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人在意的一天

北卡罗来纳州,海风镇,Site-42,Euclid级收容区,B4翼区
2022年██月██日/ 10:15

Euclid级的B4收容翼区是一个外缘呈长方形而回廊呈8字形的区域。每个长走廊上各有45盏白色灯泡,三个短走廊上各30个;每两米一盏灯,它们都是卤素灯。看起来,有时基金会可以让事情变得更好。

如果Trauss特工在他经过时检查每个收容室的安保隔间,那么经过整个区域和中间走廊要花上他四分钟时间。四分钟:在安全系统自动冻结其访问卡并向站点主管Radford发送电子邮件之前,这是他可以独自与房间内的人型SCP项目一起度过的最长时间。最近交互协议发生了一系列的重大变更,Trauss知道他必须要感谢谁。

不过,他还有足够的时间来完成这项工作。他匆匆走过关闭的监控室,用力推开大厅尽头的钢制门。

1.gif

"你有三分五十秒," Trauss 在进入房间迎接 SCP-4427-B时宣布。他启动了手表上的一个计时器,走到更远的地方后从他的皮带上取下一个笨重的塑料盒。他停在入口旁边的桌子边,4427-B已经在那摆好了两个橡胶垫。

“是的,我知道你会这么做的,”异常实体说道,从床上滚下来,匆忙地走到桌边。当ta1做到他对面时,ta用手指梳理头发并将它们披在肩膀上。

他摘下手套,打开盒子。“早上好,Jasper,不,我没有看到任何问题,因为我仔细检查了规定…… ”

“不要让它变得无聊。”ta抱怨道。

Trauss边笑着边开始洗牌,避免接触对方的目光。

闪亮的牌套Shiny card sleeves,” Jasper评论道。“我更喜欢哑光的。”

Trauss在ta做同样的事情时抽出7张卡牌。“在你之后,”他提出。

Jasper从ta手中选择一张山脉Mountain并将其放在牌垫上。“过。”
他抽出一张岛屿Island并把它放下。“过。”

Ta将沼泽Swamp排放在垫子上并将山脉旋转到一边。“我横置一块产红的地red land牌,施放鬼怪向导Goblin Guide,带敏捷Haste,攻击打你两点。一开始就该这么着的。过。”

Trauss将他的D20骰子从20转成18rotates his D20 to 182并将一张平原Plains放到牌垫上。他横置海岛。“我要放下一个海岸守卫Shore Keeper来打破这一僵局。我们应该用那个开局。”他反驳道。

“你……”。

他的手表发出哔哔声。他从椅子上跳起来。“暂停,到四分钟了,”他说,冲了出去。Jasper气恼地用指甲敲桌子。

嘎啦,嘎啦,咣当。走廊陷入死寂,只剩下他的靴底撞击地板的声音。他尽量走得更快些,让咣当 声比 嘎啦声更多,但这很难。他检查了六个人和十个其类似智能实体的睡眠监控摄像头,和每次回到35号房间渡过3分50秒后做的一样,然后他走到外面。在接下来的三个小时里重复相同步骤。

“我用恼人魔鬼Vexing Devil攻击你,造成四点伤害。”

“使用海岸守卫格挡。”

“破开。”

又是四分钟巡逻时间。这次他看到另外两名员工,其中一人身穿绿色芭蕾舞短裙头戴人造触角。他扭头盯着他们直到他们走远,但他感到仍有些什么人在透过天花板上的红色小镜头注视着他。他试图边走边弄清那是什么东西。

“我放下可怖血妖Bloodghast,它是个吸血鬼。”ta盯着他,好像能瞧出些什么。“我还有……一些僵尸zombies。但不属于这个牌组。”

他的感到头骨上传来一阵钝痛。它们是什么引起的?他只是在打牌。“威权高塔Edifice of Authority;目标生物这回合不能攻击。”

“噢,天哪。”

