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84事故:第三部分:扩增

第二部分:协商

“明枪易躲,暗箭难防”

“嘿,Clef?”

“啥事,Draki?”

“没啥大事。嘿,我周末能借下你的猫么?”

“让我猜猜。你这货怎么会想借那只成天光知道TM的垃圾箱的脏畜生,我不知道,不过当然,要借就借咯。搞不好你会发现他在试着上Josie。那蠢货根本搞不清就算她闻上去再怎么像只母猫,他也啪不了,她就彻底没洞可用。”

“谢了。顺便,那TM的是什么玩意?”

“噢。Lorenzo博士刚来过,给了我份要求审查Valentine博士对784所做的的正式请求。他觉得她做出格了,而且用了不正当的收容程序。想要我调查调查。”

“那这也不至于这…”

“我正准备处理那玩意呢。你看,我一坐到这个位置,每天就有一堆人跑过来抱怨一些TM的傻逼极了的玩意。他们老大讲了个笑话啊,少给他们放了天假啊,不停地跑过来抱怨喊叫,求我来一次终止审查。于是我开始试试看他们是不是认真的。其中一个测试就是我往桌子上放把刀,给他们说如果你真的想要我审查,那就砍掉你的手指头。当然啦,他们举起刀的话我就会说OK,够了,那么他停下来就好了。”

“…我猜Lorenzo真的对这审查很热心。”

“砍掉了他的中指,举起来,扔到我脸上,然后隐晦地提了下我和我妈妈的关系不正当,用了很多四个字母的词。”

“…酷。”

“我把他送到医务室去了。”

“那么,你要调查么?”

“我有点不得不去调查了。”

“你对我示好干吗?”

“别到处乱说,我得维持个好名声。”

“没问题。尽管往Gerald的脸上打然后他们立刻就会再叫你‘杀手Clef’。另外,你得给Bright两千块。”

“什么?”

“没什么。”


“你知道的,”Chang说,“我为这组人做了一堆傻逼卧槽的事。我和一班拿着自动武器的人弄死了一整间主日学校教室的人,因为他们被某种没救的病毒感染变成了嗜血的怪物。我亲眼见过地狱大门背后的景象是多么残酷而壮美……”

“而这一切终将消逝,一如雨中之泪?”Roybal打趣道。

“闭嘴,Roy。”Chang吼道。

“来打我啊,傻逼猩猩!”Roybal吼了回去

“你们两个狗日的立刻给我打住要不然我现在就切下你们的蛋然后做成团子。”Takahashi叹气。她摸了摸她的眼罩,那眼罩是一次在科索沃的失败跳伞的纪念物,这次跳伞给她左眼里送了块弹片。每当事不顺的时候那个眼睛都会痛,而且现在疼的程度前所未有。

“这不公平,中尉。不因为你在外面受了气你就能对着我们…”

“Chang中士,你有十秒钟时间来切入TM的正题,否则我就要拿我的腌刀了。” Takahashi插了一句。

“好吧,女士…”

“‘长官’,Chang,我TM的是个军官,不是个家庭妇女也不是只鸡。”

“好吧,长官,我一直想说的就是,长官,放养一只TM的僵尸纳米机器怪物是从我入职来干过的TM的事里面最TM傻逼的一个了。”

“然后?你想表达什么?把你调到总部去如何?”

“不,长官,”Chang噎住了。“总部”是被编为D级人员的一种委婉的说法:一个字面意义上的对任何机动特遣队成员的死亡之吻。“只是在提一个非官方的没有恶意的意见罢了,长官。”

“继续这样下去,Chang。你看我会不会朝着你那脏狗头开枪。”

“注意,铁婊子来了,”Vicks说。他把他的丁香香烟扔到了地上然后用脚踩了踩。

“立正!”就在助理主任Janice Valentine进入简报室的同时,机动特遣队Delta-9(费曼的蠢货)全体猛地立了起来。“你们都在,”Valentine边说边把她的笔记本电脑放到了桌子上,“你们可能会想到战场上去,杀点什么,所以我现在要做这份简报。特工Sandoval报告有一个高危险性的生物正在通过水晶洞穴(Crystal Caverns)。我们派遣了784来收容它。你们要在行动区域内协助它,然后不管它要什么支援都给他做。就这些。有什么问题?”

