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人干的事吗!他怎么说了这么多获奖感言!
评分: +24+x

时间:2019/12/20 7:28

寒冷的早上,那个男人在他一直以来用餐的那家餐厅用完了早餐,不同于以往的是,他只要了一杯黑咖啡,不加奶,不加糖。那个服务生仍然记得,男人在临走前对他说的,“今天是我最后一次来,那个乞丐看到了没有,在31号时给他提供一顿早餐,这是支付的费用,当然,作为报达,这是小费。”服务生再次从口袋里掏出那几张百元大钞,“他说他叫无名氏先生,真奇怪。”喃喃自语中夹杂着一丝庆幸地将那几张钞票塞了回去,压瘪了口袋,生怕有人看见。


时间:2019/12/20 20:46

“Vincent,过来一下。”

“怎么了,队长,来活了?”Vincent看着昔日一向沙雕的卧底小组队长突然变得严肃起来,有点不适应。但他也不敢有所怠慢,紧赶慢赶地跟着他进了会议室。

今天的会议室中,大部分都是他认识的人,稀稀疏疏几位生面孔,但从气氛上看,情况不乐观。

“杨特工,把门关上。”

“嘭”门关的很重。

一滴汗从Vincent头上划下,简单扫了一下周围的人,每人都处于配枪状态,更可怕的是,旁边的人已经把手放在枪上了。

“妈的,这么多人,干不过呀,草”

就在这紧张的局面一度升级时,“噗”,杨特工的笑声打破了局面。

“草,老杨,你笑啥呀!”队长难掩笑意地吼道。

“哈哈……对、对不住,他、他那个样子太好笑了,哈哈……,笑死我了……”

Vincent长舒口气。

“草,吓死我了”

“好了,都别笑了。”队长及时遏制了笑声的扩散,“Vincent,我们得感谢你对基金会作出的贡献,从你卧底在混沌分裂者那的情报,我们得知他们这次大规模袭击的时间、地点,并及时作了防范工作,才防止了更大的损失。为此,高层决定授予你基金会之星,望你在今后为守护基金会和全人类继续贡献力量。”

“哦,这事呀,十分感谢,这是我该做的。”

“有什么获奖感言吗?”杨特工插嘴道。

“获奖感言,额……感谢队长对我的栽培,感谢高层对我的信任,感谢同事对我的认可,感谢杨特工给我说获奖感言的机会,最后,感谢混沌分裂者那群傻叉们。”

“哈哈,Vincent,你还是那么幽默。”杨特工伸手把门打开条缝,示意队长会议该结束了。

“好了,今天的会议就到这了。”队长非常识趣地应和了杨特工。

“对了,Vincent,你的休假被批准了。”队长补充道。但接下来,队长的手机响了。

“什么,欲肉那群迷vore的变态又来了,好的,我马上过去。”

“哦,好的,谢谢队长。”Vincent撂下一句加之一个会心的笑便急匆匆地往外走。

出了站点,已是晚上,他走在大街上,看着手中被灯光照的闪闪发光的基金会之星。在充满不屑地“啍”了一声后,随手一扔,那颗闪闪发光的基金会之星在接触到地面后迅速弹起,掉入了井中,全然不顾扔掉它会不会引发其它一系列麻烦事,因为,他根本不在乎。

他在一条阴暗的小巷中。

他融入黑暗。



时间:2019/12/21 21:12

他在黑暗中出现。

他走出阴暗的小巷。

他漫步在大街上,拐进了一条几乎无人涉足的小巷,在左数第3扇铁门驻足。

“咚、咚、咚咚咚、咚。”

在他有规律的敲击下,门吱呀一声开了,一个魁梧的人用他庞大的身躯挡住了门内的一切。

“这里可不欢迎别人。”魁梧的身材似乎将他的声线也压低了几分。

“不是别人,是我。”他边说边从怀里掏出一块怀表,只不过打开后里面并没有表盘,而是欲肉教派的图腾。

“欢迎回来。”

那个魁梧的人拉他进来,在确定四周无人后,重重地关上了门。

进门后,内部的空间比从外面看来要大很多,几只“拐人者”驻守在门口的位置,多到数不清的“贝希摩斯”在四周徘徊,墙壁上生长的肉块似乎更加让人相信,这是欲肉教的领地。

穿过大堂和走廊,来到那个位于中心的房间。那个魁梧的人指了指,“进去吧。”他深吸口气,硬着头皮进去了。

“让我们看看谁来了,Vincent术士,欢迎回来。”位于圆桌正对门的术士欢迎到。

“愿亚恩保佑您,请问您叫我来有什么要事吗?”

