拒绝了······”想到这里,希生就不敢继续想了。和过去一样,即使只有一点会让他在众人面前出丑的可能性,他也会立即逃开。

“但······如果我能有办法让婉流在Site-CN-22多待一段时间······直到我有机会······对啊。我只要能再给自己争取一点时间,我肯定能得到一次机会,让她记住我的机会。”想到这里,希生心里有一种难以抑制的兴奋,就好像自己解开了一个困扰自己多年的谜题。······只是他并没有想到,和之前许多次一样,他宁愿为微小的可能去努力,也不愿意选择直面某些事物。

“但到底有其它延长待在Site-CN-22的时间的方法吗?······除了站点主管能在这里一直工作直到退休,还有就是暂时有什么别人无法接手的项目,不然还有什么延长待在Site-CN-22的方法?我又能向谁问?······”

“···主管?不行,先不说主管会不会花时间见我这个低级研究员,就算有延长时间的方法,主管也肯定不会让我们这些普通员工知道的······有没有什么权限较高,又和我有交际的人?······”

“···Knight博士?他和我负责同一个项目,对别人也很友好。而且据说他和主管的关系也不错,说不定他能知道一些办法。况且就算没有,我想他也不会因为这件事怪罪我······好,就决定问他吧。”

“···不管门开没开,我先敲门,然后我再······”像过去无数次一样,希生提前规划好了自己到底应该这么做才对,这样他就能避免自己因为紧张而把事情搞砸。

“这次我一定要成功。”希生默念道。

8月13号,9:07

[敲门声]

“请进。”办公桌后的Knight博士听见敲门声后回答道。

“打扰了。你好Knight博士,请问我能借用你一点时间吗?”希生推开门后向Knight问道。为了避免自己的视线四处游走而显得无礼,希生将视线放在了Knight的领带上,只要角度没错,这样就和直视他人的样子没什么不同了。

“哦?你是···你是和我负责同一个项目的研究员钱希生对吗?请问有什么事吗?”希生知道许多高级员工都有很多怪癖,但像Knight这样一直戴着一顶头盔的人,在来到Site-CN-22前他却从未见过。但这对希生的意义只是因为无法看见对方的表情而让自己更紧张罢了。

“其实我有个不情之请。我不知道您有没有什么办法让我再在Site-CN-22多待一段时间。说实话,我认为这里的待遇就和度假一样,所以我希望我能再在这里多待一段时间。而且和您工作的经验也很有价值,我希望我能再从您这里多学到些东西。所以我想知道有没有什么能延长自己在这里的时间的方法······”用最直接也最简单的利益为借口,再适当的抬举别人···有时候这真的是很简单,但也很有效的谎话。至少希生一直是这样想的。

“哦?是吗?但很抱歉我也不知道这种方法,或许你可以问问主管?实话告诉你吧,要不是我是一个项目的总负责人,我也早就在2个月前离开这里了。说到底,我们也只是运气好才能比我们同一批的员工来得早点,离开得晚点。但最多几个月,下一批员工就会完全接替我们的工作。”说到这里Knight顿了顿,似乎想到了什么:“但你毕竟这么相信我了,我也不好意思就这么让你回去。告诉你两个好消息吧。站点其实是允许员工带走一些日记之类的记录的,虽然需要经过内容审查,但基本还是都能带走的。如果你真的怕忘了什么的话,早点记下来就好。还有,其实C级记忆消除的效果那么可怕,顶多是让你忘记‘住在隔壁宿舍的人是谁’这类的无关紧要的事,如果有什么事对你很重要的话,你还是会记下来的。”

“我······”咽下那句“我知道这些!”希生握紧自己的手,而手掌上微微的冷汗也流上了手指。虽然这也是他准备过的情况,但他果然还是不希望这种情况发生。“难道真的什么办法都没有吗?Knight博士?”

