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夜:雨的印记
评分: +11+x

2019年4月22日,18:47

不知何时起,我开始厌恶雨夜的到来。

我是一名普通的大学毕业生···普通的就和这些在我面前飞落的雨滴一样。每次只应随着其它雨滴一起落下,或许在别人眼中我的存在只意味着“一场雨”,而“一场雨”也代表了我和其它所有的雨滴···只有我自己才知道自己如何下落、如何流淌、如何消散···正如普通的雨滴一样。

如果,仅仅只是因为夜晚的雨滴让我想到了这种事才让我厌恶就好了啊···可现实却从不给我们幻想的机会。和其它刚毕业的大学生一样,挥霍4年的时光只能换来现实的一盆冷水···啊拉,当时的感受不是正和现在淋着雨的我一样吗?···拼了命地去找工作,受了许多白眼,流了许多苦汗···最后才在老家找到一份勉强糊口的工作。可南方的老家却常常下雨,虽然儿时曾体会过聆听雨水的滴落声带来的宁静,但现在那些滴答声带来的却只有厌恶。

似乎是为了衬托周遭灰褐色楼房的破败一样,老家落后城区的排水系统每每下雨都会让低洼的路面充满积水,而浑浊的积水使得老城仿佛洪灾过后的灾区一样。而我从公司加班回家搭乘的末班车也会因此而停运,使我不得不经过一处旧城区徒步走回家里···虽然逃过了发霉的座椅和拥挤的空间,但不断增加的疲劳却时刻冲击着我的耐心···“我恨这里。”···可,“这里”又是指哪里呢?

经过一处早已废弃的公园,呼吸着带有青草与泥土味道的空气,这或许也算是我人生中难得的享受了。“···还真是···破旧呢···”看着杂草丛生的公园,生锈的铁门似乎随着风雨而摇动,快要坍塌的凉亭即使是在雨中也不想前去避雨···即使是曾经有过无数人来往的公园,最后也只能落得这样的下场吗?“···那我呢?我最后也会被世界遗忘吗?···”

我曾想过,如果我那时没有抬头看向凉亭下的那一抹洁白,我的人生又会是怎样的呢?···可现实却从不给我们幻想的机会。那时的我看见一个穿着白色连衣裙的女孩站在那凉亭之下,呆呆地似乎在等待着什么,即使风将雨水抹到她的脸上,她也不为所动。

“是雨伞被风吹跑了在等雨停吗?”我站在公园的围栏外想道。“可惜啊,一般这种雨都会下一整晚,等是没意义的···不关我的事···”似乎是察觉到了心中萌发的某种念头,我急忙转过头走回原本的方向。“不关我的事···不关我的···”或许是那个小小的萌芽作祟,离开之前我又回头看了一眼凉亭下的女孩,而她似乎感受到了我的视线,歪了歪头,迎接着我的目光。

“那个笨女人···”小小的萌芽不断伸展,同时推动着我的双腿。穿过及膝的杂草,溅起的水珠拍打在我的脸上。冰冷的水滴没有让我变得冷静,反而因为萌芽的伸展而使我焦躁不安,直到我到达凉亭之下。

女孩从刚才起就一直看着我,似乎是在为我的行为感到困惑,她静静地站在那里望着我,似乎在等待一个答复。

我张了张口,最后还是先把伞递了出去。“别在这里躲雨,快打着伞回家···”

女孩接过我递出的伞,看了看手里的伞,然后抬起头继续看着我。我感觉她的目光似乎又在询问着什么。

“没什么,就是看你一个女孩子···总之,我这就走,你也快点打着伞走吧···伞不用还了,一把塑料伞而已···”

转身离开凉亭之前,我似乎听见一句轻柔的:“谢谢,你···”

今晚的雨,留下了它的印记。

2019年5月6日,18:30

原本那次经历并没有在我的心头停留太久。当然,也不可能在疲劳与忙碌的洗刷中停留太久。只是,两星期后的一次雨夜再次将我推向那个公园。

在到达那个公园之前,我曾幻想过是否能再次遇见那个女孩。或许是察觉到了自己的可笑,冷笑两声后我便放弃了这种天真的想法。伴随着雨水徐徐滴落在地面的清响,我感觉自己仿佛被这场夜雨隔离,一切似乎都离我很远很远,只有这些雨水还在我身旁不断地飘落···名为人生的枯燥大地往往会被这种短暂的幸福润湿,但本应枯燥的大地却无法留住这些珍物,只能感受着它们在自己的体内消散···一次,又一次,直到大地彻底地干涸。