“是有些要事,首先,感谢你为Nälkä提供SCP的情报,在最初选拔时我就知道,你是不会让我失望的,当然。让我失望的人现在都在门外贝希摩斯的肚子里,希望你可以再接再厉。作为奖励。”那个术士一挥手“带上来。”

一位妙龄少女被几位Võlutaar带了上来,尽管她衣衫褴褛,却无法掩盖她美丽的容颜,金色的卷发垂到腰间,唯一美中不足的是,在她左胳膊处的缝合处下,是一条属于别人的小臂。

“她是你的了,愿你今后可以为Nälkä作出更大的贡献。”

“谢谢您对我的信任,也感谢在坐的各位术士对我的栽培,如果没有别的事的话,我带她先走了,愿亚恩保佑在坐的各位。”

为首的那个术士挥手表示他可以退下了。只不过出门后,是另一个人领他出去。

“刚刚领我进来的那个人呢?”Vincent不解的问。

“他在贝希摩斯的肚子里。”那个人指了指他们旁边的一只贝希摩斯。

“这就是让高阶术士不满的下场。”那个即像在喃喃自语,又像在警告Vincent。

出了最初的那扇大铁门后,外面的空气让Vincent长舒一口气。

“先生,咱们现在去哪?”身后的那个女孩问道。

“你自由了。”Vincent还在运气,但他现在巴不得摆脱这个女孩。

“既然我是先生的了,那先生去哪我就去哪。”女孩似乎带着一丝撒娇地请求道。

“哦?”Vincent嘴角微微上扬,“我去哪你去哪,那得先看你有没有资格,这样吧,我先给你看个东西。”

Vincent走到女孩面前,用手掌覆盖住女孩那倾国倾城的面庞。

“看到那块石碑了吗?触摸它。”尽管他们周围没有什么石碑,但在女孩的意识深处,她确实看到了一块比她高出一头多的巨大黑色石碑。

在女孩的意识深处,她将手放在了石碑上。

Vincent眼光带着一丝杀意,露出了一个咧嘴的大笑脸。

少女的眼神中露出惊恐的神色,但一切已为时已晚。少女脸上的血管渐渐突兀,然后肿胀成紫色,与此同时,她的眼珠变成了血红色。少女开始尖叫,好像这样会减轻她的痛苦,她全身已由肉色变为了深紫色,体内好像有无数未知的东西要倾泻而出一样,她的骨架开始融化,由内向外。最终,少女化作了一摊血与肉交织的粘稠物,在外露的眼球上,似乎还挂着一丝泪水,而这一滩粘稠物上,唯一的点缀可能就是她那金色的长发了,尽管此时已经与血肉交织在一起,变得混乱不堪了。

“看来你没资格。”Vincent露出了心满意足的笑容,转身向大街走去。

他在一条阴暗的小巷中。

他融入黑暗。



时间:2019/12/22 16:22

他在黑暗中出现。

他走出阴暗的小巷。

下午的街道略显安逸,但他无暇顾及这可能使人驻足的场景,快步疾行了几个街道后,在一场废弃工地停下了脚步。

他从怀里掏出事先准备好的一个小管,在确定四周无人后,迅速地打开管口,吸烟般地猛吸了一只,又迅速将管口关闭。

一股机械碰撞地声音从他体内传来,但他此时顾不上体内的疼痛感,快速地找到了暗门进去了。

进入后,两个半机械人在门口把守,他们手持长枪,面目狰狞,见他走来,便将两枪长枪摆成了交叉的样子。

“证明?”一声尖锐的机械音。

他脱下外套,撩起了外衣,原本应是皮肤的地方在刚刚短暂的时间内变成了机械,在齿轮的转动与指示灯的频闪下,那两个守卫得到了他们想要的答案。

“请进。”两名守卫伸手打开大门,示意他进去。

穿上外套,他融入了门后的阴影中。

里面的大堂大得离谱,大堂正中央分别挂着破碎正教、齿轮教会、麦克斯韦宗的旗帜。

而在旗帜下面,三教会的领导层正围着圆桌而坐。看他们的状态,像是刚商讨完什么事情。

Vincent,你来了。”一位元老说到。

“元老们,你们好,愿神保佑。”

“我已经将我最近卧底在欲肉教所得到的一切情报都写在了报告里,您应该已经收到了。”

“那篇报告我们都已经看过了,刚刚进行了商讨。”刚刚那位元老后推椅子站了起来。在那长袍与地面之间的空挡处,露出了一条由机械构成的腿。

“同胞们,为了消灭欲肉教,这一次,三个教会团结起来了。为了我们的共同的神,魔鬼终将不复存在,神的光辉将永远照耀。当然,Vincent卧底在欲肉教为我们提供了宝贵的情报,他的贡献是无量的,为此,Vincent,你有什么想说的吗?”

“当然。首先,我得感谢三大教会的高层给予我的机会与信任,同胞们对我的支持,我的小队为让我悄无声息的潜伏在欲肉教中所做的一切,我要说的就这么多了,再次感谢,愿神保佑诸们。”

“也愿神保佑你,Vincent,你可以下去了。”

“好的。”Vincent深鞠一躬后转身离开。

出了暗门,Vincent从怀里掏出了另一支管状物,不同于进去之前,Vincent直接点燃了它,望着管状物的燃烧,Vincent咽了一口口水,硬着头皮猛吸一口,钻心的疼痛感迅速从五脏六腑传来。

“草,还是他妈的这么疼。”

在经过他看似长达几年的几分钟后,他身上的齿轮等机械组织已经消灭,取而代之的是他原来的皮肤与血肉。

“啊。”在一声呻吟后,他站起来了,在简单的活动了一下四肢后,他朝外面的市区走去。

“真不知道那几个老头是怎么想的,他妈的叫我来就为了这些?至少SCP和欲肉教还给了东西,虽然我并不稀罕。”