“很抱歉,真的没有。我想规矩之所以被称为规矩,就是因为我们这些普通人无法违背它。你说对吗?即使我们不愿被外物左右,但我们却依然无法违背一些事物。而我们能做到的仅仅是珍惜现在的机会,不让未来的自己后悔。”

希生感觉的到自己在冒冷汗,他真的没想到Knight会这样回答自己,也就没有想自己在这种情况下要怎么办。但或许他也想到了,只是不愿面对。只是他现在最担心的是自己怎么快点结束这次对话···他不希望自己毫无准备的和别人对话。“我很感谢你告诉我这些···希望你能替我保密···我不希望别人知道我是一个好逸恶劳的人···”

“可你的同事都认为你是一个工作狂···其实没什么,谁都想过的轻松点嘛。如果没什么事就早点走吧,我还有很多工作要处理。”

“打扰了···”希生快速的起身离开了Knight的办公室。而在到达门口时,又撞见一个刚刚推开办公室门的人,他并没有去看这个人是谁,只是说了声借过,就逃也似的离开了。

看着希生离开的背影,那个刚进来的人问道:“Knight,那位是?”

“是和我负责一个项目的研究员,叫钱希生。”看着对面的那人若有所思的模样,Knight问道:“怎么了,Lilian?你认识他吗?”

“说不上认识。只是和我负责同一个项目的一个叫候婉流的小姑娘常常和我提到过他。说他给人的感觉很沉稳、很执着之类的。”说道这里Lilian耸了耸肩:“可他刚刚那么着急可不像沉稳的人啊。不过他来找你有什么事吗?”

“他似乎是想从我这里知道延长待在站点里的时间的方法,只是他的目的似乎不只是这些。我虽然试着劝了他几句,可他似乎更紧张了···真搞不懂他在想什么。还有,他为什么一直盯着我的领带呢?”

“或许是觉得你的领带有点难看?所以,你真的有告诉他什么办法吗?”

“怎么可能。这可是O5那群家伙为了关住我们建立的制度,怎么可能有办法违背。话说你来找我又是因为什么事吗?”

“啊,差点忘了。Knight,Site-CN-22有麻烦了。”

8月13号,9:15

希生站在电梯门前自言自语,如果这时有人在他旁边,他或许会被吓一跳,然后试图用什么蹩脚的理由掩饰自己自言自语的事实···自言自语并不丢人,但真的很奇怪,对吗?

“为什么?是我准备的还不够好吗?······”

“我要是能现在就捉住到机会,我还用争取时间?···”

“Knight博士到底会怎样想我?他真的会替我保密吗?我到底应不应该去问他?···”

“我到底应该···”随着一声脆响,电梯门缓缓打开,希生面前的不再是自己的镜像,而是另一个熟悉的身影—候婉流。“怎么处理那份报告。”希生立刻改变了自己正在说的话。工作狂自言自语工作内容还算很正常的吧?至少比因为埋怨一件别人不明所以的事要好。“那现在我应该怎么办呢?”希生随后想道。

婉流看出希生似乎在纠结什么,于是问道:“希生,你刚刚不是在等电梯吗?为什么还不上来呢?”

“啊。哦···我没注意到电梯已经来了,我刚刚在思考···思考工作。···谢谢提醒···请问?”希生最后还是走进了电梯,只是他站在离婉流尽可能远的地方。

“候婉流。在生物化学部门工作。其实我应该已经和你一起待在这里3年了,希生。”婉流不知道希生到底是真的不知道自己叫什么,还是假装不知道。但无论哪种情况,她都不会感到高兴。

“是吗?···可能是我太健忘了吧。哈哈···”希生尴尬的笑了两声,随后在一片寂静中想道:“她为什么会知道我的名字?一定是因为她对所有人都很热情吧···一定是,我不可能有什么让她记住我的理由的···”

“那个···打扰一下。”婉流率先打破了沉默,向希生问道;“虽然你可能不大认识我,但我想咱们毕竟一起在这里工作了3年了,而我这周日就要离开这个站点了。虽然可能有些唐突,但你能不能在那天也来参加我的欢送会呢?”

“不···不必了,毕竟我还有一堆工作要处理,真的没什么时间。况且···况且我一个人在那里,似乎会显得很扫兴吧?我还是不打扰了。”

随着一阵失重感,电梯停了下来。而希生也立即离开了电梯,“感谢你的邀请。”留下一句自己也不知道对方听没听见的话,希生消失在了走廊的尽头。

留在电梯里的婉流耸了耸肩,苦笑道:“但是我可以陪你啊···”

8月14号,22:17

晚上好婉流。

距你离开站点的时间越来越近了。而对于昨天在电梯里的对话,我真的对此感到很抱歉。我希望你能知道,我并不是有意远离你,我只是···我只是不希望把事情搞砸。希望你能理解我。

我这几天一直在想,如果我可以,如果你真的不介意的话。我希望我能用这种方式告诉你一件事。

我爱······

随着一声巨响,研究室的灯都熄灭了,而希生的笔记本电脑也停止了充电,最后因为电量不足而关机了。

“这是在搞什么?”希生看向窗外,发现走廊也是一篇漆黑。打开手机,发现站点里的内部网络也已经断开。“到底怎么了?”

