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汇
评分: +14+x

嗯?你是谁?
可能是我的病再度复发了吧。
并不存在的文字,缠绕。
这一次,是我的眼睛出现了差错?
亦或是,我的大脑已经完全沦陷?
算了,当作最后的消遣,请读完吧。
然后,让身体沉入这湖水之中,
不再痛苦。

我对发生了什么没有任何头绪。
在我面前,我看见的,
是我的记录本上多出了这些字。
这很异常,但是相比于我现在的境况,
这点异常不算什么。
我就当作千篇一律之中的消遣吧。
我很好奇,你为什么要选择自尽?
周围的一切,就那么让人疯狂吗?


你能够想象吗?
不过二十的少年,身患病痛的折磨。
我能够感受阳光照耀在我身上,
我能够感受微风轻拂我的脸庞,
水下的跃动的生命,
以及,
不远处那静静伫立的荷花。
一切都是那么美。不是吗?

我还以为是什么绝境呢。
不过是病弱之躯。
人类可以创造奇迹,
年轻人亦是如此。
你的周围,
充满着阳光、生命与希望。
你为什么要放弃?


但是,在我的心中,这些都是虚伪的。
艳阳高照,却灼烧着我的皮肤。
花苞待放,身内却是污秽淤泥。
明明春意盎然,却阻挡不了衰败之叶,
生来即是恶的野草,争相生长。
周围的房屋是那么的豪华,
房屋的主人,身价百万。
然而,本应遮蔽躯壳的建筑,
不过是交易的筹码,
在永远不会被光与体温填满的命运中,
衰败、破碎、化为尘土。
房屋之主,被欲望所萦绕,
不论体还是心,
至死不得庇护。

病症的调理,需要精神与肉体的双重加护,
将你安置于此的人,一定是怀着这样的想法。
你应该着眼于外在的美丽,
还有破碎之下的救赎,
而不是,病魔带来的阴霾。
我的面前,是一张普普通通的木桌,
本应长命百岁的榕树,被砍伐、被切割,
成为了重要之理的存放地。
我左侧的白墙,
上面是我的信仰、许多人的希望。
我脚下的大地,
埋藏着无穷的可能,
每一种不一样的发现,
都是挥霍不尽的宝藏。
越过那道墙壁,是洋,
在过去孕育着无尽的生命。
如今,依然试图重回辉煌。
远处的高楼,
记载着数不清的荣光,
它们在这里,告诉我一切都不会被遗忘。
所以,你到底患了什么病?
让你只能看见黑暗?


啊,我到底患了什么病?
医生没有明说。
我想,我称之为,
绝望症。

绝望症?
为什么?
你见过什么东西?
还是,你逃避的借口?


世界的终焉,
在看到那不可名状之物时,
我已遇见。
没有眼睛的祂,
睁开了并不存在的眼睛。
那是一片废土,
荒芜的大地、深褐的毒水,
还有隐约可见的破碎高塔。
一切都将死去,
在那不久的将来。
我过去所期望的,
我过去所奋斗的,
不复存在。
不仅仅是我,
连同人类。
这就是我的病因,
于我未曾入睡的梦境之中。

我想,我能够理解你的感受。
这是让人发疯的绝望。
但是,你不是还有梦想吗?
你过去的梦想,
还有你过去的期望,
难道就不能成为你的动力,
让你从困境中爬出?
从不曾存在的梦境中醒来?


我过去的期望?
你听说过“守望者”吗?
她们看守着恶之大罪,
仅仅活跃于阴影之中。
我觉得,
她们是英雄。
我也想,
成为那样的英雄。

你可以的,请相信我。
只要你有这样的决心,
不论未来如何,
你必定可以实现。
你可能成为那样的英雄,
你会成为那样的英雄。
你也许会认为你被毁灭,
但那也不过是另一场梦,
可怕的梦中梦。
你会活下来。


身患绝症的我,也有这样的资格吗?
我早已,
在那场灾难之中,
死去了,
痛苦死去了,
彻底痛苦死去了,
不留残骸彻底痛苦死去了,
肉体被异物撕碎不留残骸痛苦死去了,
理智被无眼吞噬肉体被异物撕碎不留残骸痛苦死去了。
死了,
死了,
死了,
死了,
死了,
死了,
死了。
然后……
活了下来?

是的,你会活下来。
我保证。
你一定会活下来的。


你在骗我吧。
我心中的幻象居然在欺骗我。
因为绝望症而产生的幻想,
本应是继续拉我坠入深渊的幻想,
告诉我,
我,
还,
活,
着?
我活着,又能怎么样呢……

你可以追着自己的梦想。
当你决定做你想做的一切时,
你会有怎样的选择?


看守这个世界。
看守吞噬世界的罪恶。
一遍又一遍,
一天又一天,
一年又一年,
无数次地尝试,
让这个世界重新焕发生机。
然后,
自己在牢笼中,
继续看守着,
成为一名守望者,
成为一名英雄,
成为自己的梦。

这才是真正的悲伤、绝望。
只能坐在湖边抱怨的你,真的能够把握,
守望的力量吗?