“也该习惯了呢···不存在幻想的人生···就这样习惯下去好了,不要再犯这种错误了啊···白日梦什么的。”就在我这样渐渐沉浸在自己的世界时,一抹洁白又将我拉回到了原本的世界···和第一次遇见她的时候一样,她静静地站在凉亭之下,而即使手中握着一把伞,却任凭风雨滴落在自己的脸上。似乎察觉到了我的视线,她抬起手中的伞,随后静静地看着我···那一刻,我觉得她一直在等待的······似乎是我。

我之前踏出的路径早已被杂草所覆盖,因此为了到达凉亭,我不得不任由水珠再次打湿我的衣服,以及···再次体会萌芽不断伸展的感觉。当我到达凉亭的时候,女孩将伞递到我的面前。

“明明说过不用还的···”我暗自说道。似乎察觉到了我并不想接过那把伞,女孩又将伞向前递了递,最后干脆塞到了我手里。看着我拿着伞不知所措的样子,女孩笑了。

看着手中的伞,不知为何上面似乎附有一些灰尘,仿佛被放置在外很久的样子···嘛,毕竟是陌生人借给的东西,没有义务好好保养,倒不如说还能还回来就已经很好了。

“谢谢···可是···你怎么办?”我问道。

女孩指了指石椅上的一把破旧的伞···如果真的要说的话,那把伞仅仅只能称为“差不多还能用”的程度。但我并不想多问,也觉得自己不应该多问···这时候,转身离开或许才是我应该做的。

女孩似乎察觉到了我离开的想法,默默地低下了头,不再多说些什么···或许···或许只是我的错觉,我觉得她不希望我就这样离开。但是···

“···谢谢,再见。”随着脚步的转动,我觉得心中小小萌芽的外壳也不断地被挤压、根须不断地伸展···最后,原本只存在于手脚的萌芽,伸展到了我的喉头,催促我发出声音,正如同之前推动我的脚步一样。

“在我走之前···能不能···能不能告诉我你的名字?”

風見 水仙Kazami Suisen1。如果可以,下一个雨夜再见,先生。”

不知何时起,我开始期待雨夜的到来。

2019年8月13日,19:04

在那之后,每次雨夜我都会和穗叁在那个凉亭相聚···哦,穗叁就是风见 水仙。因为我一开始并不懂日语,所以自作主张地替她取了这个名字···不过,虽然这么说可能有些自以为是,但这也算是我对她的昵称。

穗叁应该是附近一所大学的日本留学生,虽然老家唯一的那所大学并不是什么很好的学校,但穗叁为了怀念曾客居在这里的已故的祖父,所以特地来到这里留学。而她也是因末班车的停运而不得不经过这个公园。第一次相遇的那一晚,她因为雨伞被风吹走,所以才不得不在这个凉亭避雨。

······为什么是“应该是”?···因为穗叁并没有直接对我说过这些话。虽然有几次我试着询问她的身份,但她每次都沉默不语,或许是她并不希望别人进入自己的生活太多吧?而我在失败了几次之后虽然放弃了,但也常常以开玩笑的方式提出自己的一些胡乱猜想。而当我提到她是不是为了亲人才待在这里时,她点了点头,说道:“···爷爷,曾住在,这里。”

穗叁的话并不多,但却很喜欢给我讲一些有趣的故事。而我有时候也会和她分享一些听过的趣闻,偶尔也会为她推荐几本我在大学时看过的书。有时,为了和她多聊几句,我也会求她教我一些日语。那是···很幸福的一段时光。以至于每天夜晚我都急忙入睡,期待着一睁眼便是明天的早晨,期待着明天的夜晚又是一次雨夜。如此渴望,和之前因为厌恶疲劳与忙碌而拒绝从梦中醒来截然相反。但偶尔我也会害怕。害怕自己冒着夜雨赶来的时候看不见穗叁;害怕自己会安慰自己她只是一次没有来而已;害怕自己自那以后发现穗叁彻底离开了这里······

我当然也试过在雨夜之外的时候来到这里,可意料之中的,穗叁并不在这里。我告诉自己:“因为我和她只是朋友···不,或许连朋友也说不上。但我也不想再贪求些什么了,也不应该再贪求什么···因为她值得更好的人生···而我又算得上什么吗?···现在的这些就已经是梦一般的幸福了。”

