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84事故:第一部分:接触

事故784-1

“…D级人员一把容器外面用消防软管冲完,一个3级员工就去接近那容器,然后把那玩意添到设施外。对讲机应该能捕捉到七八四发出的声音。” Lorenzo博士指着控制台上的一个对讲机和扬声器。“对着对讲机说,它会把声音传到扬声器的通讯部件里。SCP-七八四应该可以通过空气振动感受到的。”

“这还不够,Lorenzo博士。” Valentine主任的眼睛像块火石一样坚毅,和她铁灰色的头发正相匹配,她的声音中沉淀着多年来的威严,“我要进到收容室里直接和Andrews谈。”

Lorenzo面露难色。“女士,”他那悦耳的西班牙口音透着一丝支支吾吾,“七八四是一个非常危险的Keter级SCP,已经杀死了至少一个人。我不能让你进去。”

“你的反对意见我知道了,否决。”她打开了她的手提箱,取出了马尼拉纸制的信封递给了那个困惑的科学家。“我的文书。今天早上6点,十一号监督者给了我直接接触这玩意的权限。”

那西班牙人瞥了一眼文书。“看起来这是死命令了,”他叹了口气。“看上去这完全疯了。好吧。左边有个基金会员工用的更衣室。脱下你的衣服,拿掉你所有的私人物品然后换上卫生衣。Angie会给你拿个防毒面具和护目镜过来,再听她给你讲讲安全步骤。”

“谢谢,Lorenzo博士。”


她原以为收容室里面会又黑又暗,到处爬满影子和污垢,毕竟,一个怪物只配呆在这种房子里。明亮的房间明显少了那么几分气氛,但是要在气氛和安全中二选一的话,Valentine宁愿保住自己那条小命。

七八四会同化掉所有它触手可及的硅和金属,这意味着绝对不能用钢和玻璃来囚禁它。透明的塑料和混凝土便成了收容材料的首选。混凝土容器的底部是一个装满了丙酮的池子,刺鼻的味道连厚厚的棉布口罩都遮挡不住。丙酮是安保措施的一部分:构成七八四机械部分的纳米机械群和蛋白质的结构十分相像,都会在热和挥发性溶剂下溶解。

她试着不去想这第一道收容程序失效的后果。

“其实你不用跟着我来的,”她说。

站在她旁边的那个套着蓝色防护服里的人影摇了摇头,虽然他那兜帽几乎掩盖了这个动作。“这玩意是由我负责的,”Lorenzo说,“我可不能让个外人一个人进来。”

“我知道了。请让D级把它抬起来。”

Lorenzo对着旁边两个穿着橙色防护服的人点了点头,随之他们开始卷起房间角落里的绞盘。混凝土制的收容器被非金属材料的绳子和滑轮拉起,这一堆混凝土从丙酮池中浮出的景象就像一个海怪从深海里探出头。第三个D级人员背着丙酮喷雾器提心吊胆地站在一边,手哆哆嗦嗦的把在喷雾器开关上。“我能不能问下,这是要干什么?” Lorenzo问到。

“心理分析。”Valentine说。“上头想要知道他脑子里在琢磨些什么。”

“真的?我现在就能告诉你,屁都没有。他就像个动物,只知道吃和疼。我知道他以前好像是个特工,但现在这货就是一怪物。”

“他不仅仅是什么‘特工’,Lorenzo。”她解释着。“他是潘多拉盒子的一员。他曾经单枪匹马地阻止了Steel Doll。更有起码一打流窜在外的SCP栽在他和他帮忙的人的手上,其中包括3个Keter。他曾…他现在也是个英雄,而不是一只笼中困兽。”就像是为女主任的辩白作脚注一般,混凝土囚室发出呯的一声巨响,被卡在了溶剂池的正上方。

“抱歉。我会尊重他的。”Lorenzo微微赔了个笑以示歉意。

“看看你干的好事。这让我怎么和他面对面说话?” Valentine问到。

“收容间顶端有个用来补充营养液的开口。一般来说只要不接到管子上的话那个口一直是封着的,但…”

“打开。”

Lorenzo点了点头,然后朝着橙衣服的人喊了几句西班牙话。几个人随之缩成了一团。其中一个用西班牙语申辩着什么,但还是被Lorenzo喊回去了。一段短暂的停顿过后,一个D级人员小心翼翼地靠近了混凝土块,另两个抓着丙酮喷雾器不安地站着。“请站在黄线后,主任,” Lorenzo说。“我们试过用厌恶疗法训练他来不越过这条线。结果…呃,勉强还算起效。”

“多谢。”Valentine停在那条喷在地面上的黄线后方。“收容人员大多数讲西班牙语,有什么特殊原因么?”

