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3:Q
:root {
    --timeScale: 1;
    --timeDelay: 0s;
}
 
/* Converting middle divider from box-shadow to ::before pseudo-element */
.anom-bar > .bottom-box { box-shadow: none!important; }
.anom-bar > .bottom-box::before {
    position: absolute;
    content: " ";
    width: 100%;
    height: 0.5rem;
    background-color: rgb(var(--black-monochrome, 12, 12, 12));
    transform: translateY(-0.74rem);
}
 
/* DIVIDER */
.anom-bar > .bottom-box::before {
    animation-name: divider;
    animation-duration: calc(0.74s * var(--timeScale));
    animation-delay: calc(0.1s * var(--timeScale) + var(--timeDelay));
    animation-iteration-count: 1;
    animation-timing-function: cubic-bezier(.32,.38,.39,.94);
    animation-fill-mode: backwards;
}
 
/* CLASSIFIED LEVEL BARS */
div.top-center-box  > * {
    animation-name: bar;
    animation-duration: calc(0.45s * var(--timeScale));
    animation-iteration-count: 1;
    animation-timing-function: ease-out;
    animation-fill-mode: backwards;
}
div.top-center-box > :nth-child(1) { animation-delay: calc(0.2s * var(--timeScale) + var(--timeDelay)); }
div.top-center-box > :nth-child(2) { animation-delay: calc(0.32s * var(--timeScale) + var(--timeDelay)); }
div.top-center-box > :nth-child(3) { animation-delay: calc(0.45s * var(--timeScale) + var(--timeDelay)); }
div.top-center-box > :nth-child(4) { animation-delay: calc(0.61s * var(--timeScale) + var(--timeDelay)); }
div.top-center-box > :nth-child(5) { animation-delay: calc(0.75s * var(--timeScale) + var(--timeDelay)); }
div.top-center-box > :nth-child(6) { animation-delay: calc(0.95s * var(--timeScale) + var(--timeDelay)); }
 
/* TOP TEXT */
div.top-left-box, div.top-right-box {
    clip-path: polygon( 0% -50%, 150% -50%, 150% 100%, 0% 100%);
}
 
div.top-left-box > *, div.top-right-box > * {
    position: relative;
    animation-name: bottomup;
    animation-duration: calc(0.65s * var(--timeScale));
    animation-delay: calc(0.5s * var(--timeScale) + var(--timeDelay));
    animation-iteration-count: 1;
    animation-timing-function: ease-out;
    animation-fill-mode: backwards;
}
 
/*-----------------------------------*/
/*-----------------------------------*/
 
/* CONTAINMENT, DISRUPTION, RISK CLASSES */
div.text-part > * {
    clip-path: polygon( 0% 0%, 100% 0%, 100% 100%, 0% 100%);
    animation-name: expand2;
    animation-duration: calc(0.5s * var(--timeScale));
    animation-iteration-count: 1;
    animation-timing-function: cubic-bezier(.12,.41,.27,.99);
    animation-fill-mode: backwards;
}
div.text-part > :nth-child(1) {
    animation-name: expand1;
}
div.text-part > :nth-child(1) { animation-delay: calc(0.6s * var(--timeScale) + var(--timeDelay)); }
div.text-part > :nth-child(2) { animation-delay: calc(0.75s * var(--timeScale) + var(--timeDelay)); }
div.text-part > :nth-child(3) { animation-delay: calc(0.86s * var(--timeScale) + var(--timeDelay)); }
 
div.main-class::before, div.main-class::after {
    animation-name: iconslide;
    animation-duration: calc(0.45s * var(--timeScale));
    animation-delay: calc(0.8s * var(--timeScale) + var(--timeDelay));
    animation-iteration-count: 1;
    animation-timing-function: cubic-bezier(.12,.41,.27,.99);
    animation-fill-mode: backwards;
}
 /* BOTTOM TEXT */
div.main-class > *,  div.disrupt-class > *, div.risk-class > * {
    white-space: nowrap;
    animation-name: flowIn;
    animation-duration: calc(0.42s * var(--timeScale));
    animation-delay: calc(0.75s * var(--timeScale) + var(--timeDelay));
    animation-iteration-count: 1;
    animation-timing-function: ease-out;
    animation-fill-mode: backwards;
}
 
