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7000 - 三匹白马

原稿文件—谨慎处理

你正在接触[SCP-7000]的原始版本。对本文件的损坏、丢失或篡改将受惩处。若你希望得到副本且无法获取,请考虑在你其他职务允许下志愿参加归档部门。

本文件于近期受损。纸张反面上的文本应被无视,和任何非正式脚注一样。

Item#: 7000
Level1
Containment Class:
pending
Secondary Class:
Something new. Something that defines it not as something to be contained, but utilized.
Disruption Class:
ekhi
Risk Class:
notice

horsie.jpg

一位被SCP-7000-2特性拯救性命的平民向基金会赠送的画作。该平民希望匿名但把这幅画作用在本文件中。

特殊收容措施: 对SCP-7000的收容当前不是优先项。为应对世界剩余国家中有需要SCP-7000个体的情况,应随时掌握SCP-7000-1, -2, -3的下落。MTF Omega-4 (“马鞋”)将持续戒备,根据最大需求相应对个体进行监控或追赶,具体由O5议会多数票决定。干预SCP-7000或是基金会关于赶马的指令将造成水供给削减最少50%。

对尚未与我们使命达成一致的重要GOI,基金会安插其中的卧底将散播关于它们下落的假情报。信息通报将集中于宣讲SCP-7000为剩余人类种群存续带来无可计数裨益的示例,未来也将继续如此。对SCP-7000进行崇拜的报告被认定为可以接受,只要其仍然是边缘案例,不干扰基金会指令即可。任何接近SCP-7000个体的人若被认定为在干预或者偏离既定收容措施,应一概予以处决1

SCP-7000将被视作属于基金会最重要及最高价值的资产之列。若出现失去踪迹的情况,寻找SCP-7000-1将成为基金会的首要使命,绝无例外。人员与设备将在此事件中转移到最近要塞内,即便这可能引起要塞崩溃。

绝不能失去踪迹。

描述: SCP-7000是指三匹形似Equus ferus(曾经常见的野马)的实体,以及其各自的异常效应。可通过它们的白色毛皮以及独特的影响范围对其进行辨认,详情见下。SCP-7000个体表现出了异常性的耐受力,以及对饥渴的忍耐力,观察显示其不需要睡眠或给养。

SCP-7000-1的主要效应是一种异常性的、可能为被动的唤雨能力。在基金会统治95%赞成之下,已建立体系收集SCP-7000-1产生的雨水。仅存的十一台太阳Darity地面车中有四台已分配至由已解散MTF组成的MTF Omega-1 (“持杯人”),重新配置为具有存水能力。这些车辆已从补给线HOG、补给线BUL以及要塞-32防线中调离,造成了它们的崩溃2

截止2096/02/29,据估计人类人口中有63%到71%的持续生存需要依赖SCP-7000,以此确保补给、卫生或安全3

与SCP-7000-1的首次接触是在2087年的3月20日,在围攻爱国者东部封锁线失败之后。此次遭遇在Endal紧急失事信标ID #41551激活后被记录到。抄录如下。

前言: 信标激活后,41小时35分钟内无重要对话或重要声音。而后开始了下列交谈。

<开始记录>

士兵1: 哪里…为什么…?Ray….

士兵2: 什么。

士兵1: 我们…在哪?

漫长停顿。

士兵2: 呃…家。你可以称其为家。

士兵1: 家感觉不…它一直这么干燥?

士兵2: 我不记得有去过其他地方。我不知道。也许它就一直是沙漠。一直沙漠。每个方向。永远。永远永远。

士兵1: …水?求你。Ray,求你。

无回应。

士兵1: 这个狗屁信标他妈是给谁的,伙计?!

无回应。

士兵1: 谁他妈的会…

士兵2: 操,Ollie。别说话。

士兵1:嘿。对。保持安静。安静。

静默。隐约有抽泣声。

士兵2: 沙尘。那是沙尘?那边有什么活的东西在踢起沙尘吗?

士兵1: 沙尘他妈的哪里都有。从这里到西海岸,还有中间的所有地方。我不能,我不能,我不能。我他妈的腿啊—

士兵2: Ollie, 闭嘴。 可能在朝地平线,直冲我们来。

金属碰撞,听到呻吟声。

士兵2: [嘀咕] 拜托拜托拜托今天挺过去今天神明保佑挺过今天—

漫长的沉默。

士兵1: …什-什么?

