铃铃铃铃铃铃铃……

banana.jpg








铃铃铃铃铃铃铃铃…

蒂莫西·艾尔斯 制作








演职员

约翰·鲍德温: 一位独立的超自然探员。
卡尔文·麦考尔: 约翰的青年学徒。
维克多·维兰纽瓦: 一位自信的邪教徒。
邪教徒们 维克多的朋友。
邪教徒甲 正值二三十岁的女子。
香蕉树 一棵声线低沉阳刚的香蕉树。









第一幕

第一场


场景:在一个积满灰尘,杂乱地堆着许多木板箱、包装盒和托盘的仓库内部,约翰·鲍德温和卡尔文·麦考尔正与维克多对峙。约翰握着一根香蕉(以代替枪),卡尔文没带任何武器。


约翰
(大喊)

听到我的命令了吗,小王八蛋?你敢再动一下我就他妈把你的脑子都打出来!⸺听到没有?妈的智障⸺我真开枪了啊,别他妈玩我!


卡尔文

额,兄弟,你⸺


约翰

你他妈再叫我“兄弟”,卡尔文?!从现在开始—从现在开始在这种工作场合你应该叫我“长官”或者“上司”,明白了吗?妈的,你没看见我在揍这个小兔崽子吗?给点尊重!


卡尔文

兄弟,真的我认为你应该⸺


约翰
(打断)

我刚刚说了什么?卡尔文,说了什么?我现在在拿枪指着别人的头!别打断我的专注!

卡尔文 维克多

问题在于,兄弟你拿的不是枪。

你在用一根香蕉来威胁我。

约翰

我操你爸⸺

(约翰低头,看见了他的香蕉)


什 么 鬼 卡 尔 文 你 怎 么 把 我 的 枪 换 成 了 香 蕉


卡尔文
(喊回去)

我发誓,兄弟,这不是我干的,可能是异教徒往你身上施了咒术……之类的!


约翰

哦,我明白了,异教徒施展了他的香蕉魔术,对吗?你脑子进水了吗?他会香蕉魔术,那为什么不直接把我俩变成香蕉?妈的智障。


卡尔文

大哥,消消气。也许邪教徒学会了变形术,就是⸺那种⸺你懂的⸺违背邪教徒守则的那种?


约翰

卡尔文,你看看这个憨憨,他连鞋带都不会系,更何况是咒术。


维克多

大哥们,我还在这呢

卡尔文 约翰

闭嘴,维克多。

维克多,你他妈给老子闭嘴。



维克多

我真地把你们推上了“火⸺
去你的,我不干了。

(维克多转身离开了)


卡尔文
(没有察觉到到维克多)

我跟你说,他没法施咒术,不代表他不能让他的同伙施咒术啊,他们可能提前策划好了……


约翰
(也没有察觉到)

你根本就不知道咒术怎么用,你肯定没有好好学习。


卡尔文

是吗?什么学习?


约翰

你懂的,超自然课程第一学年就该学的东西⸺对⸺我敢说就连邪教徒都会施一点基本的咒术,对吗,维克多?

(拍手)


维克多?

(维克多已离场)









第一幕

第二场


(场景:一个堆满家具、垃圾和写作装备的大型公寓房,卡尔文和约翰两人在谈话中进入房间,神情很焦躁。卡尔文正在吃香蕉。)


约翰

我们居然就这样放他走了。


卡尔文

我觉得我不明白,为什么我们要一直追踪维克多?我说,他就是个平常的高中生罢了,为什么我们不能喜欢他?


约翰

他是邪教徒!


卡尔文

这我知道。我就是感觉不懂我们是怎么从过去走到现在这一步的,就像中间缺了些理由。


约翰

嘿,小弟,没事的,我告诉你。所以……想象一下,某人说要杀了你妈,说这个星期内你妈就会命丧黄泉。


卡尔文
维克多要杀了我的妈妈?为什么?我还邀请他来我的十岁生日派⸺


约翰
(打断)

不不不不⸺卡尔文。他没想杀你妈,这只是个假设场景。假设有人要杀了你的母亲,你会容许这种事情发生吗?


卡尔文

当然不要!


约翰

这就对了,卡尔文⸺你当然不会让他这么做,你会干死这个王八蛋,对吧。这个道理就是当有人要做错事时,你就得去阻止他。


卡尔文

我懂了。所以为什么维克多要做坏事?因为他姓氏里有“坏蛋”两个字吗?


约翰

啥?不是,因为⸺好的,他的确没有明确表达他这样做的意图。不过你也知道邪教是什么,它们都是什么“带来诸神之黄昏”,“沐浴于处女鲜血之中”的神神叨叨的鬼东西。了解一个邪教,就了解了所有邪教。所以我们要把他们冠冕堂皇的长袍扯下来,好让世人知道它们的丑陋。


卡尔文
(咬一口香蕉)

邪教徒还要穿长袍吗?