“很简单。一些第三世界国家的独*裁*者想要一些人消失?我们刚好想要点消耗品。双赢。” Lorenzo微笑道。“我记得正爬梯子那家伙在电视上管查韦斯叫胖杂种。”

“唔嗯。”Valentine环起双臂。“倒是挺方便。”

“当然。哦小心,来了。这可有点冷。” Lorenzo说,紧张地轻笑着。

D级人员打开了接口,然后匆忙地滑下了梯子溜到他同伴的背后去,还不忘抄起一个喷雾器。随之,一条金属和玻璃组成的触须慢慢地探了出来,像条蛇一样前后摆动着。“我们确定那玩意是种视觉感受器,”Lorenzo低语到。“好像是由数千个感光器和镜头组成的,就像个虫子的眼睛。”

“他能看清么?” Valentine问到。

“能。”

触须缓缓地滑向两名科学家,直到它伸到黄线前为止。触须犹豫了一会,然后把蔚蓝色的眼睛转向了那些D级人员——几个人抓着喷雾器的手不约而同的更紧了几分。触须停了一下,蹭回了线的一米后。橙装的那些家伙们明显地松了口气。

“如果它越过那条线,我们就朝它使劲地喷溶剂,然后减少给它营养供应一周,” Lorenzo解释道。“看来这是唯一能他让听话的办法。”他朝着Valentine微笑了一下。但那年长的女人只是冷冰冰地回瞪了他一眼,年轻的科学家只好咳嗽了下,清了清喉咙。

Valentine重新将注意力转回到七八四上,后者正在重组自己。最靠前的那团纳米材料慢慢地缩进了一段触须中,这幅画面让女主任联想到了正在吞咽一只老鼠的蛇。然后一张粗糙的脸渐渐的从那一团材料中浮出,原先的蓝眼睛旁又多了一只张开的眼睛。Valentine将自己脑中Andrews特工出事前的照片与面前的东西做了个对比,辨出了那胖乎乎的脸颊和撅起的嘴唇;剩下的部分则很抽象,看上去就像——实际上应该也是——一张被差不多忘了自己长什么样的人组成的自己的脸。

“Andrews,”Valentine说,“能听见吗?”

“七八四可以接收到空气的振动,” Lorenzo插话道。“它通过形状和振动来回话…”

“闭嘴。”Valentine生气地打断了Lorenzo。“Andrews,”她重复着,“能听见吗?”

那张嘴张着,嘴后的一张薄膜拉伸着,开始了振动。“能能能能能,”它用着一种伴着滋滋的机器电流声的人声回答着。“我能能能听见见。”

“你知道我是谁吗,Andrews?”Valentine说道。

“anddddddrrrrrers已经死死死了我是七七—”

“你知道我是谁吗,Andrews?”Valentine的声音硬了几分。

那眼睛转了过来,直直地盯着Valentine。“jjjjjanice valenvalentine主主任。你你你是是把我我我我从麻麻麻省省理工工工工招招来招来的人人人。”

“是的,Andrews,”Valentine说,笑了笑。一双眼睛闪烁着胜利的光芒。“看来你还记得过去的事。”

“记记得。无无无所所所谓谓。我现在是钢钢钢的。钢的。完美。比单纯的肉肉体更完美。”

“真的?”Valentine绽出一个残忍而胜券在握的笑容。她甩掉了防护手套,赶在Lorenzo意识到她要干什么之前,从手套里取出了一张照片,高举到了那玩意的眼前。照片里是一个穿着医院病人服躺在床上的年轻女性,带着口罩,眼睛茫然地盯着照相机闪光灯。“那如果我告诉你,”主任说,“Beatrix Maddox还活着呢?”

第二部分:协商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