应急信标采集到沙哑的笑声。

士兵1: Ray, 怎么了?

士兵2: 是匹马。呵。呵呵呵。是匹马。嘿。他们派了一匹马来拯救一百个死人。呵。呵呵。呵呵呵呵。

一声长叹,而后是猛吸气。

士兵2: 你是个好女巫还是坏女巫?!你是…你是?

士兵1: 随便。

士兵2: 我的上帝。上帝啊上帝上帝上帝上帝上帝-

隐约有拍手声。

士兵1: 别烦我,老哥。

士兵2: 看!张开眼睛!你来看!你来看!

士兵1: 不。

士兵2: 哦对你会的,这边,也许别的什么人…醒醒…醒醒你个婊子养的!醒醒!有云!

而后是雨声。

士兵2: 好好,随便怎么样,你怎么都他妈没所谓。Ollie!Ollie,我们要去追它。我的上帝啊。这之后我要把这条命都献给布。噢我的上帝。

士兵1: 给我点水,你…让我睡觉。

士兵2: 这他妈是奇迹。这他妈就是奇迹。别问为什么,他妈的跟着奇迹走出这沙漠。起来,我们要跟上它,这里没东西等着我们,好几年都没有。我们会没事的!我会帮忙,来,手靠在我肩膀上,一步一步,来!

轻微挣扎的响动被风声盖过。以及雨声。雨越来越大。

士兵1: …好。

//降雨大到其他声音都不可听闻。紧急信标继续记录降雨声17小时,直至其太阳能电池失效。 //

<记录结束>

结语: 在收到可能的异常水源提醒后,现存Endal信标ID40000到50000的抄录员Ash Tollens立即对此记录上交硬拷贝至O5议会4。此后不久,基金会军队为追踪并收容SCP-7000-1放弃了对要塞-7的防守,致使其崩溃以及人口损失。56
大部分牺牲者这被发现围绕在废弃的围城营地周围。然而,在信标六公里外发现一脚腱受严重穿刺伤的尸体。又间隔1.8公里外,基金会人员发现了一具被沙漠包围的干尸。死因未能确定;可能是暴晒而非缺水。

抄录员申请一份雨声拷贝以供个人用途,引起对潜在模因效应的审核。尽管没有发现,该申请仍旧被拒绝。下雨录音可被出借给通过英雄事迹表现突出的基金会人员。

在全面开展数周之久的搜查后,在基金会要塞-4西南方向1.4公里处追踪到了SCP-7000-1,位于北美诸国联盟(CNAN)7的东北美洲区域。在搜查中, SCP-7000-1总体上会远离人员,且表现出在受威胁或被过分靠近时凭空消失的能力。这些简单规律奠定了圈养此异常的基础。基金会开始收集雨水并将其分发到最高优先级人口及防线部队中。降雨没有持续,但无疑它在SCP-7000-1附近比其他任何区域都更为常见。

对SCP-7000-1所在地的持续掌握及水源收集对生存而言是基本要务。申请获取SCP-7000-1当前下落需要5级安保权限,或是O5议会两名成员的授权。

SCP-7000-1 - 归档 - 收容备忘

致全体可接待跑手的部门
来自Kelton Peystalt办公室,基金会卫生部主管


[DNM8]首先,对我们的信使,一如既往感谢你们。你们的心头已经有太多东西了,我尽可能简短。[结束DNM]

我们已在两座基金会要塞内收到新的症状报告,与霍乱相似。我需要所有人都立即理解在水源被污染后控制霍乱的难度。

霍乱是一种恐惧。它会吸干你。它可能早上刚袭来,晚上便夺命。然后它以指数级生长。它从被夺命者身上流出,只需一次不当处置便可毁灭一处水源。我们难以治疗它;我们只能预防。同样我们也不能在每瓶水被饮用前一一检查。我们不能进化每一种资源。我们能做的最好还是从一开始就让它保持清洁。我们已经承受着足够多的恐惧。我恳求各位,预防它。还有时间收容。