来到那熟悉的小巷。

他在一条阴暗的小巷中。

他融入黑暗。



时间:2019/12/23 19:46

他在黑暗中出现。

他走出阴暗的小巷。

教堂是神圣的,即使在冬日的晚上也不例外。

他是个无神论者,但出于需要,他也不得不摆出一副虔诚的样子。

走进教堂,他凝视着教堂每一块红砖的清水雕饰,精湛的砌工使每一个细节都做的精巧至极,经得住百年的风雨沧桑。他注视着教堂的每一个拱门、拱壁和每一处圆顶支撑,无不感动着建筑的恢弘,追寻着一种渴望的注目。他仰望着教堂庄重典雅的墙体上的绿色球形尖顶,这是拜占庭艺术与巴洛克风格相结合的杰作。

可他无暇沉醉于此,走向他熟悉的地下室。

在地下室,一位虔诚的教徒似乎正在整理书籍。

“亲爱的先生,请问您是?”那位教徒停下了手里的工作问道。

“我只是群狼中的一只而已。”

“那边,先生。”教徒指了指一旁的门。

他快速移步至那扇门前,推开后走了进去。

里面的布置丝毫不输外面的精细与体面。在他正前方的,是一群正在等待会议开始的教徒。从打扮来看,他们中一部分是基督教徒,一部分是天主教徒和一些其它教派的教徒,能达到如此包容的,也只有地平线倡议了。

“教徒们,今天我们齐聚一堂,在经过我们几个月的卧底工作,我们现在对破碎之神教会已经掌握许多关键情报,当然,这离不开Vincent为‘落槌计划’所作的一切。他是最关键的一匹狼,为此,我们决定授予Vincent勋章,以资鼓励。请Vincent上台接受勋章并发表获奖感言。”

在众人的掌声下,Vincent走上台前。

“终于,在我的不懈努力下,我得到了这枚勋章,在这里,我首先得感谢我的导师John先生,是您在我最迷茫的时候为我指明了方向,其次,我得感谢高层领导对我的信任以及同事对我的认可,最后的最后,感谢我所信仰的神所给予我的一切,我想说的就这么多了,谢谢大家。”在他深鞠一躬后回到了观众席。

不同于前几次,这一次的他并没有急于离开,而是静静地等待着这次会议的结束。

终于,在这一切繁琐的仪式结束后,他得以离开了。

出了教堂,他没有过多的时间久留,向着市区走去。

只不过这一次,下水道里又多了一颗做工精致且闪闪发亮的勋章。

他在一条阴暗的小巷中。

他融入黑暗。



时间:2019/12/24 20:37

他在黑暗中出现。

他走出阴暗的小巷。

他行走在高楼大厦之间,夜晚的月夜映衬着融化不完全的积雪。穿大街,跃小巷,来到那个破旧的电话厅内,电话早已年久失修,上面覆盖着一层岁月流下的铁锈,不同于其它公共电话,她没有投币,而是在上面有序地按下了一串数字。

“4 6 9 5 4 1 0 4 / 3 1 7”

电话那头传来一阵声音,“请确定四周无闲杂人员。”

她环顾四周,“无闲杂人员。”

电话厅靠墙那一侧的墙壁突然滑开,在她走进去后又突然关闭了,然后这僻静的小巷再一次安静下来。

墙壁里面是一个只有1㎡的电梯,在下降过程中,电梯内的人工智能开始汇报。

“欢迎回来,Vincent特工,请移步至大堂内,那里将举行本年度的颁奖仪式。”

Vincent虽然叫到了AI的话,但却没有回应,因为她讨厌和机器说话。

不久,电梯到了目的地,那是一个位于地下1500多米的大型基地,里面简约配以科幻的风格,让人不用想都知道,这是GOC的基地。

在飞快地步行至大堂后,里面已经人满为患。在她快速找到了她的位置坐下后,又经过了数分钟的等待。终于,人到齐了。

“在座的人请静一静!”台上的主持人西装革履,依靠麦克风维持了会场的秩序。

“本次活动为颁奖仪式,主要为对GOC作出重大贡献的研究人员和特工予以表彰。下面让我们有请……”

Vincent知道,一时半会是叫不到的,在经过了好一阵等待后。台上叫出了她的名字,,“下面,让我们有请Vincent女士上台。”

伴随轻快的高跟鞋击打地面的声音,Vincent走上台前。

“提到卧底工作,可能很多人对这项工作的印象都不是特别好,因为稍有差池可能就会落入万丈深渊从而万劫不复,但Vincent却将这项危险的工作进行的十分完美,她长期卧底在地平线倡议,为我们提供了很多宝贵的情报。为此,本次‘最佳卧底’奖的得主就是Vincent!下面,请她发表获奖感言。”主持人激动地宣布了这一切。

“大家好,我非常荣幸地能站在这里,我可能作梦都想不到我会站在这里,十分感谢我的同事对我工作的认可,十分感谢前辈们对我的辛勤栽培,也十分感谢高层领导对我的信任,得以把这项工作派给我来完成,额……额,对不起,我太紧张了。”Vincent出于害羞在笑的时候特意用手将嘴唔上来避免难堪,“总之,我会继续努力,在新的一年里再创佳绩。谢谢大家。”

