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8000 — 织愿者

基金会收集这些熊已经整整两年了。调查中,所有SCP-8000-1个体在被没收后均从未表现出异常性质,即使是那些为了进行实验而被归还给其原主人的个体也是如此。

以下文件正在进行重分级评估。在这一评估过程中,初步审查过程中的注释将被保留。

8000contestzyn-1.jpg

SCP-8000-1的一样本,于其最初被发现的位置。其当前临时收容于Site-17。

项目编号:SCP-8000

项目等级:Keter

特殊收容措施:需布置基金会网络爬虫扫描社交媒体以查找提及SCP-8000口令的内容。若任何平民被识别为可能与SCP-8000存在关联,其社交账号都将被监视,以监控SCP-8000-1的产生。一旦任何与制造SCP-8000-1个体相关的资料被广泛流传,应通过人为操纵目前热点转移大众对SCP-8000-1个体的注意。

应当没收具有显著异常性质的SCP-8000-1个体。若个体的平民持有者对其进行了详细记录,允许通过记忆删除的方式进行掩盖。回收得到的实例将被保存在Site-17的低优先级存储柜内;接触SCP-8000-1个体需要具备3级权限。

如果SCP-8000-1个体的原所有者或创造者对收容过程进行干扰,基金会将根据具体情况采取回应。

基金会收集这些熊已经整整两年了。调查中,所有SCP-8000-1个体在被没收后均从未表现出异常性质,即使是那些为了进行实验而被归还给其原主人的个体也是如此。——Dr. R. Mercer

描述:SCP-8000是一种会影响手工服装,尤其是专门用于装饰玩偶、毛绒玩具或其他类似物品的微型服装的异常现象。受SCP-8000影响的物品被指定为SCP-8000-1。1

据信SCP-8000的首要效应具有保护性质;测试无法测定其精确效应(参看所附文件SCP-8000-12-2)。SCP-8000的相关特征暂定如下:

  • SCP-8000在其制造者说出一口令时显现,显现时间通常为SCP-8000-1个体制作完成或被赠送时。2该口令为“我以此装扮我所心爱之物。”
  • SCP-8000能为受其影响的SCP-8000-1个体附加异常的耐久性,据推测包括抗灰尘堆积、抗磨损和抗染色的能力。此耐用特征据称可以通过说出另一目前尚不得而知的口令来维持。
  • SCP-8000只有在SCP-8000-1个体的创造者对其许愿时才会显现。
  • SCP-8000-1个体的持有者始终声称,当靠近其持有的SCP-8000-1个体时,他们会体验到更安宁而不受干扰的睡眠。这一说法已得到了不同背景受访者的赞同。

关于SCP-8000效应的大部分信息直接来自于蛇之手成员,而非基金会科学家进行的实证试验。这表明其异常活动缺乏持续性;此外,被分配到SCP-8000的研究小组无法使用回收到的SCP-8000-1个体在实验室环境中复现平民观察到的效应。——Dr. R. Mercer

在大量新闻文章报导了一名为“仙女环缝纫圈”的团体后,SCP-8000引起了基金会的注意。该团体对当地医院进行的慈善活动为其各社交平台账号带来了大量的网络流量。具体而言,导致基金会介入的诱因是,在该团体最大的慈善活动进行的同一时间,多个更小的“仙女环”缝纫圈子突然组建并参与了捐赠活动,而由这些新团体捐赠的穿着手工衣物的玩具被接受者一致描述为“有魔力”和“难以言喻”。

当外勤特工发现这些新建团体中的成员与相关组织蛇之手存在关联后,行动得到了授权。

相关外勤特工无需进行任何复杂的询问,就能够得到有关蛇之手成员参与的信息。采访记录(参看扩展文件SCP-8000-4)表明,当被问及是否熟悉蛇之手时,缝纫圈子的成员都将简单地回答“是的”。从任何方面而言,所有受访者均为一般平民,故没有任何受访者被纳入监管。对这些相关人士的后续调查未发现任何特殊行为或异常能力倾向。——Dr. R. Mercer

附录-8000-1:
由于未能在实验室测试中获取有关SCP-8000-1实例的独立数据,基金会尝试联系了“仙女环”爱好者团体的成员,以获取有关其异常制品的更多信息。作为基金会与蛇之手之间的使节,在不对外公布谈话内容的前提下,Dr. Riven Mercer得到了与该团体进行一系列采访的机会。

系列中第二次采访的摘录如下:

采访-8000-2摘录:
采访者:Dr. R. Mercer
受访者:初代“仙女环”团体的分支组织“教母集会”缝纫圈的成员们。以化名“蜜蜂”、“喜鹊”、“母狮”、“牝羊”与“吞拿鱼”代替其本名。

Dr. Mercer:再次感谢你们配合这次采访。

母狮:也感谢你信守带着针线包的承诺。我想图案足够简明了,你应该能跟上?

