令人信服的里拉琴

音乐厅里静悄悄的,满怀期待。

Emma往外看了看,被舞台灯光弄得眼花缭乱。即使外面有观众,也被笼罩在了远处的黑暗中。黑暗如同深穴、如同张开的喉咙准备好……

她丝质连衣裙发出的轻柔沙沙声引回Emma的思绪。她发觉自己正采用着一种表演者的站姿——双脚与肩同宽,膝盖稍稍弯曲,肩膀放松。她面前没有乐谱架、没有总谱——她不需要。在昏暗的大厅前方,Emma准备好了。

她偷偷往左瞥了一眼。从这里看,指挥的脸只是她余光里模糊的影子,但她能辨认出他的黑色燕尾服和指挥棒尖。它快速地打着旋,Emma能感觉到远处那支看不见的管弦乐队一舒一卷,准备着演出。指挥棒似乎也觉察到了,像一只完全戒备的野兔一样一阵颤抖的停顿,感到一种看不见的威胁。

那一刻永无止境地延伸——明亮的舞台、 笼罩的黑暗、一切都处于岌岌可危的境况。Emma感觉颈后一阵刺痛。

突然它们开始了——指挥棒骤变的弱拍,管弦乐队以尖锐的谐谑曲追逐。在她的视线焦点中,音乐似乎在Emma周围流动而不触碰她,仅留下它造物的声响。吹进木管乐器里的空气,琴弓的刮擦,手指在活塞、琴键和琴弦上的移动,一阵朦胧的噪音掠过却没发出任何声音。Emma能感觉到那音乐——它的冲劲、它的急迫、它蜿蜒的奔腾声——但她听不到。

她开演的时刻来到了。管弦乐队的强度在疯狂突升中崛起。由眼角的余光望去,Emma看见指挥转过半圈,深吸一口气。 指挥棒如同闪电一般指向她,而Emma张开嘴想要唱歌。

没有声音发出来。Emma的手本能地抚上喉咙,眼睛瞪得大大的。管弦乐队的骨骼声,她所听不见的音乐,毫不在意地向前推进。Emma能看见指挥棒一次又一次向她挥来,感觉到舞台外深穴般的黑暗重压在她身上。她的手指紧抓住她的喉咙,像是为了挤出她被困住的声音。什么也没发生。

Emma惊慌失措,抓着她的喉咙,指甲抠入咽喉附近的软肉中。她呼吸急促,在灵巧的手指收紧时愈发窒息。血液自脖颈内外涌流,刺鼻的铁锈味弥漫在嗓子眼里。聚光灯亮起,管弦乐队向前冲去。指挥棒最后一次指向她,Emma收紧自己的双手,撕开喉咙,她能感觉到软骨撕裂,能看见粉红的碎肉拖曳在后。当她身后的寂静漩涡到达高潮之刻,她将自己血淋淋、残破的喉管举向高处,还不住有血肉滴落。喉管在她手中搏动着。

而Emma听见它在尖叫。


一经苏醒,她就听见一阵轻柔的高音嗡鸣,看到一位中年男子带着关心的神色俯身而下。

“别想着爬起来。用K全音唤醒你会让你有些不稳定。你能告诉我你的名字吗?”

男人按下了手中装置上的一个开关,嗡鸣声停止了。那个看上去像是手枪和微型扩音器的混合装置滑回了男人腰带上的枪套里,Emma注意到了他的制服。一位机动特遣队军官。

“初级研究员Emma Stark。你是?”

“特遣队Eta-11指挥官Samuel Richards,女士。”

“我们有个Eta-11?你们难道不是非礼勿——”Emma的声音在她看到那人的下巴僵硬时渐渐减弱,他灰色的胡茬锋利地抵住他的皮肤。她看向别处,第一次注意到那间灯光昏暗的房间。退休派对的残余物被站点安保专员遮盖了起来,其他几名MTF特工帮着一脸茫然的研究员站起身。“发生什么了?”

“这得问你。”一个女性的声音回应,Emma转过头就看见另一位MTF特工,一个苗条的亚洲女性,额角有着浓密的白发。“三十个研究员同时睡着——这是有史以来最无聊的派对吗?”