/*-----------------------------------*/
/*-----------------------------------*/
 
/* DIAMOND */
div.arrows {
    animation-name: arrowspin;
    animation-duration: calc(0.7s * var(--timeScale));
    animation-delay: calc(0.6s * var(--timeScale) + var(--timeDelay));
    animation-iteration-count: 1;
    animation-timing-function: cubic-bezier(.12,.41,.27,.99);
    animation-fill-mode: backwards;
}
 
div.quadrants > * {
    animation-name: fade;
    animation-duration: calc(0.3s * var(--timeScale));
    animation-delay: calc(1.4s * var(--timeScale) + var(--timeDelay));
    animation-iteration-count: 1;
    animation-timing-function: cubic-bezier(.12,.41,.27,.99);
    animation-fill-mode: backwards;
}
 
div.top-icon, div.right-icon, div.left-icon, div.bottom-icon {
    animation-name: nodegrow;
    animation-duration: calc(0.4s * var(--timeScale));
    animation-delay: calc(1.4s * var(--timeScale) + var(--timeDelay));
    animation-iteration-count: 1;
    animation-timing-function: cubic-bezier(.12,.41,.27,.99);
    animation-fill-mode: backwards;
}
div.diamond-part {
    clip-path: polygon( -10% 0.37%, 120% 0.37%, 120% 100%, -10% 100%);
    animation-name: diamondBorder;
    animation-duration: calc(0.8s * var(--timeScale));
    animation-delay: calc(0.5s * var(--timeScale) + var(--timeDelay));
    animation-iteration-count: 1;
    animation-timing-function: cubic-bezier(.32,.38,.39,.94);
    animation-fill-mode: backwards;
    will-change: box-shadow;
}
 
/* MOBILE QUERY */
@media (max-width: 480px ) {
    .anom-bar > .bottom-box::before {
        display:none;
    }
    .anom-bar > .bottom-box {
        box-shadow: 0 -0.5rem 0 0 rgb(var(--black-monochrome, 12, 12, 12))!important;
    }
    div.top-center-box  > * {
        animation-name: bar-mobile;
        animation-duration: calc(0.9s * var(--timeScale));
    }
    div.top-center-box > :nth-child(1) { animation-delay: calc(0.1s * var(--timeScale) + var(--timeDelay)); }
    div.top-center-box > :nth-child(2) { animation-delay: calc(0.2s * var(--timeScale) + var(--timeDelay)); }
    div.top-center-box > :nth-child(3) { animation-delay: calc(0.3s * var(--timeScale) + var(--timeDelay)); }
    div.top-center-box > :nth-child(4) { animation-delay: calc(0.4s * var(--timeScale) + var(--timeDelay)); }
    div.top-center-box > :nth-child(5) { animation-delay: calc(0.5s * var(--timeScale) + var(--timeDelay)); }
    div.top-center-box > :nth-child(6) { animation-delay: calc(0.6s * var(--timeScale) + var(--timeDelay)); }
 
}
 
/*--- Motion Accessibility ---*/
@media screen and (prefers-reduced-motion: reduce) { 
    div.anom-bar-container { --timeScale: 0!important; }
}
 
/*-------------------------*/
 
@keyframes divider {
    from { max-width: 0%;  }
    to { max-width: 100%; }
}
 
@keyframes bar {
    from { max-width: 0%; }
    to { max-width: 100%; }
}
@keyframes bar-mobile {
    from { max-height: 0%; }
    to { max-height: 100%; }
}
 
@keyframes bottomup {
    from { top: 100px; }
    to { top: 0; }
}
 
@keyframes expand1 {
    from { opacity: 0; clip-path: inset(0 calc(100% - 0.75rem) 0 0); }
    to { opacity: 1; clip-path: inset(0); }
}
@keyframes iconslide {
    from { opacity: 0; transform: translateX(-5rem); }
    to { opacity: 1; transform: translateX(0); }
}
 
@keyframes expand2 {
    from { opacity: 0; width: 1%; }
    to { opacity: 1; width: calc(100% - 0.25rem); }
}
@keyframes fade {
    from { opacity: 0; }
    to { opacity: 1; }
}
 
