叄肆奇妙冒险第③话
评分: +22+x

硝烟散去。

地板上留下了一片弹孔。但正如之前曾遇到过的那样,被击败的“BITCH”就那样消失了,并没有留下尸体。

“呼……呼……设计这个局的家伙,不管是谁,你等着瞧啊。”

怀中的自由扭动了一下,发出痛苦的哼哼声,好像要醒来的样子。记得好像她是受了敌方替身“困倦的赖床公主”的影响,现在应该已经解除了吧。

汉娜本想把将她抱到床上,但因为右手骨折,一用劲便是一阵剧痛,只得顺势让自由平躺在地板上。

“妩……”自由伸了个懒腰,然后因为右手烧伤的关系一下就疼醒了。“啊,真的是汉娜,不是梦啊。”

“有没有其他的地方受伤?那个家伙没有把你怎么样吧?”

自由确认了一下手心。“没有啦。倒是你的胳膊……那样不要紧吧?”

两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虽然彼此都是一副惨状,但却都不禁笑了起来。

“没事就好啦。”

为了你的话,这点小伤……这句话谁也没有说出口。


捡起掉落的匕首,割开床单进行了简易的包扎固定之后,两人相互搀扶着往医疗中心走去。

考虑到大厦里不知还有多少敌人埋伏,她们放弃了容易遭受伏击的电梯。在下楼梯的途中顺便交换了情报。

自由和汉娜的情况一样,都是直到昨晚睡前都没有任何异常,然后就那样一直睡到刚才了。不过从汉娜那里得知了替身的情报之后,依稀想起了半梦半醒之间的事情。

“嗯……这把匕首我有印象哎。莫非就是我的替身吗?”

“因为被精神操纵的关系,没有看清投出匕首的瞬间呢。你也没有明确的印象了吗?”

自由摇摇头。“总之就先由我保管吧。”

接下来两人又就事件的黑幕进行了一番推测,但因为线索太少,也没有得出什么靠谱的结论。

对整个大厦的古典欧式风格替换也同样影响到了楼梯,甚至还出现了轻度空间异常。整个楼梯间变成了豪华的大型螺旋楼梯,实木扶手顺滑得让人爱不释手。自由似乎非常喜欢的样子,还扬言希望大厦今后就装修成这样好了。对此汉娜只有苦笑。

一路上也没有遇到其它人,就这样来到了医疗中心。因为收容(和再收容)和实验中经常会伴随着受伤的风险,34站点的医疗中心规模不小,占据了整整三个楼层。汉娜对此也非常熟悉,因为自己在那里也有一个心理辅导室,虽然升职为代理主管之后很少有机会去坐诊了。

“等等,不会那些高端诊断和手术设备都被替换掉了吧?”

“应……应该不至于吧……”

两人慌慌张张地赶往手术室。

“还好还好,没有被算作家具。”

看到手术台还是原先的样子,汉娜总算放心了。在这栋熟悉又陌生的大厦里,不知道还潜藏着什么样的危险,确保这里可是非常重要的——

“什么人!出来!”

在自由的呵斥下,第三者从手术准备室中悠闲地踱进来了。此公有着一头惹眼的浅橘色短发,除此之外就和路边随处可见的男人一样毫无体态特征,让人不禁产生头发就是本体的错觉。

“还有一个,出来!”

“抱歉呐,我的同伴比较害羞,这里还是由我来招待两位吧。我是……”橘发男子低头看了看自己穿的T恤衫,上面印有飘舞的红枫叶,“你们就叫我枫叶好了。”

太随便了吧!汉娜虽然想吐槽,不过还是忍住了。

“那么你是友是敌?”

“姑且算是敌人吧。啊,完全没有干劲呢。稍微应付一下吧。”

以这句话为信号,枫叶从慵懒的神色切换到了认真模式。

“软软的鬼,出来吧。”

蒙着一身白布、露着眼睛、吐着舌头那样的的人形物体凭空出现在他的身边。汉娜和自由都警觉了起来。根据先前的经验,这个象是传统“白布鬼”的家伙就是他的替身了。

“搞坨不清对方有末子超能力,先昧心昧意点的好。1

“吓?你讲咩丫,我一啲都听唔明。2

两人面面相觑。

“个只就是对方的能力?要说个是末子话,我自己好听不懂。3

“唔该你讲普通话好唔好?你噉感觉好怪哦。4

“啊也罢啰,我放弃咯。5”汉娜用两只手指在面前对了一对,表示左右夹击。

“好啦,我知你唔系有心架。6”自由把那个手势理解成委屈的意思,于是踮起脚摸摸汉娜的头,“都系嗰条衰仔唔好,我替你去打佢。7”说罢便直接冲了上去。看得汉娜直跺脚。

“哎不是要夹击吗?你踩一脚啊。8

“呋呋,鸡同鸭讲,不足为惧!起!”软软的鬼潜入了地下。自由眼看只有五步之遥,忽然脚下一陷,然后高高弹起,仿佛踩上了蹦床一般。

“欸?”

