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年插曲
评分: +46+x

今天是新年之夜。
尽管气温很低,但是人们的热情却如火焰般高涨。出来庆祝的人群可以挤满这条本来就繁华、拥挤的街道。

但有一个年轻人却显得与氛围格格不入,就仿佛这个节日刻意得将他剔除在外一般。
年轻人坐在离人群不远的长椅上,无神的看着面前的人群,就像一座静止的雕塑一般。

“哥哥!请你喝!”年轻人的思绪被稚嫩的童声给打断。回头望去,一个穿着花边小棉袄的小女孩正捧着一杯稠状的饮料看着年轻人。

“请你喝!”小女孩又重复了一遍原来的话,试图将手里的饮料递给年轻人。

“我妈妈刚刚热的!很好喝!啊,还有!哥哥新年快乐哦!”女孩笑了笑,将饮料放到年轻人手中后,便转身跑回了咖啡厅里。

望着手里的饮料和远去的小女孩,年轻人并没有做出什么反应。但饮料的温度还是给他被冻的僵硬的手掌带来了一丝温暖的感觉。

又过了一会,不远处的那些本来就嘈杂的人群变的更加喧闹。哦,倒计时要来了。

“5!4!3!2!1!新年快乐!!”在这一年里的最后时光里,人们好不容易的达成一致,共同喊出了对彼此的祝福。

庆贺的人群跟随着新年的钟声狂舞着自己的双臂。从东头到西头,喜悦的氛围围绕着每一个人。大家互相拥抱、亲吻,每个人脸上都挂着幸福的笑容。

直到天空中出现一艘艘巨大而又不祥的“飞行物”。

人们都愣住了。有拿出手机拍照的,有尖叫的,有看傻眼的。人群虽然混乱,但是也还保持着最基本的秩序。

“诶!那是到底是什么啊!现在的投影技术已经那么高级了吗!”
“卧槽,什么东西!宇宙战舰!?”
“老铁双击666嗷!外星飞碟嗷!”
人们指着空中悬浮着的飞行物,七嘴八舌的议论着。

微妙的气氛被从天上的“飞行物”飘出一个奇异的光球给打破,随后即是爆炸与哭喊。

人群的秩序随着爆炸一齐崩溃,就好像雨季泄洪的大闸。人们互相推着、挤着、拥着,就只是为逃离那不祥的战舰。那些腿脚不灵活的、年老的、年纪小的、吓破了胆的都被那些跑得快的踩在了脚底下…

这绝对是人类史上最严重的一次踩踏事故。

而那位年轻人呢?

他依然端坐在长椅上,望着混乱不堪的人群以及陌生战舰。
哭喊声和爆炸声混作一团,竟有些意外的协调。
这种场景他见过多少次了?他自己也记不清了。

年轻人轻抿了一口手中的饮品,原来是热可可
“是这种味道…”年轻人自言自语道。

将剩下的饮料一饮而尽,滚烫的可可灼烧着年轻人的食道,让他再次真切的感觉到这一切都不是梦境。

伴随着光球发出的耀眼光芒,年轻人以及没有喝完的可可一起被蒸发成了气体。


依然是那条喧闹的大街,街上依然是狂欢的人群。
就好像之前的事故没有发生一样,时间又回到了新年钟声敲响之前。

年轻人依然坐在长椅上,无神的望着远处的人群。

这是第次重复了?年轻人自己也忘记了。
他也曾试图阻止“终结”的到来,但结果是徒劳的。
他也曾试图警告人们,但大家都只当他是给节日烘托气氛的噱头。
他也曾试图忘记这一切,但是每次“终结”过后,清晰的意识又会把他扯回现实。

对他而言,狂欢的人群就像一场定时上演的烂戏。
无知的人们庆贺着永远无法到来的“新年”。对即将到来的灾难全然不知。
直到毁灭已经砸到头顶了才又回过神来。哭喊着、哀求着、祈祷着有谁能来救救他们,然后迎接命中注定的死亡。
这出烂戏虽然荒唐却又千姿百态……

“真是无聊。”说罢,年轻人将眼睛闭上,倾听着新年的钟声,以及人们混乱嘈杂的哭喊声。
终结”又再次将世界带回到新年以前。


腻了、厌了、烦了,却没法从中脱出。
颓了、废了、累了,却只能选择继续。
无数次向人们解释何为“终结”,无数次祈求人们的理解。但除了与日俱增的无力感之外,年轻人什么东西都没有得到。
更何况根本就没人知道所谓“终结”究竟为何物。
日复一日的重复着同样的一晚。知道结局,却不知道过程,重复的景象唯一不同的就是被毁灭的方法。
倒还不如破罐子破摔?


