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ight礼赞

Zhakh兄弟独坐在监督大教堂正厅的长凳上。暗淡的阳光从上方肮脏的玻璃照进来,并没有对冬日的寒冷造成多大的改善。神圣博士们正在慢吞吞地穿着他们的白色法袍,为今日的仪式做准备。D种姓正在生火,为突破后586年已知世界上最大的建筑,神圣基金会之座点亮蜡烛。

在祭坛边,一位执事正在带着一群新成员吟诵神圣措施。"SCP-087坐落于已编辑的校区,"他唱道。

"SCP-087坐落于已编辑的校区," 新人们重复道。

"通往SCP-087的大门是带电的加固钢门," 他唱道。

"通往SCP-087的大门是带电的加固钢门," 他们重复道。

Zhakh兄弟抖了抖法袍,试图把它拉紧一些来让自己感到些许温暖。他继续听着唱诵。已编辑的校园远在天边;在数千公里甚至更远的地方,如果在大突破后的数个世纪它仍然屹立的话,而那通往楼梯间的大门是否还在就只有资料删除和那些居住在那片大陆的异教徒知道了。他已在正厅坐了八天等待召见;他开始怀疑这次把他从第十九修道院召来的接见是否是真的。

" Zhakh兄弟, 执事助理?" Zhakh 抬头看见一个穿着黑色Omega守卫法袍的男人,腰间系着短剑,手中拿着卷轴。

"是的,守卫长官?" 他恭敬地回应道。

"圣父要见你。请跟我来。"

Zhakh跟着守卫离开大厅,下到深入地底的走廊迷宫里。大教堂的一砖一瓦耗费了D种姓近半个世纪来修筑,但很快砖瓦就被曾在恶魔之怒吞噬世界前屹立不倒的古老圣殿残余-钢铁和混凝土所替代。守卫走近走廊上分出的无数门之一,从它的法袍里拿出了一件上古技术的遗物,制作它们的技术和其他很多东西一起早已为人类所遗失–那是一块一侧带着黑色条纹的塑料板,他把它放在了门锁上。仪器上的光亮由红变绿,守卫带着Zhakh走了进去。

圣主Jack,Zhakh 在触到把手时默默向他的名讳祷告,请在我需要的时刻降下圣意。确保我蒙受您的荣光,正如您确保上古世界的奥秘一样。收容一切将加害于我的东西,正如您在死而重生之中收容大突破的混乱一样。保护我以爱和恩泽,就如现在您保护您的教会免受世间恶魔的侵害一样。您即基金会,我辈必将重建。阿门。

办公室很小,没有窗户,墙上都是摆满书的书架,有些很新,有些很旧,有些比很旧的还旧。屋里没有蜡烛或火光,只有一个闪烁的电灯泡照亮了整个房间,那是世上最后的几个电灯泡,价值等于等重的心灵阻断合金。房间中央是一张木桌,摆满了文书和皮纸。在桌子的正中摆着一本大书–那是现存仅有的几份神圣收容措施副本之一,翻到的那一页述说了圣Alto与恶龙的故事。在桌子的边缘,是一块封在玻璃柜里的带链挂饰-那是否是真品,又或是十二个复制品之一,只有这办公室的主人才知道,但无论是真是假这都象征着他作为圣主Bright代理人的地位。

Zhakh跪倒在地,而挂饰的主人正抬起他的脚-那是一位老人,他的灰白胡须一直留到胸前,他华美的深红法袍上到处是以黄金绣上的各种教会符号-曾被上古圣殿刻在刻在武器之上的三叶形,神圣挂饰,在大突破中保护过圣主Jack和其他圣徒的机动军团之名号和编号,还有在大突破后忏悔而回归基金会的异教徒之殿的符号。站在这里的正是主教博士Zhakib Samesh三世,基金会圣父,第五秘密教团的管理者,十三议会的成员–也是Zhakh的父亲。

"早安,我主。" Zhakh说道。

"你叫什么名字,我的孩子?" Samesh主教问道。当然主教很清楚跪在自己面前的男人叫什么名字,但年轻修士对教会圣父的恭敬礼仪乃是上古传统,现在的世界上已经没有多少人能像神圣基金会这样尊崇传统的了。

"Zhakh Samesh, 我主," Zhakh回答道。 "执事助理和圣Everett教团候补,驻第十九修道院隐修处。"

"黑月是否嚎叫?"