又是四分钟。鞋踏过混凝土。眼扫过摄像头。再次回到房间。

Jasper双手平放在桌子上。“王座祸害Scourge of the Throne,”当他重新进入时,ta兴奋地告诉他。“我对你造成5点伤害……”

“如果我使用瞬间Instant就不行。乙太拖行Aethertow;把这个祸害扔回你的牌库吧。”

“出于某种原因,我没想到你会有一个控制牌组control deck。” ta抬头看着他。

“这是我唯一的牌组。否则我怎么能把一轮三局的比赛a round of three games打成三小时或者更久?” 他检查了一下手表:还剩15秒。他看着Jasper的眼睛,对方正用蔑视而半空洞的目光凝视着他。

“怎么了”

“你感觉还好吗?”

“你觉得我脸色也很苍白?”

“是的。”

“我猜我只是像往常一样头晕目眩。就是昏昏欲睡,但我不想睡觉。上帝,我希望你能让我喝咖啡…… ”

他的手表发出哔哔声。他把椅子推到桌子下面,橡胶垫在涂漆的混凝土上吱吱作响。“过不了十分钟我就会回来的。”

这一次,他走进了内间门外面的第一个辅助间,当他从锁上扣下螺栓并卷起百叶窗时,牙齿咬了一下,柔和的蓝光照在他脸上。他把身后的百叶窗关上,接近墙上的面板,取下他的红色外层手套并伸向最左边的表盘。

“C-51174,你在那里做什么?”

他震惊地调低了对讲机的音量。“我在玩万智牌Magic: The Gathering。您可以看看监控记录。”这一定是收容翼区安全主管,可能是B级,并且他的屁股坐在他头上两三个楼层的办公室里;有机会一定要在这种人的屁股上狠狠踢一脚。

“实际上,除非我在监控室与值班警卫实时观察,或者我获得了访问这些记录的许可,否则我无法看到收容室内部。我相信你知道这点。”

“如果您对我的表现不满意,尽管我在规则范围内行事,您也可以举报我。” 他将最左边的五个表盘向下翻了两个凹口,然后触摸控制台的中央显示器。“我甚至不属于这个部门,我调到这来只是为了掩盖Jacobson失踪一事。”

输入 ID# (仅限数字)

51174



51174特工Cyrus Trauss

外勤_响应 (主要)
现场_作业 (次要)
安全等级 (三级)
MTF_λ12成员(前)

等级 C
L4/临时权限 4/4427 (45天后到期)


请输入密码或使用视网膜扫描仪

主管笑了起来,对讲机将它作为一个脱节的三秒静电音喷了出来。“你没有在做任何事上出错,但是你真的要把一半时间从巡逻中抽出来吗?”

“我应该每10分钟进行一轮巡视,并分配时间专门检查4427-B。这就是我所接收的命令。”

“但是你仍然没有充分理由用它来打牌,即使它的收容程序允许进行物理访问,而且你的人员级别允许身体接触。”



视网膜扫描被接受

连接到B4.35.A(Mk.XII型局部斯克兰顿现实稳定锚)
连接到B4.35.B(Mk. XIII型局部斯克兰顿力场稳定器)

连接到 B4.35.C (Mk. VII型 以太谐波呈像指示器)

输入指令

“随您便,长官。您可以问问伦理委员会。”

“你在做什么?”

“我正在改变这些设置,因为这东西正在耗尽他的生命…… ”

“嘿,喂!喂!不要这样做。”

显示设置B4.35.A

电气输入
5500W 320000V本地交流发电机

场量水平
斯克兰顿 98%
S-56 (冷却剂) 45%
S-85 (润滑剂) 90%

冷却剂应在少于40%前填充
润滑剂应在72小时内完成更换

“我今天早上读了三遍收容程序。我正在调整它,因为我提供的文件明确指出我被允许这样做,因为它符合异常项目的最佳权益。” 他已经可以想象自己引用他在Radford办公室的措辞来向这个人解释自己行为的场景;随你。像这样的人都是这么吠叫的。如果真有问题的话,那两个在看实时监控的人随时可以透过耳机通知他。

