雾之影
评分: +22+x
1.png

两名二星中将促膝而坐。

军官中面容稍显苍老的一位悠闲地用手拍着大腿,环视着整洁干净的办公室:“装修得不错哦,这船,难得上来看看。上次听这艘船开始搞,已经是5年前的事情了。”

然后,他看向板着脸的另一位空军军官,又感慨地说:“王某被整下马也刚好过去了两年时间,真快啊。”

见自己对面的同军衔将官仍然不为所动,他终于忍不住了:“丫别总是一副臭脸,要学会笑,诶~,你现在待的是什么船你知道吗?现在是个正师级以下的牛鬼蛇神,要能上这儿的甲板,尾巴都能给你翘天上去。你倒好,跨军种登舰不说,还一点表示都没有。”

“没啥兴趣,你知道我不怎么懂水上漂的东西。”老谢拿起桌上的美年达,拧开盖子稍微放了一下气,喝了起来,然后打了一个巨大的响嗝。

“诶老顾,你们什么时候开始供应这些了?照你我军内那一套规定,这种玩意不是半个盖子都不应该出现吗。”老谢晃了晃手中空了一半的瓶子。

“理论上确实如此,但这种东西甚至还上了电视,我们海军买的百事牌子的,陆军买的可口可乐那边的,你想弄清楚怕得去问政工或者联勤部的。”

“行了,时间不多,开始说正事吧——你先来还是我先来?”老谢轻轻叹了口气,看了看自己手腕上的百年灵黑鸟。

见这名丝毫没有任何幽默感的正军级将官不再想作更多的闲聊,老顾的神情也只好跟着变得更为严肃起来:“南京的情况如何?”

“在我的安排下,黄对马已经进行了肃清,而黄本身也已经成为弃子,成为了‘敌对势力在华情报网’中的一员,这件事会成为MSS的内部丑闻。所以他的死因不会再有人调查,马也已经‘为国光荣殉职’。”

老谢眼神冷峻地看着老顾:“该你了。”

后者慢慢起身,从桌子底下的暗格抽出了厚厚的笔记本,用双手拿着,又慢慢走上前来。

“片子在158页,东部和南部所有正团到正师级的特工个人信息,所属站点,还有他们领的哪支队伍,都齐了。凝集了我们多年的努力。”老顾把笔记本递了上去,老谢毫不客气地接下了,“有时候我还真觉得,我们这些耍枪杆子的斗不过那些耍笔杆子的。”

“你要这么想,耍笔杆子的人最终还是由耍枪杆子的人来决定的。”老谢冷冷地说完,合上了笔记本。老顾先是愣了一会儿,然后又哈哈大笑:“你这话中听,中听!”

随着这艘万吨驱逐舰的汽笛响起,办公室内沉默许久,不知怎的,老顾眼里泛起了泪花。

“二十年光景,从什么都没有,闷头吃亏窝囊废,到造出世界第一。”老顾摇着头说道。

“二十年前我们还是敌人,你还只是个麻豆副师级呢。要是我不退役,不往乌克兰跑,现在你我也就不可能坐在这船上指点江山了。真他妈的风水乱转啊,以后还会发生什么破事我是一点也不会感到奇怪。”似乎觉得不过瘾,老谢从箱子里拿出了第二瓶美年达。

“是啊,之前跟西方瞪眼的还是北边,现在转眼几年,换我们了。”

“基金会那边也好,军内也好,不仅外头一群人盯着想把我们搞散,我们自己内部还有一大堆必须宰之而后快的人渣。”

老顾笑着打趣道:“如果我当年不知道,我会真的信了王的邪,把你当成比我大四岁的反革命分子。”

“但你知道,所以你不会。”

“哦对了还有,当年那个被你宰了未婚妻的特工,名字我忘了,他还在追杀你么?”老顾又问。

“显然他在有限的生命里,还没有把无限的精力投入到正确的路线当中去——我开玩笑的,我有段时间没注意他了。愿他能傻一点,想开一点。但我们都知道,他不傻。”语毕,老谢看了看手表,然后起身欲走。

“不在这住一晚?明天就是阅舰式了,哪怕是带上你的机动特遣队员在我们餐厅吃一顿也好?”

“太扎眼了。就这样吧”老谢掏出军用手机,找到了一个没有头像的联系人,打下了一行字,“老顾你千万保重自己。不用送了。”

在离开办公室,走向直升机坪之前,老谢突然想起了什么,回头说道:“对了,老顾。”

后者抬起了头,好奇他的挚友还有什么话想说。

“预祝海军70周年愉快。”

老谢按下了发送键。

“明天,新的时代Cold War将会悄声无息地开始。这一天,注定会令无数人毕生难忘。”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