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绿之吻

警告:本文包含性相关内容。

“来吧,宝贝?你难道不觉得……”她的手在腿侧自下而上划过,被白手套包裹的手指映衬在绿色之上,“这很诱人吗?”

在她身后,一个红色的男人和一个黄色的男人正盯着我看。尽管那黄色男人的眼神表明他是个头脑简单的人,红色男人却有着和那绿色女人一样的渴望。他所有想要的,现在,以及未来永远,都是我。

我几乎说不出话来,结结巴巴地回答:“我……我想,是的。我还是,还是个孩子的时候,就知道你了。这……不是很好。”我尝试抓住救命稻草。

“释放人的天性不好吗?听从你最原始的冲动?”

当她把手放在我肩上时,我努力寻找她与飞碟之间的联系。

“我只想要你和我做爱,吃掉我,把其他一切都扔掉。不要担心。这完全不会伤害我”。

我沉默了一会,无法理解刚才听到的内容。

“但是,但是你是——”

“绿色的M&M巧克力豆?”


几天以来,这一直是个新闻。某种“幽灵瘟疫”。没有人知道怎么回事。你生病了,你消失了。我不是那么担心;死亡是对零售工作的一种解脱。而且,如果它没把我杀死,我就会成为查明真相的英雄。无论怎样都好。

当我踏着一英尺厚的雪往家走的时候,脑子里一直仔细考虑着各种可能性。我的思绪总是快速地往僵尸这个方向飘去,或者是外星人,又或者是外星僵尸。我太专注了,几乎没有听到身后三个人的声音,直到他们从我身边经过。这是三个大学生模样的小伙子,笑着互相展示手机里的照片。他们一直看着彼此,我觉得他们抬头或看向别处的时间不会超过几秒钟。前面有一个火红头发的女人在巷子里朝他们招手,他们也回应了她。可能是他们的朋友或者同学吧。如果我学习再努力一点,我也能和他们走在一起了。

手冻得不行,于是我低着头走进一家咖啡店,点了一杯清咖啡。咖啡师是一位上了年纪的意大利人,他用蹩脚的英语问我工作如何,于是我尽全力用同样蹩脚的意大利语说了句“不同的日子,同样的烂事”,逗得他大笑起来。这是我们的小小惯例。

我离开咖啡店时,看到那些小伙子的脚印进入了巷口。家里没有其他人,所以我就满足了一下自己的好奇心。我不应该这么做的。我沿着巷子转了个弯,前面是死胡同。我发现地上覆盖着一层棕色的东西。那位火红头发的女人做在一个大垃圾桶上,脚踩着一个巨大的M&M吉祥物的身体,看着三个衣衫不整的男孩在地上抽搐着撕扯自己的衣服。他们身上的皮肤闪着五颜六色的光,身体膨胀,变得又大又圆。那个女人抬头看到我,咧嘴一笑。

“你不应该回到这里。”

“对,我……我不应该。”

我开始逃跑。我没有看到这些男孩再站起来。

我气喘吁吁地摔上公寓的门。我都看到了什么?在我来得及采取下一步行动之前,就听到身后一声咳嗽。我转过身去,就看到那个绿色的M&M巧克力豆,两侧分别是红色和黄色的M&M巧克力豆。


“这就导致了你现在的状况?”

“是的。这是所有我知道的了。”

“所以你相信,有一个红头发的女人在波士顿四处乱跑,把人们变成巨大的M&M巧克力豆?”

“嗯……不是把人变成巧克力豆。”

“对。你说过这种变化是因为食用肉体和性交。”

“是的,博士,我是说过。”

“那你究竟到底为什么——”

“因为他们看上去很美味。”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