@keyframes flowIn {
    from { opacity: 0; transform: translateY(20px); }
    to { opacity: 1; transform: translateY(0); }
}
 
@keyframes arrowspin {
    from { clip-path: circle(0%); transform: rotate(135deg); }
    to { clip-path: circle(75%); transform: rotate(0deg); }
}
@keyframes nodegrow {
    from { transform: scale(0);}
    to {  transform: scale(1);}
}
@keyframes diamondBorder {
    from { box-shadow: -0.5rem -20rem 0 0 rgb(var(--black-monochrome, 12, 12, 12)); }
    to { box-shadow: -0.5rem 0 0 0 rgb(var(--black-monochrome, 12, 12, 12)); }
}
评分: +21+x

……第一次复苏试验,现在开始……

……报告,进行到381号步骤时出现问题……

……从步骤301重新执行……

……再次出现……

项目编号:項目編號:[已编辑]
等级等級X
收容等级:收容等級:
[已编辑]
次要等级:次要等級:
{$secondary-class}
扰动等级:擾動等級:
[已编辑]
风险等级:風險等級:
[已编辑]

特殊收容措施:基地绝大部分军事力量均被调用并编为特殊作战舰队Ω-01以求彻底毁灭[ERROR],[ERROR]应在被毁灭后被重编号为-EX项目。

描述:[ERROR]为一自称为“监督者议会”的拥有大量军事力量的未知组织,该组织在[ERROR]时对基地发动大规模军事打击以求摧毁基地。目前尚未知晓 [ERROR]的目的或诉求。

……第三十二次复苏试验,现在开始……

……报告,神经接触依旧被排斥,无法连接……

……从步骤403重新执行……

换行

Aaron主席,有关近日针对[ERROR]的研究。特殊收容措施制定部门已经得出了相应的应对措施。具体报告已经发送到您的邮件里面去了,请您过目一下。

好的。我尽量在三天内抽时间看完。

Aaron主席,我有一个个人疑问。可否回答一下?

你说。

我们现在连自己要收容的对象都不知道,而且这个对象的风险等级,扰动等级是如此的高。我们真的有办法收容吗?

这不是你应该操心的,基金会收容过的这种高危异常多了去了。这不是你要操心的事情,你做好自己本职工作就行了,武装部会保护你们的安全。

可是……

没有什么可是的,回到你的岗位上去,研究员欧阳苏。

……好吧,父亲。


换行

Aaron,你确定回收后她没受到任何损伤?

这是你第五次问这个问题。

小队发现她时做的检查显示她没有受到一点物理损伤。

所以你依旧认为……?

是的。她将自己封闭起来了。这是她自己的选择。

换行

Aaron主席,前段时间派出的机动特遣队全军覆没。作为[ERROR]负责人之一,我有必要再一次向您申请,关于我们一直在收容的异常真相。

欧阳苏,关于[ERROR]的真相,已经显而易见了。它们是一群掌握大量资源的人形异常,它们的智慧高于我们,我们对它们的收容很困难。

这不是我要的真相,我们千方百计地去剿灭这些该死异常的部队。但我们收容这么久,不仅没有起到效果,而且还损失了大量有生力量。这次C-983编舰队全军覆没,我怀疑是你在其中做了手脚。

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

我知道,我清楚地知道。在跟你通话之前,我就无比清楚地知道我要做什么。

你是不相信我吗?机动特遣队的灭亡全程你是看到了的。那些异常子体用尽一切办法把星舰逐个歼灭,奇术力场护盾、连发式阳电子炮等一系列武器对它们毫无用处。我们甚至使用了奇术核武器去歼灭,但也是收效甚微。

你能不能干?不能干就滚!

那些力场盾的能量在出发前便被削减,连发式阳电子炮能源一直未满。奇术核武器,最搞笑的还是这个奇术核武器,这个就是一个普通炸弹,别说奇术了,连普通核裂变都没有!你同时是后勤委员会委员长,Aaron主席,你以为谁做的手脚我不知道吗?