休谟等级
环境读数 25
个人读数 193 (读数同步于 2022年██/██/PII 07:46)
主要输出指数 60
调整环境指数 85

“特工,只是因为你被授权这样做并不意味着你应该这样做。不要以为收容专家不会每周花两个小时进行计算,你就可以…… ”

清除稳定锚输出

清除力场稳定锚输出

“……除此之外,你最好把时间用在观察它而非卡牌游戏上,因为你知道这个位置有多敏感,特别是在Jacobson的事故之后,并且……"

设置稳定锚输出为 45

设置力场稳定锚输出为 45 休谟

设定编辑锁定为48小时

设定力场编辑锁定为48小时

“……你到底听见我说话了没有?你已经是第十五次值班了。如果你想在离开之前让自己在那个房间里有所作为,你可以爬到地板下的那个隔间里,区替换那该死的润滑油。”

“当然。”

“你听懂这些了吗?”

“是的。我会做的。”

主管怒不可遏。“谢谢。”

“嗯,嗯。”

51174 登出

“五分钟过去了,” Jasper在他回来时告诉他。

“我在那里做了一些维护,我现在必须换班了。但是我改变了那台设备的设置,我想你的头痛现在应该消失了。如果你不介意的话可以把我的牌留在这里,我得赶紧走了,来不及收拾它们了。”
“哦,谢谢。”

“回头见。”

“你能稍等一下吗?” ta等待了一个节拍然后说出来,他双臂交叉站立但肩膀弯曲。“我,呃——我不知你是否发现我早就认出你了,这已经晚了五年,但我还要说很抱歉当年在你下巴上打了一拳。” ta等待他脸上的认可,“在2019年5月。你知道,那是一切开始的日子,是的。”

“没关系。这种工作常有的事,何况当时你很害怕。” 他微笑着看着他的脚。

“之后你看起来有点不同。”ta边吸着鼻子边点头,边梳理头发。

“是的,我变了。” 他在等待几个可预料到的问题。

“你知道,我,我不清楚有没有拿之后见到的你和当时比较过。你接受睾丸激素治疗多久了?”

“六年。” 他觉得他不应该透露这一点。

“基金会是否掩盖了它?”

“是。”

“他们会为我提供雌激素吗?”

“我希望如此。你有没有把申请提交给医务人员?”

“没。”

“嗯,你可以。你是安全的,你的信息是安全的。” 他不想管闲事。

“我没有说要谈论那种事情。这是个人事务。与人一起。呃,自从跟Reggie有过。”

“可以理解的。”

“你知道他后来的情况吗?你能告诉我吗?”

“我不知道。” 这是真的。

Ta舔舔嘴唇,将手放到口袋里。“我们彼此并不相爱,你知道的,”ta咕哝道。“我们只是 性伴侣。我不知道你认为哪个更糟。我讨厌这个。我现在认为我们像傻蛋一样。”

他觉得自己的脊背发麻并检查他的手表。“我不打算谈论这个话题,时间差不多了,就在这里吧。请让我在另一个房间为你修好一些东西。”

“好的。” ta转过身来,动作匆忙地走进浴室。

他躲回设备室,从皮带上取下便携式SRA,将其放在柜台上,从抽屉里取出一瓶50毫升斯克兰顿溶液。他有理由使用B4收容翼区的材料维护自己的设备,因为它的主管似乎是一个混蛋。

经过几次快速调试后,旧液体被更换并从排水管排出。他将漏斗从管子中取下,然后将盖子拧回到瓶子上,然后将设备装回到他的臀部。摸摸下巴,然后他将连手套服一直挽到前臂周围,这才将五加仑无味透明粘液从一个柜子里取出,然后放到维护面板上。

“这步骤真讨厌,”他低声抱怨,无人听到,因为他正在大部分管道和电线的下面,拧开最右边的三个阀盖。他尽可能快地将它从最后几根线上拉下来,设法躲开了流入下水道内的棕色和蓝色的粘稠污泥流。在最后一滴液体都倒入设备并替换完成后,他重新拧上了阀盖。

把材料放回到各自的位置后,他洗净双手,他将室内温控器调到比外间暖2度,然后锁上外间门,咣当地穿过回廊,走向电梯。

他的耳机发出哔哔声。 “你换班次了?” Kenton Lookingbill说。

“是的,长官。”

“我需要你去卡罗来纳海滩找 Shaw和 Rogers 。他们在木板路上,你不会错过它的。”

“多重异常现象?”

