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绝:崩坏时分
评分: +22+x

在美洲原住民的部落中。流传着温迪戈的传说,

传说中。温迪戈是食人的怪物。由残食同类的人类所变。

虽然这种传说的诞生。多半是为了防止部落中发生同类相食的情况,但是,如果只是为了避免食用人类的尸体,

或许并不需要如此大费周章地编造一个传说。换句话说。对于那些经历漫长饥荒的原住民来说。

食用人肉这种行为本身似乎并不可怕。那么又是什么使得他们将食人视为禁忌,并为此编造出温迪戈的传说呢,

或许根源并不在于食用人肉这种行为。而是来自另一种行为,狩猎。尤其是针对人类进行的狩猎。

我们可以想象,若是在一个部落中存在过依靠食用人肉而度过饥荒的情况。那么对处于饥荒的很多人来说,自己身边的同伴将会是最简单的食物来源,

可毕竟死于自杀或意外的人并不会很多,至少无法满足那些为了生存而选择同类相食的人,

那么那些还活着的人便成为了最理想的食物来源。

—选自《食人的温迪戈》

2019年9月30日,晴

今天早上,杰集问我们这次的国庆假期有没有安排。虽然他嘴上说着没什么,就是问问。但我和遵言都能看出来,他这次也想组织宿舍里的人一起去什么地方。

而当得知我们都没什么安排后,杰集就说他想带我们去他老家的一处别墅度假时。虽然一开始遵言满脸的不情愿,但或许是不好意思只有自己拒绝,他还是和我一样答应了。

嘛,虽说不知道为什么,遵言似乎一直都不太喜欢杰集的这种“热情”。但我其实还是满喜欢他带着我们四处玩的,尤其是每次的费用都是他自掏腰包付的。毕竟是有钱人嘛,花钱就是大气。

反正我是很高兴自己的宿舍里有个像杰集这样讲义气的富二代的。

2019年10月1日,晴

好吧···虽然杰集之前就说了,他家的这个别墅有点偏僻。但没想到居然在一个这么远的小镇里,下了火车后还得坐几小时跑山路的公交才到。

最后到的时候已经下午五点了。虽然杰集已经事先雇人把别墅打扫干净了,但原本预定的食物、饮料什么的却还没到,所以我们只能拿背包里的面包什么的凑合一顿了。不过幸好璀若因为吃不惯农家菜什么的,所以带来了不少的罐头,所以这顿饭还是有点滋味的···不过看着杰集和璀若吃饭的时候还在秀恩爱,多少让人吃不下去就是了···突然感觉这次农家乐或许没我想的那么有趣了。

不过,我现在也还是想再吐槽一遍···这里实在是太偏僻了吧?手机在半路就没信号了。而我们手里连一副扑克也没有,所以吃完饭后我们就立刻分好了房间,然后各干各的了。

遵言的房间就在我隔壁,而璀若说是因为自己一个人睡不着,就搬到杰集的房间里了···操,有对象了不起啊!?瞧不起哪只单身狗呢?

不过我这里的房间之前似乎是一个书房来着,所以有一个满大的书桌和满满几书架的书什么的。虽然我一开始只是想找几本小说来消磨时间。可出乎意料的是,这里的书架上有好几本特别···奇怪?还是说神秘?···反正就是那么几本书。

书里面记载着不少民间神话、都市传说什么的。虽然我本来就对这些东西感兴趣,不过更让我感兴趣的是其中一本书里记载着一个仪式···不过说是仪式,其实也就是抄几段字符,然后再念几遍什么的···说是完成仪式后就能让人过得顺风顺水。

只能说不愧是迷信吗?要是这么简单就能实现愿望什么的,怎么可能···让人拒绝嘛。反正我也是闲的无聊,试试就试试吧。又不是召唤血腥玛丽的哪种麻烦的仪式,就全当玩吧。

2019年10月2日,晴

爬山真的好累啊···而更让人心累的是,山顶上那座破庙根本什么有意思的都没有,除了几个来烧香的村民,就是几个和尚。之前杰集还说这里是个景点什么的···感觉自己好像上当了···

