溯石:开端
评分: +2+x

20██年██月██日,行动队伍BOA-03“猎手”在上海市██████████████完成破袭任务“红心K”(编号██████)。

行动开始:1617

行动结束:1620

……
……小队采用高楼索降和微爆破破窗……在████大楼的第四十二层截获了红色和黄色目标正在进行的交易。……红色目标(7名)全部击毙。黄色目标(1名)处于重伤,系遭受混沌分裂者镜像狙击防卫的缘故。……蓝色物件完好无损;经确认,为档案BOA-███ █所指向物品,即

  • 标注有未知异常项目位置的古地图一份(详情见档案BOA-█ █████)
  • 未知中华异学会文档一份(详情同上)
  • 超精细古董鉴定工具一组

……

行动后续:

……另外,本次行动……同时受到了来自Site-CN-34紧急调用的的医疗和运输救助。……黄色目标的情况短期内不容移动,因此……三名我方人员仍与其驻留在Site-CN-34的医疗中心。
……

4.7秒,然后事情就这么结束了。

他甚至都没来得及想什么。

透过边缘泛着蓝光的屏幕,某人惊讶地注视着他们索降、破窗、突入。在闪光弹亮白色的火花完全消失之前,全屋的反抗者就已经全数倒下,就像一阵爆炸的热浪折断一株一株脆弱不堪的次生林木。闯入者已经在收拾场面。其中两个抓起一名尚在挣扎的人,黑色的套袋裹住头部,就地绑在一张凳子上。其他人清点尸体,彻查屋内的物品,通过无线电向某处报告。即使隔着二百五十米又隔着一层屏幕,某人依然惊心动魄于他们精准而又冷酷的高效工作。他放大画面,认出了那个俘虏的手表。

某人倒吸一口凉气。

他有可能把什么都供出去。

好在,某人想,我手中还有一件武器。尽管并不熟悉这种事情,他还是依照先前演练过的那样,飞快地在屏幕上操作起来。十字线准星缓缓地移动,对准了俘虏的胸腔。

对不起了,某人想。

他触动某个虚拟按键,数百公里之外,一支固定在机动架台上、经过消音的SSG狙击枪在无声中击发。平头弹划过一道清晰可见的弧线,带着致命的动能飞向目标。某人看见那个俘虏向后倒了下去。屋内的闯入者顿时乱作一团,顷刻之间,全部消失在掩体之后。在他们之上不远的楼顶,一架直升机匆匆在暮色中降落。

某人扔下手里的终端设备。虽然这支武器没能起到应有的效果,他姑且已经做了自己该做的。

我就要自身难保了。


两天后。

情报部门执行官Rainbow独自坐在宽大的办公室里;午餐时间,他门外的大房间出现了短暂的宁静。中午的阳光从他背后桃花心木镶框的窗户照射进来,在他都铎式的巨大办公桌上将凌乱的文件照亮。电脑屏幕则相反地在强光之下黯然失色;Rainbow在其上窥见自己恼人的映像。浓烈的红茶味在房间里挥之不去,水雾散射光线,在彻夜未眠的空气中生成一片明亮却若隐若现的带状光芒。房间远端厚重的木门在半暗中等待。Rainbow深吸一口气,抬手在钢笔的笔尖上滴下酒精,看着凝固的黑色顺着明尖上繁复的刻纹退却,最后落入墨水台消失不见。

他面前摊开的长达四十多页的计划书与附属材料,Rainbow已经细细将其中的每一个字阅读过四遍了。“溯石计划”。计划本身天衣无缝:行动将针对混沌分裂者已经掌握的大约二十个未知异常项目展开,其核心则是一次对他们展开的多方打击,包括肃清、绑架和抢夺——由档案局引导完成。在三周的时间里,基金会将能够重创混沌分裂者在中国及附近地区的势力,同时消除数十个落于敌手的未知异常造成的潜在威胁,将它们收容之后归为己有。让Rainbow有点洋洋得意的是,若非他手下的几名潜伏特工留意到混沌分裂者的一份秘密内部文件,这个计划根本就不会存在;而基金会也就很可能得等到下一次某个站点被这些全新的异常破坏并损失惨重,才能得到一点少得可怜的信息。

尽管如此,Rainbow发觉一些漏洞还是存在于他手中的信息网里。有些是比较常规的问题,比如渠道导致的信息差异、由于特工的身份而无法触及的信息等。有一些则更加能引起Rainbow这样老练的情报人员的注意。

最让他犹豫的一点是混沌分裂者得到关于这些异常的信息的来源。根据驻外特工回传的消息,这个来源完全处于未知状态。虽然多数时候一个组织肯定会对这类关于信息源的内容进行适当的保密,但如果没有任何一点迹象的话也并不能说得过去。“此外,”那条预分析详讯指出,“尽管这份敌方文档未加密的部分中使用了大量我方已经掌握的信息,但分析员对我方取得这些信息的来源进行再一次核实之后,基本上可以排除敌方由这些来源取得信息的可能性。”Rainbow对此有点耿耿于怀。如果不能有效地找出并堵死混沌分裂者的信息来源,也许就会面临野火烧不尽的情况。前天,他们为此计划所做的一次突破中抓到了一名俘虏——只不过在被捕当场被混沌分裂者一支埋伏在行动区域外的狙击枪击中了左肩动脉,目前还在抢救;这也就意味着即使从他的敌人口里,Rainbow都得在等待一周才能问到任何信息。这种封口伎俩混沌分裂者不常用,但事实证明它行之有效。