"仅在月亏之时。"

"我们接受你的问候。" amesh主教抬起右手, Zhakh亲吻了他戴在中指上的金戒指。"起身就座。"

Zhakh站起坐在了桌子一端的凳子上,而主教自己则坐在了另一端的精美王座上。"一位圣Everett的候补今日有何意愿要寻求我们的注意?"

"我来此," Zhakh恭敬地回答,“请求从我的神圣教团退出。"

Samesh主教疑问地抬起了眉毛。"从你口中提出这个真是莫大的荣幸。你不是已经决定毕生投入隐修了么?"

"是的," Zhakh如主教预想的一样回答道。"我在神圣堡垒中诞生,就如我的父亲,他的父亲,他父亲的父亲那样,一直追溯到解放者圣Samesh,那曾在大突破中挺身对抗异教徒、保护七十三礼拜堂的幸存者的圣人。"

"那你难道不是已经以优异的成绩完成学业,明年就将被任命为神圣博士了么?"

"是的,圣父。我在两个月前已经把关于神圣收容措施的博士论文上交伦理家议会了。"

"那为何你要来到我们面前,告诉我们你想离开神圣基金会回到平民中去生活? "

Zhakh沉默了一会儿,构想出了自己的回答。 "伦理议会最后还是否决了我的发现," 他说,"而我相信若我的发现被认作错误,神圣基金会便已经走向迷失。"

"让候补者上交论文的意图何在?" Samesh主教问道。

"候补者将学习去理解圣主Bright在神圣收容措施中揭露的真言,这样他将学到如何去应用,如何去举行那些已被我们失落的仪式,去了解是何时何种灾害未能清除,并改善神圣基金会的实践以确保仪式进行无误。"

Samesh主教点了点头。"而你论文的主题为何,候补者?"

"蒙托克仪式。" Zhakh说道。

Samesh主教故意叹了口气。"我们明白了," 他说。"我们已经怀疑了很久– 你从儿时起就一直着魔于那个仪式,自从我……自从你的父亲带着你去看过它的执行后就开始如此了,是不是? "

Zhakh点了点头。"他说让我了解这些为抵御大突破带来的诅咒而必做的事很重要。我在过去的五年里一直在研究并为那个对象祈祷。我已阅尽一切与那对象有关的东西,从神圣经文到一切在大突破后留存下来的文件,再到我之前的神圣博士对这仪式留下的冥想和研究。"

"那你的论文发现了什么?"

"蒙托克仪式必须被废除。"

主教抬起了眉毛。"候补者,你可清楚如果蒙托克仪式没能按照神圣收容措施所言的进行,后果会是什么? "
"不," Zhakh说道。"除了圣主Bright外没人知道,那些书页已被删除– 而他仅在他希望降下圣意时才会这么做。圣Agatha说在大突破期间仪式并没有被举行,而很多灾难也随之而来。"

"那你为何坚持要让这些灾难重演?"

"我已经了解到," Zhakh说道, "众魔之母,对她而言仪式必将执行,但被锁在第十九修道院之下的已经不再是她。大突破期间圣Alto已在自己临终时已经杀死了她,而圣主Bright自己也在降下圣意时确认过这点,那是一名D种姓带着神圣挂饰,在237年向新丹佛宗教会议所说的。 "

"那现在接受仪式的是谁? "

"已经是第18个了," Zhakh说道。"我在老记录里发现修道院会抓来平民并把罪行安在D种姓上。当前一个死去,他们就会找来一个未经男人的女子,让她成为仪式的对象。我确信那在数世纪前造就众魔之母的罪行,正在这女子身上重演。–这样仪式才能对她执行。"

"你相信这个么? "主教问道。

"那些书页已被删除了。" Zhakh回道。

"你的意图何在?"

