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9

“孩子,向我解释一下为什么我们要躲在别人废弃已久的破房子里。”

Neil R. Ghost(二十八岁)从未想象过自己会有现在这样的处境:坐在腐朽的地板上,背靠着同样朽坏的门,为自己一生中曾做过的一些选择感到深深的后悔。然而,现在他没有时间后悔那些事情,因为他的同伴——一位名叫Kevin Starnes的实地研究人员(二十九岁)回答道:“那是因为269,先生。”

“好的,所以这个269究竟是什么?”

Starnes快速的翻动着手中一厚摞的文件,找出其中一张并开始读:“这份文件里说的也不是很清楚,因为至今为止没有人能够抓住这东西,但文件里是这么说的:‘我们能够确定的是,这头巨大的生物大致上类似人类,但同时也有一些很明显的驯鹿特征。像很多的神秘生物一样,目击者对它的各种特性的描述相当宽泛,但所有的目击报告都声称这种生物两足行走,身形高大,有两条胳膊以及驼鹿一样的鹿角’”

“所以,基本上来说我们在这里看到的是一个驼鹿人?”

“没错。”

“而且我们从未试过朝它开枪,下毒,或是做别的什么类似的事情?”

“当我们找到它的时候就用了麻醉枪,但它却开始追赶我们。我们沿着来时的路逃走,正巧遇到你的研究小队,然后我们就这么四散而逃。”

“所以说这就是我们人生的结局,棒极了。我现在要去角落里方便一下,在我被吓尿之前,嗯。”

Neil慢吞吞的走到这间潮湿的旧房子中他认为是角落的地方,哼着欢快的小调愉快的解决了生理问题。他转过头,以便正好同时注意着Starnes与门,询问道:“所以,趁着我们还在这里的时候,你能告诉我为什么有这么多的研究小组被派来调查这个东西吗?我的意思是,在对付一个吃人怪物的情况下,或许一支全副武装的机动特遣队要比一群穿着实验服带着远足装备的书呆子好得多。”

“好吧,从技术层面上来说,如果269长着驼鹿的牙齿,它很可能没法进食任何一种肉类,更别说人肉了。”然而很不幸的是,这是Kevin Starnes有机会说出的全部内容了——因为一只异常巨大的蹄子猛踢向门的另一边,劈开了朽坏潮湿的木板,穿过他体内四分之一的脊柱,五根肋骨,以及胸腔中的几个重要器官。

Neil甚至没拉上裤链,就以他最快的速度从一扇先前他从来没注意到过的后门冲进了暮色昏暝的森林,从那股可怕的气味中逃了出来;他很确信,这原本会成为一起与驼鹿相关的令人尴尬的死亡事件。他尽力不去注意背后那个样子古怪的生物的迫近,匆忙的把自己手里的东西放回它在裤子里应该待的位置;那只生物敏捷的蹄子踏地发出沉重的砰砰声,应和着他在长满苔藓且因雨水而潮湿的地面上发出的脚步声。当他带着一副震惊的表情1摔进坑里时,他气喘吁吁地咒骂着,这使得坑中躲着的其他人吃了一惊。

Neil R. Ghost找到了他原本所属的研究小队。呃好吧,是他们先找到了他——但现在没有人想开这种文字玩笑。实际上,他是被队伍里的Owen Hamilton博士(三十九岁)拖进了一个在枯萎已久的雪松根部形成的洞穴,研究员Andrea Barclay(三十二岁)用手捂住他的嘴好让他保持安静;这两人都是他原本所属的五人小组中的科学家与研究员。三个人等269从头顶经过后才松了一口气。

等他们连269的影子都看不到了之后,Barclay拿开了她的手。“研究员Shekhar呢?”她用嘶哑的声音低声问道。

“你们简直把我给吓尿了。”Ghost低声回答。“Tjaard博士死了?”看到Hamilton轻轻的点了点头,他接着说了下去:“好吧,你们中有谁有枪吗?”

“只有这个。”Hamilton说着,指了指放在他们藏身处墙边的一支并不是很新的来复枪。“虽然说从过去几小时的经历来判断,这恐怕不会起什么作用。”但在他来得及说完整句话前,Ghost就一把抓起枪跳出了坑。

“嘿,你这家伙。”Ghost大喊。“你这个难闻的,无脑好斗的废物,过来踢我的脸啊?这不是什么容易打偏的目标吧。”实际上他没必要喊,因为269正从离他们藏身处不到二十五米的地方走过,而且它有不错的听力。在它低下头准备冲过来时,Ghost也举起了来复枪,四声熟悉的蹄声后,一阵爆裂声响起;那头被追捕已久的驼鹿人倒了下去,一股红色的细流从它的嘴边流了下来。

“恭喜,你现在是英雄了。”Ghost打趣道,将手中尚有温度的武器还给Hamilto。“不过如果你告诉负责调查的基金会人员任何多余的事情,我会让你像令人作呕的McGee一样摔下去。”

“它死了吗?”

“不,驼鹿通常都有非常厚的头骨,但我认为如果我想的话还是能打破的,大概。”

“好的,那么接下来Barclay博士请你去联系基地监控站,如果能做得到的话。”

两个小时后,Hamilton开着一辆租来的微型车,Ghost坐在副驾驶上,两人沿着一条长而无趣的,通往大陆的林荫道行驶。这段旅途的前半程几乎处于完全的死寂中,直到安装在仪表盘上的双向无线电发出了一阵轻微的电流声,将两人从麻木的状态中惊醒。据他们所知,基金会为临时运输昏迷的269而租借的U型货车出了事故,负责运输的所有的组员,包括Barclay博士都失去了联系,据信这只生物可能逃到了周围的森林里。

“你知道的,Hamilton,我真心希望他们能够理智到能够完全控制住这东西,用绳子或者锁链就好。”

“我有他们所没有的那些琐碎的感受,Neil。”

“我也是,呃。我看着它杀掉Starnes,我不认为它是打算吃了他还是为了别的什么,它只是想杀了他。”

“你想回去解决掉它吗?”

“妈的当然不要。除非给我一支猎象枪和一瓶威士忌,我才愿意考虑这事。”

“你为什么要开枪射它?你明知驼鹿的头骨很厚,但为什么还要冒这个险?”

“我很确信你想让我告诉你说我的理智被一阵突然的勇气给压倒了,或者看着那么多我的队友被杀死让我愤怒到足以瞬间化身约翰兰博2,但老实说,我只是受够了这个该死的家伙,还有它的气味。让一支装备精良的队伍去彻底解决掉它吧。”

“等我们回到基地,你觉得基金会会认真评估这次的巨大损失吗?”

“只要我们没有东西可收容,特殊收容协议基金会就不会在乎。”

“我认为第一杯酒应该为Barclay送行。”

“最后是Starnes。”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