Emma慢慢摇了摇头。“抱歉,我不记得了。我和Roger在一块儿,然后我——我做了个可怕的噩梦。”

“很有可能是被人打了一拳,”指挥官Richards说。“幸运的是你们没在这里躺上几个小时——为此我们可得谢谢Hennessy。”他示意房间对面另一个MTF特工,那是一个体型粗壮结实的老人,他回身挥手致意。

Emma感到迷惑不解——Hennessy看上去已经接近古稀之年,对于加入特遣队而言未免太过年长——但她还是勉强挤出一句微弱的“谢谢你”。

“他听不到你的。”指挥官Richards唐突出声。“他已经聋了有三十年了。”

“但他很擅长读唇语,”女性补充道,温柔地帮助Emma站了起来,“耳聋在这份工作中也许是个优势。”

“我不太明白——什么工作?”

“机动特遣队Eta-11。听觉影响、音波和音乐性异常的专家。”指挥官Richards听上去很骄傲,但也有些戒备,Emma想。

“音乐性?因为我的噩梦——不,等等,我能不能问你——”

Emma喘着气,被房间另一端突然传来的喊叫声打断了。其中一个站点安保专员在四处疯跑,就好像他被刺伤了一样。

“搞啥!谁干的?”

Richards朝前迈了两步。“专员!冷静点。你看到什么了?”

“长官,我什么都没看到,但我发誓我撞上了什么东西。”

“没人动过。你确定吗,专员?”

安保专员瞪大眼睛,点头。“这里有什么东西跟我们在一块儿,长官。”

房间里一片寂静。Emma疯狂地扭过头,在昏暗的灯光下寻找那个威胁。周围什么都没有。她的呼吸加快了,感觉到那个亚洲女人的手放在了她的肩头。

另一个MTF特工,一个四十多岁瘦骨嶙峋的女人,插话了。“长官,我想他是对的。我之前感受到了某些东西,但没那么确定。”

“谢谢,Dee特工。”Richards尖锐地回头看着Emma。“你说到了噩梦。你还在害怕吗?

Emma几乎说不出话。突然,Richards的眼神聚焦在她身后的角落里,他从腰带上抽出那个装置,越过她的肩膀瞄准,扣下扳机。

那声音就像在一口钟里一样。Emma感到她的脑袋因那噪音的轰鸣而颤抖,然后她所能听到的一切就只是沉默高音的哀叫。她摇晃了一下,转过脸,在她身后的黑暗角落中,她看见了那个。

它像蜥蜴一样四肢张开,瘦弱的肢体几乎呈青白色。他的头受到挑战似的扬起,但本应是脸的地方只有一层空白的皮肤。那个生物灵活地晃着头,就像在寻找逃跑的机会一样。

Emma隐约听到身后的喊声。站点安保专员拿着泰瑟枪从她身边冲过,而Emma感觉到那个亚洲女人把她拉了回来。当她抬头看着正向房间里的所有人发号施令的指挥官Richards时,她耳朵中的声响开始变得清晰。

“SCP-932。直到声波击中它们为止都是看不见的。Hennessy、Dee,你们知道是怎么训练的——把你的谐振器调到510赫兹,差不多一百分贝。把图像切到声纳——如果你们发现任何小于五英尺高的家伙,照它出来。带着专员——他们能把它们抓起来重新收容。”Richards低头看着Emma旁边的亚洲特工。“Zhao,把她带回宿舍去。她太害怕了没法呆在这儿——那些东西就是吃恐惧的。好了:你们三个,跟着我。”

在指挥官大步走开后,特工Zhao朝Emma微笑着。“会没事的,宝贝。给,把这些戴上。我总会留一对备用的。”

Emma看着她手里的耳塞,绿色的LED灯在其中一个的尾端闪烁着。她把它们塞进耳朵里,好奇地看着Zhao——她的听觉并没有被阻隔。特工戴上了她的护目镜,举着声枪环视房间。

“来吧,”她说。“我们离开这儿。”


在特工Zhao慢慢走在她前面,仔细扫视每个十字路口再挥手示意安保专员往前走时,走廊显得没完没了。Emma再也忍受不了沉默了。

“如果我是个累赘,我感到很抱歉,”她大胆地说。

“怎么会呢,”Zhao说,都没转过身来。“别让指挥官给你留下错印象。他只是有点太紧张了,你可不知道他是怎么看Eta-10的。”

“非礼勿视?我只是以为——”

“我知道,宝贝。但我们已经脱离那个联盟很久了。”Zhao举起一只手,检查了旁边的一间房间,然后继续说着。“他们能得到所有的报道、人力和预算,但你又能做什么呢?模因部得到了大部分音乐性模因的保管权,而听觉影响的skip们却没得到足够的关注。指挥官知道的——Eta-11正慢慢消亡。”她轻轻叹了口气。

“但今晚呢?没有你们,他们就永远抓不到那些、那些东西。”

特工Zhao笑了,一阵轻微的颤声。“这太贴心了,亲爱的,但这是我们十八个多月以来的第一次行动。如果不是Hennessy参加了你们的派对,来的可能根本就不是我们了。”她停在一个宽敞大厅的门口。“等等,你能看到那个吗?”