“是的。还有多个类人生物。”

“让我考虑一下。”

“谢谢。”

“总是这样。” 他踏上电梯,按下三楼按钮。当门打开时,两名研究人员正在戴着橡胶面具聊天。“抱歉,打扰了,” 稻草人说。走出去时,他看到她带上南瓜走进电梯。

“他看上去很困惑,” 南瓜低声轻笑着说。

稻草人在她的同事按下其中一个按钮时喊出来。“嘿,快乐……”
门关上了。Trauss耸耸肩,继续前进。


2.gif

北卡罗来纳州,卡罗来纳海滩,木板路
2022年██月██日16:40

木板路上挤满了人,特别是在周一晚上。Trauss开了下去,确保他背心上的姓名标签是正的,然后他才能下车。他按下耳机侧面的下按钮,按钮在压力下凹陷;他最近更换了插头,发现旧插头已经变得又破又糟。“我在这,”一旦耳机发出嘟嘟声就表示本地设备已连接时,他大声说道。

“直接走上木板路。我们站在洗手间房顶上。”

“疑难杂症”。他大步走过摩天轮区,沿着人行道走,试图不要撞到游人。

“嗨!” 一个小男孩说,他的妈妈拽着他走过去。她看起来很恼火。

“我希望你今晚在这里玩得开心。”一位穿着Salt Life衬衫的中年男子笑着对他说。

“我可以在这里呼吸到新鲜空气,”他开玩笑说,他不明白这句话的本意是什么。男人笑着回应,所以他微笑着继续前进。他慢慢爬上Rogers和Shaw站立的斜坡,两人都穿着普通的白色马球衫和黑色休闲裤。“这里发生了什么事?我穿得过头了吗?”

“那边,”Rogers说。他指向Trauss刚经去的酒吧。“往窗户上好好看看。”

他斜眼看去。某种双足的毛茸茸生物正坐在窗户里,背靠着玻璃。“奇怪,你为什么不去那里?”

Rogers看起来很紧张。“它们有很多,看。”

他在接下来的几分钟看着窗户,皱着眉头。“是的。这里有很多问题。当你看到它们时,你觉得有什么奇怪的吗?就像你在看一些你无法识别的东西?”

“以模因危害的方式?”

“八九不离十”。

“是啊。”

他认为,这已受到模因危害。“我只是想去那里直接找酒吧经理。”

“等等,你说的只是那些毛茸茸的东西,对吗?在离我们最近的窗口?”

“不,我是指他们全部。你看到其他人了吗?” Trauss指向入口处,一个有着某种绿色皮肤的男人进入酒吧。

“上帝啊,我怎么没有看到它?就像我一看到它们就忘了它们一样。让我们进去吧。” 他们两个跟在他后面。

酒吧内部充斥着嘈杂的说话、尖叫、大笑声,人和怪物们用英语和西班牙语互相交谈。Trauss不知道除了“怪物”之外还能使用什么词——他所看到的实体是些类似媒体或漫画上才会出现的奇怪生物,而且几乎每一个都是人形的。有时候他会觉得从某个地方认出了一个人,但是他头上的刺痛感总是在不久之后抹除了这个想法。

Trauss穿过柜台,已经感觉到他的眼睛适应多了。他直奔不那么拥挤的一端,坐下来等待调酒师,试图在不引起注意的情况下向同伴传达紧迫感。

3.gif

“嗨。嗨,先生?咱们可以长话短说吗?” 他伸进口袋,取出他的徽章和身份卡,把它们翻开。“我是Trauss特工,SCP基金会的外勤人员。”

那个男人走过来,在他的礼服衬衫上泼满了酒。他笑了。“我,呃,看得到。”
“今晚你们经理在这儿吗?”Trauss假装笑着说。

“我就说经理,有什么能为您效劳的吗?”

