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总是要有点希望,不是吗
评分: +26+x

今天,研究员Sal刚回到家。一进门,他便怀着喜悦的心情对着厨房喊到。

“妈!今天吃什么?”

话音刚落,一滴泪从Sal的嘴角旁滑落。

这有多少年了?

自己有多少年没回家吃过饭了?

真是怀念啊……Sal这般想到。

感受到自己脸上的异样,Sal赶紧一摸嘴角,装作若无其事的换了鞋,走进了屋。

这家常菜到底有多好吃,因为时间久远,Sal的味蕾已经淡忘了它的味道,但在Sal记忆的最深处,还保留着独属于它独特味道的回忆。

通过Sal的记忆,他的大脑开始不断释放激素,刺激着他的味蕾,他的身体开始不断分泌唾液。

Sal明白,这是自己身体神经反射性的刺激唾液腺的结果。

但……没有哪一篇论文写过,为什么人在分泌唾液时,还会有兴奋感。

真奇怪啊……Sal想到。

不过母上大人可没Sal那般多愁善感,她的回复依旧:“吃什么?吃饭!还能吃什么?”

“不是,我说菜,菜是什么?”

“糖醋排骨,再炒个豆角跟藕,今天都是你喜欢吃的。”

“哦,nice,可以我喜欢,那还有多久好?”

“快了,我把豆角一炒就好了。”

“OK”

真是有趣,这么多年没见,没想到自己母亲的说话风格还在高中的时候,真是一点也没变啊。当然,自己也是,简直与自己还在上学时一模一样,就连对话都一个字没错。

一想到自己在基金会里吃到吐了的披萨,Sal就恨的牙痒痒,虽然基金会的伙食确实不错,但毕竟多么好吃的东西,吃多了,也会腻的。更何况,就以他们站点的站点主管的抠门性子,想让他放弃午餐这一块肥肉,给站点员工发发福利,那可真是太阳从西边出来了。

就在Sal胡思乱想的时候,菜,已经做好了。

Sal迫不及待的添了一碗饭,拿起筷子夹了一口。

嗯……怎么说呢,挺普通的,没有什么突然的潸然泪下,也没有什么发光的料理,就是普普通通的,绿色的豆角,白色的藕,深褐色的排骨。也没有什么多放了盐,多放了醋的尴尬,就是一桌子很平常的菜。

Sal吐出一块正排的骨头,随后就这嘴里的肉,扒了一口饭。

他的母亲静静的看着他,看着他碗里的饭慢慢消失,逐渐见底。整个过程,她一筷子都没动。

“嗝~”Sal看了看碗里还剩下的一点饭“额,我吃不完了。”

“吃不完就算了,酸奶在冰箱里,自己拿。”

“嗯”

Sal站起身来,看了看冰箱,又回头看了看自己碗里剩下的饭,他笑了。

“真是……没想到工作久了,这么无聊日常我都会觉得遥不可及,真是奇怪。”

不过,这种温馨的时候以前怎么没感觉到呢?

这种感觉,是幸福与愉悦吗?这种生理机能还真是奇妙呢,这种在远古时期为了增加生存与繁衍的机会而进化而来的系统真是有趣。

掌管幸福的生化系统让生物喜欢得到,厌恶失去,也让人们懂得了什么是珍惜。

生物嘛,总是失去后才会懂得珍惜。


Sal开了一瓶香槟,并将它满满的倒进了眼前的杯子里。

“来,干了!”说话的是另一个研究员。

“嗨,Hansec,这可不是啤酒,你不会喝就别浪费这么好的东西好吗?”一看到这人要把一整瓶香槟就这样对嘴吹,身边的人立马阻止了他。

“真是粗鲁,Hansec你不会根本没喝过酒在这里打肿脸充胖子吧。”Sal看到这,他笑了,随后也开始嘲讽起这个平时温文尔雅的同事来。

“切……说什么呢,都现在了要什么形象,还不随意点?”Hansec不满的嘟嚷着。

“好了好了,都别那么严肃,放松点,你们可别忘了我们是在庆祝的。”

Sal本来皱了皱眉,他似乎还准备说些什么,但随后,他就被身旁一损友塞了满满一嘴的甜点。

“靠,你给我等着,™的别跑!”