“什么?”前面的房间是一片空白的灰色。

“哦。好吧,要上了。”Zhao击发了谐振器,自言自语着,再次开火。

Emma已经准备好听到噪音了,但这次的声音不过是一声巨响。.她清楚听见Zhao的声音压过冲进大厅的那些重复的音符。

“耳塞有用吗?它们应该能把所有声音降到——该死,小滑头——到大约六十分贝,而不减少——啊哈,抓到了!”

前面的房间里又有两个苍白、没有脸的孩子显形。安保专员扑上前,抓住这些实体,抽出软手铐。特工Zhao朝他们点点头,领着Emma再走过两条走廊,最后到达了一个明亮的宿舍。

公共休息室是典型的MTF布局——沙发、显示器、一个基本的小厨房——尽管角落里的扬声器设备看起来相当精致。Emma可以透过半开的门看到一间满是铺位的房间,另一个房间里挂着满架子的装备。她的第一印象终结于一张从其中一台电脑屏幕后面探出的笑脸。

“嘿,我们有客人了!我是Mike,Mike Carter。”

他很年轻,比Emma还年轻——可能才二十几岁?“嗨,我是Emma Stark。”

“很高兴见到你,Emma。欢迎来到残忍野兽的巢穴!”

“Mike。你知道指挥官不喜欢这个绰号的。”Zhao深陷进沙发里,解开她的靴子,示意Emma坐在扶手椅上。

“但这是我们仅有的绰号了。”

“除了‘老古董’之外,”Zhao说。“Mike是我们二十五年来唯一的新人。天知道他为什么要加入。”

“因为我们这里有最棒的曲子,这就是原因啦。”Mike笑了,用热切的眼神注视着Emma。“嘿,你喜欢什么音乐?Rush?Grateful Dead?”

“呃,我听说过他们,”Emma大胆地说。

“更新点的,当然了。Radiohead?Tupac?我有些我打赌你从没听过的Tupac的歌词!”

“Mike,别再试着让每个人都听——”

特工Zhao被Hennessy打断了,他跌跌撞撞地走进房间,几乎喘不过气来。他冲着他的队友们笑了笑,当他看到Emma时也冲她笑了笑。

非常感谢您救了我,Emma对他打手语。

Hennessy的嘴咧的更宽了。别客气

特工Zhao朝Emma看了一眼。“你懂美国手语?”

“我弟弟患有耳炎,所以我不得不学。”

“你不想加入我们,对吧?”回头转向Hennessy,Zhao问。你抓到多少?

Hennessy伸出两根手指,然后把手伸进口袋,掏出一张CD,大手一挥递给了Mike。我在派对上发现了这个。可能有关系

“你在哪儿发现这个来着?”Mike看上去很困惑。“你得对我说慢一点,H!”

“看,”Zhao说,无视了Mike做作的皱眉,“你对我们可比他有用!而且我们需要在我们都死去之前找到新人加入。”她看着Hennessy,用手语说了抱歉

人总是会死的,他在走进装备室之前开心地比划了回来。

“但其他特工呢,”Emma说。“比如Dee特工?她还没那么老。”

Emma看着Mike和Zhao交换了意味深长的目光。特工Zhao小心翼翼地开口了。“Dee特工其实不是Sandra的名字。好吧,Sandra也不是。我猜这更像是个绰号。嗯。”

Mike插嘴说。“你看,Dee不是她的名字——是她的人员等级。”

Emma无比震惊。“你们有个D级?在机动特遣队里?”

“我告诉过你我们缺人手了,”Zhao说。“而且我们认识Sandy好多年了——她在Mike这个年纪就和我们在一块了。我们相信她。”

“更别提她还保持着测试过最多092个体而未死亡的记录呢。”Mike补充说。

Emma的脑子里满是问题,但当她正准备问出下一个时,Mike打断了她。“说曹操曹操就到啊!”