希生打开办公桌的抽屉,借助手机屏幕的亮光,翻出了一支便携手电筒。将手电插在胸口的口袋里,希生向门口走去,希望能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

[射击声]

随着一阵枪响,希生停下了转动门把手的手。随后在门外的一片寂静的黑暗中听到了一阵嘈杂的脚步声。随着脚步声消失在门外,希生听见了一些人的对话。

“妈的。那些混蛋把发电室炸了。”

“备用发电室呢?他们总不能把两个发电室都炸了吧?”

“备用发电室之前正在查修。他妈的,那些工程师之前就不能快点?现在只有这个A4区是一片漆黑。”

“那咱们现在应该干什么?需不需要和其它安保小队汇合?顺便再搜救文职人员。”

“不用管那些书呆子。A4区基本都是Safe级的东西,根本不需要,也不可能有什么书呆子现在还待在这里。”

“话说执行者那帮饭桶呢?他妈的,对面都打到站点里了,他们还不管?”

“执行者好像在B5区被对方的主力部队包围了。”

“操。那帮废物,说什么最精英的部队,就他妈的是一群混饭吃的废物。小事他们不管,出大事了他们还没法管。操。”

“咱们还是快点和其它小队汇合吧。然后咱们再组织一支队伍去重启发电机。”

“对。这次那帮混蛋来了一大帮人,咱们还是快点和其它队伍汇合吧。”

“妈的,他们又来了。”

[射击声、混乱的噪音]

“撤!快撤!”

几分钟后门外又恢复了寂静,但此时站在门后的希生却无法平静下来了。希生心里回想起了之前Knight博士说的话。

“如果有什么事对你很重要的话,你还是会记下来的。”

“而我们能做到的仅仅是珍惜现在的机会,不让未来的自己后悔。”

“我可以···”希生想到这里感到十分兴奋,而嘴里充满了紧张时特有的苦涩味。“我可以成为一个让婉流难忘的人···我可以成为大家议论的英雄···我可以因此正大光明的去参加那次聚会,因为我是拯救站点的英雄···”想到这里,希生兴奋的几乎要笑出来了。在花了几分钟恢复冷静之后,希生开始执行自己的计划了。

“备用发电室离这里只有几百米···我只需要穿过几条走廊···”希生缓缓的打开实验室的门,在确认没有其它人在走廊里后,希生开始向备用发电室狂奔。“我只需要跑一分钟不到···我就可以···”

前两条走廊都很安全,可当到了第三条走廊的中央时,希生听见了枪声。随后腹部感到一阵温热,紧接着便是钻心的痛。疼痛和子弹的推力使希生几乎摔倒,但他还是继续跑着。随后是又一声枪响,只是这时希生已经跑到了拐角处,那些子弹也仅仅只是击中了他脚下的地板。

“别他妈管那家伙了。后面又来人了。”

[射击声]

“操他妈的。别打他脑袋上的头盔了,射他的腿,别让他过来。”

“妈的,就是他干掉了第5和第13小队。快,快射击!!!”

[惨叫声]

“操。基金会是他妈怎么把这东西关起来的?主力部队呢?”

“他妈的,主力部队被基金会的一支不到50人的小队拖住了。快叫其它小队的增援。”

“第7小队请求支援,我们遭遇了极度危险的未知人形异常。重复,第7小队请求支援,我们遭遇了极度危险的···别他妈的过来!!!”

在一阵混乱的枪声和尖叫声后,一切又恢复了平静。只是希生现在根本不在乎这些了,因为他已经到了他的目的地,备用发电室。推开发电室的门后,希生用尽力气把旁边的工具架推倒在门前,想以此阻挡其它人进入发电室。只是这似乎将他的伤口撕裂的更大了。

打开胸口的手电筒,希生一只手捂着伤口,一只手扶着墙,艰难的沿着墙壁移动。鲜血透过手指的缝隙滴落在地面,留下了犹如三流恐怖片里的痕迹。“可发生在自己身上就没那么有趣了。”希生苦笑道。