“呃,有,”Chang举起了手,“那TM的生物是个什么玩意?”

“她意思那是个怪物,白痴。差不多就是个大、粘还艹TM的怪物。”Hopkins叹气着说。

“CNM,狗日的,我那个TM的问题是在问这位女士的。”Chang炸了起来。

“吸我大屌,傻逼猩猩。”

“我也为我们这位漂亮的女士准备了一个TM的问题,”Vicks挥了挥他的手,“我们TM的怎么没有TM的地图,没TM的目标信息,没TMB的支援和任务目标?”

“784有你们要有的所有信息。”Valentine一字一句挤了出来。

“那那个TM的垃圾怎么就够格知道任务信息,我们却不知道?”Chang大声抱怨着。

“因为你们这帮白痴不需要知道。而且要不是因为基金会的条例里明确规定要求每个部署在战场的SCP都得有一队机动特遣队来支援,我肯定把你们这帮傻逼送去扫厕所,直到世界末日!”Valentine破口大骂。

“你TM的说了个…”

“立正!”Takahashi大吼。

“艹,中尉,那婊子刚…”

“Chang中士,你现在正在直接违抗命令!” Takahashi吼道。“我说,立正!”

整个房间都安静了下来。“除了Chang和Vicks以外的所有人,拿上你的装备然后在十分钟内在仓库里集合。列兵Vicks和中士…不对,下士Chang去换上你们的训练装然后到784的收容设施那里去报到,任务期间把收容室里外打扫个遍。我建议他同时也该在那里花点时间思考思考,细致地、深入地想想‘违抗’这个词的意思。解散。”

“不过中尉…”

“解散!”Takahashi大喊着。Delta-9的其余六名队员默默地走出了房间。

“你的人看上去缺乏纪律性。”Valentine看了看。她把她的文件放回了马尼拉纸信封里。“我猜一个机动特遣队被个女人领导着也就这点出息了。”

“原谅我说这话,助理主任,但这话从你嘴里面说出来就有点天真了。”Takahashi顶了句嘴。

“一点也不。大吼然后下命令可是男人的专长。女人来的话就应该做的更巧妙和有魅力些。不过呢,我猜这两样哪样都没有的女人就只能用她仅有的本事硬来了。”她猛地关上了笔记本。“告诉我,中尉,围着一个阴茎崇拜然后死命地射子弹的蠢货就能让你对没有真家伙感觉好点?”

“感谢您的观察讲解。如果你能让我走的话,长官。”Takahashi并了并脚后跟,弯了弯腰,随后来了个标准的180度向后转,一步步地走出了房间。

“老天,我恨那个婊子。”Valentine叹了口气。

“我恨那个TM的婊子,”Vicks叹息道。他把拖把塞到了桶里然后随便地甩了甩。“老天,如果我手能卡在她脖子上,我要把她掐到她眼珠子蹦出来…”

“给老子闭嘴,Vicks。我们现在这样都TM的怪你。”Chang举起了牙刷,然后仔细地研究着瓷砖上的水泥浆。“嗯,按照政府干活的标准这干的还不错。”

“都不知道为啥中尉不给那婊子来一下。老天,要真这么来我宁肯付一大笔钱。”Vicks靠在了他的拖把上。“而且最好她们都穿着内裤坐在一缸子泥里面。”

“等下,你确定你想看一个老疤脸婆娘和一个老得能当她妈的婊子在泥里摔跤?你TM的哪出毛病了,Vicks?”