在结束了这多多少少令Vincent有些羞耻的获奖感言后,她再次回到观众席上,向她最近的领导请示后,离开了会场。

在离开前,她似乎还听到了斜后方一个女研究员说的闲话。

坐上电梯,回到地面上。她望着手里的奖杯,会心一笑,那个奖杯像瞬移一样,在她手中消失了。

地下1500米的基地中,活动刚刚结束,刚才那个说闲话的女研究员正在大踏步地往外走,突然小腹一阵剧痛与一阵饱腹感传来,她晕倒了,在被人送到医务室后,医务室的医护人员通过X光看到了一座奖杯。

似乎已经看到结局的Vincent继续向外走着,出了拐角,走向大街,她的身体渐渐发生变化,原本的长发飘飘已变为了短发,娇小的身材渐渐变得强壮,伴随着身体的变化,衣服也发生的变,高跟鞋变成了运动鞋,女式西装变成了便服。这一切变化虽然缓慢,但川流不息的大街上却没有一个人发现。

他在一条阴暗的小巷中。

他融入黑暗。



时间:2019/12/26 18:31

他在黑暗中出现。

他走出阴暗的小巷。

他刚从餐厅回来,其实所谓餐厅,里面的厨师都有米其林餐厅的水准。而这餐厅位于一座大型公司内,建筑的高度和占地面积成反比。尽管层数较少,但地下面积还是挺大的。

公司中每个人都西装革履,但在懂行人眼里,却也各有不同,唯独他是最突出的那个。

他身着Bijan的西装,从贴合度看,一眼可知其定制的痕迹。领带使用Stefano Ricci的独特定制,精制的面料让人不禁想靠近抚摸一番,近距离感受那布料的细腻与丝滑。脚踩一双Berluti Rapieces Raprises的皮鞋,在他那深蓝色的西装下,他左手那只Patek Philippe的表盘为深蓝色的手表尽管不那么显眼,但也足以吸引人的目光。身上的一身行头配以那看似天生的高贵气质,不容置疑,他是公司的一位高层。

他快步回到了他的办公室,皮鞋与地面碰撞发出的响声在走廊回荡,可他无暇顾及这一切,因为迎接他的,是他的上级的单独会议。

打开专用线路后,显示器上并没他上级的脸,有的只是MCD的品牌标识。

“领导。”他打声招呼,尽管多少有些紧张。

“长话短说,Vincent,这次关于地平线倡议的情报提供的非常及时,在安插‘临时工’上,你的选择十分得当,高层基于这一切,决定将你的管辖范围扩大,也就是——升职。愿你以后还可以为公司继续贡献力量。还有,高层派发了新的任务,需要派人卧底在SCP基金会,来自一个大客户,我会将详细事宜发送给你,注意查收。希望你可以对这项任务提起足够的重视,我相信你在选择临时工上没有问题,这次通话就到这里了。”

“好的,任务收到,谢谢您,再见。”Vincent可能已经不止一次地希望再也不见了,他上级那带着磁性来掩盖真实声音的伪音和通话时那永远不变的电脑屏幕,让他一次又一次地认为他在和机器说话。但同时让他高兴的是,他的线人的情报没错,L区的高层折了,他也就顺理成章地成为了这个国家北方地区的统一管理人。

处理完了他眼前的事后,按照他给自己定的工作日志,接下来该去处理想要告密的那个临时工了。

“真搞不懂为什么分身会脱离本体的控制。”

来到这个工司的地下区域,这里专门存放公司见不得人的东西。在这之中,有一个扇区是专门为他准备的。

在那里的一个房间内,吊着那个嘴不严实临时工,而在他面前的是一箱子的手术用具。

在作好了可以保护他金贵的西装的准备后,对Vincent而言,一场血肉盛宴要开场了。

一根管子顺着一台机器通过针管插入了那个临时工的身体,向他身体中输送的,是大剂量的安非他命。

“那是什么?你要干什么,我已经帮你……啊……”临时工惊恐地望着Vincent,但还没等他说完,Vincent便十分娴熟地将他的下巴错位了。

“嘘。”Vincent摆出一个安静的手势,示意他安静。

“放心,等一下就好。”

Vincent从箱子中取出一件十分精致的手术器具。伸入了那个临时工的喉咙里,在一番精细的操作后,剪断了他的声带。

“这样,你就能保持安静了。”Vincent边说边将那个临时工的下巴复位,看着他只能张嘴却不能说话的样子,Vincent十分享受。

“对了,你刚问我给你注射了什么,那是安非他命,它能让你在接下来的游戏中保持清醒。还有我自己配的一点药剂,让你不至于被疼死。”Vincent边说边掏出了一把手术刀和一把镊子。

“好了,接下来,游戏开始。”

Vincent熟练的挥动手术刀,刀锋在临时工的肚子上划开一道血口,那个临时工的眼神充满绝望与惊恐,深入骨髓的痛觉让他不断挣扎,但Vincent的捆绑是完美的,不会让临时工有一点动作来影响他的享受。