令人沮丧的事实。

他重新坐正,用终端调用出档案局的数据库,想看看有没有对这个计划的新评估。如果一切顺利,计划草案将在十二小时内提交给中国分部执行委员会。也许,仅仅是也许,一旦行动开始,问题就会随着更多的资料迎刃而解。

只不过,他一旦看完数据库中新增的第一条详讯,就立刻改变了这个想法。


Abbie博士来到档案局情报分析中心的第四天又在忙碌中度过了一半,周围的一切都使她感到新奇和有趣。虽然她在刚刚从之毕业的基金会情报训练学院(她还穿着学院的制服呢)已经对这个名为“SCP基金会”的组织有了相当的了解,但进入实际工作之后的新权限依然让浩如烟海的全新信息向她涌来。有那么多可学的东西,那么多她闻所未闻的新项目和新方法;她迫不及待地扑向它们,疯狂地记忆、吸收、消化。她才二十二岁,经过北京国际关系学院的艰难学业和基金会秘密训练的双重洗礼,依然精力充沛,可以忙碌到午夜之后又从五点钟的晨曦里起来继续。资历比她老的同事都对这样的活力啧啧赞叹;他们说她很像早些年的Hannah博士。Abbie在基金会学院听说过这个名字:一个传奇人物,一个榜样。她暗下决心,自己也要成为那样的中流砥柱。

此时此刻,Abbie结束她在餐厅的单人午餐,结账,离开餐厅。她刚刚利用上午的时间完成了她的第一条针对档案局最新情报的评估详讯,现在迫不及待地想要回到办公室看看跟进信息。

到餐厅出口时她听见了手持个人终端的响声。她把它拿起来,来电者是分析中心的主任,她的老板。
她接通线路:“我是Abbie。”

“Abbie,”主任说,“你最好现在去部门执行官办公室一趟。Rainbow点名找你。”

“我?”

“没错。他说想要和你谈两句。”

“关于什么?”

“我不知道。”主任没好气地回答,“很多事情不是每个人都知道原因的。”

“那好吧。谢谢。”

五分钟之后,Abbie来到了那个看起来很沉重的木门前;她的心脏迅速地跳动。她在脑海中盘算着:这才是她进入工作的第四天,而在这么一点时间里引起部门负责人的注意,恐怕多半不是好事。但是……但是我也没有做任何出格的事情呀,她想。多半是因为那篇详讯。

Abbie敲了门,然后后退一步,抿起嘴唇,双手紧张地背到身后等待。
然后情报部门执行官从门后探出头来,上下打量了一下她。“Abbie博士?”

Abbie无声地点了点头,跟着Rainbow走进办公室;后者在她身后关上了门。闻到浓烈的茶味,她不禁狠狠地出气清了一下鼻孔。

“灰侯爵红茶,煮过的。”Rainbow简短地说,他的声音在办公室里回响成雄厚爽朗的中音,“请坐,Abbie博士。另外,如果你一定想穿制服,请最好穿基金会的工作制服而不是学院的。”

Abbie不安地低头看了一眼:白色的衬衫,灰色的领结、背心和褶裙套装;在基金会一片严肃的氛围中,显得相当年轻和不稳重——甚至有点孩子气。她坐下,有些紧张和尴尬,几乎感到那张覆皮革的椅子在自己身体的压力下无限制地陷下去。Rainbow坐在对面;阳光自他背后射入,使得在Abbie的眼中,她的部门长官俨然成了一个有着明亮轮廓的威严剪影。她一时间不知所措。

Rainbow盯着她看了好几秒钟,然后叹了一口气。他按下一个按钮,百叶窗在身后合上,室内恢复了日光灯稳定、均匀的光照。他身体前倾,两肘支在桌面上,双手相扣。

“你的那篇评估,”他开口道,“我有点感兴趣……”

他在电脑终端上操作了一下,一面全息投影在Abbie的面前展现。她仔细看了一眼那些文字,认出是自己刚刚写下的:

综合以上几点,认为混沌分裂者集团是独立取得这些信息的可能性微乎其微。又由于在敌方档案中反复强调过监视基金会行动的重要性,可以认为其很有可能和某些与基金会关系密切的组织或机构有信息交易,抑或是对这些组织/机构实行了潜伏监控;甚至如果要认为敌方在基金会内部有直接的信息来源,也不是完全不可能的

“很冒昧,我抢在其他任何人看到之前把它加密了。”Rainbow说,“我希望你不会因此难过。我首先想知道的是,你,Abbie博士,的确认为这最后一种可能性是存在的吗?”