[DNM]要去次级领土的少数几位还需要额外记忆措施信息,具体取决于爆发的严重程度。你们会得到额外得到水配给。不要饮用其他水。以及向所有神祈祷这场疾病不是异常。[结束DNM]

这位脚记人,你们的信使,已经记下了一套必须遵守的基本步骤表。它重要到O5要求步骤被书写下来,用纸验证码为BXMLZ。

我们拥有了一个水源的奇迹。每一滴被污染的水都是致命毒药。两者并重我们才能平安无事。

<备忘结束>

SCP-7000-2 - 描述,发现细节:: SCP-7000-2是在2090年的霍乱危机中被发现,也引起了它的结束。首次霍乱爆发于2089年11月在两处基金会控制下的比邻领地中发生。到2090年5月,病例数量发生爆炸,30%由基金会控制的CNAN领土确认已被感染。曾经如此善于收容的基金会,而今没有了过去那样的资源可以遏制感染。

霍乱爆发处理的各个阶段如下:

  • 阶段1“控制”:少于5%的基金会要塞人员会表露其症状。遏制被认为具可行性。
      • 措施:要塞将被隔离。派遣 MTF Delta-1“紧急援助”携带次紧急水配给和额外食物补给前往。如若需要可以向附近领地征用额外的水过滤设备。和脚记信使交谈或者咨询要塞主管获取完整措施。
  • 阶段2“收容”:5-20%的要塞人口出现症状。遏制被视为有可能。
      • 措施:全面隔离。派出MTF-Delta-9 “最后援助”携带次末及最末手段水配给以及最大量食品补给前往。尸体将被收集在指定地点焚烧,距离任何可感知水源不能少于一英里距离。
  • 阶段3 “保护”:21-35%的要塞人口出现症状。遏制被视为有困难。
      • 措施:任何进入者除非症状清除不能离开。需要防护服,需要尽可能对补给品消毒。食物和水补给转移给附近城镇。尸体收集暂缓。派出MTF Delta-11“守墙队”。
  • 阶段4:超过35%的要塞人口出现症状且仍在增长。遏制失败。
      • 措施:定居点及其内部人员被视为已损失。放弃该设施。

到2090/06/25,疫情爆发达到最严重程度,8%的基金会要塞出现阶段4爆发。这是2082年以来最严重的平民生命损失。基金会士气达到前-SCP-7000-1水平。未受感染者的尸体处理需求增加。部分基金会人员叛逃至再-创世教9.

于2090/07/01,基金会脚记成员、1级跑手Adriana Li被发现倒在了基金会主要塞-3前方。Adriana Li因力竭脱水而濒死,脚底失血加重了症状。在被带入隔离并检查后,发现她除了近乎致命的疲惫外,健康状况极佳。Adriana Li在接受治疗期间出现谵妄,但仍在反复念诵来自“老人”的供述,一位在105公里外要塞-51的平民。下面是其抄录:

坐下,听着,听我说。你是个跑手,对么?1级?你很好,记性完美,你应该骄傲。告诉他们出了什么事。告诉他们我看到的。听仔细了。

我的姐姐,她的名字是Marinaya,她健康,快乐。做事利落。本分踏实,有时活力四射。但她要让人活着就是她的态度。就是如此。她相信这不是一切的终点,她相信我们都会没事。然后她也爱星星,它们把她降到了地球上。上面哪个地方的哪个东西是对的,她说。

霍乱只用两天就带走了她。两天。两天。我没想过会对此羡慕。你不懂。

过去的几月里,我看到有人撑了几周。你知道最好的治疗是什么吗?一堆食物。以及比任何人所见都要多的多的水。是你的身体被核弹了。是你的身体恐慌了,超过了绝望,超过了自毁,只为把疾病全部冲刷出去。苍白的粪便。一个人一天能拉出三加仑来。有时候更多。你才刚到这里,你不懂。不懂。不懂。最坏的事情。最坏的事。

你知道那是什么样。靠配给维生。一天一瓶水。有时候还必须分着来。从未知晓这样的真正饥饿。从未知晓过真正的渴。直到我们以为我们知道了,然后有了足够的水,但再然后又全部夺去。你知道这是什么样,脆弱的补给线,又一个生命的征象。