Dr. Mercer:我会尽力而为。我只做过一些简单的刺绣和缝缝补补,所以可能要试上几次才能卷好这个边。我也会按照你的建议,在样品上练习一下纽扣孔的缝法。

喜鹊:那很重要,给熊穿上外套之后可不能让袖口磨损!在开口附近缝条线可比在一件小外套上做一条小小袖子容易多了。告诉你,袖子就是魔鬼,但你有办法避免袖子的问题。

Dr. Mercer:我会记住的。你能再给我讲一点有关熊的事情吗?或者是它们的衣服?

蜜蜂:嗯,我们买到的便宜熊。药店、杂货店、大卖场里的小摆件。一般放在贺卡附近。节日后总有大甩卖。小心剪刀,要从你腿上掉下去了。

牝羊:谢谢你。

Dr. Mercer:我明白了。那衣服呢?

吞拿鱼:从我们的一位朋友那来的。某人的姑婆什么的,总之离我们有两层关系,诸如此类。我们就只称呼她“婆婆”。她人很好。后来搬家了,没人知道她搬去哪里了。我挺想念她。

Dr. Mercer:是这位“婆婆”教给了你们这些图案吗?

喜鹊:不是的!但她给了我们一些熊,她做的可爱衣服就是给这些熊穿的。事情就是从那会开始发展的。我们每个人都有这样那样的困扰,但出于某种原因……有了那只熊在身边,就会感觉很好,你明白吗?就像有人在想着你,留意你,告诉你它支持你,就算你自己都不确定是不是支持自己。我们甚至没有问她要这些熊,她就直接送给我们了,可能是因为她有闲暇时间吧。我不知道她还有没有其他兴趣爱好,但我就是总能看到她在缝纫。她看起来很享受,特别是我们带给她我们长大后穿不了了的旧衣服,让她把它们裁成小块布料的时候。

蜜蜂:上护士学校的时候我曾睡不着觉。自从枕头边上摆了婆婆送的熊,我睡得就好多了。那以后一直都睡得很好。你的针垫掉了。

Dr. Mercer:噢,谢谢。她为熊制作衣服的方式有什么特别之处吗?

吞拿鱼:这年头,所有手工制作的东西本质上都得算是特别了吧?在这么忙碌的时代,你很难在一天里挤出时间做些对自己好的事情,更别说去为其他人考虑了。

Dr. Mercer:所以这些熊完全就是普通的?

吞拿鱼:嗯,我应该没这么说?我得告诉你,我的熊帮我撑过了一次糟糕的分手,这比任何美食或者电视节目或者安眠药都有效。

Dr. Mercer:你能跟我详细讲讲这个过程吗?

母狮:小心点。

Dr. Mercer:如果我越界了,我很抱歉。

母狮:我们会告诉你我们会回答哪些问题。就熊而言……你认为用心制作的东西是否能称之为“普通”?

Dr. Mercer:如果是和那些同样用心制作的,并且,这么说吧,具有魔力的物品放在一起比较,或许是的。

吞拿鱼:噢,那你认为魔法是什么,科学家?

Dr. Mercer:科学解释不了的东西?

蜜蜂:为什么人们要在树上刻下自己的名字?为什么人们要在栅栏上锁下同心锁,然后将钥匙扔掉?那是魔法吗?

Dr. Mercer:请细说一下。

吞拿鱼:这其实就是个视角的问题。蒙娜丽莎,只需看她一眼,她就能让人哭、让人笑、让人思量人生。你会认为她是魔法吗?

Dr. Mercer:我想不会。那么同样的,这是在说你认为这些熊能够抚慰人心,只是因为它们是婆婆特地为你们做的吗?

喜鹊:我想你还需要在这个圈子里多呆上几周,然后我们才能开始详细谈谈我们过去人生里的大秘密,傻瓜。但你的样品比起上次确实好很多了,博士。嗯,嗯,你怎么想?

牝羊:他在进步。比上一个新人要好。

Dr. Mercer:我会尽力而为。以后会有其他新手来跟我一起吗?

喜鹊:啊……不会。不太可能。碰巧遇到我们的人里,想跟我们学习的人越来越少了。那些想要学习的人大多也都是三分钟热度。当然了,这附近就有人在说,只有快入土的上年纪奶奶们的和没长牙的聒噪小婴儿们才该做做手工。

Dr. Mercer:这就是你们坚持制作这些熊的原因吗?为了证明?

母狮:我们用双手中的工作传达我们的心。或许有一天,你也会想要用同样的方式实现一个心愿。

附录-8000-2:在对SCP-8000进行初次分级的三年后,设施监督部门同意重新审查Site-17 Kiryu实验室副主管Dr. Riven Mercer所提出的将SCP-8000重分级为一低级未解明现象的提案。将召集一专家小组,评阅Dr. Mercer的团队对其研究成果的展示。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