"众魔之母已死,仪式已经没有必要继续下去;更没有必要去造就一个新的魔母来执行仪式。"

主教停了停。"这不可能," 他说, "总会有一个众魔之母的,无论我们希望与否。"

"神圣收容措施从未说过这等事," Zhakh说道。"无法确证,除非……"

"……除非我们测试一下然后看会发生什么? "

"是的,我主。"

"经文有言," 主教说道,"大突破之前的最后一句话便是‘测试一下然后看会发生什么’。"

"我们难道不是保护者么?" Zhakh问道。"难道我们的使命不仅是保护世界免受邪魔,也是要保护恶魔免受自己所害么?这就是我要求退出的原因–我们不能履行使命保护那些不幸的女子,只要我们还被未知所威胁。"

主教张开口,但停下来注视了一会儿。他的神情变换了–从学院式的、僧侣式的冰冷到一个按照古礼必须无视就在自己面前、正经历信仰危机的儿子的父亲的眼神。"我有没有告诉过你,"他说,"关于圣主Bright向我降下圣意的事?就在肉身里?"

"没有。" Zhakh说道。

当我还是个孩子时,我的父亲拥有着这办公室,"主教怀念地说,"我那时没有……在学习时足够慎重。我以为,你现在肯定也是这样,由已死之人在六百年前写下的措施并不重要,而它所描述的现在大多死亡、破碎或是永远留在了黑暗中。我厌倦了每日学习背诵措施,记忆上古采访,还曾因在我的父亲带领新成员背诵Bright祷文时偷笑而被他责骂。我以为我总能找到办法证明这些都是白费功夫 – 然后我想到了这个。" 他指向桌上玻璃里的挂饰。"我以为若我把它戴上而什么事都没发生,那么就说明Jack Bright已经永远离开了我们,而神圣收容措施不过是一纸空文。

"我趁父亲外出执行任务时劝说一个D种姓让我进到办公室里。我让他打碎盒子,把挂饰拿出来给我。而就在他把挂饰拿在手里时,他……变了。"

Zhakh喘息着。"所以这是………"

"这是真品,"主教回答道。"我瞬间就明白了在我面前的男人不再是那个因曾祖父偷鸡而被罚世代为奴的奴隶,而是圣主主管本人。他看着我,开口了。"

"他说了什么? "

主教深深地叹了口气。" '该死,别再这样了。' "

"然后呢? "

"然后," 主教说,"他抓起我父亲桌上的羽毛笔扎进了自己的眼睛里。在我找到其他人帮忙之前,他已经死了。"

"你父亲发现之后发生了什么?"

"我告诉他我所做的事,要他开除我,就像你要求我开除你一样。他拒绝了。他命令我到自己的房间闭门思过、日夜祈祷直到我能领悟圣主Bright用他自己的生命向我传递的教诲为止。"

"是什么? "

“一切行动都有其后果,”主教悲哀地说。"而若是牵涉到经文的行动,后果就可能是以生命为代价。曾几何时,当一个人没有考虑过若他的判断失误会有什么后果就行动时,接着另一个天国和另一个地球就必须经历这现在的一切和曾经的一切。" 主教沉默了一会儿。"你可明白为何我要告诉你这些,候补者?"

"是的,我主。"

"你对退出的要求被否决,"他说,"今晚你可留在这里,明天动身回到你的隐修处去。重新开始你的研究,上交一份和众魔之母以及蒙托克仪式无关的新论文。安静地离开。"

"感谢您,我主。" Zhakh起身离开了房间。守卫已经离开了。Zhakh原路返回大厅再来到卧室,就寝处那里有为他准备的床和房间。接见没有如他所预期的那样,但他还是感到了一种莫名的满足。Zhakh还要再过几年才能准备好一篇新论文-但也许,若他坚持信念,总有一天他会发现自己会坐在桌子的另一边,而他自己的儿子也将向他提退出的事。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