舌尖上的劣质产品®
评分: +32+x

本节目由Gp快递赞助播出


Gp快递,使命必达1

离家越远,越久,乡愁的味道便越发浓郁。

劣质产品®,一个市场范围跨度从东欧到东亚的异常物品产销一体企业。它的领导人之一黄栩鹏,此刻头晕目眩地瘫躺在阳光公寓的大床上,胃已经深陷饥饿与水土不服的双重绞杀。

他百无聊赖地把这次来上海要谈的订单翻看了一遍又一遍:麦克斯韦宗的无线充电教堂椅、OB传媒的强制性广告牌、剧组的奇术表演道具、混沌分裂者的辣条……

这些订单若能顺利交易,会给公司和自己带来一笔不小的收益。然而即将到来的钱财并不能温暖他现在空瘪冰凉的肚子。

虽说魔都美食众多,抛开普通餐馆不谈,光安布罗斯就有十几家,但这不能满足他已经被窦州养惯的嘴巴。

今早他惊喜地在公寓附近发现一家“正宗竹昇面”,满怀欣喜地跑进去点了二十四块钱的大碗云吞面,得到的却是一碗生化武器——清汤寡水且不说,面居然用的是超商里特价四块钱两包的挂面,云吞也不对味,皮又厚又硬,肉馅又油又散,还掺着磕牙的黑芝麻。煮面师傅也许深知本店火候未到,道歉似的往碗里撒了两大把香菜。于是乎,一碗满满当当的云吞面,黄栩鹏只吃了三两口,便急匆匆逃离了惨剧现场。2

这么饿着也不是办法,黄栩鹏终于下定决心慰劳一下自己那空了几乎一天的胃,坚定地走出了房门。

穿行在浦西的陈旧小巷中,黄师傅知道,经过时间陈酿的食材,往往比大商场中徒有其表的流水线产物在餐桌上有着更加出色的发挥。果不其然,随着熟悉的香气飘入鼻畔,一家不起眼小店中的广式香肠,勾起了他的注意。

同为生意人,从广东背井离乡到上海打拼多年的的老板老远就看见他灼灼的目光,一眼认出来人是个饥肠辘辘的老乡。

“靓仔,要不要买点腊肠?”老板抢先一步,用许久未讲却依然标准的粤语招揽起顾客。

“腊肠点卖啊?”

“七十文一斤唔讲价啊!”

“咁贵啊?!有冇搞错啊老细?”

在与老奸巨猾的老板磋商了半个小时后,黄师傅终于如愿以偿的得到了他记忆中的味道。下面,该准备另一样食材了。

回到公寓,放下香气扑鼻的腊肠。拆开劣质产品®出品的方便米饭包装,将其中的水稻种子取出,在包装盒内铺上一层取自路边绿化带的肥沃土壤,再将种子一粒粒播入土中,最后倒入公寓水龙头中无比清澈的甘霖。这些原本在袋中死气沉沉的种子,将在接下来的两分钟内经历一生四季枯荣。

刚刚采收的新米,用手搓去谷壳,人的体温能更好地激发出米的香甜。米水一比一,上锅蒸熟,再放进劣质产品®全新出品的冰箱,将时间拨至24小时后。黄师傅深知,炒饭一旦离开了隔夜米饭,便像新欲肉教失去了音乐般没了灵魂。

细细切碎来之不易的腊肠,每一刀都能看见脂肪的晶莹。点火热锅,锅里不需放油,切好的腊肠丁稍加煸炒便油香四溢。

冰箱里的隔夜饭也好了,黄栩鹏取出凉透的米饭,微微有些干巴是它最好的状态。

“滋啦!”

冰凉微干的米饭同滚烫温润的猪油相碰,一瞬间发出令人愉悦又嘴馋的声音。快速把米饭打散,让每一粒米都受到猪油的滋润。米香和肉香充斥着整个房间。

黄栩鹏麻利地颠了两下锅,暗暗后悔刚刚为什么没有再买点鸡蛋。

腊肠蛋炒饭,想想都好吃。

现在可不是馋蛋炒饭的时候,手腕自然地向旁一探,家乡酿造的老抽酱油便到了手中。黑黝的酱汁随着瓶身的倾斜匀匀泄出,在与米饭亲密接触前的一瞬间却被风系奇术切成一片黑雾,香味便散满整个房间。

黄师傅将锅一扬,米饭便粒粒飞起,再度落下时已然换了颜色。撒入从冰箱中取出的不知何时就切好的青红椒,色彩便又多了一层。轻轻翻炒,青红椒堪堪温热便停止了加热。

盖上锅盖,充分利用锅的余温,这是黄师傅的秘诀。经此,各种食材本身的香味便被激发出来,相互交织,将本各自生疏的味道融合在一起。两分钟后,揭起锅盖,诱人的浓香便扑面而来。

撒入一把青绿的香葱,一份炒饭便算大功告成。拿出崭新的饭盒,将这份炒饭一丝不漏的盛入其中。

操劳了一天的黄栩鹏师傅,终于得到了片刻的休息。现在,是好好犒劳自己的时候了。

米粒颗颗分明,咸香入味,事实证明,青红椒不仅增加了色彩的层次,也使口感更加丰富。腊肉肥而不腻……等等,腊肉?

腊-肉?

黄栩鹏有些恼怒地拿起餐盒盖子。果不其然,劣质产品®的标志在盒盖上熠熠生辉。

一张带有“SCP基金会 收”字样的纸条完美的遮住了盒盖上的刮擦痕迹,载着半盒炒饭的餐盒在风系奇术的“护送”下,降落在了并不繁忙的小巷中。几分钟后,便有一个行色匆匆的男子拾起了还带有余温的餐盒,丝毫不在意路人讶异的眼光。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