“哦,我很好,谢谢你,你自己怎么样?”

“只是喝的有些胀。”

“太好了。” 他搔搔耳朵,靠在前肘上。“听着,呃,虽然我们在基金会尊重北卡罗莱纳的异常人类隐私法4-C6-NC,并且无法阻止有异常外貌的人类在公共场合聚集,但为了保持常态,我们仍然不能允许他们传播异常污染物,或者让人们暴露在任何无法控制的影响下……”

他向左看。两个身穿印有信息泄露出版物绿色T恤的人在酒吧角落弯下腰,相机镜头正瞄准着他,他们在相视而笑。他在心里怒骂,然后扭回头。“……因为这会违反NC-APP3,因此需要我们介入。我看到这里的一些人肯定会留下污染物,例如窗边的人形,狗状实体……”

经理大笑,挥舞着他的手。另一个调酒师出现在他旁边。“你在这里遏制这些裘皮?” 她问。

“什么?”

“好吧,你被允许与人开玩笑吗?” 经理插话。

“我的意思是,当然,但这里有很多事情发生,所以我宁愿直奔主题。”

“只要让他们,人们,只是一起玩而已。”调酒师低声自言自语道。

“先生,你们的酒吧里现在显然存在多个异常实体,其中一些正在污染环境,正如我之前所说的那样。请你带我们到你的办公室或厨房,以便我们可以在他们开始玩时采访你?” 他向Rogers耸耸肩示意,Rogers正穿着破烂的衣服接近一个看起来像腐烂的人形的机器人,他的剪贴板上显示有一张NC-APP卡。

“伙计,我能和你快点检查一下吗?因为你好像早些时候没有跟我开玩笑,你是认真的吗?” 那个男人盯着他,手指捻着自己的小胡子。

“是的,我当然是认真的。”

那个男人靠在柜台上,他的声音降低了。“那你到底怎么了?这些人都穿着服装化着妆。难道你不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吗?”

Trauss觉得他确实忘记了今天的日期。他的耳机发出哔哔声,打断了头痛的发作。他示意Shaw取代他的位置并走开接听电话。手机屏幕上显示: “来电者:太空外星人太空外星人剪贴板不在眼球上。” 他记得当他离开站点时,已经把耳机连接到了手机蓝牙,而不是连在基金会卫星网络上。当他记得被他保存为那条表情符号的人是谁时,他即将拒绝接听来电了。

“喂。呃,Elaine,现在我正在现场,有紧急情况吗?”

“恐怕你用得上我了,儿子。”

“哦,嗨,Blanchard博士。”他有点退缩了。

“哦,嗨,Trauss特工,”他嘲笑道。“听着,Elaine和心理学家非常喜欢你试图以娱乐但适当的方式与4427-B交流,但是收容专家却反对。但是你算通过玩牌来让对方敞开心扉,总会遇到些麻烦的。所以一旦小伙子们向你挥手示意,你就可以直接前往B4翼区协助重建工作。“

当他把手伸进裤兜并拿出塑料ID夹时,他的肌肉收缩,绳子仍贴在腰带上,但他的4/4427访问卡丢失了,取而代之的是记忆瓶卡的闪卡a foil copy of Memory Jar。他们是怎么做到的?“……我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我为自己的无能而道歉,我将直接前往那里。” Blanchard挂断了电话。他低声咒骂,慢跑出门。当他走回来时,他遇到了越来越多的异常人形;他们中的大多数看起来几乎都是假的,但是对它们的仔细思考变得越来越痛苦,越来越多的异常人形随着太阳落山而出现。他几乎感谢站点这时候召自己回去,他赶快进入汽车并锁上车门。

