叄肆奇妙冒险第②话
评分: +14+x

汉娜收回了试图拿起手机的手。

粉色小友扭动了一下,逐渐在空中构建出了新的形态。一根触手从烟雾缭绕中伸出,伸向手机,并将之卷动了起来。

汉娜主动地拉开了一些距离,粉色小友的动作依然精确而稳定。

“二十米。我们之间具有某种强烈而直接的联系。”汉娜咬了咬嘴唇。她从口袋中取出了四个瓶子,并从各个瓶子中分别取出不同数量的药片,“Ⅲ级应对措施的服药流程,我必须得确认一下。”

她把药物丢进了嘴里,咀嚼了几下,柳眉轻皱。

“真应该让他们做成草莓味的。模因影响没解除我倒是先要被苦死了。“她把四个药瓶上的封盖逆时针转了一个角度并用力按下,几个药瓶以及瓶内的剩余药片瞬间化为了一缕青烟。

她歪了歪脑袋,远处的粉色小友也做出了类似的动作。

果然并不是模因病毒之类的东西,甚至没有触发攻性防壁。目前进行的尝试让汉娜可以确认到的是,她在这链接的双方中占据绝对主导地位。

但,这说不定只是第一阶段。还是必须通过刚才那个家伙的手机来了解更具体的信息,汉娜思考着望向了手机屏幕。

“目前是服药后的48小时免疫期,如果屏幕上的是光学模因病毒的话应该也……”米奇妙妙屋的画面展现在了刚点亮的手机屏幕上。

汉娜无奈地叹了口气:“真怀念那些温文儒雅的敌人啊……”她划开锁屏壁纸,在她面前的是一道39423位HE02密钥。但这对汉娜来说就像小学二年级的数独游戏一样。她触碰了一下眼镜上的一处,屏幕上的油脂痕迹被淡蓝色的光泽标注了出来。她随意滑动了几下,便进入了系统。

汉娜点开了相册,相册中只有一位陌生男性叼着一块披萨自拍的场景。她眯起了眼睛,那男性背后的房间内的场景使她渐渐动容。


汉娜站在门前,距离她醒来已经过去了19分钟。

即便照片上的家具风格发生了改变,但形式与位置是不会有错的。自己曾经在这里出入多次,甚至还参加过睡衣派对。所有家具与窗户的位置,乃至地毯的摆放角度,笔的插放次序,都以毫米级的精确度在汉娜的记忆中再现。

她伸手推开了虚掩着的门。

那个女孩安然地睡在了宽阔房间靠窗边的洁白的床铺上,一直带在她手上的手链却不知踪影。

汉娜感觉有水分从自己的眼睛里渗出,将自己面颊上的淡妆缓慢融化。

是她,就是她,是她,就是她,我们的小伙伴,海豹的屠戮大师,恶魔的颂唱者,永恒的牺牲奴仆,自由的缔造家,头颅粉碎的战争机器,蛋黄酥的墓场,二十八重天的堕落仙命,三文鱼部落的弥赛亚,自由。

世界仿佛为她的出现撞向了由八百颗恒星所铸造的三角铁,整个星球都在发出颤栗的呻吟,地壳在翻转,火山争先喷发,所有的一切事物与音乐都开始倒流。汉娜感觉自己的眼睛在越过自己的眼眶,瘙痒由晶状体出发,蔓延上了整个角膜,细小的条状物取代了泪水自泪腺往外开始挣扎扭动。她用手一抓,无数的蚰蜒在她的手中交错并试图通过她的每一个毛孔钻入她的体内。

她开始呕吐,呕吐物中大量的老鼠幼崽开始抽搐,并纷纷快速的长大。她感觉到嘴里有些东西在往外抽动,那是数以千计的连接着老鼠的脐带。她的肉体开始腐臭崩解,她的大脑的每一个沟回里都在抽枝发芽,无数缤纷灿烂的蒲公英丛代替了她的头发。

她的喉管被割开了。

不,正确的来说,是她的左耳垂。

她睁开了眼睛,望向床头。自由充着血的眼睛死死盯着汉娜,张了张嘴。

快 走

她用口型告诉了汉娜这两个字。空气中传来些许焦香的气味,她抬起的手终于再次无力地垂下,手臂上是她标志性的手链。

汉娜背后的门上,一把华丽精美的匕首仍然在轻微颤动着。血顺着汉娜的脖子流下,这是真实的痛楚,是真实的世界。

“什么时候?!”