然后基金会抛弃了我们。一切都是如此。现在我不怪他们了。一切都很难。一切都很难啊。你听说过1期、2期还有3期你从来没料到会发生在自己身上。但你不知道死亡为何物,直至你失去希望。当你到了那个地步,生与死之间就只有微小、很微小的界限。非常小。不可分辨。你可以直接停止呼吸了。当连墙上的守卫都走了,你就明白这是什么情况。我们知道接下来是什么。前路坏透。是我们最好的路,但是一条坏透的路。

三天如此。想象一下,三天行尸走肉。人们横尸街头。阴沟。我从窗户看到一个男人走了三步,停下,转过身,走三步。一遍又一遍无数小时。然后他停下了,这就是他的故事了。

三天。我不…

第三天。我对这一点记忆没有,就像我的眼睛没张开一样。就像无梦的睡眠。干呕疼痛然后是空洞的咳嗽然后疼痛疼痛疼痛还有疼痛。直到有人在大喊说什么救世主。说什么奇迹。哽噎的喉咙里发出了哭喊,听起来就像大引擎在垂死。有人开始啜泣但已无水可成泪。有人把我扶起来,指着,大喊着,把我姐姐的小望远镜递给我,透过它我看到了白马就在地平线上。

你已经听说过它的故事了。它是传说,你从来没亲眼见过。你为它祈祷,期盼它,也许这动物的灵就会为你而来。也许它是需要以绝望为食。但不管它是什么,你都会梦到它,梦到看见它白色的皮毛。信神是一回事,亲眼看到并感受奇迹则是完全不同的另一回事。

下雨了。已经很久很久很久很久很久没感觉到雨了。我爬行,爬出我的棚屋,背躺在地上神啊,嘴张开。每一滴,都是生命。每一滴。我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水,但我感觉又强壮了,又年轻了。我还能感觉到痛但我感觉到了一种解药。雨一直下着下着,我听到歌声嚎叫声,还有大喊的感恩之祈祷。

我曾是死了,越过了线,我感觉被净化,被清洗,再次复活。神救了我。神救了我,我会看到明天。

去。告诉你的主子。你不需要告诉他们所有事。就说现在有两匹白马了,其一滋养,其二治愈。

根据对时间线重建后的最佳估算,在SCP-7000-2显现之前, MTF“马鞋”头一次对SCP-7000-1丢失了永久踪迹。

Adriana Li不仅传达了这段证供,还追逐SCP-7000-1到了足够接近基金会领地、可以展开赶马的区域内。Adriana Li以巨大个人代价让此事得到基金会注意,她为此荣获基金会之星英雄勋章10,我们也允许了她听听落雨录音的请求。将此作为对非常勇行奖赏的应用正在考虑已得批准。

基金会尚未能科学性地定义其效应,但受这份证词、以及其他证词支持的假说认为:SCP-7000-2有能力消除疾病。当前推断是其效应范围会随其与患病者之间的距离、以及疾病的烈度而有大有小。观察发现这并没有延伸到物理伤害、或者尚未发展到身体无法自愈程度的疾病。除此之外,它似乎会被吸引到疾患最严重的地点,有时还会跑得比任何陪同者都快,一旦跨越地平线便会消失。这种失踪的可接受限度最大为一星期。

基金会尚无法确认霍乱爆发是否为异常,但将按照异常标准来对其处置。这也进一步加深了SCP-7000对人类存续的重要意义。

SCP-7000-2的下落为基金会所知晓。情报申请可向4级安保权限者提出,或是由1名O5议会成员予以批准。

SCP-7000-3 - 描述,发现详情: 虽然无可证明,SCP-7000-3可能促成了基金会和当前盟友之一大规模冲突得到避免。和其他支持生存的资产一样,SCP-7000-1和SCP-7000-2造成了GOI之间紧张关系加剧。控制SCP-7000-1和SCP-7000-2通常被视为任何团体取得战略支配地位的首要事务11由此,在2091/12/03到2093/08/24期间,SCP-7000-1和SCP-7000-2的每一次现身都会加剧小规模冲突,每一次都给冲突双方造成了严重伤亡。主要进攻者包括新超自然联盟(NOC)和再创世教。