北卡罗来纳州,海风镇,Site-42,Euclid级收容区,B4翼区
2022年██月██日/ 17:00

当Trauss在电梯中下降时,收容突破警报正在电梯扬声器中咆哮,他的衣服下渗出汗水。那位仍然无名的翼区主管将为此狠狠收拾他。

他离开电梯并绕过拐角,呼吸急促。在他面前几米处,走廊超过四分之三的路面被无法移动的锯齿状物遮挡,它后面的内容在走廊里闪烁的灰色静电闪光不断明暗变化着。两个身穿着灰色和蓝色工程部门马球衫的两个人蹲在它前面,个子高的一个从塑料箱中取出不同尺寸的金属部件,并更换了一个他放置在地板上的定向稳定锚中的气缸。

“你好Trauss,”调整稳定锚的男人说。他没有做自我介绍,他的身份卡藏在胸前的口袋里。“很好的时机。这件事刚刚发生在大约两分钟前。主管刚说他要进入4427-B收容间,就开始出现这种异常现象,他在里面消失了。所以我们把这东西带到这里,然后你需要做的就是走到另一边把它插上;我已经设置了刻度盘并对折射器进行了校准,所以只需将它直接面对镜像并将其插入即可,这个东西应该能稳定下来。”

他没有争辩;墙和异常之间几乎没有间隙,他们不想冒风险,因为这都是他的错。Trauss低声呻吟着拿起定向SRA,从不记得他们有这么重,直到这次拿起来。他咬紧牙关,收紧胸膛,试图从靠近墙壁和闪烁边缘之间的狭窄路径穿过去,但显然空间并不够宽。他左手握着SRA三脚架的腿,手臂颤抖着,沿着墙壁摆动,胸部终于可以挤过去了。他擦过一个尖锐的挤压物,周围的光线闪烁,光从边缘和顶点来回反弹。他闭上眼睛继续前进,他发誓能感觉到鼻尖上有什么东西燃烧。

当他确定自己穿过了它时,急忙走向面向大厅其他部分的平坦一侧,并将稳定锚固定在地板上,它试图在闪光和朦胧之间瞥见另一个锚。他的余光瞥见五名安全人员正在大厅另一侧紧张戒备着,他们的镇静剂步枪指向地板。他尽可能地将锥体上的标记对齐并将其插入,使自己的眼睛不受蓝色眩光的影响。当异常的边缘枯萎并缩回其顶点时,空气随着静电而爆裂。令Trauss惊讶的是,它们在几秒钟内消失了,不留任何痕迹。

“哦,狗屎,”这位技术人员说道。“这没有用。”

“那么,我们走吧,”其中一名男子说道,将步枪上的手电筒翻转开来,并将现实稳定锚别在他的腰带上。他的团队跟在他后面,做同样的事。

“灯亮终于了,” Trauss不禁说道。当他们从大厅里闯过去时,他摇摇头,跟着他们,道路中间的叉子分开。他冲到Jasper的房间外,门敞开,内部情况模糊。

“呃,嘿?”

他停下来,磕磕绊绊,头晕目眩。看到Jasper站在他们的门口,双手紧握在框架周围并拿着他的门禁卡。他让其他人停下来。
“……所以你不是故意这样做的?” ta问。

他觉得他在做梦。“我——什么?你在玩什么特技?”

Ta的手指紧握。“我 ,我以为你说过,如果有人故意将我的门禁卡留在那里,那就意味着紧急情况正在发生,我需要用它来离开,找到最近的警卫或外勤人员。” ta用手指拨弄头发。“这就是我在做的事情。”

他试图更快的理清思绪,心砰砰直跳。“是的——事情是这样,但我在30分钟前就离开了,而且我从来没有从身上取走过我的卡片。”

“但是你把它落在了桌子上”

“不,我没有……” 他调整了语气。“我们可以弄清楚后来发生了什么,现在房间去。”

