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4000:在无底深坑之底

项目编号:SCP-4000

项目等级:Keter

特殊收容措施:遭遇SCP-4000的外勤人员不得与其进行交互,除非得到Site-87的命令。派往SCP-4000处进行研究的探险队伍需由至少四名特工组成,期间任何队员都不应被单独滞留。派往SCP-4000处进行调查的人员模因抵抗指数应不低于72。

由于SCP-4000推测可从人类叙述中汲取力量,Nexus-0018内的基金会人员应避免任何非必要的关于SCP-4000的对话,Nexus-0018的普通居民亦被警告避免创造或传播关于SCP-4000的叙述。

描述:SCP-4000为位于威斯康星州,斯洛斯皮特(Nexus-0018)斯洛斯森林内的一处深度无法确定的陷洞。经测量其为30.48米宽1,有一独立的木制阶梯位于其前方。2SCP-4000的具体位置无法获知,但尚需确认这究竟是其确实在不断改变位置,还是仅为异常本身产生的超模因效应。

Nx-18的民间传说称,同一个人绝不可能找到SCP-4000两次。该说法已由派往斯洛斯森林的基金会探险队证实。没有任何一位发现了SCP-4000的特工能在后续探索中再次找到SCP-4000,同时他们也无法呼叫额外人员前往他们的所在位置。GPS信号及无线电追踪无法提供确切位置,且附近人员无法集中注意于发现者的声音,称它似乎来自于各个方位。考虑到Nx-18的首要异常效应即为使其区域内传播的叙述现实化3,关于SCP-4000的民间传说被认为是导致基金会无法确定其具体位置的关键因素。

对SCP-4000进行无人机探索被证明是不可行的,因为无线电信号无法在此陷洞中传播30米以上,且全自动无人机均无法返回。通过激光测距仪及其它更简易方法进行深度估量也被证明是无法得出结果的。有关UAE Chapman-341(山羊人)的民间传说提到,人们曾诱导山羊人进入SCP-4000以试图将其无效化,但它在两天后爬回了地面。这被认为是斯洛斯皮特民间传说的一种超形上学表现,并不被认作是深度估量的有效参考。

曾遭遇过SCP-4000的基金会人员及Nx-18居民均报告称,遭遇SCP-4000后,环境声音几乎完全消失,可以依稀听到陷洞中传来的低语,且有一种明显的现实解离感,通常被描述为“如同处于恐怖电影里的场景一般”。从侧边观察SCP-4000仅能观察到一片黑暗,但从其正面的阶梯观察将产生不同的结果(见探索记录)。

根据历史记载,SCP-4000形成于1890年的圣诞节,杰克逊·斯洛斯4的庄园下方。其住宅被完全吞噬,包括杰克逊·斯洛斯本人,其妻伊莫金,以及其子贾斯帕。另外,作为斯洛斯皮特里出现的第一个主要异常,SCP-4000在显现之初就被观测到引发了一系列异常现象,最终使镇子被分类为Nexus-0018。据此推测,SCP-4000可能是导致斯洛斯皮特转化为Nexus的超形上学效应的核心。

附录,选自SCP-4000探索记录: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