约翰

这是个比喻,卡尔文⸺

嘿,你在吃什么?


卡尔文

香蕉。


约翰

也就是我们的


卡尔文
(偷笑)

兄弟,我肯定我可以分得清什么是香蕉,什么是枪。


约翰

你个傻逼⸺你是不是在吃大概……两小时前神奇地变成一根香蕉的枪?


卡尔文

好像是吧,这有什么了不起⸺


约翰
(打断)

如果它又变回来了呢?你肚子里马上就会飘着那一部分的枪,在里面射你。

卡尔文
(被吓到)
约翰

操,别这样!

你不喜欢这样,对不对?



卡尔文

兄弟你得马上送我去医院!


约翰

想得美,卡尔文,你这是自作自受。而且维克多一个半小时之后就要举行一场小型邪教聚会了。


卡尔文

我觉得我要吐了。


约翰
你最好去一趟厕所。另外,请不要吐在地板瓷砖上,我上星期刚洗过。

(卡尔文冲下楼)


我应该再弄把枪来。







第二幕

第一场


约翰和卡尔文双双站在维克多家(位于高档社区的一所豪宅)门前,约翰按了门铃。

卡尔文

我现在感觉还是很糟糕。


约翰

那些都会过去的。


卡尔文

你怎么知道维克多要举办聚会?


约翰

哦,他在脸书群聊里说了。

(约翰按门铃)



卡尔文

他们有一个群聊?


约翰

是的,兄弟。我好不容易地发钓鱼信息,维克多才上钩。钓鱼简直是一门艺术,你需要挑逗他,让他感到愉悦,又不能太过刻意,使人心生怀疑。但如果你可以在这两者之间拿捏到了平衡点,那成百上千的鱼就等着上你的钩了。他们会心甘情愿地为你买单—卡尔文,我跟你说,他们完全可以任你摆布。所以维克多的群里那个“凯尔西·里德”不是真人。


卡尔文

等等,你就是凯尔西?操你大爷的,我以为我俩正在热恋之中!


约翰

(约翰再按了一次门铃)


卡尔文,如果是真人,她应该被你恶心到才对。我给你一个专业指示:不要把你的蛋壳收藏当作开始聊天的话题,好吗?这很奇葩。


卡尔文

总有一天我会找到能欣赏我的蛋收藏的女生的。


约翰

不不不,绝对找不到。你以为全世界能找到第二个跟你一样对蛋壳有特殊性癖好的人吗?


卡尔文

兄弟,这不是那种跟性相关的东西啦。我就是……喜欢那种感觉。


约翰

(约翰不停地按门铃)


你妈逼的,怎么还不开门!


(维克多开了门)



维克多
(生气地)

你们再在我的地盘上吵闹我就报警了。


卡尔文

维维,别这样!我就想看看你们的宗教仪式而已!


维克多

好的,卡尔文。第一,你敢再叫我“维维”,我就干掉所有你爱的人。第二,你不能不关心我的宗教事务。我知道你对我在九年级和黛比·里德一起去参加舞会这件事感到十分苦闷。


约翰

哇,维克多,你又提到黛比了。别这样打击他,这件事都过去了。我们只是想看看你们的宗教聚会,跟老同学叙叙旧而已,你连这也不相信吗?


维克多

三小时前你还拿枪指着我。


约翰

你若是想怀旧,能不能怀准确一点?我敢肯定我是拿着香蕉香蕉对着你的。要说谁有错,那个人就是真的有把枪的那位。


维克多

我报警了。

(维克多去关门)


约翰

等等维克多!如果你让我们进去,我们以后就再也不会跟踪你了。


维克多

……你们俩认真的?


约翰

绝对认真,我发誓。


维克多

好吧,成交。今天之后我再也不想见到你们。

(维克多允许约翰和卡尔文进入他的房子)









第二幕

第二场


(场景:维克多家里一个大而昏暗的房间里,邪教徒们、约翰和卡尔文一起坐在类似教堂长椅的椅子上。牧师维克多站在邪教徒前。除了约翰和卡尔文,其他人都穿着长袍。)

约翰
(对卡尔文说)
维克多
(面朝邪教徒们)

卡尔文,我觉得我对这邪教什么的改变了看法。


卡尔文

什么意思?


约翰

我的意思是我喜欢这里。你仔细想想,我们其实真的没有什么朋友,也没有参加什么社交活动。这地方实在是很祥和,人人情同手足,互敬互爱。我认为我得加入它。


卡尔文

那些“毁灭世界”的东西怎么办?邪教不是邪恶的吗?