汉娜当机立断的脱下了自己的眼镜并一脚狠狠地踩碎。

“在我不自觉的情况下入侵了我的眼镜并对我进行了精神诱导,我根本没有跨过门槛的记忆却出现在了房间里……”

汉娜的汗从额头上流淌了下来,“还堂而皇之地绕过了模因防疫系统,这已经超出了我的想象了。如果没猜错,部分现实锁锚点应该是被人为扭曲了。”

如果不是自由在最紧迫的时候弄醒了汉娜,接下来会发生的事情,汉娜自己也不敢说能安然无事。

“精彩。如果就这样结束了,我会感到对不起我这份酬劳的。”

当话音结束时,汉娜才赫然关注到坐在床头的男子的存在。混有墨迹的白面罩,整个脸只露出一双眼睛。

他将自由伸出被子的手轻柔得塞回白色被褥中,如同在照顾自己的孩子。然后他抬起头凝视向汉娜。

身着白色睡衣、年龄在30岁左右的女性出现在他身边。她的发色淡金,虹膜闪耀着祖母绿的色泽,看起来有几分神秘的危险。

“准备好拥抱甜蜜的死亡了吗?”

嘭!

巨大的粉色烟气随着一声爆响在二人面前绽放。汉娜伏下身躯扑向了Koo所在的床铺,右手猛地抓向了被褥。

在接触到的一瞬间,汉娜的直觉开始鸣叫。她的确摸到了那个被子,但是又没有摸到。

是柔软的感觉,一种柔软得令人恐惧的触感顺着手臂扶摇而上。躯体上所有的细胞和肌肉都在渴望着喘息和恢复,向她乞求着安眠。

汉娜感到背部收紧了。

“收!”

汉娜咬着牙低喝一声。只见腰间缠绕着的粉色绳带忽的收紧,而另一端赫然紧紧缠绕着门的把手。拉伸的粉色绳带展现出了非凡的弹力,她仅在短短的一瞬便被扯回了门前。

房间内蔓延的雾气冲向汉娜的身边,粉色绳带自然解开并与之扭绕于一处,化为了一个粉红色的汉娜,抬起一只手臂护住了汉娜本人。

陌生男人似笑非笑地看着她,金发少女哈欠连天。

“BITCH,我还不能睡么。”她揉着眼睛低声问道。

“你这不是才刚醒。”被称为BITCH的男人递给她一块薄荷口香糖,“熄灯的时候谁也不能独此清醒,门口站的这位室友不也还精神焕发么。”

“快点搞定我好去睡回笼觉。”她的视线总算聚焦在了汉娜的身上。

汉娜的右手不自然地垂落着。在她的脑海里,完全没有感觉到右手的存在。第一感和第五感之间爆发了冲突,仿佛一条他人的右手长在自己的躯体上一样。

“那也是类似刚才李维的那种所谓Stand的能力么。原来这是一个彻头彻尾的陷阱。”汉娜抚摸着自己的右手,双脚在逐渐向后挪动。

“虽然以你的能力的话也不是逃不走,但是失去了右手的你也无法和我们继续对抗了。”

“你们到底是谁?有什么目的?”虽然感觉到对方象之前那样,没可能那么老实地交代,汉娜姑且还是不报希望地问一句。

“嘛,这我可不能告诉你。不过我被允许透露一些其他的信息。”男子逐一竖起了手指,“第一,你现在身处于一个特殊的世界;第二,这个世界遵循特殊的规则,如果你不解明全部的规则,是无法离开这里的;第三,Stand是规则的一部分。我的Stand困倦的赖床公主可不会让你有解明规则的机会。虽然是初次见面,汉娜,还是请你长眠于此吧!”

