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RU简史

那么,虽然我可能会跳过我们的历史中的一些部分,忘记另外一些部分,但是这基本上就是我所记得的历史。 - GeneR

据我所知,一切都起源于那些图片论坛。2010年六月27日,一名名为SCP-RU的用户与其他一些人决定试图把SCP基金会翻译成俄语。Ged_Malburg,现今活跃的最老的用户之一,他就是从那时加入的。当时,网页设计完全不同,没有nav:side menu(侧面的导航菜单),也没有论坛 – 所有的翻译工作都在另外一个网站上进行规划。注册完全开放,没有任何限制。GeneR在2010年十一月底加入了翻译计划。当时,翻译计划基本上被完全放弃 – 只有三个用户处于活跃状态。他们自顾自地平稳地进行工作,直到用户dr-phasanova提出建议,说她,Malburg和GeneR应该一起进行工作。

我还留着提出建议的那份消息,它是在2011年三月30日发送的。我们当时完成了大约110份翻译 - GeneR

SCP-RU,翻译计划的发起者,当时早已退出了计划。除他以外,没有人是管理员,网站管理人员能够做出的编辑则因此而十分有限,这一情况与The Administrator在2009年MIA停止活动对英语SCP维基造成的限制相似。幸运的是,Malburg在2011年二月成功地与他进行了联络,并给予了这三名用户管理员权限。论坛,评分系统,和与英语维基相似的网页设计终于在当时被加入。Resure也在此时加入。他正好充当了“技术员”这份位置,并为网络功能,谷歌分析,域名注册,以及其他一些别人都不会的事情给予了极其重要的帮助。

2011年三月的某个时间,他们准备试试写他们自己的独创SCP,并创建了一个沙盒网站。这个沙盒网站的规则在它的历史中经常发生变动,有一段时间,在主站上拥有超过5个审核通过的SCP的写手不需要把他们的SCP先写在沙盒里等待审核。当时创建的SCP有它们自己的独特的氛围,不过现在对它们的看法与2008年写出来的英语SCP差不多。基本上就是“经典条目”。

我们甚至还有计划要把这些文档重写掉,但是重写这个东西在我们这个社群中几乎从未发生过,这一点对我们来说也算是新大陆吧。 - GeneR

网站一周岁后,他们准备进行一次会面面基。只来了三个人,不过这只是刚刚开始而已。自那以后,至少发生过七次会面,其中两次招来了11个用户。

Dugond和Osobist在一段时间后加入。Dugond拥有极强的工作能力 – 他们那边发生的大编辑中大部分的工作由他完成。他发现了不少翻译瑕疵和不一致的翻译,并对改进整个网站做出了不少努力。但是最后,他们做了一个错误的决定,让他独自一人管理沙盒维基,他由于工作量过大而放弃工作。因为与此同时,他要准备他的毕业论文,所以他离开了。他回来过一次,又活跃了一段时间,然后又一次离开。不过这里的信息是把两年所发生的事浓缩成一个小节。今天,Dugond彻彻底底的走了。

我没有任何联系他的方式,他总归会回来的。不过也许他并不会回来。 - GeneR

Osobist仍然活跃。他做的是那些“正式声明”和“整体管理”的工作,管理vk.com(俄国对应Facebook的网站)上的群体并保持整体秩序。

他们两位都是活跃的翻译员(不过Dugond更为多产)。用户继续不断加入,网站的内容不断扩张。积累网站内容时当时的首要目标,翻译文档(和新的原创-RU文档)的数量因此稳定上升。

啊。回到2011年发生的事。首先,当年年底,GeneR第一次将他们的独创文档翻译成英文(SCP-1138)。它的原作者为Fartun,并且是他的处女作。其次,他成功地获取了SCP-RU的总管理员权限(他此前尝试过多次,全部失败)。在一年半的辛苦工作后,他们成功地将SCP-076文章下方的女士内衣广告移除了。它们在一定程度上破坏了氛围。

2011年九月,他们的网站出现了第一次蓄意破坏,因此他们创建了一个用户申请程序,以英语维基的用户申请程序为蓝本。十一月底,一名名为Wiiskey的用户违反了规则,直接把 http://scpfoundation.ru/evil-doctor-alto-klef 发布在了主站上。这一首诗的评分迅速飞升至全站前三,今天它仍然保持着这个地位,与173齐平,略微超过076。

2012年发生了大量的变化。首当其冲便是SCP-087的游戏的出现。谷歌分析中显示网站访问在此时上升至原来的五倍,而申请加入者和沙盒里糟糕的SCP的数量…你明白的.

2012年四月,他们必须将他们最多产的一名写手(写了25个左右的SCP)给封号,起因是一个由他创建的GOI所造成的分歧。他没有好好对待批评。整个故事又长又令人不快,他们也试着不去对它加以讨论。社交网络组也在2012年初被创建。俄语维基继续扩大,现在已有几千份翻译或原创文章。他们还在2013年有过一次翻译竞赛,为此有超过177份条目被上交。

SCP俄语站点是第一个出现的翻译群体,并且在我们与他们共同工作的这些年里持续地扩大。与我们相同,他们也经历过不少艰难的事情,但因此,他们也在困难中学习,成长。如果你愿意的话,去读一下他们的原创故事文档。给他们的管理人员说句“嗨”。感谢他们为我们所做的工作,从前的,和未来的。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