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62-L1

與Mr. Deeds的面談,此記錄關聯於SCP-662

Mirth博士︰午安。

管家︰午安,Mirth博士。我可以為您效勞嗎?

Mirth博士:首先,我可以知道你的名字嗎?

管家:當然。您可稱我為Mr. Deeds。

Mirth博士:這是否你的真名?

Mr. Deeds:不,先生,這並非我出生時的名字。

Mirth博士:那麼你的真名是什麼?而且你在何出生?

Mr. Deeds:很遺憾,我不能憶起我的全名,先生,我的出生地點也是,雖然我相信它他是英國的某處。

Mirth博士:你能否記起你是何時出生的,Mr. Deeds?

Mr. Deeds:我真的很抱歉再次令先生您失望,但我亦無法想起它。雖然這應該是一段頗長的時間之前,我不認為我是在這個世紀出生的。

Mirth博士:你能否估計一下?

Mr. Deeds:再一次,先生,我為我貧乏的自我認知表示歉意。我閉關了好一陣子,如您所知。 (Mr. Deeds向手鈴點頭示意,並露出微笑)

Mirth博士:在你的回憶中,你見過有人使用或你使用過的最舊式的交通工具種類是什麼?

Mr. Deeds:馬匹與馬車,先生;雖然自行車剛開始在有錢人當中形成一陣風潮。它們流行得挺快的,不是嗎,先生? (再一次微笑)

Mirth博士:你不用再稱我為先生了,我很享受,但這開始有點煩厭了。

Mr. Deeds:好吧。

Mirth博士:為什麼你認為你不能想起那些事情?

Mr. Deeds:我…我不太能說。(Mr. Deeds在椅子上轉移重心,有片刻看起來有些不適,之後才恢復原來姿勢。)

Mirth博士:有沒有可能是你不願或不肯說?

Mr. Deeds:有這個可能,對,有可能我是不願說,可是再一次,請你原諒,我真的想不起為什麼。

Mirth博士:很好。繼續吧;當你取出物品給你服侍的人時,你去了什麼地方?

Mr. Deeds:嗯,你看,呀…(Mr. Deeds的臉扭曲了片刻,猶如他正在承受莫大痛苦,他隨即再恢復為一個較為放鬆的面貌。) 這個我亦記不清楚。

Mirth博士:為什麼你在我問這些問題時表現得如此畏縮?

Mr. Deeds:我不知道。

Mirth博士:現在別管它吧,我們終究會找出答案的。接下來,我有個請求。

Mr. Deeds:很好,我能怎樣為您提供進一步的協助?

Mirth博士:我想要杯冰茶。如果你喜歡的話,也給你自己來一杯。

Mr. Deeds:請問您想要哪一種冰茶呢?

Mirth博士:給我個驚喜吧。

Mr. Deeds:沒問題。

Mr. Deeds站起身走往審訊室的大門,並嘗試轉動門柄。發現門被鎖上之後,他轉身向Mirth博士微笑。

Mirth博士:有什麼問題嗎?

Mr. Deeds:我必須離開您的面前才能能成您的要求。

Mirth博士:為什麼呢?

Mr. Deeds:(再一次明顯的不舒服)這就是這麼回事,Mirth博士。

Mirth博士:好吧。開門吧,Graves特工。

Mr. Deeds離開房間。他在攝影機與Graves特工的監視下沿着走廊前進。他在另一度門前面駐足片刻,搖一搖頭,分別看了攝影機和Graves特工一眼。然後跑過走廊並轉過角落。Graves特工沒有跟隨,因他被命令留守在審訊室門前。

在攝影機監視下,Mr. Deeds快速地頭往下一個大樓,並繼續穿過綜合設施的多個大樓,想必是在尋找一個不受監控的出口或區域。最後,他在2D通道中間停了下來。在此時,2D通道的三個攝影機全部失靈,包括隱藏的兩個。正好三分鐘之後,所有攝影機回復正常,顯露出Mr. Deeds正站在相同的位置,但手持一個有着兩杯冰茶的托盤。然後他迅速地返回審訊室。

Mirth博士:啊,你回來了。我都開始擔心了。

Mr. Deeds:抱歉,我回來得晚了,找路出去時有點麻煩。但無需擔心,我遵照您的命令把茶帶來了。希望您會喜歡。

Mirth博士:這是什麼茶?

Mr. Deeds:南部風格甜茶。

Mr. Deeds在Mirth博士面前放下一杯冰茶,然後回到他桌子另一邊的座位上。Mirth博士遲疑地聞了聞那杯茶,笑一笑,並呷了一口。

Mirth博士:挺不錯,Mr. Deeds。事實上,我想這是我喝過最棒的冰茶!非常美味!是你自己沖調的嗎?

Mr. Deeds:我不想令您失望,Mirth博士,但是我不記得了。我猜是我沖的吧,但很可惜,我的記性已經大不如前了。

Mirth博士:你才走了(看看錶)大概十分鐘,Mr. Deeds。你說你的記憶力糟得記不起十分鐘前發生的事情?

Mr. Deeds:我記得我找路出去,也記得我拿着茶回來,但就只有這麼多了。

Mirth博士:但不包括你如何或在哪取得這些茶?

Mr. Deeds:很遺憾,不。(再一次明顯的不舒服)

Mirth博士:好吧。我有另一個請求。

Mr. Deeds:如您所願。

Mirth博士:我想要一塊金磚。

Mr. Deeds:請問您想要百分之幾的純度?