因为重心不稳,突进的架势完全乱掉了,眼看就要这样扑进对方怀里……

“我闪。”

结果自由扑了个空,摔了个嘴啃泥,随即又弹了回去。

“美少女投怀送抱固然是好,但演变成长期关系就太麻烦了。”

“边个要同你长期关系啦!9”自由一直在上上下下地弹跳,好不容易才稳住。

汉娜一边看着相声剧,一边冷静地分析着。看来对方总共有两个能力,一是强制说方言,二是将地面变得柔软而充满弹性。考虑到还有一个人躲着没现身,或许是两人各有一个替身?虽然倒是可以尝试夹击,但在完全不能用语言沟通的情况下也无法期待自由能好好配合。看来必须先解决掉准备室里面的那个才行。不过门已经关上了,看来也没有那么容易……

“Ku, chekku de pureparaitene rum. Ai ru diru wizu disu wan.10

“Ha? Wad da hall Rrr U doaging about?11

居然连英文都会变成方言吗?那就没办法了,但愿自由能看眼神行事吧……汉娜隔着手术台用粉红小友殴打枫叶,试图吸引他的注意力,给自由制造空隙。

“哦唷,这可不行。橡胶橡胶的手枪!”

枫叶公然喊出了侵犯版权的招式。俩胳膊抡了几圈,陡然伸长,跨越了不可能的距离同时袭向汉娜和自由。

两人猝不及防,堪堪避过。

“橡胶橡胶的机关枪!鞭!战斧!火箭炮!”

枫叶对着较近的自由一轮狂轰乱炸,把她象破布一样甩到了角落里。

“弹簧弹簧的果实!”

汉娜刚想趁机溜过去,又被枫叶发现了。这次他将替身能力作用在身边的墙壁上,向前一蹬就倒飞过来。汉娜忙用粉红小友把自己拉到一边,但还是被撞到了小腿,整个人变成了在风中凌乱的落叶,重重地摔在了手术台上。

“弹簧”在落点一蹬,又再次在室内横冲直撞起来。汉娜赶紧从手术台滚下来蹲防,但被对方夺取了制空权,完全抬不起头来。

唔,没想到他一个人就能压制全场,这替身能力太可怕了。一定要想个办法……

汉娜的头脑高速运转着……视线的余光中,看见自由摇摇晃晃地站了起来。

“自由!现在莫要起来!12

话音还没有落,枫叶调整了方向弹过去,一脚重踹在她的胸口。似乎听到有什么断裂的声音。

“呼,呼,捉住了……”自由的嘴角渗着鲜血,但脸上却带着残酷的笑意。她左手牢牢抓住了枫叶的脚踝,右手匕首一闪而落。

无伤。

“不好意思,我的替身可是连其它替身都能凭依的,一把橡皮匕首根本不痛不痒。”

枫叶虽然被拖倒在地上,但仍然游刃有余。他用空着的另一只脚再次猛踹自由的腹部,把自己挣脱了出来。

“咁……就够啦……汉娜……帮我……争取时……间……13

两人四目相对。虽然仍然是语言不通,但此刻无声胜有声,心灵相通的两人根本无需言话语。汉娜携粉红小友飞扑而上,与枫叶扭打成一团。

“呼……呼……唔理点……都要……读完先得架……14”自由歇了一口气,让匕首消失,然后开始吟诵。

我曾行于云海之上

游于深海之中

我咀过暖嘅日头15

也揽过寒冷嘅冬夜16

"啊,因为听不懂所以没在意,这段话莫非是!”

你给予我飞鸟无法到嘅巅峰17

诠释高山峻岭无法描述嘅巍峨18

你带比我超过浪嘅壮阔19

描绘出世间最静谧嘅景20

同最喧嚣嘅爱意21

粉红小友和汉娜拼命地拖着枫叶,不让他回去打断自由。

喺度我愿献上我粒尚且鲜活嘅心22

致我最真切嘅爱人23

完成了。

带来毁灭的渡鸦向枫叶俯冲而下,白焰在身后拉出炽热的轨迹。

汉娜当然知道那是什么,连忙松手避开。枫叶看样子不对也想逃,可渡鸦随之改变自己的轨迹,始终牢牢地锁定着目标。

“没用的,不管你逃到天涯海角,它都会如影随形。这便是我的替身‘至吾爱 Act2’。”

不知道什么时候,自由又可以说普通话了。可能是准备间里面的家伙溜走了。

“啊啊啊啊!”枫叶惨嚎着,全身都在熊熊燃烧。他在地上翻滚试图扑灭火焰,可火鸟又会扑上来再度引燃。

胜负已分。被击败的敌人再次消失在了眼前,失去目标的火鸟在室内盘旋了几圈,最终将自己烧成了灰烬。留下相互搀扶、遍体鳞伤的汉娜和自由。

敌人越来越强。这样的惨胜,还能坚持多久呢?

<to be continued>


替身Stand资料

替身名称:软软的鬼Soft Ghost

替身使者:M ElementM Element

原型:SCP-CN-031

替身Stand资料

替身名称:方言先生Mr Dialect

替身使者:The_Reaper_KindredThe_Reaper_Kindred

原型:SCP-CN-534

« 第②话 | 第③话 | 最终话 »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