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之机

这座庞大设施的电力供应已经停滞20个小时了。没人知道是什么熄灭了灯光,但此间更为好战的那些居民显然觉得这是天赐良机。黑暗笼罩着站点的每一个牢房,给了很多被收容的项目完美的掩护,让他们能够从被派出来维持秩序的武装人员眼皮底下溜过。

他们中的一个从毫无察觉的佣兵背后溜过,穿过黑暗的帷帐。那个男人在正向一群穿着橙色连身衣的男男女女倾泻灼热的铅弹,他们每个人都争先恐后地期望逃离这个地狱般的设施。

那个项目不由得鄙视这种毫无价值的生物,用他们原始的武器攻击自己毫无价值的同类。一个贴着一小块金属的爆竹,由一根管子发射出去。类似穴居人投掷的石块,至少在项目看来是这样。如果他在抵达这个该死的维度的时候没有失去他的武器就好了。不然他会让这组织完全陷入火海……

项目甩掉复仇的宏伟梦想。这不是重点,时间紧急而他必须找到他的同伴,那个可怜的孩子还没有准备好来接受这样的使命。他仿佛能听到同伴的恐慌、语无伦次的哀嚎直到深夜。他还是学院的新生,正处在最好的年纪。他本不该忍受这个地狱般的维度和里面可怕的居民。

“我必须保持清醒的头脑。”项目心想。他的同伴很可能就在附近,要么惊慌失措,要么紧张兮兮。当他们因为收容失效带来的混乱分开的时候,他离得并不太远。尽管如此,他依然感觉不好。他作为高级军官被分配和新兵搭档,但却一次次让他失望。

他回想起第一次踏上这片土地的时候。他们当时失去了武器,而发出的求救像是落入了聋子的耳朵。那些两足兽,自称为“人类”的那些,貌似愚蠢又危险。项目叹了一口气,他真的不愿意这么说,但是他的确小看了那些两足兽。

另一种野兽从项目后面冲过。细微的断裂声和被中断的尖叫透露了它的行迹。

它站在那里,体型略大于人类,样子则被塑成人类面貌的夸张版本。不知为何,它比人类更让项目不安。尽管如此,项目已经从人类短暂的提及和自身的观察中了解到,这种野兽有一个容易利用的弱点。

项目转过身来,不过他动作谨慎迟缓。他只是想要稍稍拖延,因为自己将不得不面对那可怕生物绿色而毫无生气的目光。

他将视线固定在雕像上,把它固定在前进的路线上。他肯定只盯了它几秒钟,但是片刻在项目的脑海中变成了地狱般的数个小时。

最终,人类中的一个用声音打破了僵持。项目感到人类油腻恶心的手在他的头顶摩挲,抚过他敏感的感觉器官,使得一阵寒意袭遍他的全身。

“多谢啦131,这下收容173你真的帮了大忙!”

那人类抓起项目,而他除了狠狠咒骂之外什么也做不了。而这些咒骂,对人类来说,听起来却像是可爱的滴滴声。

“我们一起去找你的朋友吧,小家伙。”

自由不会在今天到来。

Unless otherwise stated, the content of this page is licensed under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