不过山脚下那家牛肉面是真好吃。就算是一开始发誓自己绝不吃农家菜的璀若,也忍不住吃了一碗。而且我现在也想再吃一次···算了,再说下去就和那个都市传说一样了。

不过在我们回来的时候,看见了另一个人在大门旁等着。他说他叫陆国,是被村长派过来给我们当导游,顺便传个话的。虽说之前就听说过杰集他们家在这里很出名,但直到今天我听见陆国替村长说的那一堆恭维话后,我才意识到这一点有多么真切。

后来,杰集倒也是不摆架子,干脆就把陆国留下来吃晚饭了。而陆国倒也是够意思,还专门跑去买了几瓶酒和一些肉···虽说那几瓶酒基本就是被杰集和陆国喝光的吧,但确实是很有趣的一次聚餐。希望之后的几天我们也能聚在一起吃饭。

哦,忘了写了。之后陆国和杰集都喝了个烂醉,所以杰集就干脆把陆国留下来过夜了。

2019年10月3日,阴

我他妈的···(涂改的痕迹)···到底发生了什么?

或许是因为昨天晚上我们都喝了点酒,所以醒来的时候基本都已经过中午了。而醒来之后我们也都没什么干劲去外面···感谢那些天杀的酒!

后来陆国替我们买了午饭···操!···我要冷静,冷静···不要管外面的声音,专心写下去···写下去···

一开始我们就想方法消磨时间···一直到了下午···

本来我们还在客厅里打牌···牌也是陆国带来的。打到一半的时候,尊言问我们有没有听见什么,一开始我们还以为他太闲了,听措了。可后来我们也听见了一些奇怪的声音···愿本我们也没在意。可后来那声音越来越大,也越来越清楚···最后还是陆国反应过来了,他说那听起来感觉像是出事了。至于是什么事,他也不知道。

我们那时候倒也没在意,可后来事情越来越不对劲了···直到村里的大喇叭响了。有一个不知道是谁的···反正陆国说不是村长的人在那里喊。说是让村民不要出门,也千万别去找还在外面的人。后来,直到喇叭被挂断都是一段听不清的噪音···现在我才反应过来,那个人那时候可能已经死了···

然后杰集和陆国就要去外面看看到底怎么了。可当他们刚到院子里的时候,院子里的大门就被什么撞得颤颤发响···就算是跟在他们后面的、还在客厅里的我和遵言也听得清清楚楚······

我们四个都被外面的那东西吓到了,就那么呆站在院子里。也没人敢动,更没人敢开门···最后还是在门外安静了之后,陆国才透过门缝看了看外面。第一次陆国说门缝另一边黑漆漆一片,什么都看不见。可后来等杰集再看的时候,杰集却说看得见外面,可外面什么也没有。现在我才明白,会不会···在陆国看的时候,外面的那东西还没走······不过现在大家都很害怕,我不能再说这种吓人的话···而且,可能也不是只有我一个人想到却不敢说···

就在璀若也出来问我们到底怎么了的时候,我们听到了一声枪响,那种土枪开枪的沉闷的声音···就在我们外面不远发出来的,而之后的声音···我相不起来了,或者说我不愿想起来···

那时候,我们才明白,从几分钟之前到现在,这种声音发生在了小镇里的各个地方······

而即使到了现在,晚上十一点以后,我还是能隐约听见外面传来的···那种声音。

2019年10月4日,晴

他跑了!他跑了!陆国那个王八蛋带着一些食物跑了!妈的!