这时希生看见了前面墙壁上的电闸盒,以及散落一地的工具。“或许那些工程师在最后重启发电机的时候被爆炸吓跑了吧?真是的···但我也得感谢他们,感谢他们给了我这个机会。”希生来到电闸盒前,握住电闸,想用尽力气扳动它。只是希生感觉自己现在似乎已经完全没有力气了。“给了我这个让婉流记住我的机会。”最后希生握紧电闸,沿着墙壁滑下,最后跪在地面,用体重拉下了电闸。

随着发电机的轰鸣声,希生看见门下的缝隙发出光亮。他知道自己成功了。

“哈哈哈。我做到了!”即使现在希生已经看不清了,但他依然笑着说道。

“哈哈哈。我能让婉流记住我了!记住我是一个拯救站点的英雄!”即使希生现在已经感受不到自己的手脚了,但他依然笑着说道。

“哈哈哈······真希望婉流能有机会看见我给她写的信啊。”即使希生现在已经发不出任何声音了,可他仍试着笑着说道。

“哈哈哈·····可我还不想死啊······婉流······”

······最后,希生,不······希生的尸体依然在笑着。

8月15号,12:17

尸检报告:

鉴定事由:鉴定研究员钱希生死亡原因

解剖日期:2019年8月15号

报告时间:2019年8月15号

工作人员:Green博士


病理学检查:

一、尸表检查:

男性尸体一具,尸长178cm,发育无异常,营养良好。皮肤惨白。颈背部有明显穿孔,腹壁同有明显穿孔。

二、内部检查:

心血管系统:血液含量极低。

肝、脾及胆道系统:肝脏严重受损。

消化系统:大肠严重受损。

泌尿生殖系统:肾脏轻微受损。

三、组织学检查:

死者绝大多数组织细胞出现缺氧症状。

四、尸检病理学诊断:

死亡

结论:

尽管死者尸体上留有弹痕,组织严重受损,但死亡原因是组织受损引起的失血过多。死亡时间根据报告,推测是2019年8月14号,22点左右。

尸体发现过程:

由于昨日混沌分裂者有计划的大规模进攻站点的东区,而A4区的主发电机被破坏后,备用发电机却因意外无法使用。

所幸,敌方主力部队被机动小队—执行者所拖延,同时敌方其它小队也被迅速控制。而安保部门也迅速组织了一支小队,试图重启备用发电机。但在途中,备用发电机因未知原因开启。随后该小队将任务目标改为探索备用发电室。

根据小队报告,备用发电室内设置了障碍,阻碍了发电室门的开启。而在破坏了备用发电室的门后,小队发现了死者尸体,而且根据报告,死者的尸体当时还有余温。推测当时死亡时间不超过2分钟。

PS:本次事件仅有1人死亡,73人受伤。

笔记:

“所以说,Knight。你为什么要费这么大力气给这家伙做一份尸检报告?直接丢进焚尸炉里不就得了?” —Shadow博士

“只要他还有一天待在这个站点,他就是我的手下······我需要给自己一个交代。” —Knight博士

“对了,你们谁看见Nightmare了?我想我需要他帮我一个忙。” —Lilian博士

8月17号,16:45

“婉流?婉流?你真的没事吗?你已经盯着屏幕发呆5分钟了。”Lilian向身旁的同事问道。

“啊?···啊,没什么。我就是···就是最近常常和朋友一起熬夜玩游戏。有点失眠,没什么的。不用担心我,Lilian姐。”

“真的吗?···那好吧,要不你先下班回宿舍吧。毕竟你明天就要离开Site-CN-22了,要不今天还是早点休息吧。放心,我会和上头隐瞒这件事的,我也会顺便帮你把工作做好的。”Lilian一边帮忙整理婉流桌面的文件,一边说道。

“那真的是谢谢Lilian姐了。要不明天我走之前再请你喝一杯吧?也算回报你这3年帮了我那么多了。”婉流整理了一下自己的东西,随后起身离开了实验室。

“等等。”在婉流走到实验室门口时,Lilian向婉流说道:“如果···如果真的有什么问题的话。随时都可以找我。”

“知道了。谢谢Lilian姐。我真的没什么。”留下了一个微笑后,婉流消失在了门后。

“没什么吗?······可你为何笑的那么悲伤呢?”

