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4000:救救她

致我的继任者,

我希望再次恭贺你被选中继任我的职位。我(终于)越发老迈,现在是你来接掌O5-2之位了。你为这个职位已做了格外勤勉而恭敬的准备,我为此要对你表示感谢,但对于你就家庭及恋爱关系的问题:我理解。人类是社会动物,我们希望有什么东西去把握、去触碰、去爱(相信我,我也曾经如此)。

本文件已被归档;当前的SCP-4000位置存有的是更适时和未解释的东西,但我们将它作为范例保留,作为不能重蹈覆辙的提醒。在RAISA之前的时代,在伦理委员会之前的时代,我们的权力未受监督,此等错误会轻易犯下。无论如何,我认为这是我们有责任孤立自己的缘由所在。

项目编号:SCP-4000

项目等级:Euclid

特殊收容措施:SCP-4000收容于Site-19的标准人形收容间。互动需要3级以上研究员批准。

描述:SCP-4000是一法国血统女性人类。在被观察时,观看对象会感知到SCP-4000处于紧迫危险中。此效应确信为模因性质,且无论SCP-4000是否处于安全地点都会触发,也无论是否有配备妥当的人员在场保护其安全。感知到的威胁类型不一,但绝大部分是有某一恶意实体意图加害于她,如野生动物、罪犯,严重案例中甚至是异常性实体。

发现:SCP-4000在02/08/64来到Site-19,有5名极度担忧其安危的平民陪同。平民被施以记忆删除药物,而SCP-4000自愿进入收容中。未知SCP-4000如何知晓Site 19地点,向其询问时也未透露相关信息。

爱让我们成为最无理性的东西。-7心中如此充满爱,对她亲爱的Marie,对她的丈夫,这可能蒙蔽她的判断力。我们当时是议会里仅有的两名女性,所以我们间有特定的…姐妹情谊,可以这么说。这就是为何我在最后投票中反对议会其他成员。我想让她知道她不是孤独地在爱,我们尽管有职务的重担仍然能感觉到什么,我也还在这里支持她。她被记忆删除后降级为初级研究员,到今天仍在工作着。我们被禁止与她谈话,原因很明显,但…我还是为她感到非常、非常难过。我不能说我曾作为母亲感受到过母性的羁绊,但作为一个孩子我知道,这是对一个人,或者女人最强大的羁绊。我明白为何她做了这些事;若我有女儿,我也会做一样的事。

不过,有时候我还是会见到她。从远处看着,看她做的工作,看着Marie,她现在居然是在模因部工作的漂亮女人了,多讽刺。她也被记忆删除了,和基金会其他所有人还有大部分世界一样,作为反模因中的重要部分。但反模因没有影响到每个物种。我经常与Marie一同到林间散步,伪装成一名研究员同伴的衣着与证件。动物亲近她、担忧她的那副样子,实在…

无论如何,我知道和你的朋友家人说再见是无比痛苦的事,只是让他们被记忆删除而已。以前是用掩盖故事说你已经死了。相信我,记忆删除对所有当事人的痛苦要小得多。我们历史中的一部分不能被重蹈覆辙。它本可能在第一时间就会毁灭我们,而在我们维系着脆弱平衡如此之久后,若是发生在今天它必然会毁灭我们。我希望你准备好顺利交接,而O5-1到-13会敞开胸怀欢迎你担任新一任-2。

控制,收容,保护。

O5-2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