不行,冷静···冷静。事情已经过去了···过去了。

今天早上大家醒的都很早。或许是和我一样,因为昨天发生的事情而睡不着。但直到中午我们也没看见陆国从房间里出来。而当璀若发现放在冰箱里的食物少了很多之后,杰集才打开陆国的房间,发现里面空无一人。

那时我们才意识到他跑了,而且把本来就不多的食物带走了大半。

当意识到陆国就这样把我们留下来等死,自己却逃命后。即使是沉默的遵言也跟着璀若痛骂··或者这种说法也算是委婉了。不过其实我们都知道怎么骂都是没用的,只是把这当做发泄情绪的机会罢了。而骂完之后,杰集拿出了剩下几瓶酒。那大概是我第一次体会大口大口喝酒的时候了······

喝醉之后我们反倒是冷静了不少,不再发声。最后还是杰集打破了沉默,满嘴酒气地说了句蹩脚的笑话。虽然我听不懂,但还是跟着其他人大声笑了起来···或许也根本没人听懂吧?反正骂也好、笑也好,都是在发泄情绪···而在大声笑完之后,我倒是觉得情况不似我想的那么坏了。

或许就和杰集在满屋的酒气中所保证的一样,一切马上就会好起来吧?

2019年10月5日,阴

陆国···回来了,或者说···他的一部分回来了···

今天早上我是被璀若的尖叫声吵醒的。虽然当时的我还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但是当我本能的支撑起身体,打算去杰集的房间的时候,我却摸到了一坨黏糊糊的东西···而当我抬起黏糊糊的右手时,我看见自己的手里全是血···但却不是我的血···看着手上的血液滴落到它的来源,我看见了一堆血肉模糊的血肉···除了碎裂的骨头和内脏,其中还夹杂了一片陆国身上的衣服碎片···

那天下午我们拿着木棍和菜刀,将别墅里房间检查了一遍又一遍···无论是床底还是柜子后的夹缝,我们都看了个遍···可直到我们筋疲力尽,我们都没有找到一点东西···我不知道我们是否应该为此感到高兴···又或者,其他人也和我一样为此感到害怕?······

今天的下午,在一片寂静中。我们无言地同意了杰集那句:“没有什么事的话,大家以后还是待在自己的房间里吧?”

以及···直到现在,我也只听见过遵言的房间传出打开房门,丢出什么东西的声音···

2019年10月6日,阴

一直待在自己的房间里的感觉并不好受,虽然我可以靠看书和睡觉来消磨时间。但我却没办法忽略腹部的绞痛···虽然分给我的那一份食物或许还可以让我再撑一段时间,但或许也不会有多久···

而更让我难受的是一种异样的孤独···即使知道隔壁房间还有其他人,但是却不能和他们见面,也不知道他们在干什么···就仿佛我,或者我隔壁的人只是无法与人沟通的怪物一样···

虽然我试着隔着墙壁对他们大喊,可每次当我刚刚开口时,我就闭上了嘴···原因或许和我们将自己隔离的原因一样,是怀疑···面对恐惧时,没有理由的怀疑···而直到今天,当我第一次直视镜子里自己的脸时,我才意识到那种表情有多么难看···

也是因为这个,我现在能透过窗户看到外面满地的镜子碎片。(因为这个我不能出声!)

不过让我稍微安心一点的是,今天稍晚的时候,我听见遵言在隔壁敲我们房间之间的墙壁。而当我也靠敲打墙壁回应时,他仿佛安心一样地停下来了···或许他也觉得一个人太难受了吧?

2019年10月8日,阴

因为饿到连看书消磨时间的力气都没有了,所以我就干脆试着把一些质地柔软的书泡在水里吃了···味道和口感都很糟糕,但吃下去之后肚子至少没那么痛了。

可当我喝下第三杯浆糊一样的东西时,我却把之前的两杯也一并吐了出来······该死···操,我就不能不看那个装着肉的罐子吗?

今天遵言敲打墙壁的次数更加频繁了,可我却已经没有力气回应了···即便是现在写的日记,也仅仅只是为了避免自己将注意力放在窗户外面罢了···因为我总是感觉窗外有一股视线让我毛骨 song然。

所以即使现在的我,只是在把一些句子毫无逻辑地拼接起来,但也需要继续写这种“日记”。

2019年10月10日

不知为何,那股视线似乎离我越来越近了。一开始或许只是在院墙上看我,但今天我确定我看见他的那双眼睛出现在窗外了···就那么静静地盯着我···我能感觉得到!