可即使如此,和她在一起的时光依然让我期待着每一次雨夜。伴随着雨水轻微的滴答声、在每一次雨夜的寂静中,夜雨滋润着一片干涸的大地。

······直到今天。

2019年8月13日,19:05

我原本是一株来自日本的水仙。几十年前,一名姓风见的老人把我带到了这里。老人把我和其它的花种在这片公园里。

公园的环境很好。阳光充足、空气清新、泥土也都很好。公园里每天都有很多人来往。他们喜欢老人的温和,也很喜欢老人的花,但他们并不会随意采花,他们爱护花。虽然当时的我并没有眼睛,但我依然能感受到幸福的味道。那时候,我希望自己能一直待在这里。

但是后来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来到公园的人越来越少了。一开始是那些早出晚归的青年人,后来是喜欢四处跑动的小孩,直到最后,那些聚在树荫下喝茶的老人也不见了。而公园,也彻底荒废了。只有姓风见的老人偶尔会来这里为我们浇水。可是有一天,风见老人也消失了······

“人类,还真是,短命。”这是我当时的感受。

虽然人们现在都离开了,但我还有其它的花陪着我。我们互相鼓励,互相支持。我们觉得,虽然人们现在都离开了,但我们也能依靠自己度过这段时间。或许哪一天,我们会发现人们又回来了,公园又回到了以往的样子······直到最后,他们也都抱着这样的想法一一死去。

“原来,是我,活的太久吗?”我独自一朵花想道。

杂草逐渐占领了这片公园,当他们在腐烂的花从中发现我的时候,他们很惊讶我竟然还活着。或许是可怜我的经历,又或者是害怕我的存在,他们并没有占领我附近的土地。而我却只希望他们能来到附近,和我说说话···即使是现在,在公园一角的杂草丛里,还能发现一片没有杂草的土地,中间孤零零地有一支水仙。

孤独带来的除了痛苦,还有渴望,而更重要的是,孤独带来了思考。我开始思考自己为何会在这里:“因为,风见,带我到了这里。”

我喜欢在这里吗?:“过去,喜欢。现在,不喜欢。”

那么,我又要去哪?:“日本,回家。家里,不讨厌。”

怎么回去?:“不可能,放弃。”

那怎么办?:“不知道···”

不知道······得到最后的结果的那晚,是一次雨夜。冰冷的雨水滴落在我的身上,而有那么一刻,我似乎回到了一切都还在的时候,当时的我披着水珠感受温暖。可现在,我却因为水珠在我身上流淌而发抖。我呆呆地望着远方,回忆着过去的公园,也在幻想着日本的风景。可事实是,我既无法回到过去,也无法前往未来······

“就这样,结束?”我问我自己。

“嗯,就这样,结束···他是谁?···在看我?”

悲伤被一个男人的视线打断。我歪了歪头,迎接着他的目光。而在我思考他在看什么的时候,男人走进早已荒废的公园,穿过杂草,走到我的身边。

“别在这里躲雨,快打着伞回家···”他对我说。

我接过他递出的伞,看了几眼。“是完好的,伞?为什么,给我?”我想道。

我抬起头,期待着他能告诉我答案。

“没什么,就是看你一个女孩子···总之,我这就走,你也快点打着伞走吧···伞不用还了,一把塑料伞而已···”男人说道。

握着不知为何来到手里的伞,感受着上面残留的余温。这种感觉和过去的一样,可却有些不同···这就是家的感觉吗?

看着男人离开的身影,似乎是为了询问什么,又似乎只是不甘心他就这样离开。

“谢谢,你···”心中的话语第一次传到耳旁,男人的脚步似乎停顿了一下,但最后还是离开了。

看着他被雨水模糊的背影,我才意识到,自己在雨夜之中成为了人的模样。

或许是期待着将它归还的那天,我把伞放在凉亭的石凳下,努力地从路过的野兽那里保护着他给我的东西。而更幸运的是,我在杂草丛中又找到了另一把伞。这样,他或许就能放心地收回原本的伞了。

没过多久,男人再一次路过了公园。虽然当时的他似乎在想着别的事情,但他依然看到了我。我抬起了手中的伞,期待着他能快点来到我的身边,期待着他能告诉我一些让我困惑已久的答案。

