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84事故:第二部分:协商

第一部分:接触

“当你凝视深渊时,深渊也在凝视你”

现在想想,在看到那个疯婊子冲着784甩出那张照片的时候,我满脑子都在想784接下来要干什么,我真不清楚他会干些什么。如果真要我打这个赌的话,一种、它会朝她大嚎“你在骗我”,另一种,它会直接发飙,扑上来把我们撕成一堆碎肉,两种情况五五开。

我想谁都不敢赌它会说“是是是是是是是,我知道。”

那个疯婊子,Valentine,眼睛连眨都不带眨一下。“我猜着你就知道。你怎么猜出来的?”她问。

“bbbb-b-beatrixxx madadadadadox对基金会有用。基金会不会会让让她随随便死掉,”那怪物咆哮着。

她冰冷地盯向那同样冰冷的用硅和钢构成的蓝眼睛。我还注意到她的嘴比平常撅的稍稍有点紧。784说话时则难以让人找到他的“嘴”,但和它相处了几个月后,我还是可以认出他通气口有规律的一开一合的,虽然只有一点点。“当然,”Valentine说。“就像我们也不会让像你一样有用的人一直呆在那里把牢底坐穿一样。”她斜靠在栅栏上,摸来摸去想找根烟抽,然后才反应过来她穿着防护服,之后只能无奈地叉起了双臂。“最后我们从事故现场找到了Beatrix Maddox,然后治好了她,” Valentine解释起来,“但是,还未…完全康复。我记得术语叫‘闭锁综合征’。她的脑子和身体都挺正常的,但无法互相交流。她完全醒着,但没法控制自己的身体。”

784对这话没反应。它那蓝眼睛眨了一下。“基金会决定唯一我们能用的办法就是用一片五百,”Valentine继续解释道,“但因为SCP-500非常有限,我们…我们应该…直说了吧,有人认为不该把它用在一个小特工身上。特别是官方已宣布死亡的。”

“要要什么么条条件。”

“你看出来了。” Valentine轻笑着,“我被授权来组建一支新的机动特遣队,编为Delta-九:费曼的蠢货。有十二个组员,他们被指定在战场上协助你。你得执行一些收容和捕获难度极高的SCP的任务。你过去可是潘多拉盒子的一员,这对你来说还挺熟悉的吧。作为回报,会给特工Maddox一片SCP-500来让她恢复。这样够不够?”

“我能能见见见她么么?”784问道。

“当然不可能。别开玩笑了。”Valentine报以嘲笑,“她会被施以A級记忆消除然后植入一个新身份的假记忆。不过你看,她至少会活着,并且会幸福地活下去。这难道不是你想要的?让她幸福?”


我还小的时候,在一个暴雨天里,一辆卡车冲进了我们当时在的车道,当时我在副驾驶坐着。妈妈立刻踩了刹车,但车仍在跑到倒沿前滑到了卡车底下。

直到现在,我印象最深的都不是撞上的那一瞬间,而是车开始打滑的那一刻:那种我们马上就要撞上但是什么都做不了的讨厌的感觉。

“喷它!立刻喷!”我喊道。那帮D级互相看了看,犹豫了一下。784有这些就够了。

“不。”

它中心的水晶用着一种嗡嗡的蜂鸣声吐出了这个字……然后三个D级就被纳米机械刺穿了前额。Valentine被吓得尖叫,而触须迅速伸到她前面绕住了她,把她拉到了半空中。几千根纳米机械组成的镰刀包起了她,使劲地切割她的防护服,就连铁處女都做不到他这程度。“保安!”我大吼。“紧急喷射器,全…”

“等等!等等!等等!”Valentine喊道。“解除戒备!”她反回身子,一对眼睛迎向784的那冰冷的、愤怒的目光,锋利的刀刃在她面前好像不像个事一样。“等等…”她重复着。

“肉肉肉体体肉体怎怎怎样都无无无所谓,”784的叽叽声重新响起。“只只只在乎意意意识。”

“我没法让你见她,”Valentine说,“但我能取消A級记忆消除。这样够么?”

“够了。”784低语道。刀刃消失了,重新变回触须的纳米机械把主任送回了地面上。

“等你有第一个任务的时候我们会联系你的。”Valentine说。

“还还还还还还还有有有有一一一一一一个个个要要要求要求,”784发出了嘶嘶的声音。“取取取取消消丙丙酮丙丙酮池。不必必必要。”

“可以。Lorenzo先生,只要784还与我们合作,你就得保证他的收容舱不再被泡回丙酮池里。” Valentine下了命令。

“女士,恕我直言,这他*妈的全疯了,”我反对道。“丙酮池是唯一的防止它失控的办法!”

“不再是了。现在它愿意合作。是吧Andrews?”Valentine问道。

“会合合合作,”784嘶嘶地回答,“直直到交易达达成。”触须缩回了混凝土容器中,就像一只海葵缩回了珊瑚中一样。

“保安,打开大门。走吧Lorenzo。”


我们用丙酮溶剂把塑料防护服洗了个遍,清掉了最后一丝纳米机械的痕迹。Valentine整整靠着墙,张着胳膊,头靠着墙,眼睛直盯天花板。老实说她这鸟样子渗人的很。

“它很漂亮,不是么?”Valentine在我们正换下防护服时说。

“抱歉,什么?”我正准备抖下肩膀套进大褂,听到这直接愣住了。

“他那…美丽的身体。”Valentine正领子的时候碰了碰她的喉咙,捋了捋她那开始从发髻中散开的铁灰色的头发。“它永远也不会变老,永不衰退。只被意志和意念左右…而且那意念是多么强大。你能想象他有一天完全控制了它的话能做到些什么吗?”

“女士,”我缓缓地吐出了这几个字,“你还好吗?”

“嗯。我想我比你想象的还好得多。”Valentine披上大褂。“我要向Clef主任交份报告。分配下来第一个的任务应该这周内就到了。确保他准备好。”

“如您所愿,女士。”她一离开我就流星赶月一样奔回了指挥中心。“Herrera?”我叫了声我的助手,“你从今天开始日班夜班都给我守在这儿,保证有至少两个人同时盯着这玩意,还得多一个人随时候着喷射开关:我要这玩意比173还看得更紧。然后上报要求给补充些新的D级,在我回来前把旧的处理了。”

“没问题,老大。你要去哪?”

“我得去和那个笑面佬谈谈,”我说,“如果我一小时内还没回来,告诉医生Clef办公室里有个被霰弹枪打死的家伙。”

第三部分:扩增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