与再创世教之间的一切外交努力全部失败。该团体现在仅被视为威胁。在此期间,基金会的工作重心是缓和与NOC间的紧张关系。

2093/09/26,向NOC南美首府派出一位特使。信息的副本可经申请提供,但简而言之,其中明确若特使没有得到答复,或者这份答复(或NOC信使)没有在两周内送回,基金会就将视之为默认且明确的宣战。在等候期间,一切迹象都指向冲突爆发,向所有可用军事人员派出了跑手以准备应对冲突,军事防御缩进到基金会主要塞1、2、3周围,还有其他高人口要塞。

2093/10/03,特使意料之外地按期归来,还有一支小型NOC中队陪同其来到基金会主要塞-1。中队自称为新任命的“NOC基金会大使”护卫,该职位是专门为本次会面而设。在高度戒备下,大使和两名随员被允许会见三名高级基金会人员。会议纪要摘录如下12:

"一匹马换一个王国" - 会议纪要:
日期: 2093年10月4日
领导人: O5-2
发起人: 新超自然联盟代表Josiah Montag
记录: 基金会编目员Ysla Aghira
计时: 基金会编目员Ysla Aghira
到会人员: O5议会成员2、3、4号,NOC代表Josiah Montag, NOC随员Alexander Cho及Jun Uilars


讨论主题: 基金会与新超自然联盟间的战争与和平,具体取决于对SCP-7000-1及SCP-7000-2的控制权谈判。
耗时: 十九小时


讨论: 会议由双方代表团依次正式会面开始。O5-3立即询问特使状况。联盟代表出示证据表明特使正陪同着他们,作为善意表达将对其释放回到基金会控制下,同时也会为NOC一方的说法提供目击证言。

NOC开始了一场陈述,以此解释“为何我们要一路专程赶来。”(对方原话)他们最近发现了一条新的巨大地下河,估计长度1800公里。其水体若无超人类过滤工作便不适于人类饮用,但似乎与诸多地下火山土壤相接,富含有机质。这就意味着这些河水可以让土地上的死道变得适合农业。NOC代表提供了少许水样供基金会自行检测。全部标有“不得饮用”。

NOC要求:

  1. 为作物施肥、灌溉用水泵的修建提供70%物资
  2. 在基金会领地内获得总计20000英亩(810平方公里)的潜在农用地,若作物产量足够还可选择继续扩大
  3. 协助转运及挖掘100%的水井。

作为交换,NOC将会:

  1. 将此视为敌对的终止,并认可此和约至少10年时间,只要任意一方不再挑起敌意
  2. 将SCP-7000-1及-2视为基金会独有资产,由基金会独自负责
  3. 将25%的食品产量提供给基金会,提供足以看护基金会作物分配额度的人员及地面/车辆支持

NOC代表要求将下列内容加入记录中:
“新超自然联盟有能力和物质去建设高架渠,开挖地块、控制土地,全凭自己耕种土壤。但如此对我们所有人都是一场悲剧,只为占有更多就去谋划彼此残杀,明明只要适当分享便可彼此支持。”


谈判开始。在此期间,水样经处理被确认能够以近乎奇迹的方式丰富土壤,可供培植多种作物。

完整纪要为简略之故不再显示,但可供查阅。如有重要需求查阅完整记录,请向你的要塞主管提出申请。


结论:
基金会将提供:

  1. 50%的材料用于修建作物灌溉
  2. 基金会领地内300,000英亩(1,215平方公里)的潜在农用地
  3. 彻底终止敌对
  4. 为100%的水井提供设备运输及挖掘协,条件是对方最多提供70%的运输或人员来看护
  5. 每年为NOC提供三次对SCP-7000-1的紧急使用权,以及三次对SCP-7000-2的紧急使用权,同时尽可能提供基金会配合。此外它们将由基金会全权看管。

NOC将提供:

  1. 10%的地下水地点,每年额外披露5%
  2. 提供35%的农作物给基金会, 为安保和基金会作物分配额提供50%的人力和90%的地面/载具支持。
  3. 若认定其自身和基金会在武装冲突中遭遇存续危机,将提供军事援助。基金会同意为GOC提供同种待遇。
  4. 基金会同意与一名NOC代表每月定期会面,NOC也同意与一名基金会代表每月会面。