……你还是来一趟我的办公室吧。


换行

最近三次苏醒实验中她的脑部活动很强烈。

她在做梦。

重写契约之时即将到来。她将是我们成功的唯一希望。

也许吧。接下来这段时间,基金会暂时由你接管。

我要去做一些准备。

换行

“监督者议会”。在我们来到端点星之前,它们一直是领导我们前进,也就是SCP基金会的头部。但因为CN-2759事件的爆发,我们的母星,地球,被威胁实体-Beta-WP-93-Beta,也就是L结界侵蚀,以致于我们被迫流亡至此。

然后呢?我们为什么不积蓄力量回到母星?回到我们的家乡?

我̴̭͑想̵͚̿过̷͉̕,̴͉͒但̸̹̈是̵̨̇这̵̯̆根̵̘̎本̸̲͂不̶̑͜可̶̨̋能̵͇̿。̴̹̓尽̸͚͘管̷̘̃我̴̪̒们̷̞̚拥̵̥̈́有̵̜̃净̸̓ͅ化̵̧͂L̷̙͝结̴͓͒界̷̱̒的̷̨̐技̵̢͐术̵̣͐,̴̘̋但̵͚̑我̷̱̔们̴̼͑与̵̧̉监̷̖̉督̷͉̇者̸̝͒议̶͍̕会̶̤̏的̴̣͛力̶̆͜量̸̫̽过̸͐ͅ于̵̖̒悬̷̻͂殊̸͍̀。̸̝̈只̷͕͂要̴̖͒我̵̧͊们̶̠̚一̴͔͗日̴̞̐不̴͍̌把̸̯͌这̵̩̔个̷̙͑敌̸̥̽人̶̩̄摧̸̱̈́毁̶̬̃,̸͇͗我̴̙͘们̸̟͑就̶͔̄一̷̼̓日̵̤̍无̴̼͐法̴̺͠重̸̩̉归̷̟͂故̸̃͜土̵̧̀。̷̠̆

父亲,我们,真的一点办法都没有了吗?

在̷̠̳̳̺̑̔͠͠遇̷̨̨͓̲̋到̵̛̮͙͗̊你̵͍̣̗͘͜之̵̘͇̘͍̊前̸̖̳̞̔͌,̴͍̎̈́̕我̴̦̻̬̋̀也̸̡̣͓̈́是̷͈̋̊̿这̶̱̳͎̦͆͌́样̸̛̮想̵̡͕̙̻̀͌̕的̴̛̦͝ͅ。̷̩̳̳̜̔̈̂͝

……?

å̴͙̠̿῭̶̛͇̳ͅ̷̲̲͖̈̔ḙ̵̭̄̽͋̌”̴͕̔̎̿Ÿ̷̠̻͊͂͝ę̶͍̻͘͜­̸̡̛͖̤»̸̞̬̂͗̀ē̴̯̭̾̿̎ͅ‹̵̫̫̾͘™̷͉̪͑å̸̩͙̩̔‡̸̨̓̔̈»̵̪̃͊͌å̴̫͙̈́‰̷̹̻̤̾̊§̸͖̗̀̚ę̶̱̰̎ƒ̴̪̹͖̃̽̚…̶̼͖̥̅å̷̛̛̪̈́°̸̜̊̈̄±̸̫͛́͛ą̴̻̊̐̚͘’̸̬̘͌̉Œ̷̬͓̈́̓č̸͕̃̈́̑Æ̷̟̑́̋¯̴̛͎̬̣̆̀č̷̞̀̈́Æ̷̢͓̙̑´̸͖͙̗̽́ę̶̞̂ˆ̵͍̞͉͒̒͠‘̵̗̮̓͑̾ę̷̠͉̻̍̈͊ˆ̵̩̯̩̒́̇·̷̖̣͋̇͒ē̸̺̠̓±̷̰͔̻̈́¨̵̰̯͕͋č̵̘͙̽̂͘æ̷̘̼̺̏̍˜̸̡̧͈͋̌͘ę̴͈̓˜̸͔̙͝Æ̸̦̈́͘ē̸̚ͅ̷̖̻̳̃«̷̣̮͕̈̚ḙ̸̺́̂̍€̸̺͉̮̊̐̀Ÿ̴̯̔̉͝å̷̤̤̔̅�̵͈̬̓͑͛͜˛̴̡̻͆̏č̵̹̪̗̀æ̶͖͓̇̕͜›̴̨̜͍̾ę̸̩̭̫̓˜̸̮̗̒̑ͅÆ̵͇̻͋̿̾ę̸͈̀͜—̴͖̀¶̷̃̋ͅå̴̛̘̻̐͜€̶͇̜̀™̶̢̬͐͛͆å̸̡̗̄͂́̴͇̼̅͗̍ˆ̷̡̟̞͑̆ä̸̻̞̓̃ø̶̲͌̋Š̵̺̈ę̴͚͎̆͜Š̴̬͐̌¤̵̧͇̃̒̚ę̵͓̪̯̆‰̶̢͖̤͗͋‹̴̳̫͚͒é̴͍̓̈́œ̵͓̓́œ̸̟̍ͅä̷̯̟̌̉̈́ŗ̷͚̞̍̆͜