“Stand到底是什么意思?”汉娜死死盯着自由。

“嗯……你可以理解为一个好用的奴隶吧。就如同果实和果树,雨水和雨云,它们依附于我们,它们遵从于我们,它们为我们而战。它们是我们意志与精神的体现,也会随着我们的消亡而消亡。”BITCH向赖床公主伸了伸手好像在索要什么东西。

籍由他的话,汉娜理清了些头绪。他说的没错,虽然不知道他的能力是暂时的还是永久的,但最直接的解决方法就是在这里战胜他。

而且,那是自由。

她的手伸向了白褂的口袋。

“轰!”汉娜左侧衣摆随着背后的门板变成了一堆彻头彻尾的碎屑,匕首摔在了地面上发出了清脆的声响。

BITCH把一颗薄荷糖塞进嘴中,手中的一把AA-12重新对准了汉娜。

“艾奇逊AA-12自动霰弹枪,这是32发弹鼓版本的新型号,采用Constant-Recoil后座系统。虽然有些对不住到时候取你身上钢珠的医生,不过接下来的6秒内我将打空弹鼓。再见。”

“简直就是犯规。”汉娜直接撞向了BITCH。

AA-12的枪口对准了汉娜的脑袋,BITCH没有丝毫犹豫地扣下了扳机。

她的头盖骨包含着45克重的前额叶组织一起飞起并粘在了后面的海报墙上——本应该是这样的。

霰弹并没有认同预期的那样击发,而BITCH的下颚重重承受了汉娜的一记左勾拳。他捂着下颌往后踉跄了几步,汉娜前冲近身而上,以右脚为轴力由地起,传至腰部,她腰身一侧,力道协带着膝部猛然上提,向BITCH的腹股沟顶去。

但汉娜的必杀一击被一块白色枕头轻易地化解了。赖床公主半闭着的眼睛看着汉娜嘴里喃喃着:“我还没睡着呢~”。

汉娜的肩部一紧,BITCH一只手紧扣住汉娜的肩胛,汉娜正欲抬头对视,但顿时一阵心悸,迟疑了一下,头顶便吃了结结实实的一记头槌。

顾不上头疼,汉娜以左手抓住BITCH扣住自己的那一只手臂,身形一摆,合身撞入BITCH怀中,背靠对方的胸口,右脚回踏,一记鞭腿扫开了BITCH的一条支撑腿,腰肢随即瞬间发力,把BITCH整个躯体呼啦一下便甩了出去。

然后立即后跃躲开了赖床公主试图裹住自己的白色被褥。

BITCH摔倒在地板上,喉头有些血腥气味。他挣扎着站了起来,自己的脚踝有些胀痛。看向AA-12,只见枪记内的撞针顶端缠绕上了一团粉色小团,如同一团吃剩下的口香糖。就是这一团东西在撞针顶端塑造了一个缓冲部分,使得其无法触发霰弹的底火,整把霰弹枪无法进行击发。

但汉娜这边也并不好过,她的左膝盖也出现了和右手一样的情况,已经无法主动弯曲自己的左腿了。

“看来只要触碰到那个女孩产生的白色寝具,身体的那一部分就会失去控制。这就是你Stand的能力么。”汉娜咬了咬嘴唇。

“正确来说,只是让它们睡着了而已。只要接触到赖床公主所制造出的物品,就会陷入沉睡。如果接触时间稍微长一些,你就可以和她一起舒舒服服地睡在那张床上了,有没有感到动心啊~”BITCH摸了摸头上肿起的鼓包,面容有些扭曲。

“不过你的直觉还真是敏锐得让人讨厌啊。一般的话,都应该会在那种情况下抬头吧,你这家伙是察觉到了么吗?”BITCH打了个哈欠。

汉娜的心情愈发沉重。粉红小友的力量并不能算强大,即便在聚合状态下也只是能发挥出与自己相当的力道而已,并不优于常人。目前自己的行动力受损,如果继续这样下去,在这个有限的地方腾挪空间不大。若是接下来再失去部分肢体的控制权,那么自己将无力回天。