“不知道你愿不愿意听,我升职了。”在切割之余,Vincent说到。

“我现在成为了这个国家北方所有公司的管理人,尽管我还有一大堆狗屁上司。但可喜可贺,不是吗?”Vincent切开了他的小肠,专门切下一段,在切口处喷上了特制的止血剂来防止失血过多。紧接着,他用一把带有雕花的银制叉子插起,撬开了那个
临时工的嘴,把那段肠子塞了进去。

“怎么说呢,一路走来,我将无数人踩在脚下,毕竟,这是个弱肉强食的公司,没点本事可不行,这次升职我挺高兴的,这应该也算获奖感言吧,哼……大概吧。”他此时完全不管临时工的痛苦,看着他那绝望的眼神和嘴里那段被他嚼烂的肠子,Vincent十分享受。

“到现在为止,我想感谢的人还挺多的,感谢那些帮助过我的人,感谢那些伤害过我的人,他们教会了我很多。还有,感谢我的前女友,如果没有她的伤害,我可能还意识不到她就是个渣女以及工作的重要,为了感谢她,她身体的每一个部分都被我泡在了福尔马林里,而且还是当着她的面,就像你现在一样,她看着自己的器官被取出,却什么也做不了,最后她去见上帝了。顺便一提,我有专门的一面墙是用来放她的,如果你可以的话,我一定会叫你去参观参观,但你可能没这个机会了。唉,真遗憾。”在Vincent的感慨与叹息间,临时工的器官被一次地切割下又缝合上。

终于,那个临时工也渐渐到了极限,失去了最后的心跳与呼吸。Vincent露出了失望的神情,在继续缝合好了最外面的肚子后,他拍了拍手,几名负责善后的人员进来将尸体抬走了。

尸体被放入了焚化炉里,那里统一焚烧临时工的尸体。刚刚被Vincent折磨的那位临时工也不例外地被放了进去,不同于其它尸体的是,尸体逐渐变化,在短短几秒内变为了他本来的样子,无论是身材和相貌,都和Vincent一模一样。但却没人发现,慢慢地,尸体化为灰烬,与其它尸体的灰烬融为一体。

下班后,Vincent夹着电脑包走在大街上,在别人眼中,他可能只是个普通的上班族。但却没人知道,他的真实身份。

他在一条阴暗的小巷中。

他融入黑暗。



时间:2019/12/27 10:11

他在黑暗中出现。

他走出阴暗的小巷。

临近年终,可能出于奔波赶路的缘故,图书馆的人明显少了许多。

他身穿便服,跨进图书馆。图书馆分为上下两层,来自书籍的气息扑面而来,第二层的露台似乎更加重了这里的神秘感,依稀的几位读者与安静的环境,似乎更衬托出图书馆的神圣与体面。

他拐过图书馆中几个高大的书架,迎面而来的,是一扇看似普通的木门,上面还写着“闲人免进”。

推开门后,在外人的眼中可能只是保洁人员存放工具的储物间,但在蛇之手人员眼里,那是通往知识之海的传送门。

穿过传送门,里面仍旧是高大的书架,但不同于外面的是,这里的书架高得让人望不到头。

在穿过了层层书架后,他终于到达了目的地。

那是一个较大的房间,里面坐满了人。似乎他来晚了,台上的人已经开始了讲话了,但相对于主持人的进程来说,他来得刚刚好。

“在我们长期从MCD那里获取的情报来看,MCD在某些地区内部的高层因为特殊原因进行更换,进而导致我们需要重新对MCD进行评估。而在背后为我们蛇之手提供情报的,正是Vincent,我相信已经有人注意到了,他已经来了。”主持人指了指台下刚落坐的Vincent,“因此这一次的‘最佳卧底奖’的得主是Vincent,请他上来发表获奖感言。”

“今天,我十分荣幸地能站在这里,然后,发表我的获奖感言,十分感谢高层的决议,让我得以有一个机会卧底在MCD内部,进而我也就有了站在这里发表获奖感言的机会,怎么说呢……感谢所有人。哼……我想说的就这么多了,谢谢大家。”Vincent不想将他这一次的获奖感言拖的太长,因为他着急离开。

“好的,十分感谢Vincent的发言……”Vincent此时无暇顾及主持人的话,飞快向领导请示后,离开了现场。

他下一个目的地,是第三世界国家的一个地方,尽管距离在Vincent这里只是个小事,但他还是不想在蛇之手久留。

他在一条阴暗的小巷中。

他融入黑暗。



时间:2019/12/28 19:56

他在黑暗中出现。

他走出阴暗的小巷。

第三世界国家的集市总是喧嚣且杂乱的,但再乱的环境,也有人依靠它来干一些见不得人的事情。

此时的他,正在街边等人。忽然,一个人拍了他的肩膀。

他机敏地回过头去,但拍他那人先说话了,“无聊的复仇者。”