父亲,你说什么?

枪声响起,Aaron Signal头部被击中并当场死亡。ZK级“现实崩溃”预警响起,但似乎只有欧阳苏-03一人听到了警报声。此时画面逐渐变得模糊不清且严重失真,为现实崩溃情景直接引发的效应。

欧阳苏女士,我奉监督者议会的命令前来带走你。

可是,可是——

对监督者来说,他已经没有利用价值了。

不——

换行

你不能永远沉湎在梦里。

你明白这些都不是真实的。

无论它是否真实,它至少是按照我的想法产生的对吧。

为什么不能做一个只有我一个人的梦呢。

现实存在于未知之中。

一个只由你潜意识支配的世界有什么意义呢。

你潜意识里是憎恨你父亲的对吧,因为他将你作为登神仪式的祭品。

尽管如此,你仍爱着你父亲。这样自相矛盾只会导致痛苦

该醒醒了。

·
·
·
·
·
·

换行

你醒了,欢迎回来,欧阳苏。

我是战略统筹委员会副主席SkyNight,叫我渚薰就好。

这里是……?

做一下准备,你父亲要见你。

换行
视频记录:CN-3.33-1

地点:Site-01,中央指挥大厅


画面中为Site-01中央指挥塔,但周围环境有明显的破损以及弹坑,且周围环境没有任何照明。此时欧阳苏-03位于中央指挥塔下层。一束光打在中央指挥塔顶层司令位,战略统筹委员会主席Aaron Signal出现在光束中。

欧阳苏-03:父亲……

Aaron Signal:“艾格洛斯之枪”的适格者。时机到来之际,你将使用艾格洛斯之枪完成目标。

Aaron Signal:会面结束。

欧阳苏-03:可是父亲,——

灯光熄灭,Aaron Signal消失。另一束光亮起,打在站在欧阳苏-03身边的SkyNight身上。

SkyNight:我们走吧。你父亲他,已经和你记忆中的不是同一个人了。

场景变换为Site-01的某条走廊。与中央指挥塔相似,该走廊内光源较暗且不稳定,墙上布满锈迹,弹孔,烧焦的痕迹以及血迹。

欧阳苏-03:薰,这里是哪?

SkyNight:当然是Site-01。你不记得了吗?

欧阳苏-03:可是这里…究竟发生了什么?这里难道没有其他人吗?

SkyNight:……原来是这样。
换行

MLyjsDuhXYcCeSJ.png

画面中为一未知大小的房间,在该房间半空中有13座悬浮在空中的长方形黑色石碑环绕成环状。Aaron Signal站立在环形中央,其面对的石碑上有正在发出红光的“O5-1,SOUND ONLY”字样。

Aaron Signal:阿格莱亚计划正按照剧本逐步进行。

Aaron Signal:监督者依旧选择保持沉默吗?

SkyNight:他们认为计划已经不可能在出现偏差了,于是拒绝回应。

Aaron Signal:原来如此。

Aaron Signal:那么即日起,基金会将脱离监督者的管辖。阿格莱亚计划将按照本人的剧本进行修正。这将是我们之间的最后一次通话。

Aaron Signal:渚薰,开始吧。

SkyNight拉下操纵台上的一个手柄,13座石碑上的红色字样全部熄灭。于此同时,停泊在Site-01中央教条区的五艘星舰的核心控制程序全部覆写完毕,其上监督者议会的标志均被替换为基金会标志。

SkyNight:程序已覆写完毕,果然你还是撕毁了契约。

SkyNight:那么,在你的仪式执行之前,安稳的度过老人们对你进行的惩罚可就不是一件易事了。

Aaron Signal:没关系。如果执行了他们的计划,那人类就没有未来。

换行
视频记录:CN-3.33-2

地点:Site-01,地表瞭望台


SkyNight:欧阳苏,你有好奇过你脖子上的项圈是做什么用的吗?