虽然我觉得自己需要出去看看那到底是什么,但是我怕门外···我怕门外是被我吃掉的

最后,我拿床单遮住了窗户···可我却感觉他这时就直接透过床单没有遮住的缝隙看我,甚至不再需要躲开我的视线···所以我又拿书架上的书页沾满尸米,黏在窗户周围。

我是安全的。我是安全的。我是安全的。

10月12日

我听见了!我听见璀若被杀了!

今天早上,昨天晚上,或者就在刚刚。我听见杰集和璀若又吵起来了!···比之前的那次还要严重。

后来···后来?···对,后来!后来我听见璀若在喊救命。不知道是向我喊,还是窗外的那东西,又或者谁都不是。

在璀若的喊声停上之后,感觉杰集在等我和他说话···他就这么一直静静地待到现在,可我确定他在等我说话!但我不能出声,我不能出声我不能···

可为什么不能?

15

没了!被 其他人吃光了!···[无法识别的字迹]···可我需要!我需要那些···

一定是杰集,他为了吃她,才杀她。而且他也要吃我!

我必须我必须我必须我···

[疑似为无意义的涂鸦]

行动报告:

行动编号:2019-10-78

提交人:Slaughter特工,Wolves特工。


此次行动的目的为证实名为王陆国的、疑似异常事件的幸存者所提供的情报。

在探索4日后,小队于10月16日成功发现了疑似对象口中遭受异常事件的村镇。并决定分为多组,对村镇进行调查。

在调查过程中,多名特工报告遭受异常生命体(以下简称H-52)的袭击。关于H-52的详细内容,请移至Green博士的解剖报告。

而在探索过程中,我与Wolves特工发现一具犬类的尸体。且其周围散落少许的碎布,花纹与王陆国获救时所穿服装一致。怀疑其为对象口中曾袭击自己的犬类。

值得注意的是,该尸体疑似为外力撕裂造成,并不符合H-52的尖锐附肢造成的伤口,也绝非人类所致。而且该尸体的部分组织缺失,也不符合H-52无需进食且专注维护领地的生理习性。

而在该尸体附近的别墅内,我们发现了两名人类幸存者。当时其中一名幸存者正在啃食一具人类女性的尸体,并表现出一定程度的暴力倾向。而另一名则因极度缺水与饥饿而处于昏迷状态。在成功控制住拥有暴力倾向的幸存者后,我们联系了医疗小队尝试救治另一名幸存者。

而在对别墅内部继续探索时,我们发现一具人类男性的尸体。该尸体的死亡时间疑似于10天之前,死因为过度饥饿。而在尸体与尸体四周的墙壁上发现了大量啃咬的痕迹,根据Wolves特工推测,此类痕迹疑似为鼠类造成。

而在隔壁一间被床单与沾有粪便的纸张遮住窗户的房间,我们发现了写有上述内容的日记本。而在对该房间内的部分书籍进行查看时,我们发现了一本记录着如何制造服务施术者的傀儡的书籍。且过程极为简便,仅需抄写与念诵一段咒语。但根据Green博士对书籍内容的进一步研究,该傀儡似乎会避免直接接触施术者,并在该过程中试图窥探施术者。


补充:在医疗小队赶到后,我们意外地发现患有暴力倾向的幸存者对“陆国”这个名字有着异常的恐惧心理。相关调查正在进行中。


备注:在完成上述搜救而返回临时基地后,部分员工反应自己偶尔会感觉到来源未知的视线。且在一起目击报告中,一名员工声称自己看见一人形实体正在窥探安置幸存者的房间。

为此,申请重新评估此次行动的精神危害程度,且请求相关资源配发。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