一时间,屋子里充斥着人的笑声,玩闹声,和各种桌子板凳被挪动的声音。

此时此刻的他们,像极了一群不断打闹着的儿童,完全看不出他们是平时那严谨而又一丝不苟的研究员们。

很快,由于体力原因,Sal瘫坐在一旁的沙发上。他环视了一圈,笑容仿佛刻在他的同事们的脸上,他们嬉笑着,打闹着,手上那幼稚的玩闹动作让人感觉仿佛回到了童年时期。

真好啊,Sal想着。

今天是他们同事私底下的庆祝会,庆祝他们共同负责的那个SCP项目成功被解明――在他们的努力下,它被他们用科学的无声法则所解释,不再是一个异常了。

但工作还是要继续的,在进行简单的交接与清理后,他们将被派往另一处,继续进行项目的研究。

不过尽管如此,也是时候给自己放一个假了,去™的协议,去™的规则,让自己沉浸在狂欢里吧,好好享受享受这短暂的快乐。

此时此刻的这里,不再是那个压抑的,让人大气都不敢喘一个的基金会,而是一个只属于他们的儿童乐园。

在打闹中被打翻的酒水,在奔跑中被撞到的椅子,在“大战”中被当做弹药的糕点充斥在房间的每一个角落。看起来,基金会的保洁人员又有的忙了。

欢乐的时光总是短暂的,至少Sal等人的是这样认为的。在他们眼里,他们只是小闹了一会便穿越到了两小时以后,真是不可思议。

大男孩们注定要为此时的快乐付出一点代价。不仅仅是那些被浪费了的食物与酒水钱。

狂欢被突然叫停,站点内警卫们发现了他们的行为,所以每人都被扣了工资。

不过,这又如何呢?

人嘛,总是要享受一点当下的快乐,短暂的从严肃的生活中解脱出来,放纵一下自己。


飞船里,Sal看着眼前浩瀚的星云。

没有了云层的阻拦,现在,每一课恒星都是那么的光彩夺目,每一秒在Sal眼里都是宇宙最美丽的时刻,无论看多少遍,都不会觉得腻。

银河闪烁着,它们自发的连接成一条璀璨的河流,冲刷着宇宙。

现在,无穷无尽的星系揭开了自己神秘的面纱,将自己最美好的一幕展示在了Sal的眼前。

它们是自然这个艺术家所做的最好的作品,

一想到自己将要乘坐脚下的飞船去探索这片美好,Sal的心里就有点激动,他的腿在微微发抖,双眼里满是对未来的憧憬和对探索的渴望。

智人们用自己的智慧总结出了宇宙的秘密,也正因如此,我们看到了一个全新的世界,智人们发现了整个宇宙的浩瀚和自身的渺小。

但我们从来没有停止过对未知的探索。

从远古时期的占星,到现代的天文学,我们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探索星空的秘密,我们从未失去过探索的勇气和停止过对未来的寻找。

因为这个,我们从未在黑暗中迷茫过,因为我们知道,我们的未来在何处,我们将去往何方。

银河的那边,是什么呢?

是可怕的外星怪兽,还是更漂亮的美景,还是丰富的资源?

去看看不就知道了。

Sal如此想着。


清晨的闹钟惊扰了Sal的美梦,他迷迷糊糊的醒来,大脑还沉浸在那个美妙的梦里。

Sal甩了甩脑袋,希望借此清醒一点。

他穿好衣服,来到洗漱池前,并朝自己脸上泼了一大盆水。

终于,他清醒了过来。

想着昨天在办公室自杀的那位同事,他摇了摇头。

人死了,可什么都没了。

Sal回想起刚刚那场美妙的梦境,他笑了。

尽管现在的生活不如意,但人,总是要有些希望的,如果死了,可连体验这种美妙的机会都没了。

梦终究只是个梦,生活还是要继续的。还有两个Case等待着他完成,还有论文跟报告没有写完,基金会的生活依旧是那么的无趣且紧张。

不过Sal可不准备去自杀,毕竟,活着总比死了好,不是吗?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