“傻逼的红右手。”他回答到。

那个拍他的人得到了满意的答案,“这边,跟紧我。”说着便转身向人流走去。

在穿过了拥挤的人群后,他们来到了一辆小型吉普车的面前。车皮上的铁锈似乎能更好的说明其年代的久远。

“你确定开这个?”他不禁觉得眼前这一幕不可思议。

“没办法,将就点吧。”引路的那个人回答到。

在经过了他认为十分煎熬的一段车程后,他们到达了目的地——混沌分裂者的地方分部。

他此行来只有一个目的,来参加混沌分裂者的年度颁奖仪式。

在经过了一系列的繁琐检查后,他终于来到了会场。尽管在资源调配上有些匮乏,但环境也算讲究了。

“大家,请静一静。”台上的主持人尽力维持台下的秩序。

台下渐渐归于平静。

“首先,欢迎各位来参加这次颁奖仪式,本次颁奖仪式分为3个部分。第一部分为外派特工的专属奖项,第二部分为研究人员最佳贡献奖,第三部分为为因工殉职的烈士进行追授。下面,颁奖仪式正式开始。”主持人在台上激动的宣布了这一切,台下众人也是十分期待。

“下面,让我们先有请长期卧底在SCP基金会的……”此时他知道,以混沌分裂者的传统,向来都是对卧底在基金会的特工十分客气。固然,第一个上台的绝对是卧底在基金会的特工。

台上那位特工十分利索,快速地结束了他的发言。

“好的,谢谢刘特工的发言。众所周知,知识可以改变世界,现在的我们已经不再将眼光停留在这个世界限有的知识上了,因此,我们把眼光放在了另一个组织的身上,那就是蛇之手。”

听到蛇之手之三个字的他回过神来,因为他知道,要到他了。

“下面让我们有请卧底在蛇之手的卧底Vincent上台。”主持人后退一步,示意Vincent站到演讲台后。

Vincent的动作丝毫不拖泥带水,快速移步至台前。

“Vincent卧底在蛇之手内为我们提供先进的知识与思想,这些知识和思想大部分来自其他星球或异次元,也正是这些知识,成为了我们与基金会战斗的基础。因此,本次的‘最佳卧底奖’的得主就是Vincent!下面,请Vincent发表获奖感言。”主持人兴奋地补充道。

“十分荣幸能站在这里,怎么说呢,内心五味杂陈。既有激动又有紧张。一路走来,十分感谢那些曾经帮助过我的人,十分庆幸能够加入混沌分裂者,也感谢高层对我的信任与认可。尽管卧底的工作非常危险,但是我却十分享受这一过程。当然,身为混沌分裂者的一员。我们最大的敌人就是基金会。为此,我认为我做什么都是值得的,蛇之手那里有许多对我们有益的知识和信息。这成为了我们打败基金会的重要基础。当然,在获奖之后。我不会停止我的步伐。我会更加努力的为混沌分裂者继续工作直到打败基金会的那一天到来。难道那间歇的复仇者应该再次用他那红右手来折磨我们吗?我相信那一天早晚会来的。谢谢大家的支持,我要说的就这么多了。”

回到位置上,Vincent可能还不知道,他已经成为了台下一些新人的榜样,。

时间流逝的飞快,在Vincent看来,他眨眼之间颁奖仪式就结束了,但似乎所有人都没有感觉到时间的加快。

“我送你回去吧。”刚刚带他过来的人说到。

“不用了,我自己走回去”Vincent戴上了那顶他常戴的帽子。

“你确定!这可有15公里呢!”送他来的那个人十分诧异。

“十分确定!”Vincent已经走远了,但他仍旧大声音回答了送他来的那个人的问题。

到最后也没人知道Vincent是怎么走回去的,但所有人都记住了他的背影,这也是他们最后一次注视Vincent的背影了。

他在一条阴暗的小巷中。

他融入黑暗。



他终从黑暗中出现

他漫步在无人的街道、小巷、广场、公园、房间、河边、工地旁、废弃大楼内

他在等待这最后一场盛宴的到来

他会心一笑

时间:2019/12/29 23:00

Vincent今天任何一个组织都没有去,但这8个组织的高层无一例外地收到了几乎相同的一封邮件。

时间:2019/12/30 0:00

在经过了繁琐的证据确定后,对应的8个组织,8个位于地球各地的8个逮捕小队出动了。而逮捕的对象,正是Vincent。

时间:2019/12/30 1:00

Vincent被成功逮捕,即将被押回去。这是除蛇之手外,其它7个组织基地得到的标准回复,而这7个小队位于地球各地,但他们的押送车上却都有一位Vincent。

不同于那7个组织,蛇之手并没有发现Vincent,但却在目标地点发现了大量书籍。在旁边的桌子上还留有一张纸条,上面写道:

至蛇之手:

当你们看到这张纸条时,证明你们已经发现了我的真实身份并派出了人来逮捕我,我并不想让你们和他们的下场一样,因为我尊重知识与书籍,这是一个文明赖以生存的东西。这里有许多书,记载了从我诞生到现在的很多事,把它们放到书架最高的那层。我只有这个要求了,愿你们能继续为这个世界传播知识。

Vincent我不过是个无名之辈罢了。


时间:2019/12/30 1:26

伴随着“嘣”地一声,无一例外,押送Vincent的车被炸上了天,车里的所有人都无一幸免。那爆炸的场面,就像新年的烟火一样,美丽又致命。


时间:2019/12/31 19:30

按照约定,那个服务生为门前的乞丐提供了早餐。当他看到那里乞丐满眼热泪地接过后,他似乎明白了那位先生的用意。他蹲坐在乞丐旁边,注视着他狼吞虎咽地吃完。

“谢谢您,太谢谢您了。”乞丐紧紧握着那个服务生的手感谢到。

“没事,不用客气,是一位无名氏先生告诉我帮助你的。”