完整条约文本超过35页(空白纸张由NOC方提供,作为额外的善意表示)。不开放查阅原始文档的申请。

O5-2询问更多细节,包括何时得到这一发现,以及是否注意到任何非常情况。NOC对此提供了供述,有包括基金会特使在内多名目击者予以证实:在发现地下河后不久,天际线上出现了“三匹白马,排成一行。”


文件验证及签署:
O5-2
█████████████ ██████████
O5-3
█████████████████
O5-4
████████ █████████ ███████ ███████████
生存,建设,保护。

这份证词是对第三匹白马、SCP-7000-3存在的最早已知证据。需注意这也是已知唯一一次三匹白马集体列队出现,一般而言每只个体彼此间会保持数百英里距离。

SCP-7000-3的确切能力尚未被掌握,也未被明确定义。这主要是其出现稀少且影响力更抽象所致。具基金会推断,SCP-7000-3的每次现身都恰好伴随着敌对双方在高度紧张关系之时突然间缓和敌意,包括蛇之爪冲突、崩溃之神大灾难、██████████████████, █████████, ██████████████, █████████████████████以及██████████████13。SCP-7000-1和SCP-7000-2以严格导向规则确保其支援最有需要的领地,但对SCP-7000-3而言一次失去踪迹被认定为可以接受14

SCP-7000-1和SCP-7000-2对人类生存的裨益是可以量化的,但SCP-7000-3假想中的预防能力并非如此。 无论如何,这些异常中的每一只都被视为人类存续的关键。

事故7000: 2098年9月22日,SCP-7000-1、-2、-3头一次全体失去踪迹。要塞提起警报,向基金会最近的盟友NOC及蛇之爪派出特使。此前已记录到个别失踪事件,最长的是SCP-7000-3消失42天,预期SCP-7000的消失时长不会超出此限。然而经过三月不安、愤怒与绝望后,基金会对处理问题的要求做出了回应。下面是完整声明。

来自O5议会的认证直接声明

致全体基金会成员:

我们想要缓解各位的担忧。我们想要告诉各位已经找到它们了,一切安好,但目前并非如此。我们 对你们每个人都有很多要求,每一天都如此,是微小但又深远重要的任务让我们全部得以生存。而现在,安排给你们的每一项任务都必须得到执行,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如此。不要让绝望成为你们的负担,不要被它压倒,否则它将成为脚铐,妨害你自己和周围的人。因为这并不是末日。没有理由相信它是。

我们都知道这是怎么回事。你们有些人给它们都起了名字。我个人喜欢的是Groucho, Chico和Harpo。对基金会,它们是SCP-7000-1、-2、和-3。我的议会同事相信现在可以告诉你们各位,我们曾经,目前为止至少有十四次无法找到一匹或者全部的SCP-700015。这不是我们第一次必须要找回它们,也不会是最后。它们将被找到,它们的裨益不会丢失。

在它们缺席期间,请不要忘记我们已经处在更好的境地。我们中某些不幸的少数还记得十五州大飓风。欧洲分裂。海沃德断层之泪、大熄火、以及我们的电力最后一次断绝时的能源崩溃。这个表单还要继续拉下去,它太长了。虽然这些都已过去数十年,它们让世界彻底变样,走向了我们一度以为让人类生存不再可能的道路。在我这么说的时候请听好:今天不是那一天,现在也不是那个时代。每一天我们都在拒绝此等命运,拒绝我们敌人的鬼话,不相信只有来生才值得为之赴死。

没有哪一样东西要为世界的当今境况负责,但人类的天性就是把这一切全都怪罪于某一样东西。同样,人类的天性也喜欢只关注某一个存续的缘由,也许是SCP-7000。我们不再面对过去那般数量的威胁。我们现在有了盟友。我们有了农业。我们存储的补给足以撑过一个漫长干燥的夏天。所有这一切都建立在强大的基金会之上。我们,我敢这么说,再次相信必定会有未来。

基金会会在SCP-7000被找回后第一时间告诉所有人。在那之前,我们必将平安无事。今日我们生存,明日我们兴盛。

O5议会
SCP基金会
生存,建设,保护


SCP-7000文件备注: 反响混杂不一。

SCP-7000在余下的2098年及2099年大部分时期依然下落不明,在这期间,基金会尽力建起的稳定遭受考验。 本以为已在蛇之爪联手下彻底剿灭的再创世教,而今却出现了投奔热潮,在其展开活动的多年来从未如此明目张胆。与NOC及过载补给线的紧张关系日渐累积。大范围内均有报告称基金会要塞陷入绝望、叛乱和暴力,还有平民流浪前往荒野之中,追随白马的幻影。