她低头看到了自由掷出的匕首。那是是一柄通体呈枪灰色的西德萨短刀,周身呈现出高温火焰烧灼造成的熔毁迹象。而且匕首附近的空气有些淡淡的扭动和颤抖。

是这样!汉娜心中一道闪电划过。

她抬头的时候,BITCH已经冲到了自己面前。汉娜低头躲过一击重拳,抓住了自己的右手护住在了胸前。

咔嚓。

BICTH一道势大力沉的膝顶,轰在了汉娜胸前,有一声清脆的骨裂声传出。汉娜左手抓向了BITCH的眼睛,BITCH双手立即紧紧抓住汉娜的左手,并向汉娜身后折去。但这个时候他却蹒跚了一下,汉娜试图挣脱,但并没有成功,被死死按在了地面。左手被BITCH单手压在身后,喉咙被另一只手紧紧扼住,她能感受到逐渐收紧,收紧。

粉红小友聚合起来疯狂的扯动着BITCH的身躯。但随着汉娜的逐渐缺氧,粉红小友的色泽开始变得更淡,力道也逐渐下降。

“其实比起……哈……啊~比起被霰弹枪轰烂成破布,你啊……哈切……现在的死法……哈……”BITCH的哈欠一个接着一个,“怎么……怎么越来越……我怎么越来越困啊……”

BITCH轰然倒地。

汉娜趴在地上开始大口喘息,右手中,滚下一根金属无针式注射筒。

“麻醉剂……是什么时候……,你的右手……不应该……”BITCH试图爬起却又再次摔倒,金发的赖床公主伴随着鼾声渐渐淡去。房间内的白色被褥和枕头也一一消失。

“一开始雾气弥漫并不是单纯的遮挡视线,通过粉色小友的散布,让空气中掺入了麻醉气雾。不过这样的效力很低,而你的确很厉害,能把我逼到这个田地。如果我坚持之前的策略的话,可能会在气雾生效之前就被你击杀了。”

汉娜从鼻子里取出两个内嵌式过滤器:“我一直在想,如果你的能力和你陈述的一致,那么自由就不可能在我陷入幻觉的时候起身用匕首来提醒我。你在与我战斗之前刻意地把她的手塞回被子里,这是为了什么呢?”

BITCH还想说什么,张着嘴,但舌头已经不听话了。

“所有的事情都存在着意义。你的动作是为了掩饰什么。我看到了匕首上的熔毁痕迹和周围的热气,正常人类握有这种温度的匕首肯定会被灼伤,那么我只想到一种可能性。”

汉娜握着自己的右手站了起来,粉色小友缠绕在她的躯体上。

“如果我没猜错,自由的手掌应该已经被烧伤了,虽然不知道是怎么做到的。灼伤的疼痛使她重新清醒了过来,暂时摆脱了你的控制,虽然只有一瞬间。那么接下来就好办了。我刻意用右手的手臂接下了你的攻击,在肌肉没有收缩保护的情况下,这种攻击会轻松地撞断我的尺骨。”

汉娜抱起了自由,怀中的她眉头紧锁,嘴唇甚至咬出了血。手上的灼伤痕迹映入汉娜的眼帘。

“既然你的认知里我的右手已经无力化了,那么你也自然不会去防备它了。没有发现你正在被直接注射麻醉剂吧?”

汉娜弯下腰,捡起了那把AA-12霰弹枪,抽拉了一下枪栓。枪口对准了脚下已经失去知觉的Bitch。

“她既然能为我放弃她的手,那么我也可以。”

枪声,在这个房间内,响彻了三下。

<to be continued>


替身Stand资料

替身名称:困倦的赖床公主Sleepy Princess

替身使者:bitchangeloverbitchangelover

原型:SCP-CN-ZZZ-J

« 第①话 | 第②话 | 第③话 »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