欧阳苏-03:我…不知道。

SkyNight:你看你手腕上的腕带,上面的红色纹路像什么?

SkyNight在一台手持控制器上按下按钮,欧阳苏-03双臂的腕带全部浮现出发着红光的纹路。

欧阳苏-03:这是…奇术封印?可为什么会戴在我的手上?喂,赶紧帮我摘下来。

SkyNight:不行哦,这是为你设置的封印。为了他人和你自己的安全,这是绝对不能取下的。

SkyNight:再说你的项圈。它是你身上的最后一道封印。相比于让你遭受不必要的痛苦,在必要的时刻快速而有效的结束你的生命是更好的选择。

欧阳苏-03:可是…为什么要这样对我?我只是个普通人而已啊?为什么?

SkyNight:所以,你完全没有那次仪式后的记忆对吗?

此时升降梯门打开,欧阳苏-03与SkyNight到达海拔3000km处的#938-A号瞭望台。

SkyNight:看看你的疏忽所导致的结果吧。

瞭望台的防护遮罩打开。此时外界时间为黑夜,天空中有大量颜色偏红色的星云状物质,其中有一巨型正二十四面体,该正二十四面体呈半透明并发出微弱光芒。在该正二十四面体中央有一发出剧烈强光的白色光圈,光圈中央有一外形为黑色十字架的未知物体。视角下移,地表存在大量散发亮蓝色光芒的坑洞,地平线处散发出暗红色光芒。

欧阳苏:这….是什么?

Skynight:这些都是你的杰作。

欧阳苏-03的音频通话内发出明显干呕的声音。

SkyNight:空中那个十字架是你杀死神性实体后,他们受诅咒的灵魂物质化的样子。那些星云物质,则是弑神后产生的冲击波所摧毁的星系的遗骸。

欧阳苏-03蹲了下来。

SkyNight:地面上的不自然的光线都是被放射性武器轰炸导致的结果。

SkyNight:在某些人眼中,这样子的世界反而是最“纯净”的样子。

欧阳苏-03:这个世界,是没有希望了吗?

SkyNight:跟我来吧。

换行
视频记录:CN-3.33-3

地点:Site-01,地下最深处,L-EEE层,最终教条。


欧阳苏-03:呼……渚薰,你打算给我看什么?

SkyNight:升降梯即将到达的区域是Site-01的最深处,最终教条。

SkyNight与欧阳苏-03到达一扇由反奇术与现实扭曲合金铸成的三层防爆门前。SkyNight将手伸向权限验证锁处,防爆门缓缓打开。

SkyNight:接下来你看到的东西很有可能对你产生影响。做好心理准备,欧阳苏-03。

灯光亮起。画面中出现大量约3m高的柱状玻璃罩,在其中橙色液体中均漂浮一名与欧阳苏-03外貌相同且明显处于沉睡中的16岁女性。值得注意的是,有三座玻璃罩中没有任何内容物。

欧阳苏-03:这……这些是什么……

SkyNight:这些都是你,欧阳苏。欧阳苏-04到欧阳苏-100,这些克隆体始终作为你的备份存在。在你之前的-01与-02号克隆体,均在登神仪式中死亡。而你,则是第一个成功登神,也是最后一个成功登神的型号。

SkyNight:在你登神后,基金会已经无法再次进行一次登神仪式。因此,你成为了“艾格洛斯之枪”的第一名,也是最后一名适格者。你是我们成功的唯一希望。

SkyNight:至于这些无用的残次品……

SkyNight按下控制台中的一个按钮。所有容器里的橙色液体逐渐浑浊,所有欧阳苏型号克隆体全部逐渐沉底并快速腐烂。空气中出现一股恶臭。

欧阳苏-03:呕……(呕吐声)

