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P
评分: +18+x

CP

包含少量性相关内容,以及暴力内容,阅读需谨慎。


车票

我手上握着一张车票,这车票是从一个自称旋木雀的黑衣人手上买的。他说只要拿着这张票等待,就可以踏上通往天国的列车。

我厌恶尘世已久。

我站在窗前,心中默默祈祷着那个人没有欺骗我。我睁开双眼,看见一辆列车出现在了窗前。这列车通体漆黑,没有窗户,没有任何装饰。只有一扇发着白光的门突兀的嵌在车身上。我爬上窗台,纵身跃进那扇门。

我再次睁开眼,躯壳已经化作天使。圣洁的食物摆在我的面前,我吞咽,嚼碎。我的身体逐渐变得充盈而雪白。我开始编织属于我自己的殿堂。纯洁如雪的银丝从我体内漫溢而出。幻想逐渐成型,一个柔软细腻的世界被创作而成。我幸福的笑了,此刻我不再孤独。

忽然一股滚烫的洪流降临,一切都随之幻灭。在死亡前夕,我听见不可名状的声音从寂灭的天穹里响起——

“妈妈!用开水给蚕缫丝好好玩!”


触碰

你守护那张门已经有十三年了。

十三年前,你好奇的情人触碰了这扇森林中发现的古老大门,自此消失不见。

为了避免别人重复她的悲剧。你一直守在这扇门前,不让任何人进去。在最初的时候一直有人为了冒险想硬闯。为了杀一儆百,你杀死了前来探索的邻国王子。你的弟弟也想闯入这里,你在决斗中误杀了自己的亲弟弟。你已经无法记清究竟有多少条生命倒在了你的剑下。

有人问你触碰大门消失和被你杀死有何区别,你回答这两件看似类似的事情其实区别极大。生老病死是世界的常态,但是物质的凭空消失将打破这个宇宙的基本规律。如若放任不管,世界必将逐渐萎缩至虚无。国王听信了你自己话,给你派发了先进的武器和大量金钱。也正因为国王的支持,你才没有在这十三年内被人报复致死。

直到今天,你看见那大门缓缓打开,你旧日的情人雀跃的跑回来,她年轻如同当年。她笑着扑向了你,开心的说自己进入了美丽梦幻的仙界。

你的泪水流了下来,颤抖的手指再次触碰剑柄。


copy

我总是会有些奇特的体验。

妈妈在和我说话,我的躯壳在吞咽食物。真正的我是液体,沉在躯壳底部,看着西兰花从食道滚入肠胃,碎裂,溶化,最终变成粪便,和我融为一体。

我看见左边的无数个自我,或者说无数个他人,除我之外的所有人都长着同一张脸,妹妹对我微笑。

“蜂蜜真的很好吃。”她说。我短暂的凝聚。

大家都有着一样的躯壳,淡黄色,易碎,就像鸡蛋壳。我再次散开,流到身体底部,时而从划破的伤口里逃出,新的我再次凝聚。数天后,荒废时光无法升学的我会在打击下再次固结。随着无数次敲击,我终将从液体变成固体。

声音相当遥远,仿佛生活在梦境里,原因为连续几天熬夜。

随着语言再次聚在一起,我只有两种选择,变成气体或者固体。

奇特的体验越来越少。我曾经会意淫世界上的一切,包括自我,可如今性欲慢慢集中于同一人。

“唉?那个奇怪的人怎么消失了?”

“不知道,大概是死了吧。”曾是我的人回答。


刺破

有些事情你永远无法阻止它的发生,但你可以享受它。

每当那物体随着噗噗声从后面的洞里排出,我就会感到一股异样的快感。我感觉自我以极快
的速度扬升,就好像灵脱离了躯壳。

“噗噗噗——-”

在极度的喜悦下,我继续放任后方的喷涌,我如同一只磕了药的蝙蝠般跃动。我的后面的孔好像变得更加的宽大,仿佛撕裂开来。我颤抖着,并且以此为乐。

或许,我今天拉的太多了。

我的头脑忽然昏沉,干瘪的身躯砸到地上。在失去意识之前,我听见了一个诡异的声响:

“你能不能管管你儿子啊!他又把我们家的气球刺破了!”


操批

我每天都会玩弄不同的性玩具,有男人,女人甚至还有雌雄同体。但是没有一个像今天的这个一样独特。

她是个黑肤女人,身上布满了大小不一的发光斑点。她浑身散发一股让人陶醉的奇异气息。

我亲吻着那纯黑的嘴唇,进入了她的身体。我缓摆动着下半身,她也迎合我发出一阵颤抖。我的频率越来越快,在她如同恒星一般的瞳孔的凝视下,我达到了高潮。

我点上一根烟,抬头仰望星空。

我看见无数只巨型蝌蚪一起冲向太阳。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