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定会到某处,然后在某地

我的母亲在小时候,似乎被一个消防员救了一命。
那个消防员就因为那时导致的烧伤去世了,
多亏他在熊熊燃烧的火焰里拼命地喊着妈妈的名字,伸出了援手,才会有现在的妈妈,也才会有现在的我。
妈妈经常对小时候的我这样说道。

我也好几次和妈妈一起去给消防员扫墓。
在墓前供上菊花敬上香,我随妈妈对着连长相也不知道的救命恩人合上双手。

就算牺牲自己的性命,也要帮助别人。
那很难说是必定正确的事。
即便这样也希望你能成为像那个人那样温柔而怀有勇气的人。
在扫完墓回家的路上,妈妈总是这样说道。

空白
空白
空白
空白
空白

我慢慢地将钢笔放到桌子上,再一次重读写好的退休申请书。
在确定没有问题后便将它折叠好,放入信封内。
在用胶水牢牢粘好信封的时候,我再次有了无路可退的感觉。

“(……想不到到了这种时候,都还能保持冷静啊)“

在订下这个计划的时候,我也在中途犹豫过、在即将开始之前突然害怕起来想要后退。
但到了这种状况我的想法却澄澈得要命,也没有了错觉般的迷茫了。
当然,我并非到了如今才想要取消这个计划。
没想到自己会是这么处变不惊的人。

就当已经尽人事了吧。
之后只要付诸行动就好。
大概我在这之后就是个死人了吧。
就算死不了,我肯定也不会平安无事。

要说死完全不可怕,那大概是骗人的。
但是,自己有了去死的觉悟,最后却无功而返反而更加可怕。
她说过会做她所能做的事。
那么,我也只能做我所能做的事了。
如同她如今都还相信我一样,我也想去相信她。
相信如此做便会导致那般结果。

“……”

我大口深呼吸,让椅背托着我的身体。
到计划的执行还有一点时间。
这说不定就是字面意思的“最终”了。稍微休息一下也无妨了吧。

就这样,缓缓地合上眼帘。
脑海里浮现的,是救了年幼时的妈妈的消防员。

妈妈总是说希望我能成为像那个人那样的人。
虽然年幼的我听着那话点了头,但我想那时我并没有好好理解那是什么意思。
只是觉得如果看到有谁陷入危险,那么就算搭上自己的命也要把他救下来而已。
我一定要成为能做出那种事的人。理解成了那种样子。
以前的我因此为了“无论如何我一定要成为那种人”的想法而焦躁烦恼不已。
比方说,我清楚地记得小时候的我做了什么坏事的话,
就好像会听到这样的窃窃私语“你明明一定要成为他那样的人的,为什么要做出那种事啊?”
对孩子来说那是非常恐怖的事。

我克服那种情绪应该是在高中时的事了。
在和妈妈讨论自己的进路指导1时,我向妈妈老实地说出了那种感受。

在我一口气地说完之后,妈妈流着泪抱紧了我,开始了断断续续的言说。
从妈妈的话里看,似乎以前的妈妈也有着完全一样的烦恼。
他为了救自己跳入烈焰之中,因此逝世。
自己被他救了一命,并且也必须要有与之相称的活法了。
以前的妈妈这样考虑着、焦躁着、烦恼着——似乎有时还铸成了大错。

妈妈哭着向我道歉。
为让我也抱有了和自己一样的情绪,感到非常的后悔。
但说实话,听到这些的时候我只是安心了一点点。
以前的妈妈也和我一样迷茫过、烦恼过。

空白
空白
空白

睁开双眼,我看向手表。
离预定的时间只有一小会儿了。
我从椅子上站起来,披上挂在一旁的银灰色西服。

现在的我,说不定已经变成了妈妈口中的那种人了。
因为至少那并不是我自己自以为是地觉得是“好”的东西。
但是执行这个计划的时候,至少会明白一件事。

我和妈妈应该从他身上继承的,大概是意愿。
在他看来,肯定会觉得我们平安活着就好吧。
但作为被救下一命的一方,我想给予他一些东西。
这么想的话应该去做的,我认为就是去继承他的意愿。

“希望你能成为像那个人那样的人“
那肯定不是成为即使牺牲自己的性命也要把别人救下来的人的意思。
我觉得,那是成为继承挺身而出地守护了妈妈的他的意愿以及勇气的人的意思。
然后,以我自己的方式展示出那个继承下来的东西的瞬间,

“一定,就在此刻。”

我想去相信,我能以我自己的方式,继承他的意愿与勇气。
想去相信如同他的意愿与勇气、妈妈的意愿与温柔被我继承一样,
我的意愿与勇气一定会到某处,然后在某地,连结下去。
虽然我并不知晓,连结了那份意愿的地方。

空白
空白

“好好看着吧,塞梅尔亚。“

我将方才写好的辞职信放进了胸前的袋中。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