约翰
这样,如果今晚没有特别的事情发生,我们就加入这个教会;如果出了差错,我们就跟往常一样阻止然后铲除它。公不公平?我想给生活加点新鲜体验。

大家好!我很高兴你们都能来到现场。在开始前,我想先宣读几份通知。

大家可能注意到今天我们加入了两位新成员—约翰和卡尔文,他们今天会观看我们的仪式,请不要为此大惊小怪。

露西一定很期待这项通知。露西和安德鲁的孩子在十二月二十日出生了!对吧,露西⸺她点头了!我以深红之之名,向露西和安德鲁致以祝贺。

最后—我们的香蕉枪圆满通过测试。如果你上次聚会缺席了,这里有一个简短的介绍。我们在仪式上取得了重大突破,我们设法研制了一种能将任何主动使用(而非用作自卫)的枪支变成香蕉的魔咒!请允许我为这些卓越的咒术师和奇术师鼓掌。你们做得很棒。


(邪教徒们鼓掌)



维克多

好的,各位,仪式即将开始,请不要大声喧哗。听我号令:

(诵读)
吾不能语拉丁文,
然吾决心告吾王,
用此拙劣口翻译!


邪教徒与维克多

七封印、七轮回、七朋友与王之鲜血!(原文为拉丁文)


维克多

好的。朋友们!我需要从你们当中选出七名志愿者,他们将成为今晚的“新娘”。啊⸺小心脚下!露西,感谢你的热情。安德鲁,上来吧,别害羞!大卫,感谢你自愿加入。请为阿什利、山姆和乔治亚鼓掌!为今晚所有志愿者鼓掌!

(邪教徒们再一次鼓掌,志愿者们跪在地上,围成七边形的形状。)


好的,我现在要分发封印。今晚我会用环氧树脂当作封印,而不是磁带。希望仪式能按原计划进行下去!我认为封印的类型无关紧要。

(维克多为每个志愿者分发了一瓶环氧树脂。)


好的。勇敢的志愿者们,请记住:下一部分十分困难,对时间的要求近乎苛刻。准备好了吗?听我指示:一,二,一二三四!


邪教徒与维克多
(香蕉手机的语调)

铃,铃,铃,铃,铃,铃,铃!


(一棵头顶皇冠的红色香蕉树凭空出现在在七边形中。)



香蕉树

深红之王!

你们好!过得怎么样?


约翰

你他妈在逗我


维克多

红王你好!真高兴我们能见面。我们测试了香蕉枪的原型,而且……我们自豪地宣布香蕉枪魔咒就要散播到全世界了!我在想,我们是不是可以扩展它的作用范围,不只是对现实世界的枪有作用,还可以作用于所有对枪的描述!另外,如果你想听一听我们另一个工作,我们已经想到了可以消灭全世界的饥⸺

(卡尔文抓起约翰的新枪并向维克多射击,邪教徒中一片骚乱。)


约翰
香蕉树
邪教徒甲
你他妈刚刚干了什么? 一点也不cool。 我操?!

卡尔文

为什么你们都在对我大喊大叫?约翰,别忘了,我们之间有约定的。他说他要消灭全世界,所以我就射了他。

约翰
香蕉树
邪教徒甲
他想说的是饥饿,卡尔文,他想出了“消灭全世界的饥饿”的办法! 操,他,就是,像,我真正在教会中唯一的朋友。 你们疯了吗?


卡尔文

所以你们就可以都把责任推到我身上了?他说话那么奇怪,是人都认为他想毁灭世界的。约翰,你之前还说过什么“诸神黄昏”和“处女的鲜血”。

反正这个王八蛋都死了,他个傻逼采花大盗。

(邪教徒们离场,场上剩下约翰、卡尔文和香蕉树。)



香蕉树

大哥,你得找医生治治你的情绪问题了。


卡尔文

我没有情绪问题。


约翰
不,卡尔文,它是对的。你真得去看看医生。我不想再和你如履薄蛋地相处下去了。


卡尔文
(拿枪指着约翰)

……你他妈刚刚说什么?

你就是踩坏我的蛋壳收藏的人?


约翰

卡尔文冷静,不是如履薄蛋,是如履薄冰⸺我不是这个意思⸺这只是个表达⸺

(卡尔文朝约翰射击)


香蕉树

天哪,你能不能停下来不拿枪射人,哪怕一秒钟?!

妈的为什么你的枪还没有变成香蕉?


卡尔文

深红王先生,我接触过很多跟枪支相关的东西,我也了解你和“香蕉枪”计划的来龙去脉。但不能因为一个计划很美好,就无需再担心处决蛋的风险。


香蕉树

你认为我是香蕉树这件事很好笑吗?这就是你的目标吗?我也有香蕉的双关语笑话,你妈逼的。

你为什么不溜之大⸺

(卡尔文神情十分痛苦)

⸺蕉呢?


(一颗子弹从卡尔文体内射出,杀死了他。)










(全剧终)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