此时,在一个不易被人发现的角落里,他正注视着这一切,露出了一个会心的笑容。


时间:2020/1/1 10:00

会场上热闹非凡,那个几乎可以容纳20万个生物的观众席就足已说明了会场之大。金碧辉煌的装饰,更上人觉得,得奖的人不一般。台下坐的不单有人类,事实上,真正的人类没有几位,大多数都是通过伪装融入人类团体的,除去人类,许多外星生物和异次元生物也到场参加,更彰显了这次颁奖仪式的包容性。

主持人:相信大家已经期待了很久,都很想知道最后的获奖者是不是你。当然,组委会嘱咐过我,所以现在还不能透露。请静静等待宣布时间的到来。

大概五分钟后,期间主持人讲了几个笑话活跃气氛。

主持人:(抬手看了眼手表)哎呀,好像到时间了呀。

主持人:唉,笑话的时间总是短暂的。出于需要,其实也是组委会要求,说是可以让颁奖更加正式。下面还请诸位听完我说的套话,虽然每一届词都一样。(台下发出一阵笑声)

主持人:欢迎大家来到第87届“Joke World”颁奖仪式现场,我们创办这个奖项的目的是为了让宇宙各处的生物拥有一个放轻松进行恶搞的机会,但不问于恶作剧,我们恶搞的是组委会指定的星球或次元。最终再由组委会审批每位参赛人员的表现,评选出冠军。由于本届时间较长,我们特意在诸位的座位上加装了三维投影,有忘记比赛规则或想了解更多的人可以按座位旁边的显示屏上的“查看比赛”按钮。



主持人:好了,以上为每届必讲的套话,接下来是宣布冠军的时候了(转身指向身后的巨大屏幕),那么,第87届“Joke World”奖的得主是!(主持人故意将声音拉长)无名氏先生!让我们掌声有请无名氏先生上台。

似乎是一眨眼的工夫,他已经坐到了主持人的旁边。

主持人:无名氏先生,可不可以冒昧问一下,您的参赛名称为什么叫无名氏先生?

无名氏先生:我非常喜欢给别人营造一种神秘的感觉。

主持人:原来如此。还有,您真正的相貌是这个样子吗?还是那种长着无数支触手还有些奇怪癖好的宇宙大章鱼。(主持人边说边在空中挥舞着双手,似乎为了突出他描述的事物)

无名氏先生:不不不,我可不是那种连描述都描述不出来,还爱重置历史的实体,我是地球的原住民。只不过活的久了一些。

主持人:说真的,这么精彩的恶作剧可不常见。您之前有参加过“Joke World”吗?

无名氏先生:之前没有参加过,虽然我可以进行星际间的穿越,但比较麻烦而且前86届比赛地点离地球有点远,过去比较麻烦,所以没参加。

主持人:不得不说,第一次参加就得冠军还真是少见,让我们再给无名氏先生来点掌声好不好。(台下再一次掌声)

无名氏先生:谢谢夸奖。可能我运气比较好吧。

主持人:无名氏先生,请问您对本届“Joke World”有什么看法吗?

无名氏先生:很完美!无论是从规则制定上还是工作人员行动记录上,一切都是那么无懈可击。

主持人:除去这些,您对本届其它参赛人员有什么评价吗。

无名氏先生:对参赛人员有什么看法……给我印象最深的就是在报名时一位蜥蜴人问工作人员没有拟态可以参赛吗,想象一下,一只大蜥蜴走在大街上,别人会以为那是行为艺术。当时真是笑死我了。

主持人:确实,虽然规则中没有写,但没有拟态确实在这个星球比较尴尬。

无名氏先生:还有,如果我没记错的话,这次应该有一位参赛人员被取消比赛资格的吧。

主持人:对,一位尤特纳斯人。那个种族的形态比较像你们地球人口中的“史莱姆”。他因为在你们地球的太平洋上放了个微形黑洞而被取消比赛资格。

无名氏先生:当时很多组织都注意到了。甚至还差点上了新闻。

主持人:但我们的工作人员及时发现了这件事并防止了事态变得更加严重。

无名氏先生:这就是为什么我说你们的工作人员完美的原因,办事效率出奇的高。

主持人:谢谢您对我们工作人员的夸奖,接下来让我们聊聊您是怎么想出这个点子的吧。

无名氏先生:已初其实也不知道怎么恶搞比较好,于是我把自己关在了一个我自己创造的空间里。在里面冥想了几个小时后,想到了这个点子。

主持人:这还真是奇特的灵感来源呀。

无名氏先生:其实我选择这个点子的主要原因是我对这几个组织比较熟悉。毕竟,在地球上,只要我想知道就没什么瞒得住我。

主持人:您愿不愿意介绍一下这几个组织。

无名氏先生:当然愿意。SCP基金会,致力于收容一切他们所谓的异常,其实里面的人全是中二病晚期患者。时不时发生个收容失效啥的。

主持人:您可不可以给我们解释一下什么是收容失效?