之后,男人再次穿过杂草,来到了我的身边。似乎是为了炫耀被自己保护完好的伞,我将伞向前递了递,最后干脆塞到他的手里。看着男人拿回自己的伞的样子,不知为何,我笑了。

“谢谢···可是···你怎么办?”男人问道。

我指了指放在一旁的另一把伞,男人的眼神似乎有些犹豫。我觉得,或许他并不喜欢花时间从我这里取回伞,或许他现在只想离开······

“···谢谢,再见。”说完这句话,男人还是转身离开了,但是······

“在我走之前···能不能···能不能告诉我你的名字?”他问道。

風見 水仙Kazami Suisen。如果可以,下一个雨夜再见,先生。”我用早已准备好的名字回答道。

自从那时起,我开始期待雨夜的到来。

之后的时光,很快乐···不,即使称作幸福也不过分。每次雨夜,我都会和男人相聚在凉亭之下。虽然我早已经准备了一个名字告诉男人,但男人却为我起了另一个名字:穗叁。当他第一次这么叫我的时候,我希望这才是我真正的名字。

为了更多地延长相聚的时光,我会告诉他那些我专门从鸟儿那里问到的故事,而男人也会告诉我一些未曾听过的趣闻。男人有时候也会为我带来一两本书,虽然我无法读懂上面的符号,但光是抚摸着从他那里得到的东西,我便觉得很快乐。而更让我感到高兴的是,男人有时会询问我一些家乡的语言,虽然我无法书写,但过去的经历足以让我回应他的期待。能够帮助他、被他需要的感觉,真的很好。

可正如曾经生机勃勃的公园变得荒废一样,我早应明白我努力抓住的一切都会从指尖悄悄流逝,等到再次摊开手掌时,才发现一切都已经不在了······

即使我们只在雨夜相聚,而相聚之后也仅仅只是闲聊。但每每当他问到我的经历时,我总是选择了沉默。或许···我也只应选择沉默。我不敢想象他是否能接受我的身份,更不敢冒着毁掉一切的风险。但谢天谢地的是,男人之后似乎放弃了询问我的来历,虽然他有时会提出一些自己的猜想,而当听到一些比较正常的猜测时,我也会轻轻地点点头来回应他。而且,原本让我担心的问题,反而成为了更多地和他交谈的机会,或许这并不算什么坏事。

但真正让我担心的是,男人曾在雨夜之外的时候到来······即使我渴望像以往那样站在他的面前迎接他。但当我躲在草丛中看着自己绿色的手臂时,我感觉脸颊又像是被雨水淋湿一般湿润,但不同的是:“为什么,水滴,温热的?···”

而且···有时我会意识到,男人的生活并不是幸福的。偶尔我会从他的眼中看到一种疲惫,一种···痛苦。那种眼神,我曾从住在公园附近的一些青年那里看到过。听树荫下的老人说,他们在为了生活而工作。虽然我并不懂得“工作”是什么,但我知道,男人现在很辛苦···而我却没有办法帮助他。

可···真的是这样吗?···或许并不是,尤其是当一些自称SCP基金会的人找到我的时候。那时我想我明白了,既然他迟早会离我而去,那么为什么我不为他留下一份礼物呢?即使我无法亲手交给他······

2019年8月13日,19:10

“穗叁。虽然这么问可能有些冒犯,但···你能告诉我你的生日吗?”身旁的男人向我问道。

“生日?···9月,12日。”我随便说出了一个日子来回应男人···生日吗?其实,我自己也不知道呢···

“啊?原来就在下个月吗?···穗叁,不知道那一天你有没有时间。但我希望即使那一晚不是雨夜,我也希望你能来到这里···我想,给你一份礼物。······啊,当然,如果让你感到困扰就算了···”

“怎么会?···先生,能不能,告诉我。和我,在一起的时间,你,怎么看?”我问出困惑已久的问题,因为···再不问就没有机会了···

“我···我当然是···”

“请问,是快乐吗?还是,不快乐?请你,告诉我。”

“当然是快乐了···穗叁,你问这个干什么?倒不如说你今天说的话比以往要多···啊,我不是说你多嘴,只是···你似乎和以前有些不同?怎么了吗?是我问你的生日,让你不高兴了吗?”

怎么会···到了最后还知道你在关心我就足够了啊···那么···

“怎么会?···今天我先走了,永别了Sayōnara,先生。”

“喂···穗叁,你今天先走吗?况且,‘Sayōnara’是‘永别’的意思吧?再见不是念‘Mata ne’吗?你明明教过我的,怎么你现在却搞错了?···穗叁···你还好吗?”