“好的,先生,”ta道,退回墙后。Trauss跟上他们,伸出手。“等等,把那张卡还我。” 当他走回大厅时,其他五名男子在外面的入口处徘徊,看到监视室的锁显示最后一次打是在五小时前,他感到宽慰。可能会保证他的降级处分没有他之前因这项目提升的多。

Ta转过身来把那张卡给他,手指撞到他的手套。“我很抱歉。我想我只是想得太多并且推断出来。就像,我甚至没有注意到你之前离开有一段时间了,所以我惊慌失措。如果有火灾发生在这里或是什么的话,我该怎么做?现在我知道我甚至不能在没有他妈的事情的情况下穿过走廊——就像那件事发生的那样。我的意思是,我没有故意要这样做。”

“而且你没有把SRA弄得乱七八糟?就像,就像那房间里的其他东西那样?”他手指过去。

“不,我只是试图遵循程序,因为当我转身时,你把它放在了桌子上。”
“你没有把它换成,”他从口袋里掏出他的挂绳。“一张记忆瓶卡?”

“我没有任何一张记忆瓶,尤其是闪卡。瞧你有多有钱啊?”

他皱起眉头。这不是他想要的答案。

他扭过去去,与其他人的目光相遇。后面的技术人员嘬着自己的牙齿,凝视着他。他再次面对Jasper。“好吧。那么,让我们恢复正常吧。” 他示意ta走回自己的房间。“有人会在接下来的几个小时内来到这里,问你这里发生了什么。”

“好吧。我会告诉他们我跟你说过的事情。另外你好像忘记了什么。你不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吗?”

他的头部悸动。“我想我知道了。” 他不想考虑这事。

“这在我的档案里,不是吗?这是我的生日。我希望你不记得我多大了。”

“我很抱歉。如果我注意到日期,我会承认的。我一整天都没有注意到。今天不是还有其他事情发生了吗?”

Ta皱了皱眉头,摇了摇头。“从来没听说过。” Ta用手指按住自己的太阳穴,走回ta的房间,关上ta身后的门。上了锁,打开扫描仪上的红色LED。

“你知道该去哪,” 技术人员在Trauss走向出口时说。
“是的。”他要前往Radford主管的办公室。

4.gif




……





今天早些时候,没有人更换了C-51174的4级门禁卡。所有时间都放在口袋里。他肯定不会发觉得有人替换了它。有一秒钟他以为自己发现了什么,但当他向下看时,没有人在那里。SCP-4427-B声称看到没有人把它放在了桌子上;就像C-51174声称的那样,没有人用一张昂贵的万智牌无色神器闪卡foil Magic: The Gathering colorless artifact card替换。

没有人做过这些,没有人知道如何从现场传输的监控视频中删除镜头;这是不可能做到的。

当一辆空车从B4升起时,没有人瞥见过两次;没有适当的许可,没有人可以进入或离开Site-42。没有人经过时,看到所有困惑的研究人员指着彼此的服装,并质疑对方的外表,因为来自站点限制风暴之外的人员,不会受到没有人引起的混乱影响。那天早上没有人在大西洋上空观看日出起并阅读信息泄露反季节特别报道,因为C-51174被引入了藏在沙滩下30米处不再无名的Euclid安全主管办公室。

没有人会记得今天,因为 没有人 会在乎它。

记录已添加:2022年██月██日07:30

发生日期:2022年██月██日

受影响地点美国,北卡罗来纳州,海风镇,Site-42

受影响的平民人数: 0

受影响的基金会人员数量:约2300

受影响的智能异常实体数量: 16

受影响概念说明: 鉴于[检测到来自SITE-42的IP地址;敏感信息删除] 以及与其概念相关的庆典和服装的存在。

事件梗概: [检测到来自SITE-42的IP地址;敏感信息删除]理论上所有人员不会同时发生这种情况。然而,在持续12小时的过程中,Site-42的所有人员都受到了影响。

结果和影响:员工和公众之间的混淆[检测到来自SITE-42的IP地址;敏感信息删除] 引起了当地媒体的短暂但严重的关切。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