“得了,Chang,你得承认,疤脸对某些娘娘腔来说绝对不错,然后那个老铁婊子的B肯定很耐艹。另外,她名字可是Valentine,在床上她肯定是个怪物。”

“TMD够了,Vicks,你当兵当腻歪了是吧…”

“抱歉,我是不是打断了什么?”一个声音传来。

两个士兵停止了争吵,头直直扭了回去。一个男人站在门口,穿着一件白大褂,头上那顶帽子只能用“极好的”这种敬畏的词汇来形容。他满面笑容,嘴张的特别大,几乎露出了满嘴的白牙,他的鼻子又红又大,活像一只番茄。除了这些,他看上去倒不是太起眼。“如果打扰到了,我可以过一会再过来。”

“没,没事,Clef长官…博士…先生。”

“Clef是我的绰号。真正了解我的人都叫我嘭嘭嘭嘭嘭(brummmm)” 如果这两个士兵真的精通音乐(当然没有)的话,他们就能分辨出他的最后一个词是用A大调和弦唱出来的。“这是Andrews的房间么?”

“这儿是784的收容室,嗯。”Vicks承认了下。

“这样。多好的住处啊。”Clef走到了房间的正中心,拾起了一片好像是薄塑料的东西。他敲了敲那玩意的中心:那东西又薄又脆,但是质地非常硬。“这是什么?”

“784造的玩意。看样子他用这些东西造巢穴或其他玩意。”Chang指着房间里的一堆堆这种东西,它们差不多形成了一个圆。“鉴于这没啥危害,他们就让他干了。”

“这样。”Clef弯下腰捡起了一块USB设备,读了读里面的文档。“你们还让他读Eric Drexler?”

“Valentine主任的想法,长官。她说如果他知道些对他有用的理论的话他能更有效地利用身体。”

“这样。那么继续。”Clef转头然后走出了房间,关上了他身后的重钢门。

“艹艹艹艹艹,”Chang吹了个口哨。“看样子我们的麻烦就快受完啦。”

“为什么这么说?”Vicks不解道。

“那可是助理主任Clef。他是个审查官。”

“一个TM的税务官怎么能处理我们的麻烦?”(原文的审查官Auditor可做税务审计官解。)

“不是那种税务审查官,傻子。处决审查。他调研情况,然后如果他觉得有个人得死…嘭。”Chang用食指指着自己的脑袋,比出一个开枪的动作。“整一个SCP。传言说他TM的太牛了,以至于有时候那帮垃圾直到临死还不知道怎么回事。”

“得了,Chang,”Vicks哈哈大笑,“怎么可能有那么牛的人。”

“我不知道,”Chang说,抓着他的下巴,“他仅仅走过来拿走了片784的巢穴原料和那个USB设备就完了。”


“Lorenzo博士。”

“Clef博士。”

“请坐。手怎么样了?”

“好点了。医生把指头接上了,不过还得一阵子才能恢复正常。打字…还挺难的。”

“我能想到。不管怎样,我审查完了。我想请您在我把它交给O5前先读读它。”

“谢谢。”

“…”

“…你认真的?”

“绝对。”

“…你不可能是认真的吧。”

“Lorenzo博士,我得出的结论就是SCP-784保持在现今的收容措施下不会威胁到任何人。因为这样,所以你的处决审查被拒绝了。我已经,当然,建议你应该休一个短病假,因为对你的心理评估说明你现在承受着极高的压力和疲劳。”

“…你不可能是认真的吧,不是么?”

“请在这里签字。你有二十四小时来将你所有的工作交给你的助手。你应在明天中午前到医务室报到来一次两周的心理评估和咨询。”

“你个婊子养的!你TM个傻逼婊子养的,那怪物绝对会干掉我们所有人!”

“Lorenzo博士,如果您不合作,我就会被迫保护我自己。”

“你TM个笑面杂种,我TM的要杀了—”

<嘭>

“…你朝我开枪?”

“…你会好点的。”

<咚>

“耶稣…<唉>保安,我是助理主任Clef。Lorenzo博士现在躺在我的办公室里。请派些又高又壮的人来把他扛到床上把他绑起来…哇,这比我想的听起来更淫荡…”

第四部分:突破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