Mirth博士:百分之99.98,如果可以的話。

Mr. Deeds:這應該可以辦到,讓我看看我能怎麼做。

Mirth博士:我們會關掉外面走廊的攝影機,Graves特工也會進來審訊室和我一起等,這應該能使你的旅程稍為快一點。

Mr. Deeds:感激不盡,我該動身了嗎?

Mirth博士:去吧。

Mr. Deeds退出到走廊,該處的攝影機並未如Mirth博士所講般關上。他停頓了片刻,抬頭望向最近的攝影機,搖一搖頭,並開始像上一次般穿越綜合設施的多個大樓。在2B通道,他停了下來,然後再一次地,通道內所有的攝影機,不論是隱藏的或可見的,全部失靈了。十分鐘三十七秒後,攝影機開始回復正常,只見Mr. Deeds再一次在同樣位置,單手持着一條金條。然後他返回審訊室。

Mirth博士:這比上次花了更長時間。有什麼原因?

Mr. Deeds:嗯,走廊上的攝影機似乎仍然啟動着,所以我必須再次尋找適當的離開路徑。我為這延誤道歉。此外,我無法取得一條純度如您要求的金條,但我向你保證,這一條有着百分之99.14純度。

Mirth博士:真了不起。我相信你也知道,我們會對它進行測試。

Mr. Deeds:我之前並不知道您會測試它,但我想這也是合理的。還有什麼事情嗎,Mirth博士?

Mirth博士:有。你的下一項任務,我想你給我取來一輛1963年的藍色雪佛蘭敞篷車。

Mr. Deeds:我很抱歉,但那是不可能的。

Mirth博士:為什麼不行呢?我真的很想要一輪。

Mr. Deeds:再一次地,我講不出為什麼,但我只知道用我的方法無法得到它。

Mirth博士:那些方法是什麼?

Mr. Deeds:我想不起來。

Mirth博士:好吧,我想要一顆法貝熱彩蛋,任何一顆也行。

Mr. Deeds:哎呀,嗯,很抱歉地,那亦是不可能的。

Mirth博士:而且我猜你無法說出為什麼?

Mr. Deeds:正確。

Mirth博士:那麼魚子醬呢?任何牌子和種類也成。

Mr. Deeds:這個我能做到。

Mr. Deeds再一次進入審訊室外的走廊。這次攝影機在確認Mr. Deeds進入大堂之後就關機了。一分鐘後攝影機被重新開啟,但Mr. Deeds這時已經回到審訊室。

Mirth博士:這次真是相當快,Mr. Deeds。只花了32秒。而且這些魚子醬相當不錯。

Mr. Deeds:我很高興您這麼說。

Mirth博士:在我們結束之前還有最後一件事,Mr. Deeds。

Mr. Deeds:如您所願。

Mirth博士:我要你刺殺奧薩馬‧本‧拉登。

Mr. Deeds:恐怕目前這是辦不到的,Mirth博士。或者一個較近和較沒那麼戒備深嚴的人?

Mirth博士:好吧。就隔壁房間那位男士吧。

Mr. Deeds:沒問題。

Mr. Deeds再一次進入走廊。在視覺確認後,攝影機被暫時關上。重新開機後,見到前往下一間審訊室的門已被關上。該審訊室內的攝影機顯示Mr. Deeds手持一柄藏在背後的大型軍用刀進入房間。Mr. Deeds接近正在待命的D級人員,並熟練而快速地以刀割開他的喉嚨。Mr. Deeds看着D級人員逐漸死亡,並避免被他抓着。當D級人員被視覺推定為死亡後,Mr. Deeds回到他原來的審訊室。

Mirth博士:工作完成了?

Mr. Deeds:的確如此。這是我剛才用的刀子,作為證據。

Mirth博士:為什麼你可以完成這件事,但另一件卻不行?

Mr. Deeds:我答不出來,除了我就是知道某些事是不可能辦到的,而另一些不然。

Mirth博士:那麼你不知道你從何得知那些事情,比如我的姓氏、我的頭銜、或是某個任務是否可以完成的?

Mr. Deeds:就是如此。

Mirth博士:很好。我想我們現在沒事了,除了一件事。Graves特工將會問你一些問題,一些我已經問過了,還有一些是新的。我建議你回答這些問題,因為他會不擇手段地尋求答案。

Mr. Deeds:我會盡我所能。

Mirth博士:我們走着瞧。

Mirth博士把Mr. Deeds交托給Graves特工,他隨即開始對管家用各種方法拷問了22小時。最後,Mr. Deeds由於下腹部被剜開及移除各種內臟而死亡。儘管Graves特工已盡了最大努力,但卻沒有得到任何進一步有關Mr. Deeds去了哪裡、如何離開、獲取他那些物品的方法、或是如何得知某項任務的可行性的資料。

驗屍報告表明這是一具從任何方面都正常的屍體,但它指出Mr. Deeds生前不曾遭受到任何明顯的疾病或是身體狀況,撇除審訊過程中所產生的創傷,他在死前有着近乎完美的健康狀態。他的胃內只含有一點南部風格甜茶和正常的胃酸,並沒有其他內容物。

Mr. Deeds的屍體隨後被放置在手術檯上,同時房內的燈光和攝影機被關閉了。所有人員離開房間,在回來之後,Mr. Deeds的所有踪跡,包括所用儀器上的血跡、被切除的器官和他的屍體,皆沒有任何殘留。

再一次搖響手鈴以召來Mr. Deeds,他在三分鐘後出現。他沒有受傷的跡象,並再一次穿著體面的現代管家的通常制服。一如所料,他無法記起他如何生還。他隨後被指示給Mirth博士進行全身按摩,他執行得Mirth博士心滿意足,並稱之為"我享受過的最棒的按摩,我的腰痛完全不見了"。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