“没什么···先生,认识你,真的太好了···”

“喂,水仙···到底···我的头好晕···”男人挣扎着从石凳上站起。虽然他早已无法站稳,但依然向我伸出手,似乎想要挽留我一样。

“真的,很高兴哦,先生···那么,博士先生,你们,也要履行约定。”

2019年8月13日,19:10

行动记录:

对象:SCP-CN-[暂无编号]-534682

行动员工:Green博士,心理治疗师Nightmare,Red特工

前言:对象于数天前在南方某市被当地的基金会特工发现。在与对象尝试进行沟通后,对象接受了基金会的收容申请,但前提条件是满足对象的一项要求。在适当考虑后,此次行动的总负责人Green博士同意了对象的条件。正式收容于8月13日开始。

<记录开始>

[暂无编号]-53468:“真的,很高兴哦,先生···那么,博士先生,你们,也要履行约定。”

Green博士:“当然。如果您愿意协助我们的话,我们自然会遵守约定。风见小姐。”

[暂无编号]-53468:“谢谢,你,博士先生。”

Green博士:“那么。在正式收容前,请让我再次确认一下您的条件。您希望让您身旁倒下的那一位遗忘掉自今年4月22日起的相关记忆,而在记忆删除后,您希望我们为那位提供一些生活上的帮助。对吗?”

[暂无编号]-53468:“是的,没问题。”

Green博士:“了解。Nightmare,麻烦删掉那位的记忆。Red,请为风见小姐戴上这个。”

Red特工:“还真是没有品味的追踪器呢···风见,你在干什么?”

[暂无编号]-53468:“抱歉,就一会···Red小姐,你似乎和我很像?你也是,妖怪?还是,怨灵?”

Red特工:“喂喂,咱可是真正的人···算了,你就当咱是你的同类吧。”

[暂无编号]-53468:“那么,你可否告诉我。为什么,我的手,抱着先生的头,手感觉很温暖。可胸口,却很冷。以及,混在雨水里的,在我脸上温暖的水珠,到底是什么?···”

Red特工:“喂···[叹气声]···其实啊很多异常,哦,就是你所说的妖怪,怨灵之类的,都是依靠思念才存在的···虽然你一开始思念的可能是别的东西,但现在你所思念的是他吧?这叫做爱,而你脸上的叫泪水,是爱的证明···喂!Nightmare,你笑什么!?”

心理治疗师Nightmare:“没什么,就是不知道你还能说出这样少女心的话。···风见小姐,请让开。我需要执行我的工作了。虽然我刚刚让他睡着了,但你也不希望自己破坏了我们之间的协议,以及他改善生活的机会吧?”

[暂无编号]-53468:“当然,Nightmare先生······爱吗?爱,真的是很高兴的东西呢······”

心理治疗师Nightmare:“[叹气声]······风见小姐,请把你所贪恋的一切当做一场美丽的梦忘记吧。那么,请不要怪罪我······”

[强烈的杂音]

<记录结束>

2019年9月12日,18:57

不知从何时起,原本糟糕的生活渐渐开始好转。先是被公司提拔到总公司工作,工资高就不必说了,连加班也几乎没有。每天晚上走几步就可以到达地铁站,乘坐舒适的地铁回到公司为员工安排的公寓。原本应该是很高兴的事情,可···为何我感觉自己似乎忘记了什么?总觉得心里似乎···有点难过?

而且,最奇怪的是···

“谢谢惠顾,先生。”

“啊,没事。”最奇怪的是···我为什么会这么想来蛋糕店买块蛋糕呢?···算了,就当做晚餐吧。

打开新搬入的公寓的防盗门,若大的房间里没有一个室友。虽然有很大的私人空间是很好,可这总让人觉得怪寂寞的···

“等等···这盒东西的包装怎么拆?···窗子那里是什么声音?”

“···嗯?下雨了啊···算了。穗叁,生日快······乐···”

[“生日?···9月,12日。”]

···不知为何,我的视线开始变得模糊。

“···穗叁···是谁?······”

[“没什么···先生,认识你,真的太好了···”]

···不知为何,我觉得似乎有什么在敲打我的胸口,如此强烈,似乎是很重要的事。可···我却一点也想不起来。

“······”

[“真的,很高兴哦,先生···”]

不知何时起,我总是在雨夜静静地流泪。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