舌尖上的Hensec
评分: +20+x

Hensec最近有些苦恼。

最近他才刚当上站点副主管,就遇到各种麻烦事。先是站点的重建,还有机动特遣队成员的失踪。

好好的大活人怎么就突然失踪了呢?Hensec揉着发涨的脑袋叹了口气。明明记录显示一切正常,只是某天出了站点,然后就再也没回来过。

难道是有敌对组织发现了站点的位置?那为什么不直接进攻,只是抓走了两个人?还是身强力壮的机动特遣队成员?Hensec想不明白,他也只能发布警告让出入站点的人员注意安全。

他出了站点,坐在前台公司的门口旁,看着站点的工作人员和前台公司的雇员混在一起下班,好像也没什么问题啊?

他看了一会儿,起身走了出去。

站点附近有一家新开的水疗馆,他以前倒是从未试过,今天正好这么累了,就想去试一试。Hensec刚走到门口,从店里快步走出来一个人,那人带着职业化的笑容,对Hensec说:“客人您好,要来试试做个SPA吗?嗯……现实扭曲者吗?……

“嗯?你说什么?”Hensec似乎听到对方在小声说些什么,但声音太小没有听清。

“怎么了吗,客人?”对方似乎很奇怪地看了他一眼,继续向Hensec介绍道,“请问您是否想来试一下本店的水疗项目呢?我们家的盐水浴很不错的,泡过之后还可以试一下精油护理,对于缓解疲劳和养生护理都是很有帮助的。”

嗯,听起来不错。“嗯……行,那就来试一次吧 ”Hensec正好也想要放松一下身体,略微想了想就同意了。

“请问怎么称呼?”Hensec一边向里走,一边问道。

“我是这家水疗店的老板,我叫Eggtart。”店家笑着将他往里迎。

Eggtart吗?很奇怪的名字呢。Hensec在他迈进店门之前,脑海中闪过最后一个想法。

“脑子的香气?”

“行家啊!来尝尝我自创的脑浆煎面——开玩笑的,新来的那个食材跑掉了。本来我都加大麻醉剂剂量了,结果他还是闭着眼睛跳起来跑了出去,本来是个很稀有的现实扭曲者啊……”

“啥?他直接就跑了出去?那不就是说他现在正在大街上裸奔吗?”

“对啊,不过那有什么关系?我跟你说,衣服是剥夺人天性的产物!不穿衣服生活是对这无理制度的反抗!是……”

“卧槽等等老板,你别扒我衣服啊!”

“你别乱动,我在给你传授知识。”

“卧槽别解我腰带啊老板!先等一下老板!那个人跑了会不会去告发我们啊!要不要跑路?”

“没事,我把他记忆洗掉了,他不会记得我们的。来,先乖乖把裤子脱了。”

“卧槽等等……”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