Abbie犹豫了一下:“我倒宁愿它不存在,长官。”

“很不幸它存在,很不幸我也这样认为。更不幸的是,你这篇文档提醒了我很多事情;但在那之前我有必要告诉你:我看过了你的履历,主要综合你是学院培养的新人这一身份和你的能力,我觉得你是一个既能确保忠诚也能确保行动力的人。”

“是,长官。”

Rainbow停顿,然后继续道:“我打算成立一个直接对局长负责的临时秘密小组来调查这件事, 一个不存在的小组——黑色小组。我要你加入作为这个小组的一员。”

“恕我直言,长官,”Abbie更加不安、并且十分惊异地问道,“你是在暗示档案局内可能存在叛徒吗?”

她的上司眯起眼睛:“如果……考虑到混沌分裂者那些不明的信息来源、与我们所持雷同的信息、声称有监视我们的能力、在我们的突破行动时刚好设置了镜像狙击位保护地点——嘿,我才不相信有那么多凑巧的事情。你相信吗?你说的对,我觉得叛徒极有可能存在,而且可能就在这栋楼里。”他深吸一口气,“别的站点也就罢了,但是我们是档案局,整个中国分部的信息都要从这里流过。不堪设想。我想你明白这一点。”

办公室陷入短暂的沉默。

然后Rainbow接着说:“至于你,Abbie……一个新人,尤其是你这样年轻、完全没有资历的新人,往往比那些在基金会待过几年的人更为忠诚;我必须强调这一点。你没有背景,没有接触过任何敌方组织,全心投入工作。而且你作为不起眼的小角色,往往不容易被我们中潜在的叛徒注意到。当然——”他咽了一口唾液,“倘若叛变行为居然发生在你身上,我也得警告你,结局比死恐怕还要难堪许多。”

Abbie觉得自己已经看不清东西了;一阵出于大惊的眩晕自她的脑后升起。“我完全了解。”她移开视线,勉强结结巴巴地答道。

Rainbow微微一笑,满意地点了点头。


From:gro.pcs|RwobniaR#gro.pcs|RwobniaR
To: gro.pcs|ffOuBAOB#gro.pcs|ffOuBAOB, gro.pcs|LtolecnaL#gro.pcs|LtolecnaL, gro.pcs|WanabiH#gro.pcs|WanabiH
Title:

(加密邮件)

附件:紧急事项.scpfile

文件密码是safety,声纹口令还是以前用的那个。请自行细读。
另:希望于1700小时在局长办与各位见。


那天晚些时候,局长办公室,Rainbow,Lancelot,Hibana和局长。

“所以,”局长总结道,“我想就此听听各位的看法。”

安全/行动部门执行官Lancelot耸了耸肩:“我觉得没有问题。事实上,看到Rainbow的邮件之后,我从我的部门里面挑了几个可能的协调官人选,但是并没有把他们找来面谈。”

“很好。Hibana呢?”

“我怀疑,”顾问部门的执行官回答,“这个小组……我不认为它真的会有用。”

Rainbow挑衅似的昂起头:“哦?”

Hibana清了清嗓子。“首先,”她说,“四个新人?如你所说,他们确实可以足够忠诚,但是他们的工作能力也很有限,拿他们和你口中的那些内鬼相比简直就是以卵击石。其次……”

“Hibana,这些人都会是最有天赋的人员。何况就我所见,在他们还没有被那些条条框框束死前,新人的洞察力和想象力可以令人大吃一惊。”

“够了,”局长很不满地敲了一下桌子,“Rainbow,让她讲完。”

“其次是这些叛徒,”Hibana继续道,无视Rainbow撇嘴的动作,“我从你的邮件和刚刚的描述中,仿佛可以看出你并没有切实的依据来证明确实是这么回事。如果到头来只是跟空气斗智斗勇,我们可不能因为你的疑神疑鬼就这样炸毛,对吧?”

Rainbow本来想回一句“放屁”,但是他生生地忍了回去。她他妈的长点脑子好不好?这事情还不够明显吗?“在别的地方,也许你是对的,Hibana,”他疲惫地再一次重复,“可我们这是档案局,我们这里存着全中国分部的信息;哪怕有万分之一的可能性这些信息会暴露给某个——某个卧底的小混蛋,我们就不允许这种事情发生。还不明白吗?”

“呵……”Hibana没有反驳,举起双手,扭头。

局长挑起眉毛看了看所有人。“没有问题的话,就这样行了。你们三个商量好,我要在71号计划施行前——也就是大概十个小时之内,得到一份这个小组的名单;这样他们好明天就开始工作。”

“你不打算推迟一下计划来先解决叛徒问题吗?”Lancelot反问。

狡黠的一笑。“看来你年轻人还不懂钓鱼,Lancelot。”


“嗯?局长有什么事?”

“那什么,小余啊……我这有份保密文件得要归档……麻烦你一下,去把这份纸质版给我送到档案中心去;另外,你跟资源部约一下明天早上的办公室,加密的。就说是我要用。顺便去叫一下Rex,说我要找他面谈。”

“行,那我马上就去。”

“能办好吧?可千万别遗漏了。”

“好的。”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