2099年12月27日,O5议会召开紧急会议。此次纪要及抄录对O5议会成员以外的任何人员锁定不可查阅(受2068/07/01议会决议DNY“不稳定或存续威胁性通讯保护令”保护)。此后不久,在2099年12月29日,基金会宣布SCP-7000-1、-2、-3已在海外现身,正在向北美诸国联盟方向移动。还无法确认SCP-7000何时才会回归,但基金会恳请你耐心等候。不会太久了。

SCP-7000 - 最后附录: 2100年12月31日,SCP-7000的记录文件被未授权人员窃取。待现存Endal信标00000至99999的抄录员Ash Tollens擅离职守、自行前去寻找Endal信标70123后才将文件找回。然而,她在被找到时并未归还文件,而是将其损毁,把一段未授权人员的信息抄录在了官方基金会文件的背面。待到她重写文档后,O5议会全体人员将商议是否有必要采取纪律处分措施。该人员即1级跑手Adriana Li,目前尚未被找到。由她添加的脚注将被清理。

我们期盼她的回归。


嘿Ash。我想办法搞到了你的一个信标。我在这里坐了很久了。这个信标也已经开了很长时间。我希望基金会有足够多的人响应。

[大笑]问题之前还是人太多了。或者我是如此听说的。我在工作中听说了很多事。我有高权限。大概,记得所有这些异常?有理论解释为什么现在这么稀少。有些非常聪明的人觉得它们“随人类人口成比例显现。”有些非常聪明的人不同意。没有人知道。也无所谓。反正三匹白马消失了。

我有过更坏的体验,说真的。就像…当我逃离那些怪物,那些袭击我小镇的人的时候。他们就和我们以前一样快要死于饥饿和干渴,但我们从未伤害任何人。我逃离了他们,我跑的比他们都快。我跑到了基金会要塞。我还在这里。他们死了。被踩灭了。

所以呢。三匹白马消失了。有些非常聪明的人觉得还会有第四匹。我就是坐在这里,希望看到一匹,就和其他所有人一样。我在这完了。我们在这都完了。我做了我的工作,我做的也很好。这就是我的退休。

我很抱歉我拿走了文件。但它好像也没有被严加看管。没有人真的会在意了。所有人都放弃了。我第一次读了它,然后又是几次。我有点…失望?这些东西都是奇迹。我觉得这不太对。“这些对人类生存至关重要”好像被写了得有三次,但怎么,就没空余去提一下那些善良的人为此做了什么事?你知道这些4期隔离的事么?周边城市志愿供水。想象一下。免费的水。有些人志愿带给那些损失的案例,明知自己也会被算作损失。我也尽我所能带了一些去这些区域,因为即便是知道自己死定的人也还能感受到活着。我要是觉得这没有意义是不会这么做的。我也不会做出这件事来。

而后我被锁了起来,生了病然后就和其他所有人一样准备去死。因为我被锁起来等死了,我就做了我这一辈子做过最棒的事情,也就是几小时几小时几小时几小时的狂奔,告诉人们还有其他理由活下去。为此拿到了个奖章,但我也不想要他们离开。我很高兴能有用。

希望不会死去两次。我死了。我死了。真的死了。没得救了。我能适应得了,就和其他人一样。所有希望,求生的意愿,彻彻底底,而后我得救了。所以我觉得不管发生其他什么事,我都会相信我能够得救。当我死去,我都不会注意。我会希望中死去。

我想你了。我会坐在这等你。如果我不在这,就意味着我看到了它们,然后我正在追赶它们。我会回报。我会越过地平线,然后我会来回报。如果别人能,我也能。我会证明的,对么?

别担心。根据你们的对它的定义,一切都会没事的都。或者不会没事。[发笑,她的笑声]我不知道。我不知道我在这试图说什么。也许,Ash,你需要的仅仅是知道你还活着。这很美丽,值得为此而活。

改日再见。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