特工Dee懒洋洋地穿过门口,身后紧跟着指挥官Richards。他给了他杂七杂八的机动特遣队一个焦虑的笑。

“干得漂亮,特工们。站点安保已确认所有932个体被回收。我明天要提交我的事故报告,所以在那之前把你们那部分发给我。别忘了提交从现场找到的任何证据来归档。”Richards将他强硬的脸朝Emma倾斜。“看来我们能放你回去享受你的夜晚了,女士。我相信Roger Anderson很想确认你是安全的。”

“事实上,指挥官,你介意我问个问题吗?就只是我不知道我们有个——我是说,我从来没机会遇到过一个专门处理音乐性异常的小队。”

指挥官Richards无动于衷地等着。Emma站起身,环视四周聚在一起的特工们。

“所以,作为我的第一个研究项目,我被分配到了SCP-012。而关于它的某些事怎么想都讲不通。”

“你问错人了。是,十二看起来像是音乐,但它是种认——一种视觉危害,而不是听觉的。”

“但它可以是听觉危害,只要有人演奏它。”

“他们试过了,结果是一团刺耳的烂摊子,于是他们放弃了。事实上,或许是唯一一个听过它的活人现在什么都听不到了。”

Richards朝正靠在装备室门口的Hennessy点点头。他讽刺地笑了笑,比划着,我有时真的希望我在必须监督那次测试之前就聋了

Emma能感受到她的挫折感逐渐壮大。“但那只是没完成的一部分。在它完成后听起来可能会很不一样的。而它很接近了。事实上我想——我想它可能被完成。”

特工Zhao刚开始问她问题,这时候Mike的一声大喊打断了她。“天哪,伙计们——看看这个!”他惊讶的表情被电脑屏幕照亮。“你在派对上找到的那张CD,H?上面可有些严重的模因呢。”

“特工Carter,你知道你未经授权不能在这里查看异常材料的。”

“抱歉先生,但这太奇怪了,我可等不了。”在Mike指着屏幕时,特工Zhao和Hennessy都挤在他身后。“你们看到这个了吗?我已经从音轨上划出了一条单线,这似乎很正常。”

Mike点了下鼠标,房间里就充满了弦乐器的声音,弹奏出沉闷的半音旋律。

“听上去很古老了,”特工Dee说。“筝?”

“不,”Zhao说,“你能听到拨子的声音。而它听上去弦要更少一些。或许是把里拉琴。”

“管他的,那不是重点。”Mike听上去很不耐烦。“重点是,事实上几乎有上百首这样的旋律,全都裹在一起,同时演奏出来。而当我检查它有没有认知危害的时候,扫描设备甚至连图表都没了!”

Zhao站在那儿越过Mike的肩膀看着屏幕。“信号重叠的模式和放松、暗示和嗜睡有关。”

“那现在我们就知道为什么派对上的人都睡着了,”Dee回击道。

“但这还不是全部,”Mike说。“差不多十分钟后,模式就完全变了。多调性、无调性、听上去就像有人敲着乐器的一侧,抓挠着它——它完全乱套了。”

“而由此产生的声音纹理被设计成由丘脑处理,作为向扁桃体发出的信号。”Zhao震惊地抬起头。“它被设计出来就是为了让听的人害怕的。”

,Hennessy打着手语,所有听众都睡着了。这设计出来就是为了让他们做噩梦。Emma,你说你的梦是关于什么的来着?

Emma注意到房间里每个人都在盯着她看。对梦的恐惧、那无声而血腥的表演,全都涌回脑海。

“我的老天,”特工Dee说,“SCP-932以恐惧为食。有人故意把那些东西放出来了。”

“这只是猜测,”指挥官Richards冷冷地说。“目的又是什么呢?”

我认为有人想杀一位研究员,Hennessy打着手语,而他们准备为此谋杀那个派对上的每个人

Emma开始发抖,当警报在她头顶响起时她跳了起来。

“长官,收容失效!”

“了解,特工——看上去他们又想让我们去了。现在就读完细节。”

Emma在指挥官瞪大眼睛时全神贯注地看着。

“多个异常。SCP-126、1493、1860、2337,全都跑了。该死的,那些噪音已经导致339突破了。好吧——Carter、Hennessy——去七层带给警卫们额外的听觉保护。Zhao、Dee,去拿消音器,然后到K区去。我马上就赶到。务必小心。”

那一晚,机动特遣队第二次发起行动。Emma看着Mike从椅子上跳下来,疯狂地笑着,双臂一挥碰撞出响亮的掌声。

“开始行动吧,宝贝!我们要 把乐队重新集结起来了!”

两分钟后,在空荡荡的宿舍里,Emma想,或许管弦乐队只是在调音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