SkyNight:看着自己逐渐腐烂感到恶心是正常现象。

SkyNight举枪打碎了一个独立于克隆体玻璃罩矩阵之外的一个玻璃罩,其中橙色液体随着其中浸泡着的比欧阳苏-03看起来较为年长的人类女性实体滑出玻璃罩。此时该人类女性实体立即死亡。

SkyNight:我们走吧,欧阳苏。

SkyNight:你才是补完仪式的那个关键。

qBJP5veoOCuQzbM.png

视频记录-作战记录-Alpha

时间:端点星时间3460/10/1

地点:端点星,Site-01基金会总部及其周围空中领域

指挥官:[资料抹除] - SkyNight

副指挥:战略统筹委员会主席 - Aaron Signal

概述:本次作战为应对由于Aaron Signal撕毁与未知敌对存在“监督者议会”所签订的契约导致的被称为“审判之时”的来自监督者议会的报复式攻击所进行的自卫反击作战。鉴于在“埃癸斯之矛”摧毁威胁实体Beta-WP-93-Omega之后发生的一系列事情,本次作战全体操作均由已牺牲的操作员-01~09的数字化人格以及主计算机Vaska.aic进行。本次作战基金会方面由量产型自律星舰群,三层奇术力场及配套防线,以及终极泛用人形决战兵器“埃癸斯之矛”组成。

“埃癸斯之矛”:由战术神学部研发。由“适格者”与“艾格洛斯之枪”组成。适格者为初始纪元末期战略统筹委员会主席克隆体欧阳苏-03,尽管为了最大化发挥艾格洛斯之枪能力已完成一次登神进程,但其能力仍处于基金会的严格限制之下。艾格洛斯之枪现为两柄长约1.9米的,尾部呈螺旋形的长枪,更多细节仅限战略统筹委员会主席以及战术神学部/演绎部相关人员查看。目前欧阳苏-03佩戴有位于脖颈处的抑制项圈以限制欧阳苏-03神格以及在紧急情况下终结欧阳苏-03的生命以防止“扬升”进程的发生。


Aaron Signal:我还是不明白,为什么这次你决定亲自指挥,薰。

SkyNight:我有预感,这将会是最后一场战役。决定人类是否会走向终结的战役。

操作员-01:报告,观测站#988传来消息,一光年外发现未知物体,正在向端点星前进!

SkyNight:他们来了。

SkyNight:全体AIC,作战人员注意,进入一级作战状态!

操作员-05:敌方即将接近第一层奇术力场防线!

SkyNight:派出第3,5,9号攻击序列进行反击,将奇术力场聚集在敌方接近的位置!

此时观测站观测到交战处出现大量十字形白色光束,随后失去与前线的作战联系。距离前线较近的观测站全部失联,较远的观测站全部无法继续进行观测作业。

操作员-04:恢复连接!第一层奇术力场防线被完全摧毁,3,5,9号攻击序列蒸发!

操作员-07:已经获取到对方武器的精确图像,正在处理……

SkyNight:原来如此。

画面中显示出敌方武器的精确图像。画面中为一黑色骷髅状实体,在其额头处有一血红色监督者议会标志,头顶处有一黑色光环,并在胸腔中央有一红色光源。根据相关仪器显示,该红色光源为为高能反应来源,Vaska.aic经计算得出该红色光源为敌方武器能量来源并若摧毁该光源则可无效化该实体。

Aaron Signal:这是什么?!

SkyNight:地狱之门已经被开启。这是地狱中罪人那受苦灵魂的化身,经历过被诅咒的仪式后正被Overseer驱使着以完成他们的目的。

SkyNight:合并第二,第三道奇术力场防线,释放所有量产型自律星舰进行自由作战!

在接下来的作战中,合并后的奇术力场防线以及所有星舰均被摧毁,敌方受到的损失较小。

操作员-01:敌方展开神圣领域并在Site-01上空集结!

Vaska.aic:目前敌方展开的神圣领域足以击穿Site-01所有地表护甲并直接摧毁总部。

Aaron Signal:他们为什么能展开神圣领域?

SkyNight:解除欧阳苏-03双手手腕处奇术封印,发射“埃癸斯之矛”!