可笑的幻想,
在赋予了我不切实际的光芒后,
又要把我推向黑洞吗?
这就是绝望症吗?

这不是绝望症。
走出你的病痛,
你必须看清什么才是真正的绝望。
成为守望者的关键,
不仅是理解守望者的绝望,
还有掌控守望者的力量。


力量?
我要去何处获得力量?
没有人会相信我,没有人愿意给我力量。
就算有人相信,
如此渺小的我们,
又能够做什么……

控制,收容,保护。
基金会,人类最后的,也是最强的防线。
他们会相信的。
我们会相信的。


控制,把握一切可能的和确认的力量;
收容,隔离一切可能的和确认的威胁;
保护,由人类过去创造的、现在创造的、将来创造的一切。
你们,存在吗?
即使面对那样的恐惧,
你们,坚守吗?

会的。
我们阻止了无数的末日,
我们见证了无数的末日,
我们逆转了无数的末日,
你所恐惧的,
不过是无数末日中,微不足道的一部分。
我们会一直坚守下去。


我想加入你们。
不是因为我同意你们的大义,
仅仅是,
为了从我的噩梦中脱离,
如果可以,
战胜它。
谢谢你,
我的幻象。
基金会,
我会去寻找、加入、上爬。
如果基金会真的存在,
二十年内,
我要实现我的梦想。

我不知道为什么我能与你联系,
也许有什么知道了我的困境。
虽然年少的你不可能成为我的助力,
但是基金会,
我相信在我看不见的地方,
还有基金会的成员继续奋斗,
而你,将与他们一起……
起风了……


起风了……好大的风,
我总觉得,
这张并不存在的白纸会被吹走……
那会是我们的离别,
也会是我的痊愈吗?

只不过是我们暂时的离别。
未来的某一天,
我们可能会相遇吧。
可能是在哪次交流会上、表彰会上,
或者,烈士哀悼会上。


最后的,
正式的,
自我介绍吧:
我叫夏思贤,
今年十九岁。
纸……吹……

……巧合?
……那是梦?
……那天下午?
你好,我是SCP基金会中国分部的成员。
我之前是一名特工,代号思贤。
负伤之后,退至另一个第一线,我被称为夏博士。
我是4级权限者,我负责这一次末日的重生。
我今年,三十九岁。


SCP-2000第███次重启记录

操作记录 操作者 备注
第1次 夏博士 操作失败,操作者死亡,紧急预案:“亚当”协议启动,三十天后克隆体塑形与记忆再输入完成
第2次 夏博士 操作失败,操作者死亡,紧急预案:“亚当”协议启动,三十天后克隆体塑形与记忆再输入完成
第3次 夏博士 操作失败,操作者死亡,紧急预案:“亚当”协议启动,三十天后克隆体塑形与记忆再输入完成
第4次 夏博士 操作失败,操作者死亡,紧急预案:“亚当”协议启动,三十天后克隆体塑形与记忆再输入完成
[重复数据删除]
第512次 夏博士 操作成功,仪器故障,操作者死亡,紧急预案:“亚当”协议启动,三十天后克隆体塑形与记忆再输入完成
第513次 夏博士 操作成功,仪器故障,操作者死亡,紧急预案:“亚当”协议启动,三十天后克隆体塑形与记忆再输入完成
第514次 夏博士 操作成功,仪器故障,操作者死亡,紧急预案:“亚当”协议启动,三十天后克隆体塑形与记忆再输入完成
第515次 夏博士 操作成功,仪器故障,操作者死亡,紧急预案:“亚当”协议启动,三十天后克隆体塑形与记忆再输入完成
第516次 夏博士 操作成功,仪器故障,操作者死亡,紧急预案:“亚当”协议启动,三十天后克隆体塑形与记忆再输入完成
[重复数据删除]
第1033次 夏博士 操作成功,仪器运转成功,斯克兰顿现实稳定锚发生故障,操作者死亡,三紧急预案:“亚当”协议启动,三十天后克隆体塑形与记忆再输入完成
第1034次 夏博士 操作成功,仪器运转成功,斯克兰顿现实稳定锚发生故障,操作者死亡,紧急预案:“亚当”协议启动,三十天后克隆体塑形与记忆再输入完成
第1035次 夏博士 操作成功,仪器运转成功,斯克兰顿现实稳定锚发生故障,操作者死亡,紧急预案:“亚当”协议启动,三十天后克隆体塑形与记忆再输入完成
第1036次 夏博士 操作成功,仪器运转成功,斯克兰顿现实稳定锚发生故障,操作者死亡,紧急预案:“亚当”协议启动,三十天后克隆体塑形与记忆再输入完成
第1037次 夏博士 操作成功,仪器运转成功,斯克兰顿现实稳定锚发生故障,时间线重叠,三维空间崩坏,可能出现平行世界交汇,世界记录仪开启,操作者死亡,紧急预案:“亚当”协议启动,三十天后克隆体塑形与记忆再输入完成,侦测到世界线收束发生变化
第1038次 夏博士 操作成功,仪器运转成功,世界开始重启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