依然是新年夜,依然是喧闹的街道。
但是这次,年轻人却坐在了某座高楼的天台。
没人注意他,没人在意他。他依然没法融入这个喜庆的节日。

望着天台下面欢快的人群,有的两两相对,有的拖家带口。年轻人的思绪也随着人群一起飘动,他想起他儿时的往事,想起他上小学时干的蠢事,想起初中时暗恋的女同学,想起父母对他的教诲……
但他却没法想起来他们每个人的样貌,无论是往日的同学、同事还是至亲的父母。他们的模样就好像一副被油漆胡乱泼洒的油画,看不出原样。

但那些都不重要了。
既然没法融入节日,那干脆就在这个节日里留下一些痕迹吧。

年轻人站了起来,站在了天台的边缘。
空中的烟花是那么的美丽,但他却无心欣赏。
一步、再往前一步、再往前一步……

随之而来的是令人胆颤的失重感和人们的尖叫声。


“啪嗒!”与空中炸裂开来的美丽的烟花相对应的,是地面上年轻人迸溅出来的脑浆。

死状不堪入目,根本就看不出来是个人的形状。

人群先是慌乱的跑开,然后又陆陆续续的聚拢过来。
胆大的人拿出手机拍摄,窝在人群里的记者也当然不会错过这种突发新闻。

尸体的周围站满了闻讯前来看热闹的人。
虽然拥挤,但是大家都非常有默契的没有太靠近那具血肉模糊的尸块。

“真可怜,一条鲜活的生命啊…”花店的店长摇了摇头。
“现在的人压力可真大。”路过的老人无奈的走开。
“真是,有没有想过自己的家人?现在还有这种不懂事的人!”秃了头的大叔一边用手机拍摄一边说着刻薄的话。

围观的人群对着尸体指指点点,肆意讨论。有冷言冷语的,有阴阳怪气的,也有感到惋惜和悲哀的…
不知道是谁报了警。警察赶到现场的时候也只是轻轻得将白布盖在了尸体上面。这种情况他们也不好处理,只能祈祷被人流给堵塞的急救车快点赶来。

“当!当!当!”随着钟楼的钟声响起,新的一年便到来了。
没有从天而降外星战舰,也没有突然出现的巨型蠕虫,更没有从下水道溢出来的绿色粘液。
人群的欢呼声盖过了警笛、盖过了阴霾,就连刚刚目睹了事故的人也在这一刻挥舞着双臂庆祝着新年。
而某人的死,就只是一个小小的新年插曲,随着旧的一年一同被翻去。

他又留下了些什么呢?除了成为某些人茶余饭后的谈资之外他什么能也没有留下。


咖啡厅里,一个穿着花边棉袄的小女孩闷闷不乐得趴在桌子上,手里把弄着一颗漂亮的透明棋子。
“妈妈…那个喜欢喝可可的哥哥什么时候会来呀…他答应要陪我下棋的。”

正在吧台里忙活的女人听见了女孩说的话,楞了一下。
是的,女孩并不知道年轻人坠楼的事,但女人知道,店里的其他人也知道。

“小姑娘说的是那个新闻上的小伙子吗?诶呦,那个小伙子可真是会给咱们找乐子,竟然会选在新年的第一天跳…..”
体态臃肿的男人正想就着这个话题展开讨论的时候,却发现吧台里的女人正恶狠狠得盯着他,于是他识趣的闭上了嘴。

女人从吧台里走出,坐在女孩的身旁,一边抚摸着女孩乌黑的头发一边说道:“亲爱的,还记得妈妈给你讲的那个故事吗?那个哥哥和卖火柴的小女孩一样,变成天上的星星啦。也许现在正在看着你呢。”
小女孩望着摆着工工整整的棋盘,若有所思。过了一会说道:“他不会再回来和我下棋了吗?”
女人没有再说话,只是微笑着抚摸着女孩的头发,一遍又一遍。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