解除手腕处奇术封印的欧阳苏-03迅速体表迅速发出白光并展开五对光翼,头部上方及背后出现两个金色且互相嵌套的光环。欧阳苏-03沿最终教条通向地面的垂直竖井通道发射至地表,并悬停在Site-01总部正上方展开神圣力场。此时所有敌对武器实体展开神圣领域并盘旋俯冲向欧阳苏-03发动攻击,但欧阳苏-03的神圣领域阻挡了来自敌方的冲击,双方陷入僵持状态。

Aaron Signal:时机已到。渚薰,开始执行仪式吧。

SkyNight:你决定现在进行仪式?我并不认为时机已经到来。

Aaron Signal命令操作员打开中央教条通向地面的竖井将五架星舰送至地表,但操作员拒绝执行命令。

Vaksa.aic:根据计算,——

此时全部操作员停机,Aaron Signal上衣爆裂,裂纹中涌出大量粗细不一的类似触手的数据线并连接至中央操作塔上的所有数据接口。此时五架战舰由中央教条缓缓升起并以欧阳苏-03为中心进行盘旋。此时Aaron Signal摘下眼镜,露出一只机械眼睛。

SkyNight:Aaron,你要干什么!

Aaron Signal:我将执行我自己的补完计划。全人类将与我同在,我们将成为统一意识体,追随全能之破碎之神WAN的脚步,进入极乐的天国。

Aaron Signal:我将弑神。人类将取代破碎之神,成为支配一切的力量。

Aaron Signal:以欧阳苏-03残缺的心灵作为祭品,通过五架搭载意识统合仪器的星舰,

此时欧阳苏-03脖颈上抑制项圈由黑色转为红色,13颗尖端指向欧阳苏-03脖颈的黑色钻石状物体由项圈中浮现开始发亮并绕欧阳苏-03脖颈旋转。

Aaron Signal:我将对全人类进行补完,将所有人引领至永恒。

此时欧阳苏-03脖颈处项圈突然脱落,在一道闪光过后,五架战舰全部蒸发。

Vaska.aic:警报!适格者抑制项圈引爆程序被强制停止!抑制项圈已自动解锁!

Aaron Signal:怎么会……怎么会!

Aaron Signal:解除项圈的指令是由总司令级权限发出的……渚薰!你背叛我!

此时欧阳苏-03背后翅膀由五对成为六对,光环数量由两层变为三层。两柄艾格洛斯之枪融为一柄,在欧阳苏-03上方2公里处展开了一个由多道主体为红色光圈组合成的半径约1000公里同心圆结构,该同心圆最中央为一黑色空洞,黑色空洞中隐约可见一四芒星形状的光点。于此同时所有敌对武器实体表面颜色全部由黑逐渐变为白色并化为十字形光束消失。此时Aaron Signal举枪瞄准SkyNight。

Aaron Signal:GUF之扉打开了……

SkyNight:你的计划完了,Aaron Signal。通往更上层叙事的门扉已经打开,来自监督者议会的实体已全部得到灵魂的净化。你已经无法阻止“扬升”进程了。

Aaron Signal开枪,此时SkyNight面前呈现出一正八边形力场挡住了子弹。

Aaron Signal:神圣力场……果然,你也早已不是人类了。

SkyNight:作为更上叙事的投影,我的任务已经完成了,接下来的事情就不劳您费心了。

SkyNight头顶出现一层白色光环并面向控制台张开手臂,一柄未知来源的朗基努斯之枪(SCP-5099)在突破了数层天花板后刺穿了SkyNight的胸口。此时所有操作员的数据人格全部恢复运行。

Aaron Signal:废除“埃癸斯之矛”编号,重分类为威胁实体-Alpha-AA-00。

Aaron Signal:调动所有现有武装力量,展开饱和式打击!

操作员-03:不行,朗基努斯之枪无法击穿敌方神圣领域!

操作员-05:奇术核导弹攻击无效!

操作员-02:扫描结果显示……敌方根本没有神圣领域!

操作员-08:数据无法量化!概念打击武器无法启动!

Aaron Signal:原来是这样……真正的神,是不需要任何所谓“神圣”之物来彰显权势的。

欧阳苏-03完全进入GUF之扉。GUF之扉关闭,随后产生的剧烈冲击摧毁了Site-01的所有地表建筑结构。

<文档结束>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