婉流在离开实验室后并没有直接回到宿舍,而是绕了一个远路,来到了一个偏僻的区域。而这里,有着备用发电室。这几天她并没有像自己对Lilian所说的那样,和朋友熬夜玩游戏,她这几天下班的时候都会绕远来到这里,在这里待上几个小时。偶尔没人在附近的时候,她也会试着推开备用发电室的门,只是常常在刚碰到门把手时,视线就已经模糊了,更没有力气转动门把手。

婉流自己也不知道自己为何会来到这里,或许仅仅只是想再见他一面,又或许是为了看看自己是不是能救那个人。只是她也清楚,自己以后只能在中区的刻着牺牲员工名字的大理石板上看见他的名字了,自己救不了他,也再也见不到他了。而明天她也会离开这个站点了。

再一次在这里待了几小时后,婉流沿着寂静的走廊走着。只是这次她并没有回到自己的宿舍,而是走向了那个人曾经的实验室。打开实验室的门,婉流似乎看见了一个人仍然留在实验室里整理数据。可下一秒,那个人就消失了。婉流无奈的笑了笑,然后走进实验室里,想象着那个人曾经在这里努力工作的模样。走到实验室的角落,婉流发现了一张折叠床旁堆着一堆杂物,想必是希生留下的遗物。

“那些人怎么能这样对你?”婉流用似乎有些生气的语气说道,随后看着那张折叠床,又笑了。“真亏他能睡在这种地方。”

这时婉流看到了一个有些旧的笔记本电脑。抱着一点好奇心,婉流打开了这台笔记本电脑。屏幕上是密码的输入框。或许是想试试自己运气,又或者是想和自己开个玩笑,婉流输入了自己的生日。

[登录成功]

“怎么会?···”看到这里婉流不禁笑了,但视线也渐渐模糊了,发出了淡淡的笑声,渐渐的却变成了呜咽声。而当她看见希生还未写完的邮件后,婉流颤抖着手点开了退出,看到了装着另外156封邮件的文件夹。

那一晚,风声很静,她的哭声也很静。

那一晚,月亮是残缺的,她的心也变得破碎。

那一晚,她读完了所有的邮件。在读邮件时,她试图擦干泪水,却越擦越多。

那一晚,她替希生写完了最后的邮件。她纠结了很久到底是填“你”还是“我”。

那一晚,她吞下了所有的安眠药。那是她在他死后买的,希望能让自己睡着,而非去想那个人的声音。

那一晚,她永远离开了Site-CN-22。

8月18号,11:05

尸检报告:

鉴定事由:鉴定研究员候婉流死亡原因

解剖日期:2019年8月18号

报告时间:2019年8月18号

工作人员:Green博士


病理学检查:

一、尸表检查:

女性尸体一具,尸长165cm,发育无异常,有轻微的营养不良症状。无明显外伤。

二、内部检查:

心血管系统:心脏功能衰弱。

消化系统:胃囊中含有大量安眠药物成分。

三、组织学检查:

神经系统:大量神经细胞坏死。

四、尸检病理学诊断:

死亡

结论:

根据死者胃囊内残留的安眠药物,以及死者手中的空的安眠药药瓶,且死者并没有明显外伤。推测死者死因为服用大量安眠药自杀。

尸体发现过程:

今早9:10时,死者尸体被发现在第39号实验室内。死者当时怀中抱有一台笔记本电脑。电脑内的内容因为Knight博士和Lilian博士要求,拒绝公开。但已确认与死者自杀原因有关。

笔记:

暂无


·


·


·


更新中


·


·


·


“我很抱歉···真的很抱歉······” —未知用户

8月18号,12:45

通知

致所有的Site-CN-22的员工:

我知道,很多时候人们都戏称SCP基金会的S意味着牺牲。我承认基金会建立在无数人的牺牲上,我也承认那些愿意为了人类的利益而牺牲的人们都是人类的英雄,他们都是值得尊敬的人。我希望我们都能尊重他们。

但我也希望我们所有人都能记住这一点,基金会过去从不,将来也绝不会接受任何无意义的牺牲。因为很多时候,你用生命换来的,对许多人而言远不如你的生命重要。

请记住,在这里,永远有人愿意帮助你。请记住,在这里,永远有人愿意和你一起承担。请记住,在这里,永远有人愿意爱你。请记住,在这里,永远没有人愿意看见你的死亡。

请你记住这些。以及,欢迎来到Site-CN-22,祝你能有幸福的一天。

—Site-CN-22主管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