无名氏先生:其实就是他们关的异常觉得无聊了,出来遛一遛,然后就又被基金会给收容了回去。

无名氏先生:出于其内部的特殊性质,我既没时间也懒得从底层干起,所以我索性从基金会所有人的记忆中把我这个角色Vincent加了进去。之后,一切就如你们所见了。

主持人:确实,强行植入记忆是个不错的选择,在这8个组里还有几个和这个基金会一样的吗?

无名氏先生:完全一样到不至于,但有几个内部性质和基友差不多的。

主持人:愿闻其详。

无名氏先生:第一个是GOC,由一群枪性恋组成的组织,背后有政府支持,资金来源基本就没断过。有一大堆相较于现在先进很多的武器,因此,在GOC能用枪或武器消灭的异常都不叫异常,尽管他们经常玩脱,还容易把自己的某个小队浪没。

无名氏先生:举一个通俗易懂点的例子,如果基金会发现了这里,他们可能会斥巨资建一大堆收容间,再来雇一大堆人编辑文档与撰写协议,简单来说就是:收起来,放在那。这可能会使他们倾家荡产,但他们也绝不含糊。而GOC就不一样了,他们会选择一种更暴力的方式来应对你可能飞上街敲烂市民脑壳这件事,直接放一颗高能炸弹,当然一颗不行就多放几颗,直到够为止。因为这就是他们的宗旨。

无名氏先生:当然,都提到这两个组织了,就不得不说说混沌分裂者了。他们是上个世纪因为一次内战从基金会里分离出来的组织,但那次内战由于基金会高层的决定,现在已经几乎无人知晓了。但我想知道什么就能知道什么,所以他们的封锁对我而言是无效的。混沌分裂者与基金会势不两立。今天我给你做点手脚,明天我又骚扰你一下,跟过家家没什么区别。

主持人:谢谢您的生动搞笑的介绍,但我也做了点功课,应该还有几个以教会为本体的组织吧。

无名氏先生:是的,没错,欲肉教、破碎之神教会、地平线倡议。欲肉教就是一群变态,喜欢血肉已经到了疯狂的地步。就是,你可以想象一个人比一个高度变异的丧尸更恶心吗!所以每次我都选择空腹去。

无名氏先生:破碎之神教会与欲肉教大不相同,他们更崇尚机械,认为他们的神是至高无上且破碎的。他们热忠于用机械改造自己,使他们更像神的子民一点。其实在我看来,他们再搞搞可能就要带他们去做个图灵测试了。

无名氏先生:地平线倡议与这两个组织势不两立,地平线倡议多由本土的教徒组成,这些教徒的信仰都各不相同,有些来自基督教,有些来自天主教,还有一些其它教派的。总之,把他们三个组织放到一起,那决对是一场大乱斗。

主持人:原来地球上有趣的组织这么多呀。

无名氏先生:其实大大小小的组织有一大堆,但我只挑了几个大一点的。

主持人:应该还有两个被恶搞的组织吧。

无名氏先生:没错,MCD和蛇之手。

无名氏先生:MCD是个公司,但也有点像帮派。为了混进去,我那身衣服可花了我不少钱,只为了能更像高层一点。这个变态公司专门给一些达官显贵提供一些特殊服务或商品,在他们眼中买家有钱就行。

无名氏先生:蛇之手就不一样了,他们就好像是一群书迷一样,他们的聚居地到处都有,可能你随便在一个图书馆里就能看到,前提是你得看得见。我尊重书籍和知识,所以我恶搞他们的时候放水了。

主持人:这就是您为什么最后没有炸掉蛇之手派出的小队的原因吗?

无名氏先生:对。

主持人:根据我们的工作人员的报告,我们发现您尽管是地球的原住民,但您仍然使用了拟态。

无名氏先生:没错,在GOC。我的性别发生了变化,但这仅仅只是为了好玩。

主持人:哈哈,确实很有趣。那个被您干掉的女孩意识中的黑色石碑您介意说说吗?

无名氏先生:抱歉,这个不方便透露。

主持人:没关系,毕竟这是获奖感言,说什么是您的自由。

无名氏先生:但是我到不介意说说为什么最后每个组织都抓住了我

主持人:那是同一个人吗?

无名氏先生:不,我有制造分身的能力。那是7个我,但又不是我的本体。

主持人:那现在我们面前的是您的本体吗?(主持人露出一个会心的微笑)

无名氏先生:当然是,说获奖感言这么重要的事情当然得由本体来干啦!

台下一阵笑声。

主持人:好的,十分感谢无名氏先生的获奖感言。(主持人起身)

无名氏先生:(见状也站了起来)我也十分庆幸能获得本届“Joke World”冠军。

//主持人与无名氏先生握手。无名氏先生的另一只手在口袋中翻找着什么。

主持人:希望在下一届还能看到您的身影。

无名氏先生:事实上,下一届不会看到我了。

主持人:为什么,您不会再参加了吗?

无名氏先生:不,是因为这是最后一届“Joke World”了(他飞快地从口袋里掏出一个引爆器)

主持人表情变得十分紧张,伸手去抢引爆器。

无名氏先生飞快地按下了按钮。



atomic-bomb-1011738_960_720.jpg


“BOOM”



他望远处爆炸的会场。

“有的时候GOC的方式还不错。”

他默默掏出一根烟点上。

“不知道你们喜不喜欢这个Joke呢?”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